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莫少你行不行》主角翩翩白菲雨完本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莫少你行不行》主角翩翩白菲雨完本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时间:2019-10-08 18:48:43编辑:风轻云淡 人气:

《莫少你行不行》为竹水末末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不,还是因为她?”她不想亲口说出:“因为那个何翩翩的女人。”“不关她的事。”“你想保护她?莫翩然。”洛琦斥吼着。“你想错了,我决定

《莫少你行不行》 第七章:阴谋 免费试读

不,还是因为她?”她不想亲口说出:“因为那个何翩翩的女人。”

“不关她的事。”

“你想保护她?莫翩然。”洛琦斥吼着。

“你想错了,我决定了的事,从不因为什么而改变。”

“噢,是吗?”她冰冷的笑着,眼底划过几分促狭的嘲讽:“这次合作案的事关莫氏集团的资金问题,莫总应该很明白吧。”

她威胁他,莫翩然哼笑着,威胁他的女人是可笑的:“我知道这案子一直由你接手,但洛琦,你不该为了挽留我而胁迫我,这是以卵击石的可笑做法。”

“是吗?呵呵,莫总,我们走着瞧。”

啪,对方狠狠挂断电话。

“李叔,上次给的钱又不够了吗?”

李叔直觉惭愧的垂眸,这绝对是个无底洞,李叔讨好似的捧着男人的手臂:“让我见见你们主人吧。”

“要知道你输的钱,拿什么偿还?我看你一辈子都还不清。”

“大哥,您上次不是说,你们主人想和我合作吗?我答应,你这就带我去见你的主人。只要你再借一点给我,我什么都答应。”李叔已经完全失去理智。

为首的男人扯开李叔攀上的手臂,他独自走进了隔壁的偏房,房间灯光昏暗,墙壁上挂着诺大的显示屏,莫敬生倚坐在皮质的转椅上,睨视着大厅里的一举一动,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下。

男人凑近,在他耳边汇报:“莫老爷,李叔已经上钩,他说想见您。”

莫敬生点点头,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并未表露出对事态发展的满意,早就炼出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是时候收网了,低语:“让他进来吧。”

男人手掌双击几声,李叔就被几个黑衣男子带到房间内。李叔刚一踏进,就立马察觉到危险的气势奔涌而来,他咽了咽口水,摸索着走进。忽然,灯光一时亮起,房间立刻明亮了许多,看着眼前背对着自己的转椅,他懦懦的问:“请问,您是?”

“呵呵。”一阵狂笑声,莫敬生缓缓的转身:“李叔,你不记得我了?”

李叔眯起双目,仔细的回忆起,男人口中的主人,是有几分面熟,到底在哪见过。他睁哞:“是你?”

“是我。”

“莫老爷。”

“李叔,好久不见啊。”

他和何铭是世交,却为什么找上自己?

李叔颤栗的问:“莫老爷,没想到是您,不知您找我,要和我做什么生意?”

“一个让你只赚不亏的生意?”

“噢?”李叔饶有兴致的问。

莫敬生步步凑近,在耳边低语,下一秒李叔脸色惨白,瞠目:“莫老爷,你。”

“怎么样?做不做?”

“不行。”

“不行?”莫敬生眯起星目:“不行?那我们再算算另外一笔帐。”

“什么???”

“从你收下我第一个皮箱起,李叔,你欠我多少钱了,你有没有数数?”

“你,你当初说好是给我的见面礼。”

“见面礼?有吗?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赠给你的?”

李叔颤栗着,没想到莫敬生居然来这一招,天外之财不可招啊,如今是后悔莫及。

莫敬生扔给他一堆厚厚的账本:“数数这些有几个零,只要这些数据都出现在法院,你下辈子就得在牢狱里呆着。”

“莫敬生。”一怒之下,李叔冲上,一把拉起莫敬生胸前的衣衫,身旁的保镖警觉的欲想制止,莫敬生递了个眼色示意不要轻举乱动。

莫敬生狠狠的扯下李叔的手臂:“李叔,你还可以选择另外一条路。”

“你要我背叛何铭。”

“呵呵,这条路简单的多吧。”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你们不是莫逆之交吗?”

“谁和他是莫逆之交。”那几个字眼彻底惹怒了莫敬生:“我要他何铭,我就是要何铭生不如死。”

李叔无奈的跌倒于地,后悔莫及:“生不如死?到底什么让你如此憎恨何总?”

