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莫少你行不行大结局章节目录完整版】主角翩翩白菲雨

【莫少你行不行大结局章节目录完整版】主角翩翩白菲雨

时间:2019-10-08 18:48:45编辑:电动跳蛋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莫少你行不行》是竹水末末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翩翩白菲雨,书中主要讲述了:洛氏突然撤出是属于单方面的违约。莫翩然沉静的说。洛氏已经支付相应的违约金。噢?莫翩然挑眉,看来洛琦是故意要把他逼入绝境。合作案的策

《莫少你行不行》 第八章:车祸 免费试读

洛氏突然撤出是属于单方面的违约。莫翩然沉静的说。

洛氏已经支付相应的违约金。

噢?莫翩然挑眉,看来洛琦是故意要把他逼入绝境。

合作案的策划一直是由洛小姐接手,洛氏一退出,当时策划书洛小姐也一并带走了,一些集资的老板当时也是看中了洛小姐的这个案子,洛小姐一退出,许多老板也纷纷打电话说要退资。

退资?莫翩然笑了笑:我看是故意连手封杀莫氏吧。

知道就好。林浩把玩着手里的金色的钢笔:你和洛琦最近怎么了?

没怎么,我们一直都是合作伙伴。

她犯不着对你赶尽杀绝吧?

所以你知道最毒妇人心吧。

多哄哄她,我看事情还有挽救的余地。

哄?莫翩然哼笑着:我们莫氏从来不是依靠女人而提高名气的。

林浩笑了笑:我知道,但是这么大的一个合作案失败了,有多少股东对你虎视耽耽,他们已经对你提出不信任提案,很快你就会得到通知,有多少人想趁机把你踢出董事会。不过,兄弟,我这一票始终是投给你的。

赶尽杀绝?看来最近有他忙的了。

——我现在有些急事,等我处理好了,再给你联系。

离上次通话,两人已经好几天没联系。翩翩有些失落,女孩子在感情上过于主动又不太好,这段日子几近在纠结中渡过。和菲雨一起混了几餐,有时实在忍不住,她偷偷给他过来电,可电话那端却传来女人冰冷的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他真有那么忙吗?

莫翩然已经忙的马不停蹄,正式收到董事会的不信任提案后,他开始收买两边倒的股东,只要说服四个股东,加上林浩那票,他就可以拥有五票。在侯客厅外,他等待王总将近三个小时,没想到王总从会议室走出时,身旁还有个女人,是洛琦。她已经开始笼莫氏的股东。

洛小姐,可以借一步说话吗?莫翩然淡然一笑,果然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我知道你会找我的。洛琦回应一抹妖娆而笑。

安静的楼道里,只剩他和她。

莫翩然,你想清楚了吗?要眼前的男人回头,洛琦有十足的把握。可男人邪佞一笑,那笑意时常让人没有抵抗力。她有些恍神,莫翩然结石的长臂将她困在强壁之间,眯起星目,像铺捉食物的猎者,睨着濒临绝望的战利品:不,你错了。

她一怔。

莫翩然若有弱无的别过她耳边的碎发:我是来找王总的,见你在,正好有句话带给你,对于威胁我的女人,我也从不会心慈手软的。

他拍拍她的肩背:等着吧,洛琦,我没那么快被打败的。

洛琦一笑,这才是她认识的莫翩然,不会心慈手软,做事雷厉风行,正是这样的她,才会让她这麽着迷。

浅夜,莫翩然疲惫的取下金框眼镜,放下手中的文件,秘书传来内线:莫总,要不要弄点吃的?

不用了,你先下班吧。

看看腕表,七点了,不知道小妮子在干什么?正好没吃晚餐,本想给翩翩来电,但一想,多日未见,还是给她一点惊喜。于是,拿起外套,便开车去公司。

无趣的时候,翩翩也会到顶层的露台坐一坐,远离繁闹,心总能沉静一点。一杯咖啡递在她眼前,翩翩惊愕的转头,是秦昊,不知怎么的,心底一抹失望。

秦昊笑了笑:曼特宁,喜欢吗?

