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穿越三国志全文阅读在线试读小说】主角陶新陶

【穿越三国志全文阅读在线试读小说】主角陶新陶

时间:2021-06-09 19:08:18编辑:王小麦 作者:穿越者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穿越三国志》的小说,是作者穿越者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冬天,陶新有更多的时间陪伴田琴,田琴也很享受这样温馨的日子。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夫君不是一个凡人,他有自己伟大的事业,她不能自私的拖

穿越三国志

推荐指数:10分

《穿越三国志》在线阅读

《穿越三国志》 第8章 温馨的日子 免费试读

冬天,陶新有更多的时间陪伴田琴,田琴也很享受这样温馨的日子。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夫君不是一个凡人,他有自己伟大的事业,她不能自私的拖累他。

所以,和陶新在一起的日子,田琴总会尽量的表现自己的爱,让陶新感受放松,感受温暖。她是一个女人,她是他的妻子,她所能做的就是在陶新下班回家后,给他最好的关心。

只不过有一个事情,在田琴心里一直挥之不去。她的肚子一直不争气,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身为一个女人,最苦恼事的莫过于此。愧疚之余,她总会旁敲侧击的让陶新再娶一个。但陶新总是报以微笑,对别的女孩只字不提。

开玩笑,哥们没有时间出去物色别的女孩。相亲这种事情,陶新是坚决不会干的,就算对方长得再漂亮,陶新也会因为是相亲得来的而心存不满。所以,田琴每次提到再娶的事情,陶新都会微微一笑不说话。

他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有田琴这么漂亮,这么体贴,这么温柔的老婆已经很知足了。虽然这个时代美女辈出,那都是广告打得好,广告包装效应。因为牵扯到各种各样的历史是件,让她们的美丽出名了。而田琴这样的素颜美女,只能默默无闻的淹没在历史长河里。

论长相,论身材,论气质,论人品,论性格,田琴都已经很完美了。那么,她们还能比田琴好多少呢?

“夫君,好久没有去看母亲了,我想回去看看她。”田琴窝在陶新怀里,小手不停的在陶新的胸前画圈圈。

“明天我随你一同前往。”陶新回道。田琴是独生子女,她想自己的母亲无可厚非,恐怕田母更想自己的女儿吧。不过陶新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让他一阵懊恼。

是啊,做母亲的怎么会不想自己的孩子呢。想想徐庶,他是被他母亲一手拉扯大的。因为徐庶是不听话的坏孩子,喜欢到处流浪,恐怕好几年没有回去看自己的母亲了吧。

陶新想起历史上徐庶的悲剧,他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在发生在自己身上。徐庶是个孝子,若是刘表或者谁再把他母亲抓去,历史上恐怕又会出现一个“徐庶进某营,一言不发”的俗语了。

想到这里,陶新顿时暗暗决定,要尽快把徐母接到桂阳来。一来可以让他们母子团聚,二来也防止别人控制徐母要挟徐庶。徐庶可以死心塌地的为自己出谋划策。

当然,陶新也有自己的私心。若是徐母在自己这样,徐庶肯定不会有二心。不是不相信徐庶,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这种事情原本派属下去办就好了,但陶新不放心别人的办事能力。而甘宁周仓两人具有任务,脱不开身。找来找去,还只有自己是最闲的人,徐庶没有给他分派任务。

于是问徐庶要了地址,把桂阳暂时托付给徐庶。和田琴告别,便北上去训徐母。

徐母住在颍川郡,哪里是曹阿瞒的地盘。虽说没有人认识陶新的模样,但毕竟世道不太平,难保不会发生什么危险。

徐庶对陶新感恩戴德,硬是要陶新带着一队近卫兵。陶新拗不过徐庶,只得带着马秀和九个近卫兵出发。

速度不快,为了避开刘表的眼线,专挑小道行走。走了约莫十来日,走过一条小溪,陶新忽然看见溪边竹林里有一个女孩在做着什么。光看背影,陶新顿时有种惊艳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第一次见到田琴,看见樊依一样的感觉。

不顾陶新很快就否定了这种感觉,背影杀手他见得太多了,记得还有一句顺口溜来着:从背后看想犯罪,从侧面看想后退,从正面看想正当防卫!

