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逐浪洗剑录完结版精彩试读全文阅读 沈武林免费试读全文阅读

逐浪洗剑录完结版精彩试读全文阅读 沈武林免费试读全文阅读

时间:2021-10-14 00:41:56编辑:林诗雨 作者:她的眉笔 人气:

《逐浪洗剑录》是她的眉笔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逐浪洗剑录》精彩章节节选: 汪凯文无限感慨地道:“这年头,好人真难做,老夫怜你们年幼,宁可耽误两年时光,不忍用你们试药,而且收录门下,传授武功,没想到养虎为

逐浪洗剑录

推荐指数:10分

《逐浪洗剑录》在线阅读

《逐浪洗剑录》 第58章 同病相怜 免费试读

汪凯文无限感慨地道:“这年头,好人真难做,老夫怜你们年幼,宁可耽误两年时光,不忍用你们试药,而且收录门下,传授武功,没想到养虎为患,你们居然毫无感激,反欲恩将仇报,唉!这实在叫人太寒心了。”

穆乘风道:“本来嘛,这好像养鸡养猪一样,杀死了老的,豢养小的,假如小的逃了,等于蚀去老本。”

汪凯文只作没有听见,继续又道:“不过,念在你们年纪太轻,自己没有主见,容易受人蛊惑,为师仍然可以原谅你们,只要你们……”

穆乘风又岔嘴拉道:“只要你们忘掉父母兄姐的血仇,认贼作父,将来后悔就来不及啦。”

汪凯文实在按耐不住了,笑容渐敛,冷冷道:“穆乘风,你不要以为老夫必须用你试药,现在就不能先宰了你。”

穆乘风正要激他发怒,以便趁机动手,应声笑道:“晚辈很明白,咱们三个迟早都不免一死,老前辈杀了我,仍然可以在他们兄弟中,任选一人去试那毒药。”

汪凯文眼中凶光暴射,冷哼道:“算你猜对了。”木拐一顿,倏忽欺近。

穆乘风斜退一步,沉声道:“可是,老前辈也该明白,在下真气虽然无法提聚,身边尚有十柄风铃剑师门魔剑十三式,招招精妙绝伦,要我束手受死,却是办不到的。”

汪凯文仰起丑脸,哈哈狂笑道:“别说是你,便是沈破浪亲来,他那柄破剑,也不在老夫的意中。”

“打!”穆乘风趁他笑声未毕,突起发难,双手齐扬,两把细沙对准老毒物面门撒去,同时俯腰低头,不退反进,贴地一个翻滚,直冲向老毒物下盘。

他早已估计好彼此间的距离,也认准了老毒物双腿萎缩,全仗两柄木拐支撑身体,细沙出手,固然无法伤他,但至少会逼使他挥手遮拒。

只要他一举手,势必就有一支木拐非松开不可,如能出其不意,夺下他一枝木拐,或者将他拐弄断,老毒物身体失去平衡,行动不灵,纵有天大本领,也无从发挥了。

一个人的生死存亡关头,往往能产生超人的勇气和力量,穆乘风抱定必死之心,破釜沉舟,作孤注一掷,出手之准和身法之快,连自己也没有料到。

细沙漫空飞射,“呼”地一声,罩向汪凯文面门。顿使老毒物吃了一惊。

皆因他满脸毒伤未愈,正流着脓水,若被泥沙撒中,那可是件麻烦事。

汪凯文惊怒之下,本能地举起左手掩护着头脸,右手大袖同时挥起,发出一股劲风,向满天飞抄疾拂了过去。,这一来,身体全靠胁下两支木拐支撑,正好上了穆乘风的当。

穆乘风冒死低头猛冲,怒牛般全身扑到,恰好撞在双拐之间,“蓬”然一声响,直把汪凯文撞得仰面翻倒,摔出五六尺远,两柄木拐一齐脱手。

其中一柄穆乘风抱住,另一柄则摔落在果树林边。

穆乘风跳起身来,拔步向林边奔去,口里大叫道:“老毒物跑不动了,你们快去找药!”

徐纶和徐综略一怔愣,急忙挺身跃起,抹头奔向石屋。

汪凯文急怒交进,双掌一按地面,身形横掠,飞快扑向果林边,凌空一掌向穆乘风劈落。

穆乘风眼看就快抢到另一柄木拐,终因无法抵挡老毒物的劈空掌力,迫得先求自何,一式“懒驴打滚”,躲了开去。

仅仅一步之差,林子那柄木拐,已被汪凯文抢到手中,但他并未用木拐支撑身子,却一抖手,将木拐对准徐纶兄弟飞掷而出。

穆乘风大惊,急大叫道:“徐兄弟,快躲!”

呼叫之声未毕,木拐已电掣般射到,可怜徐纶闪避不及,一声惨哼,竟被木拐穿背透胸而过,一只脚才踏上门前石阶,便倒了下去。

徐综目睹哥哥惨死,一把抱住尸体,伏地大哭起来。

穆乘风热泪盈眶,紧紧握着木拐,硬声道:“小兄弟,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快去找些解药,咱们再替你哥哥报仇。”

徐综仰起泪脸;连连摇头不已。

汪凯文阴侧侧笑道:“穆少侠,不必多此一举了,老夫的炼丹室他一步也没有进去过,根本就不知道解药放在什么地方。”

穆乘风切齿骂道:“老匹夫且慢得意,你多行不义,早晚总会报应临头!”

