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逐浪洗剑录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沈武林全文阅读在线阅读

逐浪洗剑录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沈武林全文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1-10-14 00:42:09编辑:林言 作者:她的眉笔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她的眉笔原创的武侠小说《逐浪洗剑录》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沈武林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 杜腐突觉心中一动,恍然而悟,跺脚道:“不错,小弟竟没有注意过那些小厮,原来奥妙在此……”郭竟诧道:“四弟想出其中蹊跷了?”杜腐尴

逐浪洗剑录

推荐指数:10分

《逐浪洗剑录》在线阅读

《逐浪洗剑录》 第69章 打架 免费试读

杜腐突觉心中一动,恍然而悟,跺脚道:“不错,小弟竟没有注意过那些小厮,原来奥妙在此……”

郭竟诧道:“四弟想出其中蹊跷了?”

杜腐尴尬地道:“说来惭愧,小弟谬号‘鬼脸’,素以易容术自负,却不料那姓尤的也是大大的行家,若非大哥提到那些小厮出入内宅的可疑,几乎被那匹夫瞒过了。”

郭竟道:“难道那些女人,都是些小厮假扮的?”

杜腐道:“不!应该说那些小厮,全是女人改扮的;”

郭竟微微一怔,也恍然笑了起来,颔首说道:“想不到,姓尤的还有这一手,哈!”

杜腐道:“此人机诈百出,堪称劲敌,小弟倒要好好斗他一斗!”

郭竟点头笑道:“四弟准备怎样斗他?”

杜腐目光一转,说道:“咱们早些休息,养足精神,今天夜里先给他一点颜色……”

浮云掩月,夜色深沉。

三更,正是人们美梦香甜的时候。节孝坊前,突然悄没声息驶来了辆单套马车。

那辆车,篷帘深垂,由一个中年壮汉驾驶,车轮都用厚厚的布絮环裹,马蹄上也套着护蹄草垫,车缓,轴滑,驶过石板路连一点声音也没有。

马车远在距离石牌坊十丈外就嘎然停止,那驾车壮汉缓缓把革缰系在辕桩上,从座板箱里取出旱烟,填烟叶,点纸煤,悠闲地吸了起来。

他竟没有卸辔松绳,也没有下车的意思,看样子,是在等人。

可是,等谁呢?这么夜深,街上空荡荡的,人踪全无,谁会雇车?

那车把式却一点也不急,只是好整以暇地独坐辕头,一袋接一袋吸着旱烟!对啦!这辆车八成儿是由外地送客到洛阳,因为时间太晚,没法投店,又不能出城,准备借这坊下空地,坐待天明了。

假如真是这样,倒不能不佩服这位车把式好耐性,距天明还有一个多更次,他居然连个瞌睡也不打?熬渡漫漫长夜,他也不饿?

提到“饿”!巧得很,就在他吸到第二袋烟的时候,街尾转角处出现了一楼灯光和竹板声音。

那是一个五十多岁矮老头,挑着一副馄饨担子,油灯插在面笼边。小锅里正冒着热气,笼架上有馄饨;也有面条,另外还有调味盒子,外加一只小酒坛。

矮老头一边敲着竹板,一边顺着小街巍然向石牌坊走过来,头上一顶破毡帽,帽沿压得好低,昏黄的灯光,映着半张老脸,大约今夜生意不佳,老头儿一副垂头丧气没精打采的神情。

渐行渐远,矮老头一溜眼,望见牌坊下的马车,顿时精神一振,急忙把担子挑到近前搁下,匆匆加扇添柴,巴结地问道:“老大,来碗热馄饨怎么样?”

车辕上那壮汉却冷冷扫了老头一眼,漠然应道:“不饿!”

矮老头陪笑道:“那么,要不要切点卤菜,喝两杯酒,御夜露寒气?”

壮汉语音仍是冷冰冰的,说道:“不喝!”

“嘿嘿!”矮老头招揽不成,有些尴尬,干笑道:“老大,天还早呢,喝杯酒也好打发辰光,您尝尝老汉这酒,千纯万正的状元烧,自家酿的,味道与众不同,喝了保不打盹!”

老汉不耐,道:“跟你说了不喝尽啥叨于啥?”矮老头一愣,讪讪放下了扇子,苦笑道:“好!不好就不喝,生意不成情谊在,老大您何必发火了呢?”

壮汉哼了一声,又填上第四袋烟,没有答理。

那矮老头好生扫兴,自顾站在坊下敲着竹板,也没有开口。

两人各据牌坊一端,那驾车壮汉猛吸旱烟,矮老头却用力敲打竹板,一声声越敲越响,就马肚里闷气,藉那竹板当泄出来似的。

夜深人静,那竹板听来份外刺耳,“梆!梆!梆!”简直就在跟敲在壮汉心窝上一样,何况矮老头耗了许久,没揽到一份生意,却没有离去的样子。

驾车壮汉已经一连皱了好几次眉头,实在忍不住,沉声道:“喂!老头,走远些敲行不行?”

矮老头胡子一翘,也没有好气地道:“我敲我的,碍着你什么?”

壮汉怒目道:“你敲得老子心烦,懂不懂?”

矮老头哼道:“这才笑话,你不愿听不会走开?谁又没请你呆在这儿。”

壮汉叱道:“是老子先来,你叫谁走开?”

