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穿越三国志全文阅读在线试读】主角陶新陶

【穿越三国志全文阅读在线试读】主角陶新陶

时间:2021-06-09 19:08:20编辑:无情人 作者:穿越者 人气:

主角叫陶新陶的小说是《穿越三国志》,它的作者是穿越者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主公,此乃何人,竟然知道我等来历及去向?”二人走后,马秀连忙问陶新。陶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仔细听他们吟唱的歌词,心想:这两人一

穿越三国志

推荐指数:10分

《穿越三国志》在线阅读

《穿越三国志》 第9章 现场作诗 免费试读

“主公,此乃何人,竟然知道我等来历及去向?”二人走后,马秀连忙问陶新。

陶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仔细听他们吟唱的歌词,心想:这两人一定是世外高人,因为厌倦世俗凡尘,所以在这里“无花无酒锄做田”。

荆州是个相对安定的地方,可以陶冶情操的名山名水不少,所以许多世外高人都喜欢来这里避开凡世。其中好多都是大儒马融的弟子,他们虽有框国治世只能的,但却不愿意出仕。

最著名的当然要数水镜先生司马徽,他的才学,不可估量啊。

算一算自己的行程,也拆不多到襄阳地界了,陶新有些猜疑:刚才那两人,是不是就有司马徽!

正好店家来上酒,陶新借机问道:“店家,此处是何地界?”

店家很热情,加上陶新并没有为难他,所以对陶新很有好感,回答道:“此处便是襄阳县隆中亭了。”

“隆中,果然是隆中!”陶新大喜,接着问道:“刚才那二人?”

“噢,刚才那二人,具是此处名士。”店家答道,“年长者乃黄承彦,另一人便是襄阳水镜先生司马徽也。”

与自己猜测的不错,陶新心中暗喜。虽然这两个人都不愿意出仕,但他们都是真才实学之人,陶新愿意一试。刚才他们说出自己要去哪里,也就是说他们已经知道徐庶就在自己帐下。若是能把他们也召到自己帐下,那还何愁天下不得呢。

“黄先生是不是有一女,年方二八,容貌甚美?”陶新接着问道,目光灼灼的盯着店家,急切的希望得到肯定的答案。

店家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黄先生是有一女,年方二八。但其容貌,小人还真未曾见过,黄先生也从来不与外人提及。”

“哦。”虽然有点失望,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不管她是不是黄月英,至少她的美貌不曾有假。若她真是那个最具争议性的绝世才女,陶新倒真的很想认识一下。至于别的目的,了解他的人应该懂得。

被店家勾起兴趣,陶新没有任何食欲,吃什么都索然。知觉杯中的村酒淡如清水,没有任何味道。陶新想了想,对马秀道:“你等在此饮酒,不可无端生事,我去去就回。”

马秀连忙放下酒杯,他的任务是保护陶新,军师下的死命令,就是他们十个都挂了,陶新也必须安然无恙。听陶新要一个人离开,他无论如何都要跟着去。

最后还是陶新冷着脸,骂了他一顿才将他甩掉。

陶新离开村店,按照店家的指示,走股小溪来到一座茅庐前。这里的布局规划和其他的亭不一样,他们不是按里划分行政单位,而是随意建筑。比如眼前这座茅庐,除了一座木板桥外,别无其他的路可以进入。

小桥流水人家,说的就是眼前这种画面。

门前潺潺溪水,院内一片菜园,用简单的木栅栏围城的院落,简朴而实在。虽为茅庐,却比高楼更为雅观。虽然朴实,却比诗画更有意境。难怪那些世外高人都喜欢居住在这种地方,每天怡情养性,抚琴会友,当真是神仙般的日子。

凭栏而望,屋内静静的仿佛没有人。只有一队刚刚破壳的小鸭子,毛茸茸的从门前走过。刚刚学会撅屁股,就跟着摇摆,一只一只,甚是可爱。

方圆没有其他建筑,如果店家没有坑陶新的话,这里应该就是黄承彦的家了。陶新觉得贸然敲门太过庸俗,看到这群小鸭子忽然灵机一动,一首打油诗朗声而出:“门前一群鸭,落河赶水花;不知命三月,猛火来煮它;香味传三里,奈我腹何大;再烹一只肥,分享与众家。”

“哼!”陶新刚念完,茅屋的们猛然打开,里面穿啦一声愤怒。紧接着,一个娇俏可人的身影出现在陶新视线。

黄月英正在屋内画水车图,忽然听见门外有人吟诗,于是侧耳倾听。前两局还觉得这人不错,善于观察。可是越到后来,听着越别扭。门外那个可恶的家伙,打起了自家鸭子的主意,居然要吃了它。一只不够,居然还要再煮一只。你说气人不气人。

黄月英立即放下手中的活,准备出去教训一下这个贪嘴的家伙。可是一开门才发现,那个贪嘴的家伙居然就是自己在竹林里碰到的那个怪人。一时间,她所有的责备之词都忘光光了。

“怎么是他?”想起他灼人的目光,小月月俏脸不自然的微微发烫。

相反,陶新证实了自己的猜想,脸上有挂起了邪魅的弧度。很绅士的和她打招呼:“真是巧啊,不想我被门前刚出世的小鸭子吸引,居然能再见到你,这岂不是缘分?”

