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莫少你行不行章节目录精彩试读无弹窗】主角翩翩白菲雨

【莫少你行不行章节目录精彩试读无弹窗】主角翩翩白菲雨

时间:2019-10-08 18:48:23编辑:凌尘 人气:

《莫少你行不行》作者:竹水末末,女生类型小说,主角:翩翩白菲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从口袋掏出itouch4,塞进耳朵,不去看,不去听,就算那边上演现场版,也不关她何翩翩一毛钱关系。莫翩然这边为了刺激何翩翩,在洛琦身上四

《莫少你行不行》 第三章:卖身契 免费试读

从口袋掏出itouch4,塞进耳朵,不去看,不去听,就算那边上演现场版,也不关她何翩翩一毛钱关系。

莫翩然这边为了刺激何翩翩,在洛琦身上四处播下火种,如今这情绪来了,而何翩翩聪明的“两耳不闻窗外事”。这可白费了莫翩然的一片苦心,还得负责灭火。

洛琦柔弱无力的倚在莫翩然的肩上,粉唇微张,柔柔的呼吸,洒在莫翩然的脖颈,手指在莫翩然锁骨处画着圈圈,有意无意的勾引。

莫翩然吻上洛琦,洛琦灵活的回应着,两个人交缠的身影,还有那弄出的动静,让何翩翩将头深深的埋在臂弯处,明明是那两个人的动作,却让何翩翩比当事人还显得尴尬、害羞。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何翩翩选择前者,她一拍桌子,本来准备骂上一句,“不知廉耻”,最终还是硬生生给自己忍了下去,生硬的说了一个托词,“头晕,眼疼,去车上歇一会。”

这让沉浸其中的两个人,顿时停下了动作,莫翩然扯动着嘴角,好笑的看着何翩翩,何翩翩也瞪大着眼回看莫翩然,时间在两人对视中,滴滴答答。

莫翩然优雅的搂着洛琦,站起,将车钥匙丢给了何翩翩,“去把车子开到门口。”

何翩翩身体放射性的接过钥匙,紧咬着下唇,眼睛瞪得更大,脸上红红的,拿过钥匙紧紧握在手心,几欲开口,最终还是叹息了一声,狼狈的转过身,两眼此刻都要冒出火花来。

僵直着身子,不满的向车库走去。莫翩然在后面大笑了起来,这让一旁的洛琦深深的看了一眼何翩翩离去的身影,眼神中闪过一丝阴霾。

何翩翩一边走一边在心中暗骂,“自大男,不要脸,不知廉耻,贱男人,当姐是什么,给你开车,你丫的不配,你给姐提鞋,姐还嫌脏……”

莫翩然搂着洛琦,洛琦安静的靠在莫翩然的身上,1米7的身高,同样出色的五官,与莫翩然般配极了。

何翩翩坐在驾驶的位置上,就是不下来给他们开门,莫翩然敲了敲车门,有些不满意的对着何翩翩说:“你这司机当的可不称职。”

何翩翩挤出一抹笑,带着得逞的表情,“我本来就不是司机。”一字一字从口中蹦出。

莫翩然此刻也被何翩翩那“小人得志”的神情给逗乐了,也不再和她纠缠,认命的自己打开车门,谁叫他今天心情好。

“莫少,去哪?”何翩翩在驾驶位上,面无表情的公式的问道。

“之前你去过的地方。”莫翩然手上把玩着洛琦的发尾,轻佻的回道。

十分钟,让何翩翩身心受尽折磨,后面娇喘息息,何翩翩紧皱着眉,她发誓,她跟莫翩然没完。

终于到了车库,莫翩然还不放过她,喊住自从下了车就直直向前走出的何翩翩,“下班时间还没到,你这是要去哪?”

