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逐浪洗剑录完结版免费试读 沈武林章节列表大结局

逐浪洗剑录完结版免费试读 沈武林章节列表大结局

时间:2021-10-14 00:42:12编辑:淡漠 作者:她的眉笔 人气:

《逐浪洗剑录》为她的眉笔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杜腐忙躬身应道:“卧龙山庄和一剑堡的人都撤走了,属下正欲飞报堂主,是不是趁现在把他们带回去?”尤宁道:“你确定一庄一堡的人真的都

逐浪洗剑录

推荐指数:10分

《逐浪洗剑录》在线阅读

《逐浪洗剑录》 第71章 会主 免费试读

杜腐忙躬身应道:“卧龙山庄和一剑堡的人都撤走了,属下正欲飞报堂主,是不是趁现在把他们带回去?”

尤宁道:“你确定一庄一堡的人真的都撤走了吗?”

杜腐道:“属下来时没有再见到搜索的人,大约他们已经得到乾坤双剑的消息,赶去审讯口供的了。”

尤宁点了点头,冷笑道:“且让他们去空高兴吧,我就不相信他们能问出一名来。”

接着,取出一条黑巾,掷给杜腐,挥手又道:“掩蔽面目,咱们回去!”

杜腐遵命系上面巾,从墙脚下挟起“袁氏双环”。

尤宁回头张望了一眼,沉声又道:“你带人行走,本座自会替你掩护,万一遇敌,只管夺路脱身,但要注意有没有人跟踪。”

杜腐道:“属下遵命先走了。”身形微闪,由楼侧阴影处落下城墙。

只见他略一审度,再举步时,却沿着城墙墙脚,奔入邻近一条小巷,并不登高越屋,仍藉街巷房檐暗影掩蔽,迅若狸猫般伏腰疾驰,转瞬间,便消失在小巷转角处不见了。

尤宁伫立城楼,目睹杜腐平安远去,不觉含笑颔首,眼中闪出赞许之色。

当尤宁和杜腐在城楼中交谈的时候,飞蛇蔡旭琨正单臂扣着城垛,身子悬空斜持在城墙外面。

直到两人先后离开西城,假冒“袁氏双环”的事也毫未露出破蔡旭琨才暗自松了一口气,蹑足疾落城下,顺着护城壕曲身而行。

壕中泥石错杂,野草丛生,有些地方泥土已经崩塌,留下大小不一的缺口。

蔡旭琨潜抵一处缺口,分开乱草,低头一阵张望,却愣住了。

他分明记得是把余坤藏在草丛里的,可是,现在草丛竟空空如也,哪儿还有人影?

蔡旭琨骇然一惊,连忙扭头四顾,是这地方一点也不错,然而那身负重伤又被制住穴道的余坤是怎么不见了呢?

失去一个余坤并不重要,问题是,假如被他脱逃回去,对杜腐却是十分严重的威胁。

飞蛇蔡旭琨心念电转,顿感事不平常,无奈此时杜腐已走,知会他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又急急越城而入,赶回后园。

郭竟正在秘室探视袁氏双环,听了蔡旭琨的飞报,也不禁大惊失色,顿足道:“你们擒住余坤,就该当场把他杀了,为什么又留下后患?”

蔡旭琨惶然道:“这是四哥吩咐的,只因那姓余的乃系尤宁亲信,四哥准备从他口中,追查尤宁的来历。”

郭竟摇了摇头,道:“黄四弟一向心思慎密,怎么也做也这种糊涂事来,要问口供,应该当时就问,人没有送回来以前,怎能够冒冒失失就乔装易容去涉险?一旦姓余的脱身逃回,事情岂不是当场拆穿了么?”

蔡旭琨好生惭愧,垂首道:“这不能怪四哥,他原是把人交给小弟看守的,也交待过小弟,万一无法保全时,就毁了姓余的面目,都怪小弟大意疏忽……”

郭竟道:“事已如此,追悔无益,假如那余坤是被同党救走,现在也回到前院了,你们先准备一下,愚兄去暗镜室看看,他若果真遇险,说不得,只好硬干硬拼了。”

说完,推开暗门,匆匆进入地底密道。甬道直达前院,暗镜室就在大厅下层,郭竟一脚跨进室门,便听见“扬声筒”中传来阵阵叱骂的声音。

郭竟心惊不已,急忙旋开锐眼,吵目窥探

大厅里灯火辉煌,如同白昼,厅只两个人,一个垂手肃立,另一人则大咧咧在一把虎皮交椅上。

椅上那人身穿一袭青衣儒衫,半截身子都被椅背遮住,盾不见面貌,交椅前面的,并非杜腐,却是身为主人的尤宁。

在交椅旁边,横放着两个长形黑布包裹,不知内藏何物。

这时,青衣人正指着尤宁责骂道:“你身为一堂之主,受本会倚重,寄大任,如今竟闹出这么丢人现眼的事,还敢狡辩卸责,把责任推在第三分舵头上?三分舵差人不当,自应重惩,你督促不严,又该怎么说?”