莫敬生强忍着怒意,为何如此憎恨?!不,这对他来说是个耻辱,所以,他要一刀一刀的还给何铭。

“莫老爷,你明知道我是跟着何总一起打拼到现在的。”

“呵呵,所以你才更了解他的软肋,对不对?”一击即中,这就猎人的聪明之处。

“你想要干什么?”

“干什么?”

“何铭刚创办何氏集团时,短短几年里就立足了根基,明人都知道用的都是道上的办法,我只要你拿出证据证明他用的是不正当的手段就行。这,对于李叔来说,并不难办吧。”

“不,”李叔斥吼着:“你这是要了何老爷的命。”

“对。”莫敬生转身,一把将他从地上拉扯而起:“没错,我就是要了何铭的命,那又怎样,李叔,你不想想,你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要顾及他何铭吗?”

“这。”李叔迟疑。

莫敬生拍拍他的肩背:“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别让我等太久。”

“莫敬生,你这个混蛋。”莫敬生转身,微微扯起嘴角,谁在暗夜里笑。

何铭发现自己身边有些不太对劲,倒也不说不上为什么,有时单独开车,他直觉有人跟踪,还是他多心了呢?刚从公司回到家,便见翩翩开心的走下一楼:“爸,你回来了。”

翩翩喜笑颜开的模样让他放下了所有的警惕,同样他是个父亲:“小保姆说,你中午常常不在家。”

“上班嘛。”

“那晚上呢?”

“我是年轻人,有自己的社交活动,这纯属正当行为。”翩翩像小时候一样攀在父亲的肩背上,有所依靠的感觉真好,她从未感觉到如此幸福:“爸,你看,你有新长了几根白发。”她有些心疼,更为以前对父亲的不理解而感到懊悔:“我帮你拔了。”

何铭笑开了,这小妮子终于长大了:“哎,翩翩,疼。”

何铭宠溺的拉下翩翩,若有所思的问:“翩翩,要是有一天爸爸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的生活着,知道吗?”

翩翩怔着,忽如其来的沉重话题,让空气都变的凝重起,摊开掌心,她看着一根根雪亮的银发,她鼻尖有些发涩:“爸怎么会不在。”她搂抱着何铭的颈:“爸爸永远会陪着我的。”

“呵呵,傻孩子。”何铭知足的笑着,抚摸着翩翩的肩背,最近他老有种不好的预感,不知道是自己老了还是怎样?所以他希望翩翩能快点长大,不再让他牵肠挂肚,那他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人总有老的一天,我不可能一辈子都陪着傻丫头。”

“不,就一辈子。”翩翩学起儿时的拉钩钩,仿佛这样就能得到久违的诺言:“我们拉钩钩,爸爸永远不和我分离,不许骗,骗我你是小狗。”

“好,好。”何铭还是拿她没有办法,谁让翩翩是他的命根子:“拉沟沟,但你得告诉爸,另外一件事。”

“什么?”

“最近和翩然进展怎么样?”

又是莫翩然。

她不满的撒开何铭,抱腿坐在沙发上,很不乐意的说:“你就关心这个。”

“呵呵,看你最近气色也好了很多,摁,让我看看,好像胖了,是不是和他恋爱了。”

“爸。”女孩总有点难以启齿的羞涩,爸不该这么挑明的说的。

但是,何翩翩埋进双膝,她真的恋爱了。

那种感觉很奇妙。那天莫翩然信誓旦旦的给她承诺,不再站花惹草,只爱她,宠她一个。甜言蜜语不是没听过,怎么独独觉得很动听。白菲雨雨她的诊断结果——何翩翩,你已经踏进爱河。

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很闹。

翩翩对他很挑剔,白菲雨说她是故作矫情。不管是挑剔,还是矫情,她在白菲雨面前时常表现的异样的幸福。

菲雨无奈的摇头:“哎,上天该派个王子来拯救我。”

翩翩看着手中的衣服,粉橙色的雪纺衫,翠绿色的简单T恤,在她手里仿佛被注入了生命,演绎出各种姿态的风格,拿取出一件,转身:“菲雨,我穿那件好看?”

“你穿什么都好看。”一天逛下来,菲雨已经疲惫不堪,岂料这妮子跟吃了兴奋剂似的,更过分的是买了那么多件衣服,居然都要她这个陪客提着。菲雨累的陷入休闲区的沙发上。

“你说莫翩然喜欢什么风格?是性感一点?还是娇嫩?可爱?”

