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莫少你行不行精彩章节在线试读】主角翩翩白菲雨

【莫少你行不行精彩章节在线试读】主角翩翩白菲雨

时间:2019-10-08 18:48:28编辑:斜风细雨 人气:

主角是翩翩白菲雨的小说《莫少你行不行》此文是竹水末末原创的女生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你去几楼?什么?翩翩才意识到原本自己是要下楼的买茶点的,却跟着学长上来了,一阵尴尬。秦昊笑了笑:我上顶楼,你呢?我…她还是和从前一

《莫少你行不行》 第六章:礼物 免费试读

你去几楼?

什么?翩翩才意识到原本自己是要下楼的买茶点的,却跟着学长上来了,一阵尴尬。

秦昊笑了笑:我上顶楼,你呢?

我…

她还是和从前一样可爱,他顺势说:要不陪我坐坐。

坐在顶搂看着脚下的风景,微风吹抚,带来阵阵凉意。坐在学长的身边,翩翩快乐的摇晃着双腿。

他说,他最爱来的地方就是顶楼。

其实翩翩有点恐高,脚下车水马龙,自然风景独好,但秦昊说:美好的地方只有和喜欢的人一起,才会有意义。

是吗?翩翩一怔。

你来这工作多久了?秦昊顺势问:做什么行业。

几个月了,但总不能告诉他,她是莫翩然的贴身秘书,所谓贴身,其意义不明而寓。

莫翩然醒来时头疼的快列开,辗转反侧,他睁眸,阳光明媚,已经睡到大上午:这是哪里?

他揉着发疼的脑袋,昨晚他醉酒,林浩那家伙居然把他扔在酒店不管。看看腕表,该死,十点了。有几个未接电话,是洛琦的。

电话铃声扰的他回神,是客服。

莫先生,需要早餐吗?

都十点了,还吃个屁早餐,但…等等,这倒提醒了他一件事。

不需要。

还有林副总有留言转告。

莫翩然蹙眉:什么?

林副总说,记的住房的费用给他报销。

该死,这臭小子。“啪”的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莫翩然很少来超市,原因很简单,他的贴身女佣会给他打理一切,吃什么口味,女佣都了如指掌。但何翩翩这个任性的小妮子上任以来,就从未让他省心过。

她最爱吃的是糖醋排骨和麻辣鱼,这女人天生欠抽。口味浓烈,长此以往,胃哪受的了。莫翩然还是摇摇头,不听使换的还是挑选了排骨和鱼。

有句古话:君子远疱厨。这就是他不爱弄饭的原因,但这个在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上午,莫翩然平时第一次认真的为一个女人做一件事。空气里漂荡着淡淡的菜香味。

站在学长身边的每一秒,即使沉默,也让何翩翩的心渐渐沉下,恍然不知时光匆匆。

你在看什么?秦昊笑了笑,宠溺的揉着她的发丝,其实他想问:看够了没?但怕吓着这妮子。

何翩翩连忙尴尬的别过头,秦昊拍拍她的肩膀:时间不早了,我下去工作了。

何翩翩回到公司时,同事们瞠目的看着他。

翩翩,我们的早餐呢?

早餐?翩翩恍然想起,居然把这正事给忘了。看着同事一个个惊愕的神情。

翩翩,你出去几个小时,居然什么都没买?亏阿may为了这顿早餐硬是忍着每吃,谁料这没良心的女人一脸无辜的样子。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去。

转身只听见砰的一声,翩翩撞上一堵肉墙。

走路不看路的吗?

翩翩正想反驳回击,颔首,是莫翩然。

几个小时不见哑了吗?他的语气很烂!翩翩才一肚子火,因为看到难过的眼神,所以害的她一夜未睡。可看他兴致勃勃的样子,看来是她低估了他。

你来干什么。翩翩白了他一眼。

话才刚出口,翩翩就发觉有多可笑。

这是我的子公司,我是大股东,你是我的贴身秘书,你说我来这干什么。他的话狠冷。

但翩翩很不爽。

进来。莫翩然命令道。

她偏不。

可莫翩然硬是将她拉进办公室,一进门她就背对着他。

咳咳他润了润嗓子,下句话很难开口也:吃了没?

莫总,我吃没吃关你什么。

莫翩然顺势将她转过身,四眸对视,他心疼的磨蹭着她的唇角,昨天他故意咬伤了她:还疼吗?

