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草包嫡长女精彩试读无弹窗章节目录 裴亦轩顾明鹂完结版在线阅读全文试读

草包嫡长女精彩试读无弹窗章节目录 裴亦轩顾明鹂完结版在线阅读全文试读

时间:2019-09-20 20:23:45编辑:饺子粉 人气:

主角是裴亦轩顾明鹂的小说《草包嫡长女》此文是象象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夫人,谢府的夫人和公子到了。”有人隔着屏风向里边喊。顾如衾很快就听出那清脆声音的主人是娴香,她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连忙和张秋雨

草包嫡长女

推荐指数:10分

《草包嫡长女》在线阅读

《草包嫡长女》 第三章 煮茶和刺绣 免费试读

“夫人,谢府的夫人和公子到了。”有人隔着屏风向里边喊。

顾如衾很快就听出那清脆声音的主人是娴香,她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连忙和张秋雨说:“母亲,我们快出去迎接吧。”说完就硬着头皮往外走,走了两步就听到身后顾嘉陵冷哼了一声。

她装作什么也没听到,走到门口,迎上正往这边走的舅母陈婉。

“舅母,我是如衾,您还记得我吗?”她说得一脸灿烂,心里却开始有点鄙视自己,用得着这样找洞钻,躲那两姐弟吗?

陈婉看到她那么热情,有些震惊,但多年的主母生活让她很快就适应过来。她反握住顾如衾的手,说:“如衾啊,这么多年不见,你都大了这么多了。真没想到你还能记得舅母。”

要不是因为前世的记忆,她才记不住陈婉呢,她不好意思地继续扯谎:“舅母长得那么漂亮,我当然一直记着您了。”陈婉五官端正,保养得也很不错。三十多岁,不带一点老态,反而像开得正艳的牡丹,雍容华贵。

很明显的恭维话,从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嘴里出来,倒也不会惹人讨厌。陈婉笑着说:“油嘴滑舌!”

“这是我母亲,”她拉着陈婉来到张秋雨跟前,又指了指她的弟妹们,说,“这是我妹妹顾如瑛,我弟弟顾嘉陵。”

“顾夫人,九年不见,你还是九年前的样子。”陈婉笑着和张秋雨寒暄。

“谢夫人说的是你自己吧?我这些年白发都新增了许多。你还不快给我们介绍一下谢公子?”

陈婉把她的身后的少年拉到跟前,说:“这是我的小儿子炙阳,九岁了。”

张秋雨摸了摸谢炙阳的头,问:“原来这就是炙阳啊,你们一走就是九年,我都没有见过他呢。远阳没有来吗?他今年该有十四岁了吧?”

“远阳贪玩,前天摔伤了腿,现在还走不了,就没有过来了。”

顾如衾听到这话,瘪了瘪嘴。她才不信谢远阳是贪玩摔伤的。前世第一次见谢远阳是在一个月后,她到谢府无意见到他在那习武。她不记得当时的具体情形,只谢远阳留下了个练武来很拼命的印象。谢远阳这次摔伤,肯定也是练武受伤。谢炙阳虽各方面都不如他哥哥,但在同龄的世家子弟中也不差。

她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那么多的同辈人,我连一个比我差劲的都找不到。是我不学无术、骄傲自大,才会被裴亦轩骗得那么惨。”她握紧拳头,“既然我能够重来一次,我一定要变强,担负起顾家嫡长女的责任,绝对不能让人伤害顾家……还有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把裴亦轩和蒋凝梦挫骨扬灰!”

“大表姐。”她专注着心里想的事情,没有反应过来谢炙阳在喊她。

张秋雨见她不理会谢炙阳,有些无奈:“衾儿,炙阳在叫你,你怎么可以不理他呢?”

“啊,从来没有人叫我大表姐,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慌忙对大家解释,“炙阳表弟,不好意思。”

“我们进去吧,待会菜都凉了。”张秋雨说完就和陈婉并排走进餐厅。

顾如衾在后面跟着,突然听到旁边有人压着声音对她说:“你又丢脸了,我们顾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

她回头看见顾嘉陵一脸嫌弃地看着她,好像她就是那汤里的老鼠屎。她嘴角抽了抽,前世和顾嘉陵关系不好,但他也只是对她很冷淡,这一世倒好,因为她主动去接近他们了,他直接把对她的嫌弃表现地那么明显。

“哼,你再怎么说也改变不了我是顾家嫡长女的事实,我以后肯定会比你厉害的。”她承认她有些恼火,或许是面对着小小的顾嘉陵,她的心智也变小了许多。说完这话,她觉得自己那多活的十三年完全没有让她成熟多少。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顾嘉陵很快就抓住她的话不放,说:“这可是你说的,三个月后的万卷赏,若是你能赢过我,我就承认你比我强,我会应你一个条件,绝不耍赖。若是你输给我了,我要你每天早上给我娘请安,直到你嫁人。”

“好!一言为定。”她果断答应。前世的她绝对不会给谢秋雨请安,她觉得这是对尊严的维护。现在想想,张秋雨委实是担得起的。和顾嘉陵打这个赌有机会赚到一个许偌,又能激励自己学习,还不会吃亏,不答应她就是傻子。

*********

这顿饭吃得还算愉快,当然,要是没有那两姐弟在的话,她会更开心的。多活了十三年,虽然她还是之前那副草包的样子,但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学会了的。谢家夫妇很明显从这一顿饭就看出了顾如瑛的知书达理,顾嘉陵的少年老成。看他们的眼神也流露出欣赏之色。