嗯。翩翩接过:谢谢。

在想什么呢?在秦昊记忆里,翩翩一直是快乐而烦恼的孩子。

你呢?翩翩笑了笑:是不是心情不好,所以才躲到这里来?

这都被你发现了。

他突来其来的话语,让她有些措手不及。秦昊笑着:今晚加班。你呢?

不想太早回去,所以过来坐坐。乘着凉风,喝着曼特宁:哇,原来浮生是这样浪费的。

呵呵,傻丫头。秦昊疲惫的伸伸懒腰。

翩翩回头,看着他安静的侧脸:学长,你说,最美的风景要和喜欢的人一起才有意义,是这样的吗?

对啊。比如说现在,可这个丫头永远都不知道。

那…你有没有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呢?这是她心底一直存留的疑问,秦昊一怔。

莫翩然赶到公司时,只有几个同事加班,见莫翩然走进,连忙站起:莫总,您过来了。

莫翩然示意他快坐下:翩翩呢?

翩翩?翩翩何时和莫总这么熟。

我去茶水间倒水的时侯,看着翩翩好像往顶楼的方向去了。

顶楼?这妮子何时喜欢爬高高了?

莫翩然点点头,转身就向电梯方向走去。

翩翩看着怔忡间的秦昊,还是这是他的禁忌,她尴尬的笑了笑:“对不起,不该问你的。”

“没有。”秦昊转头细细的睨着她,翩翩的嘴角还留有咖啡的残迹,他笑了笑,这个傻丫头,指了指她的嘴角,翩翩一怔,用手去擦试,但怎么也没擦掉残迹。

是这里。秦昊无奈的摇摇头,拇指刚触碰到她白晰的肌肤,彼此一怔,她欲想别过头,却被他拉住:翩翩他喃喃,从未离她这么近,彼此的呼吸混乱,情到深处,不由自已,秦昊低下头吻上她的唇:翩翩,我喜欢你。这个秘密他隐藏在心底整整五年。

何翩翩愣住了,感觉整个身子都是僵硬的。却没料不远处颤栗的身影,暗夜里,那双深沉如海的眸中闪过愤闷的火花。莫翩然紧握的双拳还在颤抖,她就这样任别的男人亲吻。

何翩翩感觉到那温润的吻快要将自己侵噬,这不是她一直想要的吗?可…一切都那么陌生,脑海里却浮起莫翩然的面容。她到底怎么了,在她恍神时,翩翩连忙推开秦昊:学长,不要这样,对不起。秦昊无奈一笑,这么多年,当他鼓起勇气说出那四个字的时候,换来的却是一句:对不起。

推开他,翩翩急忙的转身,却见那挺拔的身影,脚下的步伐怎么也迈不开:莫翩然!

秦昊顺着她的视线,四目对视,挑衅的目光,两个男人得对恃。莫翩然跨步上前,在翩翩还未意识到将会发生什么事时,砰的一声,莫翩然抓起秦昊胸前的衣裳,一拳将他打倒于地,惊乱中,何翩翩惊呼:莫翩然。你不要这样。

她连忙上前制止,却让他误会她的在乎,怒意中几分心伤,终于唇边荡起残忍的笑容:何翩翩,你还是在乎他,对不对。冰冷的话语在烦闷的空气里荡漾:好,我成全你。

莫翩然。翩翩斥吼着,却留不住他转身的脚步: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语毕,就连翩翩也愣住来,信任?还是这个男人真的走近了她的心里,取代了她五年的爱恋。

你没事吧?学长。

翩翩俯身扶起秦昊,他吃痛的摸摸嘴角,笑了笑,几分疼痛:他是?

