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缠绵悱恻:总裁的索仇情人完结版全文阅读 骆天齐小姐完本章节目录

缠绵悱恻:总裁的索仇情人完结版全文阅读 骆天齐小姐完本章节目录

时间:2018-12-17 17:30:43编辑:东方旭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缠绵悱恻:总裁的索仇情人》的小说,是作者伪天使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骆天昊从几百份履历中,看到了初情的那份,虽然没有半点工作经验,但却不像其他人那样弄虚作假,一份履历有好也优势也有缺点。至少看得出,

缠绵悱恻:总裁的索仇情人

推荐指数:10分

《缠绵悱恻:总裁的索仇情人》 第7章 免费试读

骆天昊从几百份履历中,看到了初情的那份,虽然没有半点工作经验,但却不像其他人那样弄虚作假,一份履历有好也优势也有缺点。至少看得出,她比其他应征者要诚实得多。

而且……

骆天昊靠在椅上看着手里的履历,确切地是说,是看着履历上那张小小的照片。

普通的装束,一张脸除了“专业”之外找不出别的特点,可是,那双隐于眼镜后的眸子,却像一个无底深潭,让他竟有种移不开视线的感觉。

“上官……初情!”骆天昊喃喃道出履历上的名字。

上官宅——

初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手拿着茶杯优雅地品着茶,一手拿着今早收到的录取通知,嘴角噙起一抹浅笑。随意地将录取单放到一边,初情继续品着手里的香茶。

李云从房里出来,笑着来到初情身边,无意间看到初情身旁的一张纸,好奇之下便拿起来一看。

“初情,你、你被骆氏录取了?”李云面带惊喜地喊道。

“嗯。”初情淡淡应了声。能录取,早在她预料之内。

“咦?我怎么没听你提过你去骆氏应征的事啊?”

初情放下茶杯,回以李云一笑,“只是小事嘛,而且,骆氏选人这么严格,我也没有把握一定可以录取。”

“怎么会不录取呢?你这么优秀,骆氏不请你,就是他们的损失。”李云笑着说。

“我……优秀?”眸色一沉,初情面无表情地看向一旁的李云。

“是啊,你爸说,你和我们女儿是同校毕业的,而且还拿到博士学位,这样还不叫优秀吗?骆氏一定会录取你的,这样吧,今天晚上我让厨房多做几个菜,帮你庆祝一下。”

说完,李云便起身进了厨房吩咐去了。

初情恢复刚才的悠闲表情,心中思着:看来,上官海倒是把她“夸”得挺好。

晚饭时候,上官海从公司回来,李云一见他就笑着迎上去,告诉他初情被骆氏给录取了。

上官海当场一愣,接着他独自一人把初情叫到了书房。

“你、你要进骆氏工作?”

“对!”初情坐着平静地回答。

“你、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要进骆氏工作?”上官海口气有些急燥。

一个将百里豪宅买下来的人,绝对不会缺钱。而她如果不是为了钱,到底又为了什么进骆氏?上官海满是疑问。

初情缓缓起身,冷着声道,“上官先生,你是忘了之前的交易了吗?我提醒过你,知道得太多,对你没好处,我劝你,做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千万……别自找麻烦。”

说完,初情径直走出书房。上官海一脸凝重地跌坐在椅上。

离开上官海的书房,已经是九点多了,想到晚上睡着后又会再做那个恶梦,初情就不想睡了。回到自己的房间,初晴坐在床边,屋里没有开灯,却有月光照进屋里,而显得不那么黑了。

明天,就是她进骆氏的日子,十年来就等这一天,现在等到了,竟然会睡不着。透过窗户,看着外面高挂的“月牙”,让她想到了那句词,“月有阴晴圆缺”,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静静看着月亮了。

“呵!你骆家这轮明月,也到了该缺的时候了!”初情低喃道。

初情一坐就坐了快一个小时,已经快十点了,虽然不想睡,但也不能这样坐到天亮。初情躺下身子,尽可能地让心情平静好入睡。

午夜十分——

血!好多血……好多血……

“啊——”

“小姐!”

初情抬头,凛不知何时来了。

“凛。”初情深呼吸几下,心情总算平复了一些。

凛坐在床边,双手握着初情的手,“别怕!”

“谢谢你!”初情苦笑,“这些年,如果不是你,恐怕我会被那个梦折磨到发疯,也不可能回来了。”

“我说过,小姐永远不需要向我道谢,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只要你没事,只要你开心,我什么都可以做。现在,我只是在你需要的时候陪着你,并不算什么。”凛说着,稍稍握紧了初情的手。

感受到手上传来的温暖,初情已将刚刚的恶梦抛之脑后。微微一笑,反握住凛的手,“不管怎么样,你陪着我这么多年,而我能回报你的,就只是一句谢谢,我这个小姐,实在是做得很不失败。”

“怎么会?小姐是我甘心用命守护的人,我保护你、陪伴你全是出自真心,你不需要觉得亏欠我,真的!”凛眼神坚定地看着初情。

初情垂首,语气掺杂着恨和遗憾地说,“如果,当年的他和你一样就好了!”

