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莫少你行不行免费试读在线试读 翩翩白菲雨在线试读全文试读

莫少你行不行免费试读在线试读 翩翩白菲雨在线试读全文试读

时间:2019-10-08 18:47:56编辑:小猪大行动 人气:

完结小说《莫少你行不行》是竹水末末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翩翩白菲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迷离的灯光,一群人在舞池中央,群魔乱舞。“何翩翩,你确定你要进去?”“是的,我确定,干巴爹。”在“惹火”夜店外,一个身材单薄的女子

《莫少你行不行》 第一章:失身 免费试读

迷离的灯光,一群人在舞池中央,群魔乱舞。

“何翩翩,你确定你要进去?”

“是的,我确定,干巴爹。”

在“惹火”夜店外,一个身材单薄的女子自言自语,做着奇怪的动作。

推开门,一股糜烂的气息,与外面黯淡的灯光是另一个世界。

抓着自己超短的裙角,粉色的唇紧抿,眼里闪过一丝胆怯。

“何翩翩,你有出息点,不是说好今晚要放纵嘛,你这个蠢女人,学长明天要订婚了,你还不死心。去吧!随便找个男人,还想着学长干嘛”何翩翩在心中为自己催眠。

再抬起头时,何翩翩已经昂首挺胸,坐到吧前,对着服务生,响亮的打了一个手势,

“waiter,给我调一杯血腥玛丽。”

抓着自己今天刚染的一次性粉红色的头发,脸上尽量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眼神四处扫视着。“菲雨教的,钓凯子的招式都用了,怎么还没人上前搭讪?”何翩翩在心中焦急的想道。

“算啦,只好用最后一招,拼了。”

何翩翩拿起桌上的血腥玛丽一口喝光,这也是第三杯血腥玛丽了,便走向舞池。

黑色的紧身超短裙,一头火红的发,淡粉色的唇,眼上涂着夸张的亮绿色的眼影,白皙的肤色,粉嫩粉嫩,浑圆的大眼,正一眨一眨的,曼妙的身姿,带着难以言喻的诱惑,踩着猫步向着舞池走去。

跳起学长口中的最性感的舞,雷鬼,不过是下半身的动作,臀部、腰部、腿部,在空中摇晃大腿做出各种诱惑动作,她便是PartyQueen。

“莫少,这个小妞有点意思啊。”

莫翩然转过脸来,如雕刻出来般的脸部线条,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散发着致命的诱惑,眼神深邃,透着淡蓝色的星光,1米85的身高,鹤立鸡群,如米开朗基罗的大卫一般的身材,嘴角勾出迷人的弧度,一个冷冽的声音从那性感的薄唇中传出,“你有兴趣?”

“呵呵……”

“我要她。”莫翩然冷冷丢下这句,便走下楼去,PartyQueen当然是属于PartyKing。

嘴角勾起一抹坏笑,以势在必得的姿态从楼上缓缓的走下,宛如盯着猎物一般,犀利的眼神。人群中狂欢的何翩翩,感到一丝冷意,不好的预兆在脑中闪过。

扶着有些晕的脑袋,何翩翩从人群中跌跌撞撞的挤出,被缺德的人拌了一脚,瞬间以自由落体之势,向地面亲吻去。

“啊!”何翩翩大叫着,预期中的痛疼并未传来,落入了一个结实的胸膛。

何翩翩半眯着眼,朦胧中也没看清男子的面容,只是傻笑着抚上男子的脸,“呵呵……帅哥,我要……”。

“投怀送抱,呵!”莫翩然肆意的扯动嘴角,这种女人他再熟悉不过了。“钓凯子,玩一夜情,恭喜你,莫少我看上了。”在何翩翩的敏感的耳后轻佻的吐出这些话。

1米85的莫翩然抱着1米68的何翩翩,丝毫不费力气。猎艳的目的已经达到。那么莫翩然就没有理由在待在“惹火”,潇洒的不带走一片云彩,只带走一只小醉猫。

走出“惹火”,一辆加长林肯“嗖”的一声,就出现在莫翩然眼前。莫翩然看了一眼怀中新猎的小宠物,发出满意的一笑。“女人还是被动的等男人来疼好”,这是莫翩然的原则,对于贴上来的女人,莫翩然常常嗤之以鼻,但被他看上的女人,那又是另当别论。