翩翩没有回复,但神情里几分担忧,他揣测的问:他…才是你喜欢的人,对吗?而且…两个人关系不浅吧。

学长,我先回了。直到看到莫翩然愤然眼神和离去的背影,她才明白了件事。

翩翩。秦昊叫住了她:忘了我今晚说的话终于还是挫败。翩翩笑了笑。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请稍后再拨。

翩翩失落的挂断电话。他生气了!来到他公寓下,想起那些同居的日子,在她离家无处可去的时侯,这里曾是她留宿的地方。他们喜欢伴嘴,调楷,似乎已经习惯这样相处的方式。

为什么看到他生气,心伤的眸子,她的左心房会加速跳个不停。为什么听到学长久违的告白,她没有预料的快乐,就像咖啡店的那晚,她把自己的第一次告白视为最后一次的遗忘,埋葬在城市的某个角落。

叮咚

良久,门被忽的打开。莫翩然静静的站在门前,沉默将彼此搁浅。

你来干什么?冰冷的话语。

她不语,明明有太多的话,但话到嘴边却又无处可说。

他哼笑一声:你的主动来访,真让我受宠若惊。每一句嘲讽的话都让她一怔。

见她不语,莫翩然心底的闷火浓浓的燃烧着。他用力的关上房门,却被翩翩一手拦住:你听我说,翩然。

这是她第一次没有连名带姓的喊他,却是这样的情形。他看到什么,他淘心淘肺,却见她与别的男人接吻,她还是无法忘记他,是吗?

听你说什么?莫翩然哼笑:听你说你还忘不掉他,是吗?还是听你说,莫翩然你真是一个实足的大傻瓜,任你何翩翩怎样玩弄?

他怎么可以这么说?她一怔,忽然觉的空气快让她喘不过气,心房涌着疼痛。

…她眸中湿润。

该死,他怎么就心软了?

我很忙,何翩翩,真的没有时间再去纠缠你那些伟大的爱情。唯有树起高墙,才会让自己暂时不受伤害。

再次关门,却见她娇小的身子连忙挡在门间,他一惊,知道刚刚有多危险吗?他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在乎她?

你为什么不听我解释?她放低着声音。

解释?那你得好好说。

为什么你不肯相信我?

相信?正因为信任,他才给她自由的空间,可他给她的自由真的成了放任的理由吗?

我只相信我看到的。终于那黑眸渐渐暗淡,他转身,不愿她见他的脆弱。可翩翩从身后紧紧的搂住他,莫翩然一怔。

这么多天你都未给联系过,我失落,但不知道为什么。翩然,直到今晚,我才明白一件事,你说我还未忘记学长,不,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喜欢莫翩然,何翩翩喜欢莫翩然。

若是从前,他一定会相信,可此刻,让他怎知这话熟真熟假?他狠狠的扳开她修长的手臂,他想静静:你走吧。

她一怔,他不肯相信她,对吗?

铃电话铃声扰乱了彼此的沉默。

是林浩的来电:我说莫总,你总算开机了

他不悦的蹙眉:什么事?

什么事?大事,王总答应和我们合作。但事成之后,要五个点的提成。你快回公司,我们再商量商量。

五个点?这不是趁火打劫吗?莫翩然拿起外套准备回公司,一旁被忽视的翩翩终于知道什么是挫败:莫翩然,几天里你的消失,我感觉快疯了。她斥吼道。

莫翩然止步,却没回头:给彼此一点时间静一静吧。

莫翩然,莫翩然。他的脚步不会为她停止了吗?明明是喜欢她,却不曾给她一点的信任。

前跃然出现的身影,他瞠目,她疯了吗?居然不顾危险的挡在车前,双手握紧着方向盘,他轻喘着,就差一点点,若不是他反应及时,他的宾利差点撞伤她。

可翩翩伸出长臂,大声喊着:莫翩然,你要是不肯相信我,就从我身上撵过去。

她为何这么拼命?但他现在没有时间和她拉扯,王总在董事会的地位举足轻重,如果能得到他的支持,那说服其他股东就胜卷在握了。莫翩然发动宾利,迅猛的从她身边擦过。

翩翩怔了,即使她要交付的是生命,他都不肯停留:莫翩然…!