他笑的越开心,黄月英就越心慌。不过听他刚才所念之诗,却别有一番韵味。就好像那首: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陶新不知道,自己随口吟的这首诗,被黄郝抄录了下来,很快就在文学界传开了。各大名儒文豪,都在研究这首脍炙人口的七律诗。而且很多人都开始效仿七律,朗朗上口,轻松易懂。更为关键的是,这首诗的作者,居然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当然,他们不知道陶新窃用了别人辛辛苦苦的创作。

黄月英自幼受到她父亲的熏陶,对文学界的事情也十分关注。当她第一此看到这首诗,就深深的喜欢上了它。她常常在想:做这首诗的,会是怎样一个人呢?

当然,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他做这首诗的人和眼前这个奇怪的,贪吃的,残忍的家伙联系在一起。

这里是自己家,黄月英鼓起勇气,反驳道:“鸭子还如此小,你怎么就能惦记吃它呢?任何生物都有它们生存的权利,你怎可忍心夺取他人生命。”

“好一个善良的丫头。”陶新不用问,已经知道黄月英的名字,见她这么认真,反问道:“鸭子不是用来吃的,那是用来做什么呢?任何事物存在都有它自身的价值,作为鸭子,它的价值就是用来果腹。”

黄月英一顿,不知道该怎么反驳陶新的话,貌似自己还真吃过不少鸭子呢。小脸蛋憋的通红,强词夺理道:“总之它还小,就是不能吃。”

陶新一脸无辜,道:“我何时说过此时就吃它呢?再说了,此时鸭子肉少毛多,食之必然无味。还是饲养三个月,再吃不迟。”

黄月英无语,她自有伶牙俐齿,和父亲争论从来没有输过。可是为什么面对这样一个讨厌的家伙,却每每被他说的哑口无言呢。

黄月英不知道……

“喂,你是何人,为何来此?”说不过陶新,黄月英干脆不再纠缠,心里只想着用什么办法把这个可恶的家伙打发走。

陶新嘴角微微一扬,对黄月英的问话不做理会,故作正言:“圣人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姑娘为何不请我进屋喝一杯茶,也好探讨一下诗词歌赋。”

黄月英想也不想,立即回绝:“父亲不在家中,不便见客,你还是走吧。”说罢,就要关门回屋。

见状,陶新忽然有些着急,不愿就这样离开却又无计可施。焦虑之际,忽然天空有暗雷作响。风云涌动,天空转眼间变得天阴。南方多雨,天气转变极快。上一秒还是晴天太阳,这一刻便有可能是风雷暴雨。东边太阳西边雨,讲的就是南方的天气。有时候隔一条江,天气迥然相反。

陶新顿时大喜,装作可怜,连忙道:“骤雨将至,你便忍心一个外乡人在风雨中漂泊乎?”陶新的演技虽然很差,但奈何黄月英心善,她知道这附近却是没有这雨的地方,忍不住善心大发,似乎很不请愿地样子,“且进来吧,待雨停歇便要离去。”

陶新连连点头,谁知道雨什么时候停呢。再说了,进了这扇门,想再赶他出去哪那么容易。不待黄月英来开门,陶新单手扶墙跳了进来“你……”黄月英对他的自觉很是无奈,气呼呼的指着他,却又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带着陶新来到堂屋,强调道:“你只能在此处歇息,万不可乱动屋内物件。”说完,便要离开。

此时乌云遮日,天已经暗了下来。陶新本来就是想和小月月呆在一起,说说话聊聊天什么的。怎么会轻易让她离开呢,于是道:“你要将客人独自留在这里?”

黄月英嗔怨地白了陶新一眼,道:“男女授受不亲,孤男寡女岂有独处一室之理,若是被父亲见到,必然会责备。”

“哦!”陶新好奇地问道:“那孤男寡女如何才能共处一室呢?”