矮老头也不退让,睑眼道:“你先来便怎样?这地方又不是你家,难道不准我老头子做生意么?”

驾车壮汉怒火猛升,摔了冒烟袋,沉声喝道:“老子就不准你在这儿刮噪,你敢怎么样?”

矮老头嘿嘿连声冷笑,说道:“造反了,我老头子在节孝坊卖了几十年馄饨,倒不知道这块地皮是有主的,老大,你把眼睛放亮些,这是有王法的地方,我老头子今年也快六十岁了,可不是吓唬大的,别以为你年轻力壮块头粗,老头子可不在乎这个……”

驾车壮汉凶睛暴射,狞笑道:“我看你这老混蛋是活得不耐烦了。”一长身形,跃落地面。

不料那矮老头竟横得很,顺手抄起担上切菜刀,大叫道:“干啥?你还敢杀人不成?”

壮汉阴恻恻道:“老蠢物,你以为老子不敢杀人么?老手想弄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不信你就试试看!”

矮老头退后两步,心里有些虚,想再找件家伙壮胆,馄饨担子上已无用物,便把麦架上的灯笼摘下来提在左手。

驾车壮汉一步步逼近,冷笑道:“老混蛋,死在临头还忘不了带灯笼,敢情你是怕共同泉路上看不见行走么?”

矮老头分明声色厉内在,颤声道:“你你可别逼人太甚想当年,我老头子,也不是好惹的,打架闹事,向来不含糊……”

驾车壮汉冷嗤道:“那是当年,可惜现在你老了!”话落,突然抢身上步,飞起一脚,直向矮老头势刀的右腕踢去。

矮老头一时未防,被踢个正着,“啊呀!”一声,菜刀应“脚”而飞,吓得踉跄倒退,赶紧躲在馄饨担子后面,又摸了一柄赶麦杖,大叫道:“救命啦!杀人啦!”

驾车壮汉喝道:“老狗,你在找死!”跨步而上,扬掌就劈。

那矮老头绕着担子跑,扯开嗓子叫,凄厉的呼救声,响彻夜空,别看他刚才嘴挺硬,这会儿真动上了手,可就剩下喊救命的份儿了。

驾车壮汉怒不可遏,杀机顿起,一面咒骂,一面持袖子追逐,怎奈矮老头很滑溜,总围着馄饨担子兜圈闪避,急切间竟捞他不着。

壮汉一怒,猛抬腿,将馄饨担子踢翻,从护腿皮套中拔出一把明晃晃的尖刀,直向矮老头扑去。

老头失去了屏障,更毁了生财工具,急怒攻心,反忘了害怕,嘶叫道:“好小子,你敢毁我老头子吃饭家伙,我也叫你做不成生意!”

骂着,竟将手中灯笼,砸在马车车蓬上。

车蓬布上涂过桐油,沾火既着,刹那间,便劈劈拍拍冒起火焰。

就在火势刚起之际,石牌坊暗影下突然窜出一条人影,贴地一滚,飞快隐入车底。

这时,辕前马匹也受惊狂嘶,泼开四蹄,拖着车子疾奔而去。

驾车壮汉看见车辆起火,骇然大惊,顾不得再杀矮老头,急忙转身追马车。

但追未数步,后脑却重重挨了一赶麦杖,仆倒地上。

马车带马飞奔,掠过巨宅大门,向左一转,笔直冲上了大街。

那原来紧闭着的巨宅边门,突然“呼”地一声启开,门内闪出两个人,正是尤宁和那随侍的青衣汉子。

尤宁沉声喝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青衣汉子惶然道:“是第三分舵送人的车辆,约定四更交接,他们早来了片刻。正待命清查有无跟踪暗线,不知怎么会出了意外。”

尤宁惊诧道:“这么说,人还在车子里?”

青衣汉子道:“正是。”

尤宁顿足叱道:“该死的东西,还不快迫!”青衣汉子慌忙从怀里取出一支竹笛,正想吹,却被尤宁劈手夺去,低骂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你是怕人家不知道咱们的地方么?”

青衣汉子手足失措,呐呐道:“属下该死!属下该死!”

尤宁喝道:“不许出声动众,随你四更以前,把人抢回来。过了时限,提头来见。”

青衣汉子唯唯应诺,展步如飞,掠奔而去。

尤宁目光转动,正待亲自去救那驾车壮汉,突神神色微变,急急缩身退回门内,迅速掩闭了边门。

片刻后,衣袂振风之声入耳,石牌坊下出现两条人影。

那是两个劲装负剑的少年,衣色一紫一白,正是“卧龙山庄”两侠少庄主,“乾坤双剑”许氏兄弟。

许煊冷冷扫了地上馄饨担子一眼,摇头道:“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故呢,原来只是卖馄饨的跟人打架,咱们走吧!”

许羡道:“大哥别忙,你看这小子手中还拿着刀!”

许煊笑道:“打架嘛,当然要动刀子,这小子八成遇上了吃白食的小流氓了,仗着自己身强力壮,不肯受气,才被人捧了一顿。”

逐浪洗剑录

逐浪洗剑录

作者:她的眉笔 类型:武侠 状态:连载中

《逐浪洗剑录》文笔非常好,故事很细腻,很多话也很有深度有思想。也许不是新类型但更接近生活,有回忆有感动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