怎么样?赶回公司,莫翩然又投入紧张的工作,林浩见他终于回来,总算歇了一口气:莫大总,全公司就等你一个。

开工。

不知道为什么莫翩然有些走神,只看见林浩的嘴一张一合,耳边传来的却是那女人的话语。

——我喜欢莫翩然。

——何翩翩喜欢莫翩然。

没有预想中的快感,却是满眼的疼痛,她不该那麽让他牵肠挂肚的。

——莫翩然,你要是不肯相信我,就从我身上撵过去。

她不该那么倔强,甚至不顾安危,他相信她吗?可他不该那莫心疼她。

莫总,莫总。下属暗示着他。

莫翩然恍然回神:五个点就五个点,最重要的是让莫氏度过着个难关。可是他的眼睛跳个不停,心底一直忐忑不安着:会议先到这吧,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深夜,莫翩然批阅完最后一份文件,桌上的咖啡见底了,来到茶水间,加上一杯浓咖,却被一双修长的手夺过,颔首,原来是林浩:晚上喝这么浓的咖啡对身体不好。那小子居然径自独饮:苦的很,有心事?

莫翩然轻叹。

林浩也能猜到几分,能让莫翩然失控的,除了何翩翩还会有谁?

当初是谁势在必得,信心满满的?

莫平然轻笑:以前我一直以为只要自己努力,很多事情就会变的简单,到头来我才发现,关于爱情,我有些无能为力。

你小子,何时变的这么不自信?林浩耸耸肩。

不自信?他那么小心翼翼,就是怕有一天走不进她的心。

铃电话铃声扰的他回神,林浩笑了笑:看来是她先妥协噢。

若是这样倒好,翩翩的名字在屏幕上不停闪烁着。

小子,不接吗?

他说过给彼此安静的时间,于是,挂断。

铃又一次响起,莫翩然挂断。

林浩夺过手机:你不接,我来接。

无聊莫翩然白了他一眼。

喂…但喜悦的神情立马凝滞,接着林浩眉心紧蹙,这些细微的神情全盘的落入莫翩然眼底,他的心一时被提到高高,抢过电话问:怎么了?

何翩翩出了车祸,是医院的工作人员打过来的。

什么?晴天霹雳。

莫翩然的心狠狠跌到谷底,连椅上的外套都未来的及取,就急冲冲的奔向医院。

——被送来医院的时侯,她嘴里一直喊着莫翩然的名字。

——我想打概是很重要的人,所以才会回拨你电话。

——你是她的家属吧。

护士的话语一直在耳边回荡,当时他紧握着她的肩背,焦急的问:何翩翩呢?

可心底无数次祈祷翩翩一定不会出事。

护士被莫翩然的神情吓到了:先生,你不要急,我帮你查查。何翩翩意外擦伤。

嚓伤?当他着急的转身寻找病房时,却在身后遇见了那个身影。

他看着她,感觉心脏就快停止,哑着声音:翩翩。轻喊着她,那一刻他才明白,只要她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活着,一却都是惘然。即使她喜欢的那个人不是他,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原来他早已把她放置在心底最柔软的位置,所以他才会那么疼。

她看着他,以为他真的扔下她再也不管,他不知道当他的宾利划过她的身边,当她漫无目的走在繁闹的街角,当她耳边传来嘈杂声的鸣笛声,当前照灯刺伤她的眼眸,当她倒在混乱的斑马线上时,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呼喊,请相信我。

莫翩然疾步上前,将坐在轮椅上的她紧紧搂入怀里,不想放手,不想就这样放手。

翩翩…他不禁的喃喃,害怕她下一秒就会消失。终于找到温柔的港湾,翩翩哽咽着:你相信我,相信我好吗?泪水肆意横飞,在他面前第一次那么脆弱。

他紧紧的抱着,什么都不重要:我信,我什么都信。

我喜欢你,真的喜欢。

他捧起她的脸颊,小妮子哭的似个泪人,让他心疼不已:腿没事吧?