“去洗眼,看了脏东西,不及时洗干净,会瞎眼。”何翩翩看都不看莫翩然回道。

莫翩然眼里闪过一丝阴冷,“女人,我说过,上班时间不要跟我说NO,我不想再说第三遍。”边说着边将腰间的钥匙扔向何翩翩。

“去开门。”无疑的命令口气。

何翩翩看着手上的钥匙,脸上阴晴不定,五彩斑斓,她真的想抓花那张令人生厌的脸。

何翩翩认命的拿着钥匙,去给他们开门,全方位服务。

何翩翩的忍耐也到了极限,她以为开过门,莫翩然会放过她,只是万万没想到,莫翩然竟然无耻的叫她准备午餐,已经下午2点了,何翩翩她自己还饿着了。

何翩翩咬牙切齿的的点头,说着,“好,好,莫少,您尽情狂欢,午餐定然为您准备妥当。”一副谦逊乖巧的样子,实则是气到极点。

一墙之隔,墙内翻云覆雨,墙外,何翩翩苦命的在厨房之中与那些不甚熟悉的刀具、蔬菜奋战着。

何翩翩耳朵里塞着耳机,向白菲雨请教如何做饭。何翩翩手忙脚乱,对着一地狼籍的厨房,欲哭无泪,故意大声的动作,让那翻云覆雨的一对也不得安生。

白菲雨接到何翩翩的电话时,整个人雷的里焦外嫩,她不敢想象“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何大小姐在厨房中奋战的模样。

白菲雨细心的教着何翩翩一些细节,何翩翩在厨房中捣蒜出黄瓜和花生,做了一道简单的凉拌黄瓜,在盘子四周撒了一些煮熟的花生,这道菜花费了何翩翩很大心思,这是她为莫翩然特意准备的一道菜,拉死他。

那些菜不是烧焦了就是盐多了或者根本就忘了放盐,何翩翩自己尝了几口,都忍不住吐舌头,她很期待莫翩然吃这些菜时的表情。

何翩翩忙的风生水起,锅碗瓢盆砰砰作响,莫翩然正在最后的冲刺,他的嘴角不断的抽搐,眉头都拧到一起,这让身下的洛琦很是不满,她从未见过莫翩然何时这般忍耐一个女人。

洛琦嘟着嘴,特意不配合的转个身,这让莫翩然更是阴沉着脸。洛琦知道此刻要是惹恼莫翩然肯定没好果子吃,只好重又依附到莫翩然的胸前,讨好的扭动着腰身,让他更好的深入自己。

莫翩然紧紧皱起的眉头,稍稍缓解了一点,此刻外面却传来“砰”的一声,很大的声响。

莫翩然忍无可忍,从洛琦身中抽身而出,胡乱的围了一个浴巾,推开房门,就看见何翩翩蹲在地上,有细微的声音传出,像一只被抛弃的小宠物一样,头发凌乱的铺散开,遮住了她的脸,双肩不断的抖动着,这让莫翩然心瞬间柔软了起来。

“女人,挡着我去路。”莫翩然不耐烦的用脚轻轻的踢一下何翩翩的小腿。

“等会,让我再笑一会。”何翩翩从地上站起,用手捂着唇,双肩不住的抖动,这让莫翩然一脸黑线,亏他刚刚还对她心软。

“莫少。”何翩翩做出很惊奇的样子,“活干完了,开饭吧!”

何翩翩显得特别的殷勤,笑的那般谄媚,这让莫翩然有种被算计错感。

洛琦在床上半遮半掩,一脸不满的看向门外,又是那个女人。

裹着床单,洛琦就出来了,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失礼,在莫翩然的面前。何翩翩拿眼好奇的看向洛琦裸露在外的肌肤,莫翩然揉着眉心,怎么看都觉得这幅画面怪异。

“没有草莓”,何翩翩在心里暗自鄙视莫翩然,上一次弄得她一身都是,果然男人对自己疼爱的女人多半要温柔很多。

“可以开饭了吗?先生,小姐。”咬着尾音,何翩翩又扫了一眼洛琦,啧啧,皮肤嫩滑,果然秀色可餐。

“端上来。”莫翩然扫了一眼何翩翩,眼里带着一丝胁迫,似乎对何翩翩的乖巧很不适应。

“去把衣服换上,吃饭。”对着洛琦,莫翩然有些生气,他的女人,这幅模样出现在别人面前,让他感到很跌面子。

莫翩然在看到五彩斑斓的一桌后,有点后悔,让何翩翩为他做饭,这一桌,简直不是人吃的。且不说色相,这味道要么咸死,要么淡死,他忍住要把何翩翩从7楼丢下去的冲动,艰难的吃了些花生和黄瓜,也只有那盘菜看上去正常一点,味道还凑合。