超长林肯的好处就在于,有足够大的空间,无论后面如何翻云覆雨,前面都无从得知。“孤男寡女要不是发生点什么就不是男人”这也是莫翩然的原则,他的原则很多,所以他常自称自己为有原则的人。

所谓无从下手,应该就是这样:喝醉的何翩翩,反复念着一个男人的名字,“学长……”,某一类男人的统称。莫翩然真的很想把她丢下去,几次望向她粉色的嫩唇,他又忍了。

粉色的唇在眼前一张一合,莫翩然在心中暗想,“讨点利息,总是要的”。刚吻上她的唇,她似乎很渴,不断的从他嘴里汲取水分。好不容易从她嘴上撤开,临了还被她咬破了皮。

目的地“希尔顿大饭店”到了,驾轻就熟的,走向早已预定好的3155房间,莫翩然忍不住皱起眉,因为何翩翩吐了。

莫翩然一脸晦气,认命的去清洗,但岂能放过罪魁祸首,一把将何翩翩也拎进了卫生间,不断的向她嘴里灌水,呛得何翩翩只咳嗽,本能的闭着眼乱舞,拉扯间,两人的衣服都湿透了。

“真不知道这个女人还能让人多抓狂”,莫翩然边想着边脱掉自己和何翩翩的湿衣服。之前就已看出这女人身材很有料,没想到扒光之后,竟如此凹凸有致。不盈一握的纤腰,秀气的娇臀,还有……

“不可掌握的女人。”莫翩然眼直勾勾的盯着何翩翩那36D的胸部。

只是这不断流下的血水是怎么回事,莫翩然伸过脸去,欲详细研究,不巧的是何翩翩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巴掌甩过去,“学长,她有什么好,你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捶着莫翩然赤裸的胸膛。

莫翩然眼角直抽,将何翩翩单手抱起,恶狠狠的说:“女人,你真的激怒我了。”

擦掉鼻下的血迹,莫翩然阴沉着脸,对着又晕过去的何翩翩继续放狠话,“本少让你血债血偿。”

吻上前一刻还喋喋不休的小嘴,莫翩然试探着伸出舌头,去追逐她的丁香小舌。呼吸铺洒在彼此的脸上,痒痒的,何翩翩不满的转过头。撤离他的嘴,在空中拉出一条细长的银线。

莫翩然眼里透着情欲,深邃的像是吸了满天的星光,他咬着牙说:“你这磨人的小妖精。”

莫翩然不满的在何翩翩身上点火,啃噬着何翩翩形状优美的锁骨。掌下揉捏着丰盈的玉峰,他要好好惩罚这个几次对他龇牙的小醉猫。

“呜呜……”何翩翩发出小猫似地抽泣声,一口咬上了莫翩然的肩膀。

“嘶。”莫翩然痛苦的脸都皱到了一起。

本来还想做足前戏,温存一把,此刻莫翩然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做了她。”

没有半点预兆的进入,“啊!”何翩翩痛呼一声。

染红了被单,莫翩然不可置信,看着床单上的那一抹桃红。

“处?”莫翩然摇摇头,从她身体里抽身。

莫翩然发誓这是他最糟的一次,平生两种女人他不上,身边工作上的女人、处。晦气的一天,莫翩然从她身上下来,只是初经人事的何翩翩,面色潮红,微张的粉唇,让莫翩然看的心里直痒痒。

莫翩然在心里暗骂一声,“破都破了,本少还负责不起”。

又再一次进入,只是这一次,很温柔的对待。将何翩翩呼痛的声音全部吞入嘴中,轻柔的安抚她躁动不安的身体。手滑过她的腰际,揉着她的小腹。放慢节奏,缓缓的进入,这也是莫少第一次这么小心的对待一个女子。