别猫哭耗子假慈悲。

他蹙眉:你给了我一耳光,算不算扯平了,翩翩意怔,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你来,不会是特意和我说这个的吧。

莫翩然取出漂亮的餐盒,推至在她眼前,见她惊愕的神情,他说:不打开看看吗?

饭盒是她喜欢的紫罗兰色,何翩翩瞠目,这少爷演的是哪一出?

见她不为所动,莫翩然挫败的为她打开,可口的餐食映入眼帘,何翩翩怔着:这是…

糖醋排骨和麻辣鱼。

翩翩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这是…他怎么知道她爱吃这个?

莫翩然夹起一片,塞进她嘴里:尝尝我的手艺。

可是话音未落,可口的餐食便封住了她说话的唇:这真是你做的吗?

得意的莫大少正等着滔滔不绝的称赞和感动,却只听见:糖醋的味道不够正,麻辣的味道不够麻,辣。

莫翩然脸色突变,一脸阑珊:你口味浓烈,对肠胃不好,以后都听我的,改成清淡点的。

凭什么?

只见她嘴角遗留的残物,莫翩然唇边轻扬。

向你道谦的在翩翩还未意识到时,莫翩然低头吻上她,趁机擦过她嘴角的残物,她还是那么甜,味道很不错。

翩然洛琦推门而入时只见这暧昧的情景,她没见过莫翩然嘴角和煦的笑容,在她印象里,他对任何女人都没如此温情过。

莫翩然颔首望向声音来源处,许些不悦:你来干什么?

翩翩迎声而望,原来是他的好床伴:莫大少,看来我还是出去比较好

但莫翩然紧握起她的掌心,不准她逃离。再蠢的女人也能领会,洛琦轻笑,呆在莫翩然身边三年,对他的性情在了解不过,她不闻不问,不吵不闹,不代表她不知道,那群女人在莫翩然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但…这次不一样,眼前的女人已经让她意识到危机感,但在对手面前,她决不能透出自己的想法:看来是我来的不是时候。

转身,漂亮的眸中闪过一丝阴罹。

莫老爷,这是您要的资料。莫敬生接过,下属机械似的汇报着:何铭这两年做的都是正当生意,想从这个方面入手,找出何铭的漏洞,恐怕很难,莫老爷。

噢?莫老爷神色微变,眼里闪过一丝波澜。

但还有个办法。

什么?

从何铭身边的轻信入手,李叔是跟着何铭一起打天下的开国元老,但这老家伙视赌如命,只要我们抓住他的把柄,从他口中抓住何铭的软肋,这件事也就简单的多了。

老爷子老谋深算的点点头,放下手里的茶杯:恩,就这么办吧。事情办的越快越好。

是,老爷。

还有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少爷知道。

属下明白。

下去吧,跟着我好好干,莫家不会亏待你得。

为什么向我道歉?办公室里气氛一时凝滞,何翩翩忽然问。

我只是觉得不该对你那么粗鲁。

粗鲁?你不觉得你更应该道歉是你的行为吗?

行为?莫翩然笑了笑:亲爱的,你别忘了我们可是订了娃娃亲的,我是你准老公,管你是天经地义。

天经地义?亏这男人想的出来,但…翩翩怎么觉得并非那么排斥。

莫翩然眯起眸子:要知道打从你在你娘肚子里的时侯,你就是我的。

她气急了瞪着他说:你不要脸。

哪个娶老婆的不是厚着脸皮的。

怎么,你不记得了,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

怎么可能。

那时你肥嘟嘟的,一点也不可爱。

要你管。他居然说她肥嘟嘟?哪里肥?

不过没想到当时得小肥妹变成了飞机场。

飞机场?翩翩连忙抱着胸前,愤愤的说:流氓。

不过…还有件事,你想不想知道?

说真的,她很好奇,凑近他身边;什么?

要我说也可以,你跟着我说句话。

什么?