一顿饭下来,莫翩然和洛琦只把何翩翩精心准备的那盘吃完,何翩翩站在一旁肚子也饿的咕咕叫,她忍住,下午3点半,再忍一个半小时,她就可以解放了。

第二天,莫翩然继续病假,这次他真的病了,腹泻了一晚,稍微想一下,他就知道,肯定是何翩翩那个女人害的,花生和黄瓜配在一起会腹泻、食物中毒,最苦恼的是洛琦身子弱已经去医院输液了。

同样的早晨,同样的铃声,莫翩然可不想承认他栽在一个女人手里,既然他的生活秘书想和他玩,那么他就奉陪到底。好久没有这样的斗志了,他要教会何翩翩什么叫乖乖听话。

何翩翩驾轻就熟的来到莫少家中,一脸同情的看向满脸蜡色的莫翩然,“莫少,难道昨晚着凉了,你的脸色很不好也。”

“洛琦病了。”莫翩然突然的一句,让何翩翩内心小小的不安的一下。

“食物中毒。”莫翩然阴霾的看着何翩翩说。

“所以女人身子弱,就不应该乱吃东西。”何翩翩总结陈词了一番。

莫翩然第一次遇到这样直白的一个女生,往日里,那些女生个个在自己面前表现她们是多么乖巧,多么富有爱心,可偏偏何翩翩打破他对女生的所有定义,她就是不按常理出牌。

莫翩然原以为把洛琦生病的事情一说,让何翩翩在心里愧疚一下,没想到,何翩翩竟然这么没皮没脸,莫翩然直想抓狂。

“何翩翩,去煲汤,今天中午给洛琦送饭。”

何翩翩皱了皱眉,说起来,她心里还是有些些不好意思的,害的人家美女住院,她也很抱歉,可是叫她煲汤给洛琦送饭,她何大小姐还要人家伺候着,凭什么。

“莫少,我只是你的生活秘书,难道洛琦那一份我也要照顾吗?”绝地反击,漂亮的一句反问。

“洛琦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病了,作为生活秘书,你当然要帮着照顾。更何况,洛琦的病,与某人脱不了干系。”莫翩然直视着何翩翩的脸,他之前对她的那份心底的柔软,真是见了鬼,这样的女人,不知廉耻,知错不改,那副嘴脸真是令人厌恶。

何翩翩听到这,她的大小姐脾气也来了,“本小姐不会煲汤,你自己的女人,你自己照顾。”何翩翩准备甩胳膊走人。

莫翩然拉住何翩翩胳膊,狠狠的把她拽了回来,“何翩翩,还没到下班时间,你要往哪去?”恶魔般的声音。

何翩翩不断的挣扎,手上被莫翩然大力的捏住,真的很痛,都有了一道红印子。

挣扎中,清脆的一声,“啪”,莫翩然那张白皙英俊的脸庞上印下了五个手指印,莫翩然的眼里闪过一丝阴狠,像毒蛇一般,直视着何翩翩,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

第一次有人敢给他这么一巴掌,何翩翩这个女人,莫翩然他是不会放过,要把她留在身边好好折磨。

莫翩然被扇一巴掌后,竟然笑了,只是笑意不直达眼底,眼底都快结冰了,何翩翩知道自己这下麻烦惹大了,莫翩然真的动怒了。

何翩翩警惕的看着莫翩然,莫翩然的脸越来越近,“你要做什么。”何翩翩有些颤抖的说。

莫翩然阴沉着脸,低下头,吻住那一张一合的嘴,肆意的狂掠,咬着何翩翩的下唇,莫翩然粗鲁的品尝何翩翩的美好。

何翩翩闭紧牙关,瞪大双眼,她恨死这个一而再再而三对她无礼的男人。

莫翩然灵活的伸出他的舌头,右手抓着何翩翩脑后的头发,使劲一扯,何翩翩受不了头后的疼痛,张开了嘴,让莫翩然很轻易的就进去了。

何翩翩不甘心的看着莫翩然,他这是性骚扰,口中弥漫一股血腥味,何翩翩狠狠的咬了一口,那个在她嘴中肆掠的舌头。

莫翩然这才放开了何翩翩,脸色更加阴沉,他没想到她敢咬他,“你这样的女人,味道果然很糟糕。”