“何翩翩。”白菲雨大声的宣泄着:“我受够了。”

“你没有权利说NO”

“为什么?”菲雨瞠目。

“是谁当初要撮合我们的?”

“我。”她委屈啊:“不对,是何伯父。”

“我爸是主谋,你就是帮凶。现在想临阵逃离,白菲雨,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白菲雨又一次倒进皮质的沙发里,她被击败了。可为什么每一次都是她输?以前读书的时候,演讲比赛,两姐妹一起报名,她拿第一,翩翩居然拿特别大奖。菲雨说不过翩翩。可怎么运动细胞也不如她,每次放学,小区里的马路牙子,她们抢着走,却一次次被翩翩击败。

白菲雨终于总结出一条,她起身又大声宣泄着:“何翩翩,你就是白菲雨的天敌。

无奈翩翩不搭理,径自从试衣间走出,这件土耳其蓝的公主裙,穿在翩翩身上恰如其分的透出她交好的身材,蓬蓬裙的质感既活泼又不失大体,而颜色衬的翩翩肌肤如瓷。

白菲雨悄悄的钻进洗手间,趁机给莫翩然电话:“莫总,给你提供情报收不收。”

莫翩然接到电话时正在举行新一周的工作例会,看是白菲雨,又怕是翩翩出事,他只好拿起手机向窗边走近。

会议室的员工都倍感惊讶,莫总在工作上的一丝不苟是出了名的,究竟什么样的电话居然让莫总破例。

“情报?”莫翩然的心凑紧:“说。”

“铭鼎路118号,何翩翩在此。”

恩?莫翩然一脸茫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既然白菲雨说是情报,那肯定非同小可。莫翩然当机立断,结束了会议。

“会议先这样吧。若是没什么事,大家先去工作吧。”

迎来的是一群人惊讶的神情。

“菲雨,这件衣服怎么样?”翩翩兴致勃勃在衣镜前转悠着,她随意的将长发扎起,正考虑着是不是要将长直烫成洛琦一样的微卷。

但,是她看错了吗?

镜中那个迎面走来的男人,从一进门开始就引起一阵骚动,一袭铁灰色阿码尼西服,精致的就连纽扣都是独家定制,搭配着白色衬衣,简约却不简单。不是别人,居然是莫翩然。

翩翩回头,莫翩然已经在她面前止步。

她错愕:“你,怎么会过来?”

因为接到白菲雨的情报,但却没想到是这样的情景。

“宝贝,你真漂亮。”忍不住想这样搂住她。

“等等。”她拒绝,要与他保持距离。

“你不是问这件衣服怎么样吗?”

翩翩点点头。莫翩然饶有兴致的细细打量着:“颜色很寸肤色,但领口大了点,容易走光。”

有吗?翩翩垂眸,这样蓬蓬裙的款式搭配一字领口再好不过,可男人撑着下巴,端倪着:“裙子太短,大腿太漏。”

总之:“PASS”

没料到这男人口味这么叼。

“莫翩然,你是成心和我过意不去吗?”

“我是你男人,不喜欢你在外招摇卖市。”

招摇卖市?!亏这男人想的出。

“那这件呢?”

翩翩总算知道这男人是故意和她找茬的,她选中的每件衣服里,他挑剔出不同的理由。

翩翩又拿起鲜艳嫩黄色的珍织衫,鲜明的色彩,散发出甜美的时尚气息,细腻的面料,轻柔的质感,穿起来非常的舒适,精致而立体的小v字领,优雅而俏皮的味道。

可看着莫翩然…

PASS,PASS,PASS。

“莫翩然,我不买了。”翩翩斥吼着,可白菲雨却看戏似的,在一旁笑开了,若是何翩翩是她的克星,那么莫翩然就是如来佛,专门整

呵呵,笨蛋,生气了?莫翩然人情不自禁的笑了,她怎么那么可爱,让他爱不释手。捏捏她气嘟嘟的脸颊,真是秀色可餐:我不是不喜欢。相反,翩翩天生是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只是裙子短了点,他不太想他的女人成为众目葵睽的焦点:比如说这件。莫翩然从中挑选了一件,深色,但几乎翩翩包裹的紧紧的。