她在一边听着他们引经据典地谈论,若是前世,为了出风头,她肯定会插嘴胡言乱语一番。心Xing已经不是小孩的她,当然知道这样只会让自己的粗俗和不学无术暴露,于是她默默呆在一旁,安安静静地听着他们高谈阔论,只恨自己多活了十三年都不见得有多读到什么书。

“衾儿,弟弟妹妹们都说了平日的喜好,你平时都是怎么打发时间的?”陈婉见她不说话,特地问道。

她突然被问到,有些震惊。顾如瑛喜欢练琴,顾嘉陵喜欢下棋,谢炙阳也随口说他喜欢赏画。琴棋书画,都是极其高雅的爱好,前世的她对这些可谓一窍不通,每日除了惹是生非,就是喜欢乱花钱。

她很努力地想了一下自己到底有什么特长,随后脱口而出:“我没有弟弟妹妹们那般有学问,我每日就是在做做女红,煮煮茶。”

“啪”的一声,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顾嘉陵身上。

“不好意思,嘉陵失礼了。”顾嘉陵有些窘迫,他纵使再老成,也不过是一个九岁的少年,他听见顾如衾这样“吹牛”,震撼地不小心让筷子掉在了地上。

大人们说着没事,就继续把话题转到顾如衾的爱好身上。

谢镇喜欢喝茶,听到她会煮茶,突然来了兴致,问:“衾丫头都是怎么煮茶的?喜欢往茶里加什么料?”

“我煮茶的方法可和舅舅喝过的完全不一样,我什么料也不会往里面加。”说到擅长的煮茶,她不再唯唯诺诺,开始从容自得了起来。

“不加料?”谢镇从未听过这么奇怪的煮茶方法。

她眼睛扫了一眼众人,皆是一脸莫名地看着她,唯有顾嘉陵一脸幸灾乐祸,等她出糗的样子。

她对顾嘉陵扬了扬下巴,一脸得意。随后娓娓道来:“我煮茶可是分为治器、纳茶、候汤、冲茶、刮沫、淋罐、烫杯和斟茶八个步骤的。每一个步骤都很重要,茶叶种类和水的选择也很重要。把握好这一切,才能够泡出汤色上乘,味道绝佳的好茶。”

顾嘉陵还是一脸“你就编吧”的样子,她直接无视他,继续往下说。

“候汤可不是和平常那样水开了就可以了,这是有讲究的,水开则汤沸,可分为一沸、二沸、三沸三个阶段。开始冒水泡的时候太稚,温度不够,不宜泡茶,叫做婴儿沸;当水顶水壶盖时,汤已太开,太老,叫做百寿汤也不宜泡茶;只有当水泡连串冲上来,水面浮珠的时候才是最合适泡茶的汤,这样的汤才能泡出好茶……”

“衾丫头说得倒是很讲究。”谢镇打断她的话,“可是我完全没有接触过这种煮茶方式,你说得再多我这粗人也理解不了,要不待会你给我们露一手?好让我看看有多了不起。”

顾嘉陵听了这话,觉得她的“牛皮”要破了,不禁喜上眉梢。

“舅舅,我这套煮茶方法需要特定的工具,我的那套茶具前不久摔坏了,等我重订一套,好了以后,一定煮给您喝。”她看见顾嘉陵这般神态,恨不得马上答应,只苦于当下根本没有工具。

顾嘉陵听她这样说,瘪了瘪嘴,动作不大,却还是入了她的眼。她回复他灿烂一笑,心里暗暗对他说:“你就等着看吧,我绝对不会让你看到我的笑话。”

“那行,”谢镇身为长辈,也不好揪着晚辈不放,“等茶具到了,你一定记得通知我。”

“我一定会记得的。”她郑重地答应了谢镇后,回过头对他身边的陈婉继续说:“舅母,不知您喜欢什么图案?我书读得少,每日也是闲着,倒不如绣个荷包,好孝敬孝敬您。”

这两样都是她前世婚后学会的。这种奇特的煮茶方法在她十七岁那年风靡整个慕天皇朝,发明者恰好是蒋凝梦。蒋凝梦前世开了一间“雅阁”,以品茗论事之名招募了不少青年才俊,这名为“泡茶”的方法,就是最初吸引人的招牌。

裴亦轩好饮这种茶,为哄他开心,她特地请人上门教导。她苦学一个月,掌握了数种茶叶的冲泡方式,再加上自己的专研创新,终于成功泡出令自己满意的茶。她至今还记得,裴亦轩夸她泡得比雅阁还好那时的喜悦心情。

女红是她在怀孕的时候,为了给她未出生的孩子亲手做衣服,花重金请南方的刺绣名师教的。一针一线尽得真传,怕是连京城最火的绣天下里的绣娘,也不比她好多少。

想到这里,她握紧拳头,心里默念:“真是讽刺,能拿得出手的本事都和裴亦轩脱不了关系。既然这样,我今生就从这泡茶和刺绣开始,慢慢经营斗垮你们的事业!”

草包嫡长女

草包嫡长女

作者:象象类型:言情状态:完结

《草包嫡长女》宅猪的文笔很好,不过总感觉在描写人物情感方面有些欠缺,缺少那种能够深入人心的,引人入境的情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