起伏的胸口,何翩翩大口的喘气,真想再抽他一巴掌。

何翩翩直起身板,与莫翩然对视着,莫翩然如今在何翩翩心中不只是自大男更是小气男,不过是将相克的食物稍微搭配了一下,凭什么这样对她,洛琦住院又不管她的事,是洛琦自己身体不好而已,何翩翩心里很不满。

“变态,我要辞职。”何翩翩向后退了一些,和莫翩然保持安全的距离。

“拿来一百万违约金,你随时可以走。”莫翩然知道这个是她的死穴。

何翩翩最讨厌别人给她提钱的事,她恨不得一脚废了莫翩然。

“或者。”莫翩然勾唇一笑,“陪我一晚,让本少满意了,那一百万也可以一笔勾销。”笑意不达眼底,这分明是侮辱人。

“我何翩翩从没想过,我的一夜竟值一百万。”何翩翩咬牙切齿,她恨不得咬碎他的脖子。

“你这样的女人的确不值,本少不过是勉为其难。”莫翩然很轻巧的接过何翩翩的话。

“莫翩然记住你的话。”何翩翩头头也不甩的从莫翩然身边擦过。

“站住,我让你走了吗?”

何翩翩这一刻特别的想家,想她的酷老爸,何铭,让他老爸知道莫翩然敢这么欺负她,何铭非得打断莫翩然他那双狗腿。

“莫翩然,你放手,有钱了不起。有本事和本小姐打赌,赢了,本小姐就继续给你做这个生活秘书,你要是输了,你就得放本小姐走。”何翩翩不经脑袋的大吼着。

“好。”莫翩然最喜欢的就是挑战,如今一个小女生敢和他叫板,这让莫翩然很有兴致。

何翩翩贼贼一笑,“这下你还不是上套”,何翩翩笑莫翩然轻率的答应这个事情。

“赌什么?”莫翩然问道。

“化妆、美容、购物。”虽然何翩翩也不是很擅长这些,可总比莫翩然那个大男人要清楚些。

莫翩然听到这,自然知道何翩翩是玩他的,不过他自有对策,“依我说,飙车、打球、泡妞,会更好。”

“那是男人玩的东西,有什么可比性。”

“你说的也都是女人玩的,那又有什么可比性。”将她一军。

何翩翩细想了自己二十多年来,最擅长的事情,她左思右想,也没有想到什么高人一筹,赌什么,这让何翩翩很忧愁。

“那我们来点文雅的吧!”何翩翩心生一计。“我们比射击。”

莫翩然勾唇一笑,“我们是打赌还是比赛。”

“随你怎么想,只要超过你,我就赢了,不是吗?”

何翩翩玩的最顺手的就是射击,是老爸强制性要求的。没办法,何铭一直怕有人会伤害到何翩翩,所以在玩枪这方面对何翩翩要求很严格。

说是为了培养何翩翩的贵族气质,非要何翩翩把那些射击骑马个个玩个遍,不过醉翁之意不在酒,还不是为了让何翩翩有自保的能力。

射击场上,一切装备就绪,只等分出胜负,用何翩翩的话讲是,分出雌雄。

何翩翩二十年来玩的最好的就是枪,她不信,还能给莫翩然比下去。

戴上耳麦,目标瞄准,超强的视力,让何翩翩很清晰的看清远处的枪靶,瞄准红心,老爸说过,每一枪都要命中目标,因为很多时候,你的机会只有一次。

此刻枪靶就是莫翩然的脸,那红心就是莫翩然欠扁的嘴,让他闭嘴,让他吃枪子。

莫翩然也全神贯注起来,射击骑马这种事,在外国他也没少干,如今本一个小女生挑战,要是他败了,真的可以不用再去见人。

两个人都卯足了劲,玩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游戏,在旁人眼里真的是这样,尤其是看到何翩翩那个小身板拿着枪,每一枪的反弹力是很大的,何翩翩屹然不倒,脸上从容不迫。