清晨第一缕阳光从窗子洒进,何翩翩咕噜一声,翻了个身子。什么东西挡着她,何翩翩摸索着左边的物体。

“女人,摸够了没?”大早上,莫翩然还想多睡一会,就被一双咸猪蹄弄醒。

“啊?”何翩翩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等看清了眼前的裸男,她大叫了起来,“啊!”划破苍穹。

一巴掌有甩了过去,这让莫翩然也彻底的清醒。

“色狼,淫魔。”何翩翩又发起疯来,捶打着莫翩然的袒露的胸膛。

莫翩然抓住何翩翩乱舞的双手,腿上也夹住何翩翩踹过来的脚,对着何翩翩大吼:“看清楚点,谁是色狼。”

何翩翩被吼的愣住了。看见莫翩然胸膛上一道一道的抓痕,何翩翩一下子脸红了,在心中暗想,“难不成昨晚,是我强了他”。

莫翩然本来是准备说,“本少会负责的”。被何翩翩这一闹腾,两人对视起来,最后还是何翩翩心虚的低下头,小声的说:“我会负责的。”

莫翩然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狂笑起来。下了床,完美的犹如古希腊雕塑一般的身材暴露在空气中,还有昂首的某处,这让何翩翩头低的更狠了。

“本少早上还有个例会,就不陪你磨蹭。”

莫翩然赶忙找一个理由逃离现场,有些禁忌已经打破,再磨蹭下去,莫翩然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还是赶紧逃的好。

何翩翩重新抬起头的时候,莫翩然已经走了,看着满屋还没散去的旖旎的情欲气息。何翩翩把头蒙到了被里,真的不能见人了,她保存了二十年的处就这样一夜间没了。

再看向床上的斑斑点点,昨晚该是有多疯狂,弄得一床都是桃红色的印记。何翩翩沮丧的抓抓头发(其实很多印记是她头发掉的色),突然想起来今天老爸要从日本回来。

“啊!死定了,九点的机。”何翩翩大叫不好。

只是当她手足无措的时候,她却没有找到一件可以遮羞的衣服。“该死的自大男,为什么撕破我的衣服”,何翩翩在心中暗骂。转念一想,“该不会是我自己撕的?”

门铃声突然传来,何翩翩不知所措,但来人似乎很有耐心不断的重复按铃,何翩翩只好尴尬的裹着浴巾打开门。

“小姐,莫少特别嘱咐给您送一套衣服。”来人双手奉上了一套新衣服。

“哦。”何翩翩一把抢过衣服,就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丢死人了。”何翩翩羞红了脸。

好不容易对自大男有一丝感激,可是再发现衣服竟然是透视装后,何翩翩大爆粗口,一边骂一边认命的穿上衣服。恶趣味的莫少,透视装就算了,竟然还是黑色的小内内。

何翩翩心想,“不就是把你吃干抹净,竟然这么对待本小姐,本小姐跟你没完”。

何翩翩双手含胸,尴尬的从希尔顿酒店出来。身上半毛钱都没有,怎么办?何翩翩只好舔着脸皮,在公交站牌处,而此时她毋庸置疑的众人瞩目的对象。向着旁边的胖女士,亲切的笑着,“小姐,可以借手机用一下吗?”胖女士对她翻了个白眼,离她远远的,一脸的嫌弃。刚好公交车来了,胖女士绝尘而去,身体灵活的挤向公交车。

对女的开口失败了,她决定向男的寻求帮助。旁边刚好下来一个瘦高的男生,“先生,可以借个手机用一下吗?”尽量的让声音嗲一点。

男生龇牙一笑,露出满嘴的黄牙,“小姐多少钱一次?”

“丫的。”何翩翩一脚踹向猥琐男,“本小姐看上去像随便的人嘛!”骂完就跑。

好不容易借了手机,打给自己的死党白菲雨,“菲雨,三分钟,你再不出现,我就被那些色狼的眼神强奸死了。”

白菲雨在电话那头狠狠地安抚了何翩翩,而后风风火火开着她的红色法拉利拉风的奔向何翩翩现在所处的地方。

“菲雨。”白菲雨刚下车,何翩翩就扑了上来。

“上车说。”白菲雨一脸黑线的看向没出息的何翩翩。

何翩翩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两只大眼忽闪忽闪,像只被丢弃的宠物。

“别这样看着我好不好?失恋又不是失身,昨晚还没发泄够?”