汪凯文冷哂道:“至少你们是等不到报应那一天了,伴炉小鬼最多能活到明日午刻,至于你穆少侠便是老夫囊中之物,擒你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穆乘风心中暗急,冷哼一声,道:“吹什么大气,就凭你条废腿,叫你爬也爬不动。”

汪凯文嘿嘿笑道:“你若欺老夫失去了木拐,那就大大的错了,老夫神功犹在,双掌如刀,这儿有的是树木,随意削枝代拐,本是轻而易举的事。”

穆乘风道:“可惜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再做—双木拐,不信你就试试看。”

汪凯文笑道:“好!咱们就试试!”双掌按地面,身形凌空飞起,—探手,抓向一根横枝。

穆乘风不待他抓牢,大喝一声,挥拐便砸。

汪凯文冷然一哂,右臂飞快向树上一搭,身体己悬挂在树枝上,上掌急翻,五指如勾,反扣木拐。

穆乘风急忙顿腕变招,化砸为扫,使一个“削”字诀,改扫他的双脚。

谁知汪凯文右臂猛地向上一收,整个身子突然升高尺许,紧接着松手弹身,竟向穆乘风当头扑落了下来。

穆乘风一拐,扫空,已知不妙,急忙侧身滚倒,又是一式“懒骇打滚”避了开去,右手趁机在地上抓起一把泥沙,反手洒出。

多亏有这一把泥沙,才逼得汪凯文匆匆挥袖护脸,来不及再下杀手,及待泥沙落定,穆乘风已跃身而起,踉跄退出三丈以外。

汪凯文悻然笑道:“沈破浪的传人,原来只会一招‘懒驴打滚’?”

穆乘风脸上一阵红,喘息着道:“你如敢给我解药,就能见识到剑魔传人的真正本领了。”

汪凯文阴沉地说道:“待老夫擒住你以后,自会给你解药,现在老夫先叫你多打几个滚!”话落,三度腾身射起,直扑过来。

老毒物一身武功,委实不同凡俗,虽然失去了木拐,仅凭双掌撑地,依旧毫无阻滞,飞身发招,一样凌厉绝伦,勇猛无比。

但穆乘风也在连番遇险的情况下学了乖,仗着身法灵活,决不跟他接近,一味闪避,绕树游走,利用果林掩护,始终保持三四丈距离,有时情势危急趋避不及,便随手抓一把泥沙,迷乱老毒物视线。

一阵追逐下来,穆乘风全仗身体灵活,却苦于真气涣散,老毒物虽然功力深湛,却吃亏在双脚残废,行动委实不便,两人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半斤八两,恰好拉平。

时间一久,穆乘风累得满身大汗,老毒物也两臂酸软,不由自主,都停下来频频喘气调息。

汪凯文忽然柔声笑道:“老夫这把年纪,不愿落个欺迫晚辈的恶名,咱们坐下来谈谈如何?”

穆乘风一面抹汗,一面气喘吁吁道:“要谈什么,你说吧!反正我听得见,决不会上你的当。”

汪凯文笑道:“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当前处境,你若没有解药,决不可能逃出这座万毒谷,老夫以施毒擅长,只须费少毒粉,绕林一匝,布下毒阵,即使不再追赶你,也会将你活活饿死。”

穆乘风道:“不错,你可施毒阵困死我,甚至不用毒阵,我也会饿死在谷中,但我宁可中毒或饿死,也决不甘心把性命供你试药,你的解药,弄不成功,这一辈子只好老死山谷,和我的下场,又有什么分别?”

汪凯文点头道:“正因如此,咱们就应同病相怜,捐弃前嫌,彼此合作求得解药才对,何必弄得两败俱伤呢?”

穆乘风哂道:“你要用我试验解药,我也要从你身上取得解药,咱们立场相对,我倒想不出还有其他两全其美的办法。”

汪凯文道:“办法倒有,只看你愿不愿意?”

穆乘风道:“你且说说看,如果合理可行,我自然愿意,不过,我得先奉告一声,阴谋诡计最好免用,我是不容易受骗上当的。”

汪凯文哈哈一笑,道:“你也太多心了,咱们既然合作,当然必须彼此有利才成,老人愿意给你解药,只要你答应一个条件。”

穆乘风道:“先说你的条件吧!”

汪凯文道:“条件很简单,你必须答应助我配制解药,治疗我的毒伤,在我毒伤未愈之前,不得舍我而去。”

穆乘风忖了一下,问道:“我又不懂疗毒治伤,怎能助你?”

汪凯文笑道:“只要你答应协助,我自有疗毒的方法,总之,不会再拿的性命试验解药就是。”

穆乘风心中微动,正色道:“你得先把方法告诉我,且看我能不能办到再说。”

汪凯文道:“轻而易举,以你的武功和聪明,一定办得到。”

逐浪洗剑录

逐浪洗剑录

作者:她的眉笔 类型:武侠 状态:连载中

《逐浪洗剑录》书中虽然文笔有点幼稚,但是也慢慢走向成熟。。并且文笔自然,情节松弛有度。没有其他小说一成不变的套路,人物性格明显。。个人觉得值得一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