10米的距离,75分钟内40发子弹,莫翩然的成绩是356环,他很期待何翩翩失败后的表情,只是他的笑意尚未隐去,何翩翩的成绩就出来了,375环,整整领先他19环。莫翩然的笑僵硬在脸上,不敢相信的看向那边春风得意的何翩翩。

“我赢了。”何翩翩自豪的说。

“放我走,合同一笔勾销。”

“你走吧!”莫翩然显然还没从之前的打击中走出,整个人有气无力,他可以自我安慰,是因为昨晚拉的太狠,今天提不起力气,只是与他对决的是一个小女生,这样的理由多么可笑。

“合同。”何翩翩伸出手。

“在Emily那,你自己找她去。”

“还有这几天的工资。”她真的不是厚脸皮,她只是很缺钱。

莫翩然脸黑黑的,不看她一眼,从她身旁擦过。

何翩翩在心里暗骂,“自大男,小气男,克扣姐工资”。

这次打击后,只怕莫翩然一个星期都不愿出来见人,更别提猎艳。洛琦那,莫翩然也没去看,他一个人坐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反省。

何翩翩踩着轻快的步伐,来到公司,终于要摆脱那个自大男,何翩翩的心情特别的好,她也没有错过,莫翩然输的那一刻,脸上那多彩的神情,这让何翩翩一整天的心情都十分之好。

找Emily拿合同时,Emily还很不舍的与何翩翩拥抱了一下,Emily是从心底喜欢这个小妹妹。何翩翩在这个公司,唯一不舍的也就是美女Emily姐姐。女生的感情很奇怪,看对眼了,就瞬间建立起姐妹般的情谊,不对盘怎么看都不顺眼。

林浩知道这个事情已经是三天后了,莫翩然表面上说早就忘了什么何翩翩,其实暗地里一直打探着何翩翩的消息,何翩翩是第一个让他有挫败感的女人,他怎么也要讨回来。

何翩翩继续她的无业游民生涯,这让白菲雨十分讨厌,每天要在她耳边念叨三四遍,“房租,水电,吃穿用……”整天一副包租婆的嘴脸。

何翩翩脸皮再厚,也受不了白菲雨这般折腾,只好苦命的暴晒在太阳底下,做最苦命的事,找工作。

“不好意思,何小姐,你的简历的确很符合我们公司的要求,不过我们公司暂时真的不招人。”

“Areyousure?”何翩翩从包里拿出他们公司招人的资料,“三天前在58同城贴出来的,我特意打印了一份,难道三天之内,你们公司就已经招到合适的人选。”

“何小姐,我很忙,不好意思,先失陪了。”

礼貌的拒绝,何翩翩尽量保持微笑风度。

简历投了一份又一份,无果,还是无果。

何翩翩不知道,她是得罪谁呢?一下子,S市所有的公司都对她关上了大门。

白菲雨曾半开玩笑的说,让何翩翩来他们公司上班,给她做秘书。

何翩翩很直接的拒绝,“拜托,你去你家族企业混吃混喝,别扯上姐。”

这一天,何翩翩整理衣装,很正式的面试一份平面设计的工作,要求会PS、CAD、Flash等软件,何翩翩玩电脑是把好手,大学里自学了这些软件,造诣还是相当不错的,至少比她本专业新闻传播要学的好多了。

何翩翩带着她自制的Flash动画,迈着轻快的步伐,向着第五视觉影音工作室进发。

工作室的人并不多,老板亲自面试,老板与员工之间相处也很融洽,大家都围过来观看何翩翩的作品,这极大的满足了何翩翩的小小虚荣。

面试出其意料的顺利,甚至连三个月的试用期都免了,老板极其热情的要签下何翩翩。若是上一次合同还没让何翩翩吸取教训,那么这一次同样没有,被老板几句称赞,何翩翩早就飘飘然,大笔一挥,在合同上写下自己的大名。