你不会是想我变成阿拉伯世界的人吧。

莫翩然笑开,凑在她耳畔轻声说:不…其实我更喜欢你不穿衣服的模样。

莫翩然,色狼。翩翩的脸颊烫的像个煮红的西红柿。他居然说喜欢她不穿衣服的模样。

可下一秒,莫翩然一把横抱起她:小姐,这些衣服全给包起来。

好的,好的。最开心的莫过于售货员。

莫翩然,那我呢?白菲雨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噢,谢谢你的情报。莫翩然回头宛尔一笑。

情报?什么情报?翩翩仿然察觉出什么,硬是要问出个所以然。

秘密。莫翩然嘲她轻眨着眼,却该死的迷人。

总统套房内,春光无限美。暗色的地毯上是凌散的衣服,鹅黄的落地灯,暗暗的淡影,笼罩在床边,空气里涌起几分暧昧,女人喃喃细语:告诉我什么情报?

莫翩然淡淡一笑,这女人还在计较这件事?看来他还没把她服侍好,伟岸的身子,直直的压上她玲玲的身影。俯身吻住她的唇,霸道的探索,挟着灼人的气息,莫翩然骤然挺身,她蹙眉,艰难的容纳他悍然的动作。

他低语:还要知道情报吗?渐渐的他在她身上燃起燎原大火,她无助的几欲掉泪,忍不住求饶,他却毫不留情,一次又一次的逼着她沉沦。

不…不要翩翩无助的喃喃,他怎么能这么欺负她。怎么可以和白菲雨暗送秋波后,又这样惩罚她?莫翩然的吻落在她的颊边,缓缓而下,一直到那颗熏香草的样式的宝石吊坠。他放在掌心扶摸着,视如真宝,真想告诉她,亲爱的,我等侯到你的爱情了吗?但此刻,却化为浓浓的缠绵,将她所有的疑惑,不满都变成无助的残音。

窗外,月华如水,朦胧间也悄然带点羞涩。

周末,莫翩然趁着闲暇,邀白菲雨,翩翩一起午餐,最重要的是,犒劳白菲雨这个不辞辛苦的情报员。三人就餐的气氛几分尴尬,白菲雨瞥了瞥身旁的莫翩然,他认真的将盘中的菲力牛排切好一片片,在放置到翩翩的盘中,可翩翩这个没良心的家伙只顾着和自己拉家常。

莫翩然非旦不生气,唇边却不经意间露出淡淡的微笑:宝贝,吃点东西吧。

但翩翩依旧眉飞色舞,莫翩然无奈的直摇头,只好塞在她的嘴边,低声命令道:吃完再说。

白菲雨直觉酸溜溜的:你们打情骂俏,拜托找个地方躲着亲热。别在我眼前,我的一颗小心脏承受不了。菲雨做了个被击败的姿势,莫翩然淡然一笑:怎么?看着心馋了。

心馋?白菲雨也不明白那是怎么的感觉,总之心底闷闷的,是骗不了人的。看着翩翩和莫翩然进展顺利而甜蜜,她是真心祝福,但就是有种奇怪的错觉缠绕着她,白菲雨摇摇头,我疯了吗?连忙挥去脑海里奇怪的想法。

何总,有什么吩咐吗?下属接到内线连忙推门而入。何铭颔首,放下手里的财务报表:

近公司的财务情况怎么样?

一切都正常啊。下属疑惑的回复,今天何总怎会问起这个?

我最近有种不好的预感,公司的财务一直由你掌管,给我盯紧一点,我不希望在节骨眼上出什么差错。

是的,何总,还有件事属下不知,该不该说。

嗯,说吧。何铭挑眉,示意他继续。

前两天李叔回来了一趟,还向我要了资料库里的钥匙,我问李叔有什么重要的事吗?李叔说要查点资料,我留了个心,后面才发现李叔查的是公司成立初头几年的财务报表,这件事,我也不知该不该和您汇报。

李叔?何铭眉心紧蹙,李叔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人,公司成立的前几年,若不是有李叔理应外合,他也不会那么快在这个城市落脚。可李叔要那几年得财务报表要干什么呢?

何总,何总?下属轻喊,何铭才恍然回神:我最近也总觉得有人跟踪我,你派人给我调查下,还有找个人多看着小姐。

何总,我知道啦。

如果有人盯着他,他倒不怕,他最担心的是翩翩。不管公司怎么样,但翩翩就是他的软肋。何铭反复的思索,他的不安与李叔反常的举措,到底有什么联系吗?