以为他是故意撇开她的话题,脸上的濡湿恍然失控,翩翩不停地解释着:因为没有你的消息,我才会去顶楼乘风,学长加班,所以我们才会碰巧遇上,他说他喜欢我,当他吻我的时候,我思续很混乱,一直以为这是我想要的,但我才发现,你的神情不知何时就落入我脑海里,那晚你带我去看烟火,我心怀欢喜,就如学长说,和喜欢的人一起看风景才有意义,是的,是这样的。我喜欢你,莫翩然,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你了,你送我的玫瑰,我舍不得丢,你送我的项链,我视如珍宝。你不理我,我以为你不要我…

话语未毕,他狠狠的吻上,傻妮子,她这个傻妮子。要知道这袭话会给他多大的冲击?

付完医疗费,莫翩然一把横抱起她,其实她只是普通的擦伤,而且在医院已经包扎好,可他担忧的要命,只差没带她打妨犬预苗。

我可以自己下来走的。紧搂住他的颈项,莫翩然白了她一眼:你最好给我乖乖的呆着,要是真瘸了,我真不要你了。

翩翩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这男人嘴里就是吐不出象牙。一直忙活到凌晨三点,他才开车回家。

你这个样子根本没法回家。

翩翩看着后视镜中的自己,眼睛哭的像个熊猫眼,这样子实在没法看。

所以呢?

脚好之前在我家休养。

你家休养?凭什么?

凭你是我女人。

话语一出,翩翩颊边微红。

莫翩然见她羞涩,笑了笑:翩翩,我不会扔下你的。

那你这段时间都茫什么去了?关于这个问题,她很不满,要知道他已经撂下她很久不闻不问了

翩翩,你听我说,最近公司出了点小问题,所以没来的及关心你。

她一怔,原来是这样:那事情解决了吗?

嗯,马上要召开不信任提案,成败也就这两天,但你放心,莫翩然不会那么容易被打败的。

翩翩点点头。

她怔着,一辈子?他的意思是??

等我忙完这阵子,我想带你去见我的父亲。

见莫叔叔?

嗯!有没有想过结婚?

婚姻的殿堂,是每个女人憧憬的梦。见她不语,莫翩然有些忐忑:你是不是从没想过?

翩翩一笑:好,我和你一起去见莫叔叔。

莫翩然心里的石头终于卸下来,握住她微凉的掌心:以后不管是什么路,你都愿意陪我一起吗?

两人对视而笑,已是最好的答复。时隔数月再回到莫翩然的公寓,他们的同居生活悄然开始。

所谓形影不离,就是莫翩然在哪里,就带着何翩翩去哪里。翩翩的擦伤还未痊愈,她只能跟着他。翩翩终于莫翩然的忙碌来自哪里,她听说是洛琦故意退出合作案,将莫翩然推到风口浪尖。

莫翩然的办公室整齐而有序,他埋首于手中文件,细心钻研。

累不累?她想帮他砌杯茶,但脚不方便:要不要给你带点点心。

莫翩然起身,在她额头轻吻:乖乖,还是你比较秀色可餐。

你又取笑我。

没有,只要你在我身边,我才能安心工作。

是吗?

还有个好消息,想不想听。

什么?

苍天不负有心人,王总答应与我们合作了。

真的?

所以,你不用太担心,拿下了王总,其他股东也会顾着他的脸面。莫氏很快就会渡过危机的。

案子的事情告于段落,莫翩然终于腾出时间好好陪翩翩,他曾提起要带翩翩去见自己的父亲,这个想法已经蕴酿了很久。但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翩翩却有点打退堂鼓。

我这件衣服,好不好看?一路上她都忐忑不安,不停的询问莫翩然着装得体吗?今天她特意挑了件鲜艳的白条纹色彩的针织衫,经典的条纹拼接让衣服具有鲜明得层次感,深v子型的衣领,更有些优雅而俏皮的味道。

好看。他握起她许些微凉的手掌:手怎么还这么冷?