有时候只是一个名字,就足以让你出卖自己,何翩翩就是,初看那份合同并没什么奇特之处,细细看出,在一些细节中,简直就是苛刻。

例如,合同在不明显的地方,这样写到,“该员工受公司所有者直接调配,对公司所有者直接负责,如若违约、未达到公司所有者的期许,视为单方毁约,具体财物、精神上的赔偿权归属公司所有者”。

当这份合同送到莫翩然的手上时,他的嘴角终于露出多日来不见的灿烂笑容。

何翩翩,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此刻在莫翩然眼里那般可亲。

“何翩翩,我们没完,转了一圈,你还是回来了。”

相隔三个礼拜,何翩翩又开始了她上班族的生活。

这次白菲雨没有好心的继续做她的私人司机,何翩翩只好苦命的挤公交。

好不容易到了公司,何翩翩收拾收拾心情,开始美好的一天工作生活。可是老板竟然没有给她一个单子,何翩翩无聊的看着大家各司其职,老板就把她晾在那,没有了第一天的热情,也没有给她分配任何工作,这让何翩翩在无聊的浏览网页中渡过一天。

连续一个礼拜,何翩翩无所事事,何翩翩抓狂的在星期一的早上推开老板办公室的门。

“老板,我来一个礼拜了,没有单子给我做吗?整天无所事事,真的很头疼也。”不自觉的撒娇口气。

老板是一个中年的男人,他笑呵呵面容慈祥的递给何翩翩一些文件,“去网上查查这些公司,整理一份详细的资料出来,急要,记得要全面。”

何翩翩像是接到宝一样,满面笑容的接过老板递过来的资料,她恨不得千恩万谢,整天上网真的受不了,更何况在大家都忙疯了的情况下。

何翩翩大致翻了一下,五百家企业,真不知道,老板要这些做什么,当然那一刻,何翩翩心里在为终于有事可做而欢喜,才没细想,这些无关的企业,查来其实毫无意义。

费了一个礼拜的时间,何翩翩很专注的做着老板交代的事情,可是所有的自以为被同事一句玩笑话轻易打破,“何翩翩,你查这些公司做什么,难道要跳槽?”

“老板交代的,公司不是需要这些资料吗?”

“这些公司和我们工作室八杆子打不到关系,查来根本没用,你问清老板了吗?”

“啊!这样。”迟钝从何翩翩当场脸色就红了起来,她吃瘪了。

“老板,你确定你要这些资料。”何翩翩把厚厚一砸的资料递给老板,老板头也不抬,只叫她放在一旁。

“老板。”何翩翩不满老板不闻不理的态度,“我是应聘来做平面设计的工作,老板,是不是该给我安排一些单子呢?”

“把这些文件整理出有用的信息,在Word里面打出来。”又是一堆文件递了过来,这次老板脸上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严肃的板起脸。

何翩翩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敢驳老板的面子,只好不情愿的接过资料,做着枯燥无味的工作。

“喂!您好,莫总。”老板接到莫翩然的电话,毕敬毕恭的汇报何翩翩的种种情况。

“好的,莫总,我一定按照您的指示。”

挂了电话,莫翩然嘴角的笑意愈来愈盛,他很乐意看到他的小秘书郁闷的模样。同样他待着下周,让何翩翩知道这所公司的所有者是他,她惊慌失措的样子。

今天同事们脸上都带着敬畏的表情,平日里嘻嘻哈哈的一群人,一下子都安静了,这让何翩翩从桌前抬起头,好奇的东瞅西看。

上班一个月了,何翩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在电脑上查资料,这种随便什么人都能做的事,这让她觉得自己毫无用武之地,熬了一个月,这让何翩翩自己都不得佩服起自己来。

不过是平凡的星期一,为什么同事们都表现出这种焦急紧张,这让何翩翩都不自觉的随着大家紧张起来。

悄悄的发了一个Q给离自己不远的李姐,“大家这都是怎么呢?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难不成今天有人要来公司砸场子”。

“公司大老板要来”,李姐简单的回了一句。

“大老板?”