郭竟只觉那青衣人的声音好熟,无奈一时竟想不起曾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但见尤宁垂手恭声答道:“属下不敢卸责诿过,只求会主赐恩,让属下将功赎罪。”

青衣人冷冷道:“本座御下一向赏罚分明,有罪不罚,何以服众?姑念你平日尚知勤奋,不无微劳,暂时革去堂主衔位,降为香主,仍着代摄银堂堂主职权,以观后效。”

尤宁连忙拱手躬身,说道:“谢会主恩典……”

青衣人道:“这次虽然损失一名分舵弟子,总算把袁氏双环截回,刚才你说的那个余坤,他在堂中是什么职位?入会多久了?”

尤宁道:“他是前年才奉准入会的,本来补一名‘二等剑士’,属下见他忠诚干练,在西淀时,才呈请提为‘一等剑士’兼本堂行刑领班职务。”

青衣人默然片刻,道:“很好,你叫他来进来见见本座。”

尤宁欣然领命,回头扬声道:“令主有谕,召见一等剑士余坤。”

厅外应道:“领谕!余坤告进。”杜腐低头叉手而人。

郭竟见他无恙,才算心中略定,至少在目前,那个真正的余坤一定还没有回来。

杜腐毕恭毕敬走到距离交椅五尺处,单腿一屈,行下大礼,道:“一等剑士余坤叩谒会主。”,青衣人招了招手,说道:“知L,抬头。”

“是!”杜腐答得很利落,迎着雪亮的灯光,毫不犹豫地扬起脸来。

那青衣人凝注良久,忽然问道:“余坤,你以前见过本座吗?”

杜腐朗声道:“没有。”

青衣人阴恻恻一笑道:“那么,适才你进门的时候,为什么竟有惊诧之色?”

杜腐甫一迟疑,那青衣人立即变脸叱道:“回答本座的问话!”

杜腐忙俯首道:“求会主恕属下失礼之罪,属下才敢说。”

青衣人怔了一下,点头说道:“好!本座准你失礼一次,但要据实直言,你说吧!”

杜腐道:。“属下一直无缘拜谒会主,心目中,总认为会主多半是一位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头子。适才奉召进门的时候,忍不住偷望了一眼,却万没料到会主竟然这般丰神俊逸,更如此年轻,属下内心惊惶,不觉就流露出……”

话没说完,青衣人已哈哈大笑起来。

郭竟在秘室中也不期芜尔,暗想:千穿万穿,马屁不可穿。这话,委实有些道理,看来四弟非仅机警,更深悉个中三昧呢!

但闻那青衣人大笑道:“余坤,你很会说话,也颇具胆识,以你的才智,当一名‘一等剑士’仍太委屈了些,本座有心升你为香主,你可愿意?”

杜腐忙道:“属下自知平庸,不敢妄求升迁,只盼能追随本堂尤堂主,为会主尽忠效力,于愿已足。”

青衣人颔首道:“你能不忘故谊,十分难得,不过,本会向重赏罚公平,今夜你临变不乱截回马车有功,本座特别破格擢拔,提升你为银堂香主,俟后你要知恩图报,竭智协助尤堂主,多替本会出力,知道吗?”

杜腐躬身应道:“谢会主恩典。”

青衣人顿了顿,又道:“现在本座另有一件更重要的任务,交你去办,也是给你们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事成必有重赏,如再出意外,却休怪本座不顾情面。”

尤宁一震,忙俯首道:“谨领会主令谕。”

青衣人用手指指两个长形包裹道:“把它们解开了。”

杜腐应声上前,半蹲解开包裹上的绳索,布中掀起,登时一怔。

原来包裹中竟是一男一女两个活人。

那女的是个老妇,身着斑烂彩衣,男的穿一件大红道袍。两人穴道都被制住,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眼珠子却转个不停,老妇怒容满面,道人则流露出惊诧迷惆的神色。

青衣人问道:“尤堂主,认得这两人么?”

尤宁道:“属下只认识那道人是红莲观的红莲道人,至于这位老妪,却从未见过。”

青衣人得意地笑道:“提起这老婆子的名号,只怕会叫你吓一大跳,她是田继尧的独生女儿燕娥,又名燕红杏。”

尤宁果然大吃一惊,失声道:“她就是名称“恶人谷娇娘”的燕娥?”

青衣人道:“不错,也就是四大恶人中火神章奋的情妇。”

尤宁迟疑了一下,说道:“属下虽未见过彩衣娘娘燕娥,唯据江湖传闻,那燕娥乃天生丽质,姿色颇佳,但这位老妪却……”

青衣人大笑道:“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岁月匆匆,山河尚且会改变,何况一个女人的姿色。”

尤宁一怔,也不禁哑然失笑,拱手道:“的确,属下竟忘了时光无情,红颜易老。”

青衣人收敛笑容,招招手,将尤宁唤近椅前,附耳密语了一阵,最后又正色叮嘱道:“此事关系重大,无论如何要弄出个结果来,本座随时派人来听消息,三天之内,必须得到确实地点!”

尤宁唯唯诺道:“属下全力以赴,决不让会主失望,可是,这红莲道人……”

逐浪洗剑录

逐浪洗剑录

作者:她的眉笔 类型:武侠 状态:连载中

《逐浪洗剑录》这本书写的真不错,虽然是虚幻小说,但屋次清楚,真不错,我觉得,写这些真不容易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