“失身了。”何翩翩哀叹一声。

“啊!真的吗?”白菲雨从死人状态恢复过来,两眼包含着深情,八卦的光芒四射,“哪个男的,这么倒霉。”

“白菲雨,姐灭了你。”何翩翩冲动的要从副驾驶上站起掐死白菲雨。

“别闹,在开车子了,还有你这套透视装是学Ladygaga吗?”白菲雨轻轻一指弹,就把何翩翩弹回原位。

“别说了,那自大男送的。”

“噗,我心目中的何大小姐,可不是随便接受别人礼物的女人。”

“我衣服都破了,没办法,不然你以为我会穿成这样。”

“哇哦。”白菲雨转过脸来暧昧的一笑,“昨夜该是有多激情。”

何翩翩丢了她一个白眼,“闭嘴,安心开车。老爸今天回来,送我去平城机场。”

“叫你带的衣服,你带了吗?”

“在后面。”白菲雨决定今天放过何翩翩,下次非得让她把细节好好说清楚。

何翩翩按了一下左手边的按铃,放平座位,向后面爬去。白色的雪纺裙,很好,很适合自己。一边换衣服,一边对着前面开车的白菲雨说道:“不准偷窥哦。”

“你身上有几根毛,我还不知道。有本事下次做SPA别拉上我,矫情。”白菲雨看也不看她一眼。

“只是,你头上为什么还留有红红点点,一次性染发,叫你洗干净,你忘了吗?”白菲雨好心提醒。

“啊!糟了,快转头,不去机场,去你家。”

“大小姐,你该是有多迟钝。”

“还有,快把手机拿来,我要给老爸一个电话,不然李叔可就惨了。”

“我白菲雨,是何其有幸,交到你这样二货。”

“你才二,快,手机拿来。”

“手机就在后面,你不会用眼睛看吗?”

“啊!”何翩翩赶紧低下头四下寻找。

粉红色LG棒棒糖,一点都不适合白菲雨那个御姐。

狠狠地拨通老爸的号码,“喂!老爸嘛。”装作刚刚睡醒的声音。

“小如,九点十五,你迟到一刻钟了。”

“老爸,人家昨晚跟菲雨玩晚了,才醒,人家来不了了。回家再给老爸一个大大的熊抱,好不好嘛。”嗲着声音撒娇,偏偏何父就吃这套。

终于打完电话,忽悠完老爸。可是前面的白菲雨很不给面子的嗤笑起来,“能不能不要每次给你老爸打电话,都嗲的让别人掉一层鸡皮疙瘩?”

“滚。”

“喂!何翩翩给我滚来副驾驶位。”

“干嘛。”何翩翩双手环胸,“你意欲对本小姐何为?莫不是看上奴家的相貌,妾身宁死不屈。”

“别给我显摆你那没修够学分的古代文学,快给我交待自大男的事。”

“妾身蒲柳之姿,不认识神马自大男,你要奴家交代什么?”

“说还是不说?”白菲雨阴笑着威胁何翩翩。

“姐只想说一句,有些八卦叫适可而止。”

被白菲雨“审问”了一上午,何翩翩灰头土脸的从白家出来。还是老爸的一通电话解救了她。临走时,何翩翩对着白菲雨千叮万嘱,“千万别让别人知道这件事,包括我老爸。”

“老爸。”女人变脸速度之快,看何翩翩就知道了,前一秒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在看见老爸一身劲装斜靠在黑色磨砂新发行的限量版兰博基尼车身上,瞬间何翩翩又活了过来,欢快的奔向老爸宽广的怀抱。

“老爸,要不要这么拉风。看那些小青年,全被你比下来了。”

“呵呵……”何铭大笑起来。

老爸还是那么酷,一点都不显老,还记得白菲雨第一次看见老爸时,还以为是他们是兄妹俩。冷峻的脸庞,刚毅的曲线,还有一股中年人的沧桑,特有味道,被岁月沉淀的男人。一双虎眼,炯炯有神,正宠溺的看向何翩翩。

“老爸,去日本,有没有给我带礼物?我的限量版死神全套,有没有?还有好看的和服有没有,还有……”

“都有。”何铭宠溺的笑着,打断何翩翩后面要说的一堆一堆的小孩子玩意,“先上车。”

“好咧,就知道老爸最好。”

回到家中,何翩翩大叫着,“张嫂,老爸的礼物在哪?”