何铭揉着发疼的脑袋,似乎预知道此时的平静,是暴风雨潜来的预兆。

哎…他轻叹着。

三人的就餐在嘻闹中散场,莫翩然先送翩翩回家,然后再顺道送白菲雨,一路上菲雨有些沉默,翩翩累了随意得靠在车窗上睡觉了,莫翩然熟稔的掌握着方向盘,但他开的很小心,尽量避开坑挖的路况,时而视线落在翩翩身上,她睡时,空气里都飘着几分静谧。她的呼吸此起彼伏,好像大海里,时而拍起的浪花。

可这些细微的动作都落入后车坐上女人的视线里,当一个男人如此宠溺得睨着一个女人时,这代表什么?

莫翩然像是察觉出什么,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白菲雨,他淡淡的问:怎么了?突然变的这么沉默,在想什么?

没什么。白菲雨恍然回神,又轻声回复,突然觉的车内的空气快让自己喘不过气:你还是在前面停车吧。

怎么了?

我下车走路回去。

为什么?莫翩然迟疑的问。

他问她为什么突然沉默,在他眼里她真的是那么闹腾的孩子吗?寂寞时也会想安静,即使在人潮喧闹中也会听到内心的哭泣,她不想离莫翩然太近,是因为害怕自己心动,她是女人,也会祈求身边有个男人,冷了,会给自己添件衣服;累了,会有温暖可靠的港湾让她停留;跌倒了,会有结石的臂膀让她依靠;失败了,会俯在耳畔告诉她,亲爱的,那些都不是你的错。

所以在她还有决对的自制力时,她一定要离他远远的。

透过后视镜,莫翩然看着她,坚定的说:菲雨,谢谢你。

谢我什么?白菲雨自嘲的笑了笑。

可他极其认真:很多,很多

宾利划过身边,哇,车外的空气好像让她找回了自由,啊~下车后菲雨大声的宣泄:翩翩,你要记得幸福,白菲雨你也一样。

良久,甜蜜的笑容在菲雨唇边荡漾,对,她要找回这样的自己。

翩翩,到家了。

莫翩然轻声呼喊着,看着睡着她,纤密的眼帘,小巧的鼻尖,淡粉的嘴唇,此时的她就像个瓷娃娃,让人不忍去触碰。莫翩然只是小心翼翼在她额头轻吻,他一直记的小时侯有女生偷偷的告诉他,每个女孩都是为爱撕去羽翼而坠落人间的天使,不伤害你喜欢的她,因为她们再也无法拥有翅膀飞回自由的天空。

那时的稚生,让他觉得这话的可笑,可如今才恍然明白女人似水,拥有她,就要好好保护她。

翩翩…再次低喊,却不愿扰醒她。于是莫翩然横抱起她,按下门铃,却迎来惊愕的神情。

小女佣有些失措,心想小姐怎会在男人怀里睡着,她连忙大喊:小姐,小姐。可莫翩然给她递了个眼色,小女佣又急着转身找何老爷:老爷,老爷,小姐她…

何铭听到声音赶了下来,一手系着裕泡带,一边走下楼梯:惊惊慌慌出了什么事?

小姐她…小女佣无奈的嘲门前指了指。

何铭顺着她的视线却见这样的场景,莫翩然走近,礼貌的说:何叔叔,是我,翩然,今晚到访有些贸然,请您谅解,翩翩在车上睡着了,我不忍叫醒她,所以还是决定送她过来。

翩然,快进来,快进来。何铭见是自己的准女婿,更是喜笑颜开。看翩翩在他怀里睡着,看样子进展不措,瞧把小女佣吓得六神无主。

翩翩的房间在哪?我先把她抱回房。

小琴,还愣在那干嘛?赶快给莫先生带路。

莫先生??小女佣傻眼了,他就是小姐嘴边经常念叨的莫混蛋?可男人俊美无筹,俨然没有小姐形容的那么恶劣。

那是莫翩然第一次走进翩翩的世界,对于一个千金小姐来说,她的房间不算大,粉橙的公主床,柜上是那束他送给她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他走近,抚摸,大部分花束都干枯了,只剩下零星的花骨。小女佣见他好奇,顺势说:莫先生,这也不知道是谁送给小姐的,但小姐似乎很喜欢,我看大部分都枯了,但小姐就是不舍得扔似的。

是吗?莫翩然一怔,这似乎是他意料之外得答案。原来这昵子是心里想着一,嘴里说着二,做出来却是三。他满意的点点头,视线又别向床前那幅照片,照片中的她长款的条纹色彩针织衫,鲜明的条纹色彩让衣服具有立体的线条感,优雅的色彩散发出迷人的温馨气息,修身的版型没有拘束感,但她身后的自然风光俨然有点眼熟,他好奇的问:这…是在哪拍的?