凛不语。他知道,初情说的人是她的父亲,那个将发妻逼死的男人。

“小姐,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他肯悔改,你……会给他机会原谅他吗?”凛轻声问。

初情怔了一怔,抬起头,眼神冰冷,“原谅?你觉得我该原谅他吗?可以原谅他吗?我连续十年夜夜被恶梦纠缠是他造成的,我失去原本快乐的童年是他造成的,我背井离乡痛苦至今也是他造成的。是他将妈MB到死路,是他把我推进地狱的,要我原谅他,除非他能让时间倒流妈妈活过来。我只不过是个凡人,我没有那份豁达可以看得这么开,他造成的罪孽却要我一辈子承受,而他却可以毫不愧疚地活在世上,我不会让他好过的。他害我失去妈妈,我就要他家破人亡,他害我背负十年的梦魇,我就要他生不如死,日夜被恐惧缠绕。他给我的,我会百倍千倍地回赠给他。”

凛听着初情的恨,他为她心疼,为她难过,“对不起,小姐,是我不好,是我说了不该说的话,我以后不会再说这些话。我很清楚小姐这些年来所受的痛苦,所以就算我没有亲临其境,也可以了解你的心有多痛,我保证,我会尽全力,帮你完成你要完成的事。今后不管怎么样,我永远会在小姐身边。小姐恨的人,便是我恨的人,小姐的仇人,也即是我的仇人。我知道,他根本不配得到你的原谅。所以,小姐放心去做你想做的事吧,任何时候,都有我在。”

“凛,谢谢你!幸好有你在身边,不然,我真不知道这样寒冷的夜,我要怎么度过!”初情疲惫地重新躺下,一只手握着凛的手,良久,慢慢睡着了。

凛任由初情握着他的手,晚上的初情,是脆弱无助的,她的身边,如今只剩下他了。

“睡吧,我会永远在你身边,永远不会离开你!”凛在床边轻声低语。

一早,初情被刺眼的阳光扰醒。睁开眼睛,凛已经不在了。她知道,凛肯定又为了陪她而一夜没睡,估计是天快亮的时候回去的。

看着挂床头柜上放着的日历时钟,今天是她进入骆氏的日子。

初情起床,将准备好的衣服换上,瀑布般的黑亮长发整齐地绾起,黑边框的眼镜戴上。

站在落地镜前,看着镜中装扮成功的自己,初情坚定地冷笑。

走出房间,李云和上官海看着下楼的初情,两人都愣住了。

“初、初情?”李云上前不敢相信地问。

初情回以一笑,“早!”

“真的是你!天哪!你、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都认不出了!真的变很多!”李云围着初情看了一圈惊叹道。

“没办法,进骆氏这样的公司工作,必须这样打扮,这样,才像去工作的。”初情模棱两可地说。

上官海起身走到初情面前,神情复杂地打量了她一番,“你……就算换了装扮,有必要用那么一副眼镜吗?你……近视?”

“呵!差不多吧!这样……比较专业嘛!”初情看着上官海的笑明显多了另一层含义。

上官海想起昨晚书房的谈话,初情的“劝告”还犹在耳边。上官海压下心头惊讶,平静地道,“吃早餐吧,吃完早餐,我让司机送你。”

“不用了,既然我现在要进骆氏做一名普通员工,就不想再为自己准备什么特别待遇,专车就免了。”初情回绝上官海。

既然她本人都说不用,上官海也不想再自讨没趣,多说多错,“好吧。”

李云笑看着初情,似看不够一般,“初情人漂亮,怎么打扮都那么有味道。就算现在穿着这样严肃的衣服,戴着眼镜,也一点也不影响你的美,可是,初情,你为什么不用隐形眼镜呢?那样就更漂亮了。”

“我不太喜欢隐形眼镜,戴下都很麻烦,而且隔一段时间就要换一次,这样的眼镜会省很多事。”初情虽没有说过真正的理由,但其实这也是理由之一。因她的确不喜欢隐形眼镜。只不过,现在这副眼镜,主要作用是为了遮挡脸,而且,这眼镜并不是普通的眼镜……

“呵呵!没关系,初情不管怎么打扮,都不会有影响。对了,你今天第一天上班,要多吃一点,这样才有精神给老板一个好印象。”李云亲自替初情准备早餐并端放在她面前。

看着眼前的早餐,初情觉得她似乎有点喜欢这个上官太太了,或许是因她已经十年没感受过母亲的关心,所以这一刻,李云的关心让初情产生了错觉,好像……她就是母亲。

“谢谢!”初情笑着道谢,拿起餐具,将早餐吃完了。

上官海吃完早餐,便坐车去了公司。而初情则步行走上公路,准备试着搭第一次公车。说实在的,久居国外的她对这里的公车路线并不熟悉,看着路旁竖着的站牌,初情有些茫然。

正想着要不要直接坐出租车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眼前。

凛从驾驶座上走下来,“小姐,我送你。”

初情淡笑,“你好像是我肚里的蛔虫,总是在我需要的时候出现。”

“我知道小姐一定不习惯坐公车,而且为了避嫌,你也一定不会和上官海同车。可是就算小姐想试着做普通人,也需要时间来适应,在没适应之前,就让我送你吧。最多,我送到骆氏附近再让小姐下车,小姐再走去,这样别人就不会看到了。”凛温柔地建议。

“凛,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走吧。”

初情径自坐上后座。凛愣着笑了笑,立刻回到驾驶座上,刚刚那句“没有你,我直偿知道要怎么办!”将会永远深刻在他心里,对他来说,这已经够了!

凛开着车将初情送到骆氏附近的一个拐弯处,初情下车后,凛便开车离开了。

初情用了五分钟的时间站在了骆氏的大门外。

一座二十七层的高楼,耸立在这条最繁华的地段上,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那么引人注意。

看着眼前这座宏伟的大楼,初情的眼中浮现了一丝恨意,但很快被她隐去。

十年,十年来的努力就为了这一刻,她终于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