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逐浪洗剑录》(主角沈武林)精彩阅读章节列表

《逐浪洗剑录》(主角沈武林)精彩阅读章节列表

时间:2021-10-14 00:41:57编辑:史小鹏 作者:她的眉笔 人气:

完结小说《逐浪洗剑录》是她的眉笔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武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汪凯文语声微顿,含笑道:“首先,由老夫给你‘神仙酥’解药,但在解毒之前,你必须同意另取-种药丸,然后由你离谷外出,去替老夫寻觅可供

逐浪洗剑录

推荐指数:10分

《逐浪洗剑录》在线阅读

《逐浪洗剑录》 第59章 炼丹室 免费试读

汪凯文语声微顿,含笑道:“首先,由老夫给你‘神仙酥’解药,但在解毒之前,你必须同意另取-种药丸,然后由你离谷外出,去替老夫寻觅可供试药的人,每一个对时返谷交一次货,直到老夫伤愈为止。”

穆乘风道:“你要我服用的那种药丸,是毒药么?”

汪凯文道:“不错,那就是侍药和伴炉他们服用的慢性毒药,必须每一对时吞服一次解药,否则便会毒发身死,这是防你一去不返的权宜措施,等到老夫伤愈,自当替你解毒,还你目由之身。”

穆乘风摇头道:“对不起,这条件我不能答应。”

汪凯文道:“为什么,难道这样不公平?”

穆乘风道:“这条件对我太没有保障,毒丸入腹,我的生死便全操在你手中了,假如你永远不为我解毒,岂不是永远要受你控制摆布?而且,要我去替你寻觅无辜的人,供你试药,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我也不干。”

汪凯文道:“可是,你要想想,如今真力难聚,只有死路一条,以必死之身,换一线生机,何乐而不为?话说回头,老夫如不能控制解药,又怎知你一定会回来?”

穆乘风沉吟片刻,说道:“大丈夫一诺千金,我可以发下血誓,决不一去不返,但只能够答应替你寻些猿猴或蓄牲送来,供你试验解药,若要以人试毒,却恕难应命。”

汪凯文摇头道:“老夫不信疼咒,再说老夫伤在脸部,为使肌肤复原,就得用人的肌肤作试验,无法以猿猴代替。”

穆乘风耸耸肩道:“如此看来,咱们的合作条件是谈不拢了。”

汪凯文道:“蝼蚁尚且贪生,你就不珍惜自己的性命么?”

穆乘风道:“在下不愿束手待死,也不屑委屈求生。”

汪凯文眼中精芒一闪,缓缓颔首道:“好志气,好心胸,咱们两人总有一个让步才行,你既坚持,老夫就听听你的誓言吧。”

穆乘风道:“还有一点你别忘了,在下只是发誓去后一定再回来,并不包括送人给你试验毒药。”

汪凯文苦笑道:“至少,你得替老夫寻些猿猴畜牲之类送业,这总是你答应过的。”

穆乘风道:“是的,这一定能办到,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事,在下都愿意竭尽全力,助你治好毒伤。”

汪凯文忽然变得非常迁就随和,点头道:“假如老夫给了你解药,你却自食诺言,一去不返,那时如何?”

穆乘风毫未迟疑,道:“在下如失信不归,必死于天殛雷诛,尸骨成灰。”

汪凯文默然片刻,竟带着无限凄凉的语气道:“老夫困顿荒谷数十年,熬受毒伤之苦,虽说都是当年作孽太多报应,但你我总算得一见投缘,相信你举对一个残废人失信的。”

说着,探手人怀,取出一只小磁瓶,从瓶中倒出一粒绿豆般大小的黑色药丸,托在掌心上,说道:“这解药,你来拿去吧!”

穆乘风迟疑了一下,说道:“为免误会,在下想,还是请你老将解手掷过来比较好。”

汪凯文微微一笑,道:“你对老夫疑忌之心,竟如此深重么?”

口里虽这样说,仍抖腕将药丸掷给了穆乘风。

穆乘风接住药丸,凑在鼻上闻闻,毫无气味,又用舌尖轻舐一下,也觉不出任何异样,心念疾转,扬目问道:“这东西当真是解药?”

汪凯文不悦道:“你若不敢服用,尽可还给老夫……”

穆乘风笑了笑,道:“是不是解药,本来只有你一人知道,我不信也不行了。”手掌向嘴上一送,一仰脖子吞了下去。

过了片刻,汪凯文含笑问道:“可有什么感觉么?”

穆乘风摇摇头道:“没有啊,就像没服药以前一样。”

汪凯文吃吃笑道:“当然,那药力要等一个对时以后才会发作,明日此时,就是你死期了……”

穆乘风骇然变色道:“你原来给我吃的,不是解药?”

毒神汪凯文得意大笑,说道:“解药,嘿嘿!你等着吧,如果你乖乖束手就擒,供老夫作试验之用,药成仍然未死,也许老夫一高兴,就会赏你一粒真正的解药了。”

穆乘风怒目道:“老匹夫,你怎可言而无信,用此诡计……”

汪凯文傲然道:“老夫平生行事,但求目的,不择手段,从来不知道什么信诺不信诺。”

穆乘风恨恨道:“你如此卑鄙无耻,也不怕传扬江湖,辱没了‘黑谷’声誉?”