我喜欢莫翩然。

你耍我啊!怒意的拳头毫不留情的砸下,却被他紧紧握住:我是认真的。那年我八岁,你才呱呱坠地,在摇篮里睡着美梦,我在你额头轻吻,告诉我的小新娘,我的初吻给了你,这辈子你要对我负责。

莫翩然静静的看着她。

翩翩怔着,无法忽略他眼中的肯定。他说他是认真的。沉默中的她更惹人怜爱,他继续说:所以你一定要记的,不要待见除我以外的男人,因为我不确定下次会轻易的放过他。

拿着餐具的何翩翩一脸愤愤的模样,白菲雨已经听她唠叨了两个小时。

你说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

哪样?白菲雨撑起下巴,嘴里叼着吸管,今天的橙汁都清淡如水,她此刻的心情用一个字形容烦,两个字很烦,三个字太烦了。

他居然说八岁时把初吻给了我,要我对他一辈子负责。笑话!

白菲雨无奈的摇摇头,只看见何翩翩一个人眉飞色舞,瞧她说的有多委屈,菲雨拍在餐桌上:上帝啊,拯救我吧。

翩翩不理会:别以为知道我喜欢糖醋排骨和麻辣鱼就能买通我的胃。不对啊?翩翩越想越不对:莫翩然怎么把我的嗜好掌握得一清二楚?

不是他买通了你的胃,而是买通了我。

翩翩恍然大悟:白菲雨,你又背叛我!!!

无奈这妮子吵的那么厉害,白菲雨连忙遮住双耳,别座的客人无语迎声而望,翩翩恍然自己成为焦点,惭愧的低下头,向白菲雨使了个眼色:你还向他透露了什么。

我还说刘恺威是你的菜。

老天爷,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为什么给他提起这个?

你喜欢刘恺威不是众所周知吗?

那秦昊呢?

喜欢秦昊也不是个秘密啊。

该死~她怎么有那么点愧疚,可菲雨说:说真的,莫大少这次看起来是认真的。

可你也说了,我喜欢的是秦昊。

醒醒吧,你也知道学长订婚了。

订婚?是这样吗?可他忘不了学长忧郁的神情,他像是有心事似的,他常一个人坐在顶楼的天台上吗?可他说过,最美好都地方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才有意义。

虽然和学长在同一大楼,但他们相遇的机会都数的过来。闲暇时,她也会独自来到天台,想起那天她和他俯视着脚下的风景。

怎么也会来这里?

突如而来的声响,让翩翩回头,是学长,她笑了笑,并未告诉她是因他而来:学长为什么也喜欢来这里呢?

好像是我先带你来这里的吧。回应她的是温柔的笑意,要将她溺毙。

……

就当这个地方是我们的秘密。

秘密?

嗯。他点点头。

能和学长共留一个秘密是件幸福的事,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读懂他眼中的落莫。

学长是不是有心事?

澳门赌场。

李叔走出赌场,最近运气很背,几乎又输的所剩无几。只见几位人高马大的汉子将他围堵,李叔退了几步,吱唔的说:你…你们想干什么。

李叔,你不用害怕。为首的男人笑了笑:我们主人知道您最近手气不好,让我们给您送钱来了

钱?

无功不受碌,更何况来者何人。只见另一个男人打开事先准备好的皮箱,里面整齐的摆放着一沓沓斩新的钞票。

你…们…李叔瞠目。

为首的男人继续说:李叔,收下吧,说不定有了这笔赌资是你重新翻牌的好时机。

这不太好吧。在江湖上李叔自然知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道理。男人拍拍他个肩背:这是我们主人给李叔的见面礼,还是收下吧。

有钱能使鬼推磨,李叔也未能经起诱惑,假装免为其难的收下,却不料落进了莫敬生挖好的陷阱里。

最近莫翩然很怪,原以为两人会僵持一段时间,但在他为她亲手羹制午餐的那天,他说的那些稀其古怪的话时常在她脑海里转悠。

我是不是疯了?翩翩揉揉发丝,看着桌上的餐食,又是那男人准备的,可她居然没像以前那样排斥。

请问哪一位是何翩翩小姐。

何翩翩迎声而望:我是,有什么事吗?抬头却见年轻的小伙子抬着999朵玫瑰走进:这是?翩翩惊愕的问。

不仅是惊愕,引来了所有同事的注视:哇,玫瑰,还九999朵啊。

何小姐请签收吧。

快看看是哪个追求者。只可惜没有署名。

滴,你有一条短信息,接收。

玫瑰漂亮吗?果然是莫翩然,他来势汹汹的攻势,已经超出来翩翩的意料。

翩翩愤愤的回复:不要再做这样幼稚的举动,还有水晶虾味道一点也不正。

莫翩然笑了笑:亲爱的若是嫌少了,我让整个公司都布满玫瑰。不!每天换一种,直到亲爱的喜欢为止。

不可理喻!

