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逐浪洗剑录无弹窗章节目录】主角沈武林

【逐浪洗剑录无弹窗章节目录】主角沈武林

时间:2021-10-14 00:41:58编辑:田田圈 作者:她的眉笔 人气:

主角是沈武林的小说《逐浪洗剑录》此文是她的眉笔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呼声之后,便是一阵窸窣撑地移行声音,分明那汪凯文已经放弃了搜寻,赶回石屋来取毒粉了。穆乘风慌忙拭泪跃起,如今时机仓促,已不由他从

逐浪洗剑录

推荐指数:10分

《逐浪洗剑录》在线阅读

《逐浪洗剑录》 第60章 火场 免费试读

呼声之后,便是一阵窸窣撑地移行声音,分明那汪凯文已经放弃了搜寻,赶回石屋来取毒粉了。

穆乘风慌忙拭泪跃起,如今时机仓促,已不由他从容试服那瓶黄色药丸,必须尽快对付屋外的老毒物。

他心念电转,突生急智,匆匆折返炼丹室,用两柄铁钩,将壁炉中那药汁沸腾的大铁锅,搬放在汪凯文所留轮椅上,又顺手从药架上取了一罐黑色毒粉,然后推着轮椅,回到前面石室。

这时,移行之声却及门而止,原来汪凯文也发现室内灯火熄灭,台阶前更不见了哑童徐纶的尸体,情知有异,故而不肯贸然人室。

但他凝神倾听了一会,室内只有一个的呼吸声,便试探着喝问道:“伴炉,是你把灯弄熄了?”

穆乘风度好室门距离,轻轻将轮椅停在门内三尺处,漫声答:道:“是我弄熄的。”

汪凯文微惊道:“你是--”

穆乘风应道:“在下穆乘风。”

汪凯文心头一震,道:“原来你已不在林子里,竟躲在屋内?”

穆乘风道:“不错,你现在知道上当了吧?我将你诱进果林,目的就在入室取解药,谁耐烦跟你在树林子里捉迷藏。”

汪凯文忽然得意地笑道:“穆乘风,你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石内仅有一条出路,别我门窗,如今这唯一通路已被老夫堵住,你成了釜中游鱼,任你插翅也逃不出老夫的手掌心。”

穆乘风冷哼道:“可是我守在门内,你却休想进来。”

汪凯文笑道:“老夫何须进来?咱们就这样耗着,室中食物无多,且看谁能支持得久?”

穆乘风道:“那最好不过了,咱们两个人,可以轮流休息,现在徐兄弟正在炼丹室寻找解药,等咱们都解了毒,那时再看鹿死谁手吧?”

汪凯文顿了顿,道:“你们别忘了,只怕他非仅寻不到解药,偶一失慎,反而断送了性命。”

穆乘风道:“这个不劳过虑,咱们自会小心谨慎。”

汪凯文又道:“老夫索性对你说明了吧,解药全在老夫身上,根本不在炼丹室中。”

穆乘风哂笑道:“咱们又不是三岁小孩,会相信你这些鬼话?你身上有多少个口袋,能装得下去多少解药?”

穆乘风道:“假如咱们找不到解药,临死之前,会把炼丹室内的毒丸毒粉,一把火烧个干净,叫你永远无法再害别人。”

汪凯文骇然惊怒道:“小辈,你胆敢毁坏老夫毕生心血所炼药物,老夫发誓要将你们碎尸万段,一块块割下你们的肉来喂鹰!”

穆乘风嘻嘻笑道:“人死之后,无牵无挂,你爱怎么办,听凭尊便,咱们不会放在心上。”

汪凯文勃然大怒,一声暴叱,便欲冲进石屋。

穆乘风一抖手,整罐毒粉迎门洒出,沉声道:“老匹夫,你敢入门一步,别怪我要用你自己炼制的毒粉对付你了!’,汪凯文挥掌一按石墙,缩身略退,低头看看那散落地上的毒粉,心里不禁一阵冷笑。原来老毒物毕生炼制各类毒物,多达百余种,为了便于辨别药性,故而将药物配成三种不同颜色,其中红色代表剧,黑色代表慢性毒药,黄色则为解药,徐综不悉内情,遍尝百药,不幸误尝了黑红二色,以致中毒惨死。

毒神汪凯文痛惜毕生心血被毁,又见穆乘风掷出的毒粉只是黑色慢性毒药,戒心稍解,心胆顿壮,双掌猛按地面,身形略退又进,一手横护前胸,一手斜遮脸部,电击般穿过石门,冲人屋中……