汪凯文吃吃而笑,道:“放心吧,江湖中人最现实,他们只认识力量,不管那力量是怎样得来的,何况今日之事,永远也没有机会传扬出去了。”

穆乘风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至少,我和徐综兄弟还没有死,我们就是证人!”

汪凯文大笑道:“你们最多还能再活一天,在这一天内,老夫还要用你们二人试药,岂会容你们逃出掌握。”

穆乘风冷哼道:“你怎敢断言我们最多只能再活一天?”

汪凯文道:“老夫对亲手炼制的毒丸效力,自然最具信心,你没有老夫的独门解药,休想能活过一个对时。”

穆乘风轻哂道:“假如我根本就没有吃你的毒丸,结果又如何?”

汪凯文仰首大笑,说道:“可惜你已经吃了。”

穆乘风嗤道:“老匹夫,你看这是什么?”右掌一扬,指缝赫然挟着那颗黑色毒丸。

汪凯文一见,怒声道:“好个狡猾的小辈!”身形疾射,凌空飞扑了过来。

穆乘风早有防备,左手洒出一把泥沙,绕树急转,重又展开一场“捉迷藏”的追逐战。

果林繁密,泥沙迷眼,老毒物又心浮气躁,空有一身功力,无法尽力施展,用手代脚不如有脚的人灵活,一阵逐奔之后,入林渐深,反而失去了穆乘风的人影。

原来穆乘风利用果林掩蔽,将汪凯文诱进枝叶茂密处,便以声东击西之法,不时掷泥沙石,故意制造一些音响,扰乱老毒物的耳目,自己则趁机抽身,退出林外。

他决心亲自冒险进入老毒物的炼丹室,设法寻取解药,因为徐综的生命,已经只剩下半夜时光,而自己如果不能解去“神仙酥”药力,困在谷中,迟早难免被汪秀所擒充作试毒的冤鬼。

他也知道此举危险极大,随时可能被汪凯文堵截在石屋内,变成“釜中之鱼”,而且,自己和徐综都不识药性,很难分辨出哪一种才是真正的解药,纵然进了丹室,亦未必便取得两个所需解药,但与其束手待毙,不如涉险一试,就算吃错了药中毒送命,至少比供汪凯文凌辱折磨要痛快得多。

是以,他一出了果林,便飞步奔向石屋。

不料奔到石屋门前,却只见徐纶的尸体,不见了徐综。

穆乘风为争取时间,无暇寻觅,匆匆将徐纶的尸体拖人石屋,挥动木拐,击灭了屋顶吊灯,便径奔炼丹室。

一进炼丹室,他愣住了。

那是一个狭长的房间,除了室门这一边,三面都是药架,室中放着一张木案,案上堆满了配药炼丹所需工具器材,进门右侧,有一座壁炉,炉中火光熊熊,架上一口巨锅,正熬着满锅沸腾药汁。

这时,室内已经一片凌乱,药架上的瓶罐都被揭开,药粉,药丸散落遍地,徐综却全身俯伏在药案上,双脚虚软,动也不动。

穆乘风低唤一声:“徐兄弟!”举步奔到药案前,拉起徐综衣领一看,心里不禁一阵惊悸。

但见徐综口耳眼鼻都渗出血丝,遍体冰冷,早巳气绝,在他左手,紧紧握着一瓶黄色药丸,右手手掌下,却压着一张污皱的纸片。

纸片上,用炭笔写着几个歪七倒八的字:“黑红有毒,万不可……”

显然,他是误服了有毒之药,不幸中毒而死。

穆乘风暗然泪下,环顾架上药罐,粉末丸散俱全,其数不下百种,但全都是黑红二色,只有徐综手里握着那只小瓶,才是唯二黄色的。

这情形不必再费猜测,准是徐综入室寻觅解药,却苦于不识药性,无奈之下,迫得遍尝各色药物,用自己的生命作赌注,去尝试有毒无毒?

结果,不幸所尝的全都有毒,等他发现这瓶唯一颜色不同药丸时,已来不及尝试,便毒发而死了。

临死前,犹欲将身试所得留字告诉穆乘风,才写下了七个字,便即不支,那支黄色药丸可能就是唯一的解药,他却失去了最后机会。

穆乘风将黄色药丸揣进怀中,然后抱起徐综的遗体,退出炼丹室,放在徐纶旁边,单腿曲跪下来,免首含泪道:“小兄弟,你们熬受了许多痛苦,如今安静的去吧!穆乘风但能不死脱险,誓必替你们报此深仇。”

正祝祷间,外屋突然传来汪凯文叱骂声,道:“穆乘风小辈,你尽管像乌龟一样躲着吧!老夫拼了一罐毒粉不要,洒遍这果林,熏也要熏你这小兔崽子出来,你等着就是。”

逐浪洗剑录

逐浪洗剑录

作者:她的眉笔 类型:武侠 状态:连载中

《逐浪洗剑录》这本书写的很好从章节到内容都能给读者以新的感觉同时能吸引读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