更不可理喻的是每天莫翩然都准时在楼下等候,她不理他,他就开车跟着他,在小区里自然引人注目。翩翩实在没办法了只得转身敲开他的车窗,却见他露齿一笑,她一怔,有种偷的浮生半日闲的错觉。

亲爱的。只听见莫翩然亲呢的喊着。

谁是你亲爱的。脸颊立马绽起一抹红晕。

上车吧,带你去个地方。

我警告你,莫翩然,你再跟着我,我告你扰乱社会治安。

扰乱社会治安?亏这妮子想的出,莫翩然知道君子动嘴不动手,但对于这妮子,拐,是贴切的捷径

“放我下来。”

傍晚,车行的路上,翩翩隔着窗外,华灯初上,窗外的霓虹带着仓皇的姿态一闪而过,上车时,他亲自为她系好安全带,他温热的气息零散的洒在她的颈项间,却让她心跳如鼓,不知如何是好。

“你带我去哪?”上车后,彼此的第一句话。

“去了就知道。”莫翩然简单的回复。

可这样独处的气氛,让何偏偏有些尴尬,从前不是这样的。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害怕却居然有点期待。

何偏偏很快就发现,这不是回家的路,车子的路线盘旋而上,前方的路况不太好,莫翩然专心致志的开车,但翩翩思绪如麻,这是去哪,莫翩然那家伙,不会是因为她拒绝,所以要将她抛在荒郊野外吧。可越想就越害怕,偏偏的手指紧握着安全带,指节苍白突兀。

一记刹车,翩翩发现目的地居然是山上。

夜晚,有些凉意。偏偏踏出宾利,奇怪的问:“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旷野的上空星光弥漫,站在山顶的最高处,享受着坠落的错觉,莫翩然领着她走近崖边,她害怕,紧紧握住他的手臂:“你到底想干什么?”

可莫翩然从身后楼住她,下巴随意的磕在她的肩膀上:“翩翩,闭上眼睛。”

她不闭,是因为不敢。

莫翩然笑了笑,双手遮住她的双眸,翩翩畏惧的紧握着他的手掌:“别这样,我怕。”

最懦弱的事莫非于在他面前露出最真实的自己,她的确怕了。

可他俯在她耳畔,低语:“别怕,翩翩,我不会伤害你。同样,也不允许别人伤害你。因为,一直有我在。”

“翩翩,你一定要记住我下面的话,因为莫翩然从未如此坦然过,所以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认真。”

他静静的数着:“五,,感谢上天让我们相遇。”

“四,虽然我用最差劲的方式得到你。”

“三,但越靠近,却越被你吸引。”

“二,你的倔强,任性,调皮曾刺痛过我,但却改变不了一件事。”

“一,我喜欢你。”

他悄然的松手,直到数到一,‘哧’一道银色的光芒冲上旷野的夜空,‘嘭’散出巨烈的爆破,火树银花,五彩缤纷,就连天上的寒星也为之黯然。

这是一场盛大烟火盛宴,何翩翩从未如此震惊过,仓皇的眸中带着几分期待,愉悦和幸福。他在她耳边静静诉说着,我喜欢你。

即使她的倔强,任性,调皮曾刺痛过他,也改变不了他喜欢她的决心。可翩翩不知道这是他第一次精心准备的告白,在那个微风吹拂的夜晚如同绚丽的烟火,在墨蓝的夜空里静静绽放。

从他蒙住她眼睛那刻起,一颗心雀跃的跳动着,直到最后的烟火都化为几屡烟灰,她以为这只是个结束,却没料到,山底下忽如亮起的霓虹,向风吹起的花海,似大海奔腾一般幻化着缤纷的色彩。

她一怔,直到霓虹幻化成一支盛开的熏衣草。翩翩才恍然明白,她的花语是——静静的等候爱情。

莫翩然楼住她纤细的腰际,她才回神,喃喃碎语:“你。”

“翩翩,还有最后的礼物。”

最后的礼物?