他只说掩住头脸要害,不惧毒粉截阻,却没想到漆黑的屋中,正有一锅沸腾滚荡的药汁在等着替他洗澡呢。

“卟通”声响,轮椅翻过,铁锅倾履黝黑阴森的石屋,扬起一声惊心动魄的凄厉惨呼……

呼号渐弱渐低,最后,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呻吟了。

就在呻吟声中,穆乘风抱着徐纶兄弟两具尸体,神色凝重地走出了石屋。

他穿屋前花圃,在果树林边默默掘了一个坑,掩埋了兄弟俯饱受痛苦的遗体,然后盘膝坐在墓前,取出解药吞服一粒,闭目调息。

约莫半盏热茶之后,当他再度睁开眼来,月影已经移向西天。

他肃然向墓前拜了三拜,站起身来,摸一摸木剑,举步穿林而入。

在果林一角,寻到了双实并生,色分黑白,开如龙眼的“阴阳果”树,小心翼翼摘下三对,放人“易容革囊”中,这才吸气腾身,掠登削壁,觅路赶往“火神”章奋隐居那片密林。

半夜惊险,九死一生,如今虽然幸得脱身,已经错过了子夜时候,只好把希望寄托在莲道人身上,若能擒住莲道人或可追问出那假冒师父的恶徒真实身份和来历。

因此,他一路飞驰疾奔,全力展开轻功身法,宛如星丸弹射般,跨断涧,越险溪……

正奔驰间,突见前面浓烟蔽空,火光冲天,映得乱山荒,映出一片血红。

起火处,正是章奋夫妇隐居的那座林。

穆乘风大惊,急忙又加快了脚步,狂风也似向起火的方向扑去。

越到林外时,大火已由密林深处中天际,那原本寂静得可怕的树林,此时就像煮沸的水锅,夜空中宿鸟飞鸣,遍地虫蚁乱窜,火光中,更不时传来一声声怒叱和狂笑。

穆乘风望去,见火势虽猛,燃烧的范围却不大,显然起火尚不太久,当下略为调匀了一下呼吸,立即快步穿林而入。

行约十余丈,迎面涌来一股灼热浓烟,阻断了视线,焦本灰叶纷坠,令人无法再往前进。

穆乘风知道已经接近火场,迫得停下脚步,深纳一口真气,闭住呼吸。

等到烟雾略散,蓦地里,却见一条人影,从林中冒火突烟而出,几乎跟自己撞个满怀。

穆乘风眼尖,目光飞扬,已看清那人一身红色道袍,体型矮壮,正是莲道人。

而且,莲道人背上,还背着一个用湿被褥覆盖的灰发老妇。

穆乘风喜出望外,探手摘下木剑,沉声喝道:“阳敏杂毛,给我站住了!”

莲道人闻声抬头,不期一怔,道:“阁下是谁?”

穆乘风手横木剑,冷叱道:“别问我是谁,把人放下来,听我吩咐。”

莲道人望着他手中的木剑,恍然大悟道:“看阁下所用兵器,莫非是沈大侠的嫡传弟子穆少侠吗?”

穆乘风冷冷道:“少废话,叫你把人放下来,你听见了没有?”

莲道人脸上掠过一抹惊诧之色,低声道:“阁下须知这老妇人是沈大侠授命生擒的,贫道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得手,你如不表明身份,怎能……”

穆乘风叱道:“我没有工夫跟你啰嗦,再不把人放下,别怪我要不客气了。”

莲道人倒退一步,闪目道:“身份未明,恕贫道无法遵办!”

穆乘风冷嗤道:“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接招!”声落,木剑一抖,迎面飞点而出。

莲道人脚下疾转半匝,身躯侧闪,避开剑势,斜刺里纵身,便想穿林逃走。

穆乘风一声冷笑,顿腕沉剑,喝道:“躺下!”欺身上步,虎腰微微前倾,木剑贴地横飞,“啦”地一声轻响,正敲在莲道人右腿弯上。

莲道人闷哼踉跄颠出三四步,一跤摔倒。

他一个翻滚,立即又跳了起来,竟强忍住右腿疼痛,挣扎着向林外逃去。

穆乘风倒没想他会如此强悍,木剑忙交左手,探囊抽出一柄“逆沧澜”,振腕射去。

一串刺耳铃声应手而起,莲道人心头一震,尚未转过念来,左腿腿弯关节处已经被小剑透骨贯穿。

双腿一软,扑地栽倒,这一次,他是再也跳不起来了。

穆乘风大步赶上,首先从莲道人腿弯起出“逆沧澜”,拭去血污,插回剑囊内。

可笑莲道人兀自满头雾水,两眼怔怔瞪着穆乘风,迷惑的问:道:“你既然是剑魔沈大侠的传人,为什么反跟贫道作对呢?”

穆乘风冷冷一哂道:“等一会儿你就明白了,现在先委屈,下吧。”

扬指点闭了他的哑、麻二穴,然后将他和老妇分挟在胁下,出了密林。

穆乘风志在昭雪师冤,跟‘火神’章奋扯不上恩怨,但是,他必须防止“神火心诀”落入对方手中,是以不得不将那白发老妇一并带走。其用意,倒并非为了帮助“火神”章奋。

林外不远,有一座小山,山脚下乱石嶙峋,隐藏着许多岩洞。

穆乘风寻了一个隐蔽的石油,将两人带入洞中,解开了莲道人的哑穴,沉声问道:“说实话,树林的火是你放的吗?”

莲道人摇摇头道:“不是。”

穆乘风哼道:“你别想骗我,昨天午后你在江边受命的经过,我都亲眼看见,如又当场获你劫持这老妇人,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

莲道人道:“贫道句句实言,你不信也是无可奈何。”

穆乘风道:“那么我且问你,你在江边受命用假造火连暗算章奋,那盆假造的火莲现在何处?”

莲道人一震道:“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何必再问贫道……”

穆乘风厉喝道:“回答我的话!”

逐浪洗剑录

逐浪洗剑录

作者:她的眉笔 类型:武侠 状态:连载中

人物性格在作者的刻画下每个人都有鲜活特点体现,剧情引人入胜,总会出乎我的预料,下午茶时间还有什么比喝着茶读本好书更惬意的事情呢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