“小姐,早放您房间了。”

“啊!”何翩翩开心的要冲上楼去。

“等会。”何铭一把抓住何翩翩,“有些事情要交代清楚。”

“啊?”何翩翩故意张大嘴,做出惊讶的样子,“老爸,我都说了昨晚跟菲雨玩晚了,早上起不来没去接你,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何铭笑着摇摇头,“我不是跟你说这事,你们年轻人爱玩,我这个老人家可管不着。”

“那干嘛拉着人家,人家要去看礼物。”

“要得到礼物,可是有条件的。”何铭笑的贼贼的,酷哥一下子变成满肚坏水的妖孽男。

“老爸,你这是老不正经。好嘛,人家亲你一下就是了。”何翩翩边说着边要亲上老爸的脸。

“别闹。”何铭躲过何翩翩的献吻。

将何翩翩牵到了客厅的沙发上,“老爸有正事跟你说,你给我坐好,乖乖地听着。”

“啊?老爸可能不要这么一本正经,人家怕怕。”何翩翩心中暗想,“刚被菲雨审讯完,这会子又得听老爸训导,何其倒霉的一天”。

“你的未婚夫回国了,也该是时候让你们见见了。”

“啊?老爸,你不是开玩笑吧!未婚夫,我的字典里可没这个字。”何翩翩惊讶的下巴都要脱下来。

“你们,在你五岁那年见过。”

“所以了,我们私定终身,现在来完婚吗?”

“你们本来就是娃娃亲。”

“礼物我不要了,未婚夫也给我退了吧!”何翩翩在想今天还能再荒唐一点吗?

“认真点,我跟你说正事。Alan,人很出色,刚好也可以收收你的性子。”何铭很认真的说。

“那又怎样,我又不喜欢他,我根本都不认识他。”何翩翩气愤的涨红着脸。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那个什么学长,一脸脂粉味,他不适合你。”

“老爸,你老顽固,喜欢谁是我的自由,学长,学长他……”

“他订婚了,不是吗?”

“那又怎么样,我就是喜欢他,不用你管。”

两个人争执不下,何铭阴沉着脸,本就是暴脾气,大吼着:“只要你是我何铭的女儿,你就得见他。”

“好啊,那我搬出去,总行了吧!”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这还是老爸你说的,哼!”何翩翩说完就跑向了自己的房间。

将还没有拆封的礼物,全部扔到了地上,随便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拉着自己粉色的LV皮箱,就下楼来,准备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家出走。

“小姐。”张嫂欲上前劝说。

“别拦她,让她走。我倒要看看她出了这个门还能做什么?”何铭脾气一上来,和何翩翩一样较劲,谁也不肯让步。

“何铭,别以为我不知道,学长订婚的事就是你一手促成的,就知道拿你的势力来压人。凭什么决定我人生,离开你,我照样活的有滋有味。”何翩翩只有在气极的时候才会直接喊何铭的名字。

“他不适合你,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何铭差点要被这个不孝女气死了,为个男人跟他闹离家出走。

“他适不适合我,也要等我试过后才知道,不是你独裁的一句话判决。”说完这句,何翩翩头也不回的走了。

拖着箱子,何翩翩可怜巴巴的流落街头。从口袋里掏出与白菲雨一对的粉色LG棒棒糖,除了白菲雨,她想不出来,有谁肯收留她。

“菲雨,我被老爸踹出家门,你快来解救我,不然我就要流落街头了。”

“我是交了什么朋友,我就是为你‘擦屁股’的么?”

“菲雨女神,我在家门口不到百米处,您就快快降临吧!”