莫翩然从口袋里取出锦盒,是一条熏衣草样式的宝石项链,与山底下的那支交辉相应。他为她带上,很意外,她没有拒绝。

他扳过她的身子,不准她逃避,棕眸深深的凝视着她:“翩翩,我喜欢你,这句话是真的,我们交往吧。”

她一怔,不可置信的回望着他。

他说:“我给你时间,你好好考虑。”

翩翩抚摸着颈间的吊坠,回来时,已经很晚了,她几乎是蹑手蹑脚的踏进房间,在镜子前,她仔细的端详着,她承认莫翩然的告白让她震惊。

“怎么这么晚回来。”房门被忽然推开,是何铭。

“爸。”她紧张的拿下手,尽量假装不在意脖间的项链,但还是被何铭察觉到她的异常。其实他知道是莫翩然将她安全送到家,就是忍不住戏问翩翩:“是不是我的好女婿送你回来的?”

他的好女婿。

翩翩争辩:“什么啊?爸,我只答应你试试,你怎么就得寸进尺就把他当自家女婿了。”

“哈哈。”何铭大笑不止,女儿今晚神情不对:“早晚有一天会是的。”

“你就这么确定,肯定,以及一定。”

“我是再一,再二,以及再三的肯定。”何铭笑着:“还有,你不是从来不喜欢带项链的吗?”

她惊慌的拿捏着:“偶尔尝试一下又未曾不好?”

“这就对了嘛,是那小子送的吗?”

“不用管,爸。”

“好,好,爸不管。”但何铭喜笑颜开:“早点睡吧,不睡个美容觉会成黄脸婆的。”

“爸。”她无奈的跺脚。

李叔看着空荡的皮箱,以为自己真是碰到好运气,有贵人送钱送到家门口,总会是翻盘的好机会,可越翻却是个无底洞。

他输的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输到最后,无奈主动的找到那几名的黑衣高个男人:“我想和你谈个条件。”

“李叔,请讲。”为首的男人轻笑,看来猎物上钩了。

“再借点钱给我。”

男人假装脸色微变,李叔自然懂得察言观色,压着条件说:“我知道这会让你为难,但只要我一翻盘,准会加倍偿还你们。”

男人拍拍李叔的肩背:“上次我们主人给你的见面礼是不是不够用。”

“够是够。”李叔为难的说:“可,全套上了,输的所剩无几。”

“没关系,我们主人说了,只要李叔愿意,多少钱多可以。”

听到此言,李叔眉开眼笑:“真的?”

“真的,但我们主人想见您一面。”

“你们主人?”李叔提起心防。

“放心,李叔,我们都是正当的生意人,只是主人有笔生意想和李叔合作,就看李叔的意思了。”

莫翩然给何偏偏三天的考虑时间,他答应她,这三天给她足够的空间。翩翩却没想到,他给她的三天,却让她度日如年。

曾以为爱情只是一个人的努力,只是一旁默默的祝愿。但这个男人的闯入,彻底的扰乱了她原本的生活。

——五,感谢上天让我们相遇。

——四,虽然我用最差劲的方式得到你。

——三,但越靠近,却越被你吸引。”

——二,你的倔强,任性,调皮曾刺痛过我,但却改变不了一件事。

一,我喜欢你。

他动情的告白依旧在她耳畔荡漾。

“翩翩,怎么愣神了?”阿MAY看出了她的心思,她掩饰的随意翻开桌上的文件:“没什么。”

“看你一大早就心魂不定的模样。”

“哪有。”最近她的确很怪。

洛琦突然来访,今天她身穿鹅黄的雪纺衫,白色的七分裤,披下长发,发尾有些微卷,像个瓷娃娃,略施粉黛,却也楚楚动人。阿MAY在翩翩耳旁低语:“她就是我们大老板的女朋友,是不是很正?”

翩翩一怔,尽管知道他们两人不寻常的关系,但不知道怎么的,今天看着她就是很不爽,翩翩嗤笑着:“是吗?”

“据说两人在一起都快三年了。”

三年?那个混蛋。

“而且洛琦家世好,做人也低调。”

“看来你还挺看好她的。”

“那当然,我们大老板是何等人?在他身边那么多女人想往他身上贴,不管喜欢是喜欢他的钱,是他的英俊,还是他的不羁,总之,是个极品。”

莫翩然有传说中那么神秘吗?

翩翩啧啧的嗤笑,但不可忽视的上心底浮上的烦闷感。

“阿MAY,是我正,还是洛琦正?”