噢,莫先生,这是小姐在丽江拍的。

她喜欢丽江?

我听小姐说,这座人间天堂是艳遇的好地方。

艳遇?莫翩然蹙眉,想起他们的第一次,不也是一场有趣的艳遇吗?可想起何翩翩为了艳遇而兴奋的模样,心底有些烦闷。

可小女佣没有察觉莫翩然不悦的脸色,只顾自己往下说:小姐回来告诉我,那次在丽江遇上了个法国人,她说他的眸子就像土耳其蓝的天空,又像塞班岛幽静的湖水,只要多看一眼,就会溺毙在其中。小女佣谈的眉飞色舞,恍然不知莫翩然垮下的脸色。

何铭刚进房间就察觉怪异的气氛:咳,咳,他轻咳嗽了几声:小琴,倒盆热水给小姐擦擦身。

小女佣回神,发觉自己多语,连忙继续说下去:是,老爷。

翩然,不用理会小琴说的。

莫翩然回以浅笑,她的小天地,让人觉得安静而温暖。她的书桌收拾的十分干净,只放置着一本厚厚的相册,莫翩然回头:何叔叔,可以看看吗?

何铭点点头。

他翻开,是翩翩的成长记录,呱呱坠地的她,似乎还存留在他的记忆里,那时的她,可爱的像个洋娃娃。

翩翩妈妈在她一岁的时侯就扔下了她。

莫翩然一怔,这是他不曾了解的她的过去,这个看似快乐的孩子背后其实也藏着属于自己的伤痛。

何铭意味深长的长叹:二十年了。也不知道秀琴在德国过的怎么样?那翩翩比他幸运,在他有生记忆里来,也不曾有过母亲的身影,每一次他问起时,父亲片刻垮起的脸色,愤怒的说,死了。妈妈在他的记忆里一直都是个禁忌。

可翩翩是幸运的,至少她知道也许妈妈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偷偷的想念着自己。活着的人,永远也无法与已逝的人相比。

她会想念翩翩的,怀胎十月,没有哪个女人会狠下心扔下自己的孩子,翩翩的母亲是不是有什么苦忠?

苦忠?何铭恍神,不,那是个禁忌也是个秘密。

接过莫翩然手里的相册,他一页页翻阅着,时光就像穿越手指罅缝的流沙,越想抓住,却流失的越快。点点滴滴,又历历在目:我时常觉得她失去了份母爱,所以要给她更多,这孩子被我宠的有些任性。

莫翩然浅笑,正是任性的她,才让他注视:不,何叔叔,女人生来就的被宠爱的。

答应她,不要伤害她,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离不弃,我才敢把翩翩真正托付给你。

放心吧,何叔叔。他莫翩然从来没这么认真过:我会一直陪在她身边,如果有一天,我生有儿女,我也会让他们在这份完整的爱意里快乐的成长着。这是他对翩翩的承诺,也是对何铭的。