黄月英认真回道:“只有夫妻,才可如此。”她认真起来的样子,就好像学姐教训不懂事的学弟,煞有其事。

她没有发现,陶新嘴角的弧度扬的更高了。

“那你便做我妻子,这样便不会有人说闲话了。”陶新很随意的说道,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丝毫没当一回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不懂夫妻是什么意思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黄月英俏脸儿唰的一下全红了。那如瓷器般的俏脸,此刻变成了润红色的宝石,晶莹剔透。

“你,你……”她不知道是该生气呢,还是该生气。总之和这个家伙说话,就是这么气人。她正值妙龄,对于男女之事好奇却又害羞。有句话说的很透彻:那个少年不钟情,那个少女不怀春。小月月,就如一只春天的小猫,春心涌动。

但像她这么有才学的女孩,自然要求极高。纵观当时少年英雄,能让他看得上眼的还真没有几个。唯独有一个,用一首诗打动了她。

争辩不过,于是甩手而去。

陶新见玩笑有点过了,适可而止。连忙止道:“黄先生岂会责怪你,我是奉他之命来看你的。”

“你怎知我父姓黄?”黄月英停下脚步,好奇的看着陶新。此时她脸色恢复如初,大大的眼睛就如芭比一样卡哇伊。

陶新得意一笑,卖着关子道:“我不但直到你父姓黄,而且还知道你也姓黄。”

“哦,呃,你……”黄月英发现自己简直要抓狂了,“你父黄承彦,你叫黄月英,我说的没错吧?”陶新在黄月英小火山爆发之前,连忙收起玩笑,“适才碰到黄先生,他与水镜先生在一起,故而叫我独自前来找你。”

黄月英再次按耐住喷火的冲动,再一次选择相信陶新:“当真,你找我作甚?”

陶新微微笑道:“我闻黄先生大名,特意前来拜访。但他与水镜先生在一起,故而叫我先行前来。听说小月月你厨艺极佳,故连忙从酒馆前来。适才在门口见鸭思厨艺,故才有感而作也。”

黄月英见陶新不似说谎的样子,且终于听见他说了一句中听的话,心里喜滋滋的。她心思手巧,不但才学横溢,更是做得一手好菜。既然他是自己父亲的客人,也就不必回避。现在正是用饭时间,黄月英对陶新道:“你且少坐片刻,我去准备饭菜。”

黄承彦不愧是当世名士,屋内尽是琴棋书画,各类雅作。在这个房间里,还看到了他的陶氏纸。有的上面写着龙飞凤舞字,有的画着春意盎然图。想必都是黄承彦兴致高涨,灵感突发之作。不是真的性情中人,怎么会有这样的豪迈之作呢。

陶新不懂得欣赏字画,但他也大概看得明白创作人的心态。气氛总是很容易感染人,高雅的艺术品自然需要人来欣赏。

“呀!”

陶新正捧起一幅画细细品赏,屋后面突然传来黄月英的叫声,紧接着一阵噼噼啪啪火爆声。一阵浓浓的烟从厨房传来。

“不好!”陶新大惊,连忙朝厨房跑去。

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原来黄月英正在做饭的时候,茅屋忽然塌了下来,茅草落在火灶上,顿时点燃了整个厨房。屋外的雨水很小,不足以浇灭这么大的火势。

黄月英不小心,被火星溅到,于是痛叫了一声。

大火越烧越大,她想跑出去却早已被大火阻断了路。屋顶还在不断崩塌,黄月英只觉自己的头发渐渐烧焦,衣服也被点着了。若是再跑不出去,非烧死不可。

她越是着急,火却越来越大。忽然,头顶一根房梁被烧断,直勾勾的朝她砸去。黄月英抬起头,眼看着她就要砸到自己脸上,她惊恐万分,早已忘记了逃跑。若是被这根梁砸到,就算不似也会毁容。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大火中忽然跳出一道矫捷的身影,快速的将自己揽在怀中。

陶新硬生生的挨了一根梁,顾不得背后的刺痛,一把抱起黄月英飞也似得窜过大火跑了出去。由于黄月英衣服上有火星,一下子把陶新的衣服也点着了。两人仿佛一个火人,火势渐渐阔大。

陶新来不及多想,抱着黄月英,飞快跑出茅屋,跳进了门前小溪中。

黄月是最具争议的美女。有人说她很丑,有人说她很美。咱不妨折中一下。她本来很美,但因为一次意外而变丑了。不过遇到了猪脚陶新,避免了这种可能。只是一种假设,不喜勿喷!

穿越三国志

穿越三国志

作者:穿越者 类型:历史 状态:已完结

《穿越三国志》风水就是风水,巫师就巫师!别再和相师一样写到最后完全变了个样!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