阿MAY上下打量着,据说用科学的眼光来考证,结果是:“洛琦正。”

“阿MAY!”翩翩愤愤的大喊,她有那么差吗?可却引起洛琦的注视,洛奇转身,倪着翩翩桌上那束玫瑰,步步靠近。

在翩翩身边止步,良久:“翩然送的吗?”

翩翩一怔,她不该那么了解莫翩然的。

入夜的餐厅,莫翩然点了一杯卡布其诺和点心,绅士的询问对坐的翩翩:“吃点什么?”

说实在,翩翩最近似乎已经习惯他每日送来的餐食,但一想到他和洛琦之间如漆似胶,心底有些闷闷。倒也说不上为什么。

今晚是他给她的最后期限,莫翩然想过很多她给的答复,却唯独没想到这妮子喜欢不走寻常路。

一开口便严厉的警告他:“要玩,身体是本钱。记得做好防护措施,小心得艾滋,就算没有艾滋,梅毒什么的也很麻烦。”

莫翩然唇边轻笑着,她这唱的是哪一出?

“翩翩,我不懂。”

不懂?哼,看他还能装的什么时候。别以为自己长的那么小帅了一点,就到处乱播种。尤其是,他怎么能在追求她的同时,又和洛琦保持联系。

“莫翩然,你到底有几个女人?”

几个?呵呵,莫翩然似乎察觉出些端倪,在喜欢上她之后,他只待见她。

“以后你是我唯一的女人。”

“那洛琦呢?”

原来这才是关键。莫翩然静静的倪着她,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落入他眼底,凑近,说出自己心底的疑问:“你吃醋了?”

吃醋?!她何翩翩会吃盐,唯独不吃醋。但这话怎么听的酸溜溜的?

“没有。”

“你说谎,宝贝。”

“没有。”她有些怒意,因为阿MAY的那句话吗?她和洛绮谁更正一点,当时阿MAY可是好不犹豫,不假思索的回复——洛绮。简奥斯汀说,爱情要门当户对,你知不知道?中国也有句话叫贫贱夫妻百事哀,男人总是会让女人留下伤痕,而钱会留下利息,所以要有完美的爱情,必须要两者结合。

“宝贝,承认自己动心并不是件困难的事。”

该死,又是这亲昵的称呼,她已经由亲爱的,荣升为‘宝贝’。她动心了吗?但至少自己是尝试一下,在过往的二十年里,她不知何为恋爱,会像诗人笔下所写的,人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吗?

何翩翩的脑海里突然跃入这样的画面,教堂里,牧师问:何翩翩小姐,无论贫穷,富贵,健康,疾病,你都一如既往的爱着你身边的男人,直到死亡将彼此分离,你愿意吗?

翩翩一怔,会吗?那是一场以爱为名的旅行,她所奉献的是纯净的心。

“翩翩。”

翩翩回神。

男人悠然的陷入皮质的沙发里,修长的十指随意的交叉在胸前:“你该给我答案,否则我会迷路的。”

答案?

“想当我男朋友?”

他毫不迟疑的点头。

“当然,男人的长相也是很重要的,这会影响下一代的基因,而且我不想我男人和我走在大街上时太过自卑,”她晃着脑袋补充道,悠然地瞅了莫翩然一眼,“如果你没病够干净的话,可以作我男朋友的人选。不过…三个月的考查期。

这妮子…

但莫翩然仔细一想,这妮子像是答应了,他久久的望着她,翩翩倒有些不自在,她的话说的够白了,他不会不明白,但沉默…

良久,炽热的眼神让她恨不的找个地洞钻了。

“干什么这么看着我?”

莫翩然淡笑,凑近,低下头掠过她的唇,脑海里早就想好了,要是她不答应,他就直接这么做,可是,情到深处,情不自禁,莫翩然霸道的探入,辗转挑逗,炽热的气息,顿时铺天盖地,狠狠地淹没了她:“宝贝,谢谢你。”

她一怔。

“谢谢给我爱你的机会。”

翩翩颊边微红,烫的她整个人都炽热的,又假装不在意的支哼的说:“前提是你那复杂的关系什么时候可以纠缠清。”

“你在担心洛琦?”

她不语。

“我和她只是合作伙伴。”

哼!~什么伙伴要到床上合作?