老爷,水烧好了。小女佣端着热腾的水推门而入。

翩然,我们下去谈吧,让翩翩睡吧。

可莫翩然接过小女佣的水盆:何叔叔,让我给她洗吧。~

嗯?小女佣瞠目,何铭笑着拉小女佣出闷:好的,好的,你继续,走吧,小琴,别干瞪着傻眼了。

夜很静。

莫翩然拧干了温热的毛巾,为她擦试着有些汗湿的肌夫。

——翩翩妈妈在她一岁的时侯就扔下了她。

他静静的看着她,亲爱的,就算过去的种种再怎么不幸,我们也携手迎来两人的幸福。

莫先生,这些花不能扔。小女佣连忙阻止:这些可是小姐的珍宝。她不敢想象小姐醒来时会怎样大发雷霆。

但莫翩然嘴边上扬,笑容该死的迷人,简直祸害人间:你放心,你们小姐会很乐意的。

乐意,莫混蛋真有趣,没被她们小姐給宰了就算好的了。

还有…她会谢谢你这个惊喜的。

惊喜?惊吓还差不多。

叮咚闷铃声偏偏这时响起。

莫翩然耸耸肩:还不快去开门。

可莫先生,你不准趁这个时候把小姐的宝贝给扔了。

他点点头,但又随手仍进垃圾桶。当小女佣打开大门时,又迎来一束新鲜的花束,同样也是九百九十九朵:莫先生,这是…

从法国连夜空运过来的玫瑰新鲜的还带有露珠,小女佣接过沉重的花束,莫翩然笑着说:怎么样,保证你们小姐喜欢。

噢,对了。临走前,莫翩然拍拍小女佣的肩背:帮我给你们小姐带句话。

什么?疑惑的神情。

不要在想丽江那个碧眼男人,有时间多想想我,她会发觉其实还是我比较帅一点。

瞠目…

这是哪里?翩翩沉重的睁开眸子,窥着整间房间,温暖而柔软的丝背,是她都公主床,可一睁眼却见:啊。她嗖的一声立马坐起,大喊:小琴!

小姐。小女佣连忙赶来,早说这是个惊吓,果然不出她所料。

这…这是翩翩指着床头柜上的新鲜花束:这花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一眨眼,干涸的花骨竟然开的如此娇艳。

莫先生说,那束全干了,所以连夜给您换了新鲜的。

莫先生?

哪个莫先生?

就是小姐嘴里经常念叨的莫混蛋。

莫混蛋?昨晚他们和菲雨一起晚餐,然后他送她回家,再然后她就没印象了,她揉揉发丝:是莫混蛋送我回来的,

小女佣连忙点头。

这花是他送的?

对啊,莫先生说小姐一定会喜欢的。

何翩翩笑着,唇边是幸福的微笑,忽然又想起什么:你没在他面前说莫混蛋吧?

小女佣信誓旦旦的说:那肯定没说,我不会那么蠢的。不过,莫先生有话带给小姐。

什么?翩翩满眼的期待。

莫先生说,不要在想丽江那个碧眼男人,有时间多想想他,小姐会发觉其实还是他比较帅一点。

什么?翩翩从床上跳了下来:他怎么知道那个法国碧眼男人的。

我说的。

小琴,你这个蠢货,还说自己没那么蠢。你怎么全告诉他了。何翩翩气的牙痒痒,这不是让她在莫翩然心里大打折扣吗?

直到临近中午,莫翩然也没有来电,翩翩揣测着他在生气吗?可往日这个时候,他一定会来电问侯着。望着掌心安静的手机,她有些愣神。

她该主动问侯吗?翩翩连忙挥去脑海里的想法,她告诉自己:这样很丢人也,何翩翩。

可是,她可以来电告诉他,玫瑰很漂亮,她很喜欢。但心底的黑色小天使在不停的叫哮:不行,不行,何翩翩,你想关心,也太明显了吧。

时间在犹豫中划过,翩翩无奈的趴在书桌上:到底打还是不打?

于是感性征服了理智。

每一声都铿锵有力,翩翩安静的等待着。终于:翩翩。电话那端传来低沉的声音,那声翩翩直入她耳畔,她心底一片雀跃,正想说些什么时。

那端的声音有些急促:翩翩,我现在有些急事,等我处理好了,再给你联系。

嘟嘟挂断…

喂…喂…还有很多事没来的及问侯,莫翩然就挂断了,她心里的那些块乐就像做云宵飞船一样,直飞天空,又跌入股底。翩翩不知道,莫翩然接到电话时,公司正在召开紧急会议。

与洛氏的合作案暂时搁浅,但莫翩然没想到洛琦这么快就行动。昨晚从翩翩家回来时就接到林浩的紧急的电话:翩然,不好了,公司的財政出现了问题。

等他赶回公司,立马召开紧急会议。

莫总,本来和洛氏的合作一直有序的进行着,但前些日子洛氏要退出这次的合作。

前些日子?正是他提出不再与洛琦见面,她给过他警告,呵呵,莫翩然嘲讽的笑了笑,是他大意了。

莫少你行不行

莫少你行不行

作者:竹水末末类型:女生状态:已完结

《莫少你行不行》这本书,是我看网络小说将近十年以来,所看过的用诗词最多,水文最少,作者文化底蕴最深,错漏最低,剧情最紧凑,文笔最通顺的一本书,难怪作者还没写到一半的时候,就有出版社的人上门找作者洽谈出版该书,这绝对是值得强烈推荐的一本书。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