“恩,不说了,手头上还有很多工作”

连平时八卦爱偷懒的李姐都开始认真工作,这让何翩翩对尚未蒙面的大老板很好奇。

何翩翩无聊的低下头,埋头苦干,对着电脑,日复一日的对着电脑,连天然好皮肤的何翩翩都开始有了痘痘的烦恼。

正对着镜子“战痘”,不知道谁说了一声“大老板来了”。

“嘶”的一声,何翩翩痛呼,娇嫩的面部三角区被指甲划过,好痛。

狼狈的捂着带着红痕的脸,偷偷的低下头,希望大老板巡视千万别看到自己。

何翩翩只看到一抹高大的影子,好高,何翩翩不敢抬头,只能看到胸膛一下的部位,只知道大老板正向着他们走来。

“千万别过来,千万别”,何翩翩在心里暗暗的祈祷。

显然上帝太忙,没有听到何翩翩的祈祷。

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在公司老板的陪同下,公司的大老板在何翩翩的旁边定格,何翩翩头低的更狠了,只看到一双做工精致的HUGOBOSS皮鞋。

“何翩翩。”恶魔般的声音,在何翩翩头上方响起。

“恩,在。”何翩翩恨不得扒到桌子上去,太丢人了,现在这个样子让大老板看见,还不丢人死啦!

何翩翩边说着边做动作点头,因为头就快低到桌上,这一点头,让她的额头很幸运的和桌面来了一个大大的“亲吻”。

反弹似的,何翩翩跳了起来捂着额头。

“对不起,我失礼了。”何翩翩的手遮住了眼,不敢看大老板的脸。

“何翩翩。”大老板不厌其烦的重复了一声。

“有。”何翩翩条件反射的举起手,终于解放了双眼。

“啊!”何翩翩捂着嘴惊叫,“莫翩然!”咬牙切齿。

何翩翩此刻想自戳双眼,眼前笑的春风得意,妖孽般的男子正是莫翩然无疑。

大家都好奇的看着大老板与新来同事的互动,在心中暗想,“原来他们是老相识啊”。

莫翩然在看见何翩翩面颊的三角区那一抹红痕以及额头上那一块红印后,心情莫名的就大好,早上开例会与董事会冲突的那些烦恼瞬间就被何翩翩这搞笑的模样冲淡。

“笑什么,莫翩然。”何翩翩不满的看着莫翩然,紧皱着眉头。

“到办公室来一趟。”莫翩然怔了怔色。

何翩翩不甘的瞪大眼,用眼神将莫翩然秒杀当场。

“何翩翩,还快不跟上。”老板好心的提醒着。

何翩翩眼神空洞的看向前方,莫翩然走好远了,只好低着头,遮掩遮掩脸上的红痕,有些尴尬的跟了过去。

何翩翩走后,办公司炸开了锅,大家激烈的讨论着何翩翩与大老板之间的关系,暧昧不清,让众人八卦精神瞬间爆发。

进了那扇玻璃门,何翩翩有些忌惮的在离门很近的地方徘徊,一旦事情不对头,打开门就跑也方便。

“莫翩然,找我做什么?”

“做我助手。”

“什么,别开玩笑。”何翩翩夸张的张大嘴,她恨不得一口吞掉莫翩然。

“不要吗?你没得选择。”莫翩然手里把玩着合同,何翩翩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清晰的印在合同的最下方。

“这次你又准备拿什么威胁我,大不了我不干了。”何翩翩手摸到了玻璃门的门把,作势欲推门而出。

“想走,合同上写的清清楚楚,三年的时间,你想违约?”莫翩然笑了,这招很好用,再一次这个傻女人依然上当。

“这次又要赔多少违约金?”