“我看是同床好友吧。”她瞪了他一眼。

“同床好友?”莫翩然差点没笑喷,这女人就是单纯的可爱,让他不忍去伤害:“我答应你会处理好的。”

虽然得到他的承诺,但翩翩心底还是有个疙瘩。却见莫翩然紧锁眉头,眯起黑冰似的眸子,细细的打量着她:“那你呢?”

“我什么?”她可比他纯洁好多,好不好?

“那你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打算怎么处理?”

“我哪有。”她就是死鸭子嘴硬。

“要不要我再给你点提示?”他胁迫的说,非得把话挑明了,她才肯承认吗?

“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

“什么关系都没有?”他的嗓音冷涩如冰,话语中不是没有挖苦的味道,又似发号施令,让她无从是好。

她很冤也,秦昊只是她的初恋,不,甚至连恋都没有,她只静静守候。可他呢?谁知道他拥有的是金色碧眼的西方辣妹,还是黑发的东方佳丽。

她愤愤的说:“只是单恋而已。”

“单恋也不可以。”男人的语气饶是强硬,霸道。

“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翩翩站起,修长的食指撮着他结实的胸膛:“连对方都不知道我的心意,算什么恋?只不过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而已,还是你也觉得可笑?故意取笑我的,是吧。”

两人上辈子真是冤家,这辈子投胎还是话不投机。原本只是给个答复,却又没想到是以争吵结束。

何翩翩提起包包,扔下那些冷语,转身便离开餐厅。

手被紧紧的拽住,下一秒,她已经落入温暖而结实的胸膛,男人温热而杂乱的呼吸洒在她柔顺的发间,他轻喘着,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将她留住:“宝贝,原谅我的自私,一想到你还会想着别的男人,我会克制不住自己的。”

莫翩然抬起的她的下颚,借着餐厅昏暗的壁灯深深的凝视着她,可那漂亮的眸中,水雾迷离。是委屈吗?他感觉有些涩涩,低语:“为什么哭?宝贝,是觉得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是一种遗憾吗?”

这,是他最不愿去想的答案,但看到那双瞳犹如融融的水晶,闪烁着悲泣,他感到挫败。比起肉体的出轨,精神的背叛更让他畏惧。

“不。”何翩翩摇摇头:“我既然给你机会,就是想忘记过往。请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揭开那个伤疤,因为我会疼的。”

“我知道,宝贝。”莫翩然紧紧的楼住这纤细的身子,害怕下一秒,她插上翅膀,离他而去。

洛琦很意外接到莫翩然的来电,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着他的名字,她整个人都闪烁着雀跃,这男人有着极强的自制力,所以她才会更期待。她小跑到落地窗边,接通,假装不在意:“喂。”

“在忙吗?”

“恩,有点。”她撒了个谎,只是不想让莫翩然看出她太在意。

“那等你忙完再说吧。”

“不,翩然。”她支哼的说:“手头的工作已经忙的差不多,你找我什么事?”其实心底太过期盼。

“恩。”电话那端沉默了几秒,却让洛琦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安。良久:“洛琦,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心咯噔一声,摔的粉碎。

洛琦怔着,他说什么?那男人冷涩如冰的说,洛琦,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三年,她安静的呆在他身边三年,从未要过名分,地位,金钱,甚至连爱,都从未奢求过。但这句陌生而冰冷的话语,要彻底的将彼此划清界限。

她紧握手机的手指,苍白而突兀,瞬间觉得身子怎么也动弹不了,只能被动的任他的声音,静静的传入耳中。

电话那端的沉默,让莫翩然迟疑:“洛琦,洛琦。”不当面和她说,只是不想有任何瓜葛。翩翩在这方面很介意,所以他不想让她过分担心。另一方面,他和洛琦之间总该有个了结。

良久,洛琦唇边荡起一抹残忍的微笑:“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从不欺骗你。”

呵呵,好一个从不欺骗。

“为什么?”她想知道答案,尽管聪慧的她能猜出几分。

“我们该有个了结。”他说的是了结,而不是结果。对于不想回答的问题,莫翩然还是选择了避重就轻。

莫少你行不行

莫少你行不行

作者:竹水末末类型:女生状态:已完结

《莫少你行不行》这本书写得很真实,不像别的书那么无脑,人物塑造也很生动,推荐看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