“你就嘴贫吧,等着,十分钟我就到。”

何翩翩在心中暗暗咒骂,“讨厌的老爸,真的不来找我,恨死你啦”。

“你爸那么宝贝你,怎么会把你踹出家门?”在车上,白菲雨不解的问着。

“我自己离家出走。”

“我靠,你耍我。不行,我得把你送回去,不然你老爸给我定一个拐带何大小姐的罪名,我可承受不起。你们何氏财团,我可惹不起,我家小本经营,可不想跟秦昊一样,差点公司崩盘。”

听到这,明知道菲雨是玩笑话,可是偏偏眼泪就不争气的下来。是的,学长都被自己害成那样了,我还有什么资格去质问他。

这可吓到了白菲雨,一起玩到这么大,还从没看她哭过,要哭也是她把别人弄哭,这个骨子里的小恶魔,竟然在她面前哭了起来。吓得白菲雨开车都不安心,差点撞到前面的车子。

“你安心开车子,我没事,眼睛进沙子了。”何翩翩牵强附会的解释着。

“这又不是拍古装言情戏码,这样很不适合你,再者说我是很正常的女人,对女人一点兴趣都没,你也不要把我当男主角,妄想我给你吹沙子。”

“噗。”何翩翩被逗笑起来。

“这才像你嘛,哭哭啼啼不叫何翩翩。”

“本小姐,要找工作,要奋发,你帮我。”

“呃,跳跃性好大。”白菲雨忍住想抽她的冲动。

含着汤匙,何翩翩又大叫起来,“好了没,饿死了。”

白菲雨一边在厨房忙活,一边在心中暗想,“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招来一个姑奶奶伺候。好吧,就当是我可怜她失恋又失身无家可归。可是她现在一副大爷样,哪里需要别人可怜”。

“好了,大爷。”白菲雨认命的把乌鸡排骨汤端给何翩翩。

何翩翩顺手摸了一把白菲雨白皙的小脸蛋,调笑道:“妞乖,爷疼你。”

躲开她的咸猪蹄,白菲雨不满的说:“何大小姐,你说要找工作,我请问,工作了,一个月了,工作你找了没?你准备一直在这白吃白喝下去吗?是谁一个月前信誓旦旦的跟我说,等我找到了工作,绝不白吃白喝你的。”

“这不是还没找到吗?”厚脸皮是何翩翩最大的优点。

“那你还不给我滚去找工作,这个乌鸡排骨汤,我说了给你喝了吗?找不到工作,你今天别给我回来。”

“包租婆,呜呜……”何翩翩又装起无辜,“你难道不知道嘛,我面试了何止十次,我都快成面霸了,你容我再缓缓。”

“越挫越勇,你快给我去。”白菲雨边说着,边把何翩翩推向门外,终于得偿所愿,把这个大小姐给扔了出去。

扔何翩翩出去前,白菲雨在心里祈祷着,“何大总裁,你什么时候出现,把这个妖孽收回去,阿门”。

何翩翩只好无奈的在门外数着手指头,打死她也不要出去,外面太阳那么大,会晒坏她白嫩的小肌肤。而这时,白菲雨却突然打电话过来,对着何翩翩兴奋的说:“妞,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快点给我滚回来。”

“这的确是个好消息,你打开门,我就在门外。”何翩翩就知道菲雨不会弃她不顾。

“那还不进来。”

“哦。”

何翩翩这次跟个小媳妇似地站在墙角,扭捏的捏着衣角,看的白菲雨眼角直抽。

“给你一个号码?去莫氏集团面试去。”

何翩翩欲抗议,白菲雨但笑不语,只是目露凶光,这让何翩翩吓得赶忙存下白菲雨给的号码,屁颠屁颠的准备去莫氏集团。

白菲雨但笑不语,只是目露凶光,这让何翩翩吓得赶忙存下白菲雨给的号码,屁颠屁颠的准备去莫氏集团。

“这次面试总裁秘书,给我用心点,成功了,回来煲汤给你喝。”白菲雨在身后“贴心”的嘱咐。

莫氏集团,她是知道的,近年来兴起的一个公司,听说老总一直在国外遥控,怎么要总裁秘书呢?难不成总裁回国啦,还是让我出国?”