但她真的是很紧张,莫翩然的家在城区的富人区,以别致的景观出名,能出入此小区,非富即贵,让人望尘莫及。

一幢一幢的别墅井然有序的矗立着,莫翩然家里的庭院前是绿幽的草坪,出入的佣人修剪着新长高的绿草。见莫翩然的宾利驶入,礼貌的排成两列:莫少爷。

莫翩然踏出,绅士的伸出左手,佣人惊奇,莫少爷从未带过女人回家。

诺大的餐厅内,莫敬生坐在餐桌的一端,这样的气氛不及家里其乐融融,反而许些冰冷。莫翩然连忙拉着翩翩:爸,向你介绍下,这是何叔叔的女儿何翩翩。

莫敬生眯起眸子细细的打量着,不知道怎么的,翩翩被那记眼神射的不知如何是好,她垂眸,轻声说:莫叔叔好。

翩翩是吗?莫敬生恍然一笑:真是清秀的好姑娘。李叔已经拿出了证据,而他的计划指日可待,何铭,就等着瞧。呵呵…

翩翩一笑:莫叔叔过奖了。

快坐下来,别站着。

与莫敬生第一次会面,翩翩紧张的不行。

翩翩,我希望你和翩然能够早点步入婚姻的殿堂。翩翩一怔,莫敬生笑了笑:我想抱孙子,已经等不及了。哈哈。

爸,你这么说会吓到翩翩的。

何铭接到消息时,警察暑的人已经包围了何氏集团。

到底怎么回事?何铭问。

警察署接到举报,现在正要查公司前几年的财务状况。

接到举报?何铭的身子跌入转椅,难道真是李叔出卖了他?

何先生,麻烦您配合我们去警局做个调查?

调查?何铭一怔。

我们怀疑您涉嫌行贿。

翩翩觉得奇怪,最近爸爸经常不在家,她询问小琴,小琴一直是支唔的敷衍她。和莫叔叔见面后,她和莫翩然开始筹备结婚的事宜。原本想第一时间告诉爸爸这个好消息,何铭却才这个时候失踪了。

深夜,何铭托人关系争取取保候。打开翩翩房门,这丫头睡的很熟,像小时候一样为她盖好背褥。见到翩翩,他心底安心多了。准备转身离开时。

爸翩翩坐起。

原来这丫头还没睡:怎么还不睡?

我睡不着。她拍拍床岩:爸,过来陪陪我。

床的一侧微陷:怎么了?

这么多天你没回来,小琴说你出差了,但我总觉得有点不对。

——你知道行贿三千万至少要判多少年吗?

何铭一怔,不想让翩翩看出异样:出差的时候走的急没来的及给你电话。

真的没什么事吗?

没,你爸一把老骨头能出什么事?倒是你,少让我操点心。和翩然怎么样了?早知会有东窗事发之日,何铭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只是希望能越快见翩翩结婚越好,就算他不在了,至少翩翩还有个归宿,他也就无所求了。

翩翩的婚礼紧锣密鼓的筹办着,何铭的异样越来越让翩翩担心。总觉得心里有些忐忑,至于哪里不对,她也说不上来。

车水马龙的街头,莫翩然别过头却见那熟悉的身影,翩翩隔着橱窗,看着入神了。拨通她的电话。

“小新娘,在看什么?”他唇边轻扬。

接到莫翩然的电话,她正看中了一款戒指,海报上诉说着有关戒指的美丽传说,于是有些动情,可他怎么知道她在看什么?她茫然的回头:“你在哪里?”