“有这么一段,恐怕你没有认真看,我读给你听,‘该员工受公司所有者直接调配,对公司所有者直接负责,如若违约、未达到公司所有者的期许,视为单方毁约,具体财物、精神上的赔偿权归属公司所有者’。合同中提到的那个公司所有者,不巧正是我。”莫翩然的表情贱贱的笑,却那么诱人。

何翩翩对上这张妖孽脸,整个人气的都快爆掉,又一次被合同打败,她是要签多少次卖身契约才够。

“这样的合同根本就与法不合,没有法律效力,我就是违约,你也不能奈我何?”何翩翩拿出强硬的态度,对于莫翩然还是一硬碰硬的好,你稍微对他示弱,他就得寸进尺。

“是吗?那法庭上见。”莫翩然手里旋转着合同,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是认真还是玩笑。

何翩翩的死穴,如果让何铭知道,她离家出走混的这么惨,还闹到法庭上,他非得笑死不可,这么丢人的事何翩翩做不出来。

“不知道,莫少这次要怎么玩?”何翩翩深吸一口气,直接的问。

“NO,NO……”莫翩然轻摇手指,“不要叫我莫少,还是听你叫我莫翩然顺耳点。”

“你到底要做什么?”何翩翩揉着眉心,心底有深深的挫败感。

“要你。”顿了一下,继续,“做我女人。”

何翩翩石化当场,表情僵到极点。用手指了指自己,又指向莫翩然,不可置信的狂笑,“哈哈哈……”

莫翩然恼怒呵斥,“笑什么?”

“不可能。”何翩翩收敛了笑意,面色变得严肃起来,一瞬间,变脸速度之快,让人咂舌。

“过来。”莫翩然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椅子,示意何翩翩过来坐。

“为什么是我?”何翩翩手上转动着门把手,如果莫翩然再出言刺激,何翩翩她保证夺门而出。

“你是第一个打败本少的女人。”

“牵强,我不认为你是对我心存遐想,你不过是要借机羞辱我。”何翩翩不愿再多做纠缠,打开门把手准备出去。

门才开了一个小小缝隙,看到老板正守在门外,这封死了何翩翩的所有出路,她只能与莫翩然直面对抗。

等何翩翩转过身来,不知何时莫翩然已经跑到她的近旁,咫尺的呼吸,让何翩翩清晰的感受到莫翩然的愤怒。

突然凑上来的嘴,让何翩翩有些招架不住,侧过脸,躲过莫翩然的唇上骚扰。

吻落在她柔软的脸上,清新的体香,少女独有的水果香味,让莫翩然忍不住心神一动,原来靠近她的感觉是这么美好。

迎面铺洒而来的是强烈的男性荷尔蒙,带着淡淡的古龙香,唇边有好闻的烟草味,美色有的时候真的不可抗住。

近看莫翩然,那浓密长翘的睫毛在何翩翩的脸上扫过,一股酥痒的感觉,安静而纯粹的脸蛋竟这般让人移不开眼球。

被莫翩然的美色所惑,何翩翩竟没有跳起来抽莫翩然一巴掌,保持着这种暧昧,奇异的感觉在心中划过,荡起一阵春心澎湃。

右手刚抬起,就被莫翩然抓入了怀中,柔软的小手,在靠近心房的地方,温暖的被包裹着。

何翩翩最受不了温情攻势,她看向莫翩然的眼神开始柔和起来,她甚至压住自己要给他一脚的冲动。

“做我的女人有什么不好?”莫翩然缓缓的开口,缓慢的语速像是在拍一部偶像剧那般深情的告白,明明就是气势很足的一句话,偏偏被他说出了深情的味道。

“你不是有洛琦?”说完这句,何翩翩都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不经大脑的一句话,听起来好像是在吃醋。

“她只是我的固定床伴。”

“啪”何翩翩空出来的左手毫不客气的照着莫翩然的俊脸就是一巴掌。

历历在目,五个鲜红的手指印,何翩翩咬着唇,有些歉意的说,“不好意思,我这样想就这样做了。”

“唔。”又一次被强吻,莫翩然每每看见何翩翩倔强的模样总有一种猫爪心的感觉,他要把她压在身下好好疼爱。

她的唇柔软的不可思议,比她本人可爱多了,花果香,在她唇上辗转,描绘着她完美的唇部曲线。

莫少你行不行

莫少你行不行

作者:竹水末末类型:女生状态:已完结

还是很不错的,我喜欢,看到最后,请多多支持写作者吧,毕竟,很引人入胜的进入了故事的境界内,参与了书里面的情节内容得起伏跌宕……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