“何小姐吗?”

“恩。”漂亮的前台姐姐,让何翩翩心情大好。

“请上七楼,总裁在等着您。”

“啊?哦。”何翩翩尽量表现的淡定。

对着前台姐姐微微一笑,甜甜的道声谢谢。

总裁亲自面试吗?何翩翩满脑问号。

“叮咚”七楼到了。

何翩翩昂首挺胸的直接向总裁办公司走去,似乎整个一层楼也只有一个办公室,醒目的总裁办公室,奢侈。何翩翩顺道看了看其他的房间,原来都是娱乐设施,这个总裁还蛮讲究人性化管理。

为什么没有前台小姐指引了,整层楼静的不像话。何翩翩深吸一口气,敲开了总裁办公司的门,是的,她轻轻一敲,门就开了。

“没人,靠,姐不是被耍了吧”,何翩翩对着空荡荡的办公司,无语到了极点。

从摄像中,莫翩然注视着,这个长相清秀的小女生,真的好小,希望董事会的人别说我招了个小童工。不过这个女人看着干净,换而言之,就是让莫翩然提不起性趣。莫翩然在之前已经看了不下十个应聘的女人了,个个浓妆艳抹,紧身的衣裙,还有那玲珑有致的曲线,看了就想让人犯罪。这绝对不可以,他的秘书怎么可以找那种让人看了就想上的女人,“兔子不吃窝边草”,这是他的原则。不碰身边工作上的女人还有处,这也是他的原则,除了那次意外以外,不过至今回想起来还意犹未尽,一场美丽的意外。

“Emily,就是她了,让她明天来上班。顺便告诉她让她继续保持这样打扮,比较合本少的眼。”

正当何翩翩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从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何小姐,恭喜你,被录取了,明天来上班。还有总裁特别嘱咐,请您继续保持这种装扮。”

何翩翩转过脸来,看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女人,丫,美女,那就原谅她突然出声吓本小姐一跳。何翩翩礼貌的笑了笑,“明白了,我一定会胜任这个工作。”

Emily一脸无语的看着这个自恋的孩子,虽然说出的话比较得瑟,可是整体还是一个很招人爱的孩子,Emily也和善的回以一笑。

何翩翩欢快的回到她目前的住处,白菲雨的家。

“白菲雨,快给姐出来煲汤,饿死姐了。姐就知道姐长相不俗,才色双绝,姐被人一眼相中,姐有工作了。白小妞,快给姐死出来。”

“噩梦。”白菲雨扶额,从与桌前的文件奋战中抬起头。

第二天一大早,白菲雨就把何翩翩从床上拖了起来。“快起来,你这个懒女人。”

何翩翩拿起床前的手机,“才7点半,让我再睡一会。”

“梳妆打扮,还有吃饭,你以为一个小时够吗?”

“菲雨,姐跟你说,姐老总特别嘱咐我,保持现状,明白否,也就是,你那一套浓妆艳抹不适合我。”

“我靠,你哪只眼看见我浓妆艳抹?我这是透明妆,透明妆。”

“明了,明了,半小时回来喊我,我们一起早餐。”

何翩翩搭着白菲雨的顺风车,很拉风的出现在莫氏集团大楼底下。红色的法拉利上,走下一个素面朝天的穿着雪白的雪纺裙的清秀女子。额前的刘海被卡到了头上,一头黑亮的直发,白嫩的肌肤,真的秒杀众人,卡哇伊。“大家早上好啊!”何翩翩很亲切的和每个遇到的同事打招呼。

“好险。”何翩翩扶着额头,差一点就错过这趟电梯。

何翩翩透过电梯反射过来镜像,偷偷的打量着身后的男子,好高哦!脸,怎么感觉好熟悉。电梯门开了。男子一步跨出电梯,徒留下英挺的背影。

“他难道就是总裁”,何翩翩想到这,快步跟上。

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冷冽的声音传来,“你就是昨天来面试的小女生。”

“啊!是。”何翩翩紧张的低下头,“我叫何翩翩,请多多指教。”