“回头。”

可茫茫人海里哪里是他的身影,隔着如潮水般的街道,那记挺拔的身影跃入眼帘,她笑着,掌心的电话没有挂断,她笑着问:“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只看到一个迷途的孩子。”

迷途?呵呵。

四目对视,只是不知道那一回眸,印在彼此心中恍然是一辈子。

“在想什么?”莫翩然打破了彼此的沉默。

“戒指。”

“喜欢吗?”

他步步靠近她,她的眸中只看的见他的身影,直到走近,挂断。他握起她的右手:“这样的礼物,应该是两个人来看的。”

“小姐,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的最新款式。”

售货小姐热情的推荐着,但翩翩似乎只看中了橱窗里的那枚,喜欢它的名字——Ido,样式很简单,晶莹的抓钻闪烁着璀璨的光芒。看的出她很喜欢,莫翩然指了指柜台里那枚独特的钻戒:“这一枚。”

“先生,您真有眼力,这是法国设计师may独家制作的,全球仅此一枚,它的名字叫ido。”

Ido?莫翩然心底喃喃着,他拿捏起她的右手,翩翩的手指修长而漂亮。翩翩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枚。”

“虽然你没告诉我,但我能读懂你眸中的惊奇。”翩翩一怔,原来他已经这般了解她。

他长而有力的指间磨蹭着她白皙的肌肤,然后问:“翩翩,你有没有想过那样的场景。”

她好奇的听着他的下文。

“美丽而古老的教堂里,你穿着独家制作的白色婚纱,我牵着你的右手,走到牧师面前。牧师会问你,何翩翩小姐,不论贫穷、富贵、健康、疾病,你都爱着站在你身旁的男人吗?直到死亡将彼此分离,你愿意吗?”

翩翩一怔,那些话语不偏不离的落入她耳畔,在她心底迭起阵阵涟漪。一直以为婚姻是庄严而纯洁的。莫翩然睨着她的右手,拿起那枚ido的戒指,缓缓的套进翩翩的无名指。他继续说:“可是翩翩,我愿意,无论贫穷、富贵,健康、疾病,我都爱着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我愿意,就如这枚戒指的美好希冀一样。”

在她怔忡间,他在额头轻吻,宛如唤醒沉睡中的迷途公主。可翩翩不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她听过的最动听的誓言。

“小姐,把这枚戒指包起来吧。”身旁的售货员早就沉迷在男人俊美的容颜和动人的话语里。

白菲雨对何翩翩是羡慕嫉妒恨,在她忙活着婚礼时,菲雨一直陪在她身边。

这件好看吗?白菲雨看着试衣镜中的翩翩,记得有一句话,女人是一天的公主。白色是一切颜色得最初,一袭纯色的婚纱,简裁干净利落,深v,虽没有过多闪烁的抓钻点缀,却运用高档蕾丝做为主材料,当然价格也不菲。

好看。白菲雨笑了笑,是真心的祝福:翩翩,你幸福吗?

女人颊边几分温情,翩翩点点头:可是菲雨,我心里一直有些不安。

怎么了?

最近我爸看起来很劳累,而且时常出差,以前就是再忙,他也会抽出时间向我报平安,但最近…翩翩垂眸,说出心底的不安。

菲雨拍拍她的简背:或许何伯伯是真的很忙。

还有_翩翩颔首:我觉得莫叔叔看我的眼神很怪。

怪?

翩翩蹙眉:我也说不出,总觉得最近什么事都怪怪的。

我看你是婚前忧郁症吧白菲雨摇摇头。如果是婚前忧郁症也就好了,但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莫老爷,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属下凑近就灯着领功取赏。

莫老爷幽然自得的逗着鸟笼里的黄鹂,俨然一副好心情:李叔那边都处理好了?

全都按着莫老爷的吩咐去办的。带他去阎老爷那了。

阎老爷?呵呵。不过是阎王爷而已,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越少人知道才能成为秘密:何铭那边呢?

莫少你行不行

莫少你行不行

作者:竹水末末类型:女生状态:已完结

《莫少你行不行》前面还是很好看的,后面感觉情节铺太大了,希望新书情节能够紧凑点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