“呃。”丢人了,何翩翩一激动,把用来和同事的开场白,用到了和老总的对话中。

“何翩翩?噗。”嗤笑,再次见面,他一点也没认出她来。

何翩翩抬起头来,看清了眼前男子的长相,“原来是他”,在心中暗自诧异。

看着近前邪魅的脸,何翩翩没出息的脸红了,满脑子都是,缩小版的他跟在她身后喊妈咪。

“不行。”何翩翩摇起头,她要辞职。

“我要……”

“去工作。我要一份黑咖啡,不加糖。”

“辞职”,何翩翩郁闷的在心里补上一句。

“老板,您的咖啡。”何翩翩门也不敲,直接推门而入,看来她需要有个人来教教她怎么做一个合格的秘书。

“请叫我莫少。”莫翩然头也不抬的在与那些文件做奋斗。

“莫少,您的咖啡。”何翩翩板着死鱼脸重新换了称呼。

然后细心的将咖啡放在莫翩然的手边,莫翩然拿起喝上一口,只一口,“噗。”吐了。

“这么苦。”莫翩然皱起眉。

何翩翩十分不满,没好气的说:“莫少,这可是您自己要求的,黑咖啡不加糖。”何翩翩再三考虑,让她自己提交辞呈,她做不出来,白菲雨那厮也不会放过她,不过让这个莫少辞退自己,这还是有可能的,所以刺激莫少,摆脸色,耍大牌,她就不信,莫少受得了她。

莫翩然诧异的抬起头,这个小秘书有点意思,莫翩然喜欢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征服自己的下属。如今正嫌这无趣的批文件生涯枯燥,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有性格的小秘书,莫翩然暗自在心中窃喜。

莫翩然装作扮起脸来,一挑眉,看向何翩翩,眼神带着一股迫力,“你知道秘书的工作是做什么的吗?”

何翩翩被他盯得很不自在,她一刻也不想看到这张脸,可是她更怕白菲雨那张包租婆的脸。何翩翩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捋虎须,“不知道,面试的时候,也没人告诉我。”

莫翩然好脾气的笑了笑,用清冽的声音说着,“既然你今天正式上班,那么做好你本职的工作,无需我多言,这个是常识。”

“我不懂常识。”何翩翩继续不怕死的说。

莫翩然手上抚摸着崭新的页张,“昨天,合同签了吗?”

何翩翩点点头。

“期限三年,我想足够让我教会你什么叫常识。”嘴角勾起邪气的笑。三年,日子还长,足够他征服这个不听话的下属。

“臭男人,自大男”,何翩翩偷偷的在心里骂他,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甩甩胳膊,帅气的走人。

莫翩然还是第一次这么吃瘪,没他的允许,她竟然敢擅自离开。

“你给我回来。”莫翩然黑着脸对着何翩翩大吼。

“这是总裁的办公室,我的办公地点在外面,您让我做的我也做了。作为秘书要懂得看总裁脸色,难不成还要等着您赶我,我再走。莫少,您不用盛情挽留我,我会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何翩翩硬挤出了一个笑脸,要说是鬼脸更合适一点。

“本少饿了,早饭还没吃,作为秘书,还不去给本少买早餐。”

“莫少的意思就是,您的起居生活,我也要负责照顾了。”

“当然,合同写的一清二楚。本少一直居住国外,近期才回国,你就是为我找的生活秘书。至于生意上的,一直都是Emily负责,以你的智商,也无法处理那些繁杂的商场事务。好好照顾本少,就是你工作的全部内容。”

何翩翩只觉得,自己被卖了,还是贱卖。原来这所谓的总裁秘书,只是照顾总裁的起居生活,丫的,何翩翩直抓狂。

何翩翩恨不得砍了自己那签合同的右手,就是那只手,把自己卖给了这万恶的自大男,为奴为婢三年,何翩翩恨不得痛哭出声。

莫少你行不行

莫少你行不行

作者:竹水末末类型:女生状态:已完结

《莫少你行不行》剧情跌宕起伏,主人公有情有义,节奏爽快,热血澎湃,读起来让人爱不释手,看完一章,忍不住又想看下一章,更新也很稳定,期待后面的故事更加精彩。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