所以,陶新对于背影从来都很谨慎。

因为从背影获得的信息有限,只能大概知道女孩的年龄在十六七岁左右。乌黑亮丽的头发披散在后背,裹着盈盈一握的柳腰,衬得秒条动人。那完美的曲线性感无比,微微翘臀仿佛引君一亲芳泽,任谁都有犯罪的冲动。

女孩穿着米黄色的连衣裙,周围都是青翠的竹子。在她脚下,还有一些被砍倒的竹子,竹枝和竹叶铺成了一片绿色的地毯。她仿佛在做着什么,很专注。

“好一个诱人的小女孩!”陶新暗暗赞叹。步伐,不自觉地朝她的方向迈去。

“你们在这里等会。”陶新对马秀他们道,独自一人走了过去。

微风吹过竹林,竹叶婆娑,发出沙沙的声响。恰如清脆的铃音,伴着潺潺的溪流,仿佛一曲美妙动听的协奏曲。

“沙,”“沙。”……

踩在竹叶上,发出微微轻响。显然,陶新不和谐的脚步声打破了竹林的和谐。女孩停下手中的活,缓缓地转过身子,看着陶新。秀发随着微风轻轻舞动,遮不住光彩照人。

“你是谁?”女孩微微偏了偏脑袋,瞪着萌萌的大眼睛好奇的盯着陶新。她的手里,还拿着一根没有削制好竹子。

“这……”

看到女孩的容貌,陶新一时间哑口无语。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精致可爱的女孩,就像可爱的瓷娃娃美的不可方物。又像儿童世界的芭比,可爱中带着点俏皮,眼睛里是智慧的目光。

“怎么形容?”陶新努力想着自己学过的所有可以赞美女孩的词,发现用在这个小女孩身上都是那样的苍白。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陶新没有见过,不知道这些词能不能形容眼前这个女孩。陶新也没有听过如燕出巢,所以不能用它来形容女孩的声音。或许只有祸国殃民这个贬义词,才能最接近她的美丽。

被一个陌生人赤裸裸的盯着许久,女孩有些羞怯。她微微有些不自在,好奇的眼睛上下摆动了几下。不过她觉得眼前这个稍微和英俊一词沾点边的男孩不像是个坏人,又鼓起勇气问了一句:“你是否迷了路,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了呢?”

她的声音依旧那么天真,纯洁。陶新第一次,发现自己彻底被一个女孩征服了。

风,依旧在轻轻地吹,带着一片片竹叶落下。它虽然不解人世间的风情,但很会制造气氛。

黄月英今天本来心情不错,坐在窗前赏竹林风景的时候,忽然想到一个可以用来灌溉的水车,于是跑到竹林里来实验。却不料碰到一个奇怪的人。

那个家伙一脸坏坏的笑容,怎么问他也不回话,只是瞪着两只色眯眯的眼睛看着自己,搞的她怪害羞的。人家可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接触的异性屈指可数,如何经得起这么侵略性的骚扰。

想起爹爹说的话,“莫非他就是传说中的坏人?”

长这么大,黄月英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隆中。这里的村民朴实善良,和坏人两个词差了十万八千里呢。想到这里,黄月英仓皇的扔下手里的活,三步并作两步逃出了竹林。

然而她不知道,这仓皇的逃跑却更加痴迷了陶新。

不是陶新心里变态,喜欢看别人受惊的样子。而是此时的黄月英,活像一只受惊的精灵,瓷器般的脸蛋儿上带着一点点惊慌,我见犹怜。奔跑带着风,吹起披散的长发肆意飞舞,带着阵阵幽香,暗暗传来,沁人心脾。

是什么,带走了世间的光彩,让他眼眶如此狭隘?

是什么,停止了时间的脚步,让他屏住了呼吸?

直到,过了许久……

眼前佳人已经离开,剩下的只有存在他脑海中的虚幻的影子,和弥留着的淡淡的暗香。

“主公,主公……”

忽然,陶新被一阵戏谑的声音拉回了现实。看之,只见马秀等人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眼眶里尽是嗤笑的目光。这些都是浈阳带出来的老兵,一起经历过艰苦训练,一起经历过生死战场。所以他们与陶新明面上是主属关系,但实际上他们更接近朋友关系。

“哼哼。”陶新尴尬的哼了两声,“何事?”为了掩饰,摆起主公的架子。

马秀却不买账,依旧开着玩笑:“主公,那个女孩已经走远了。”

被马秀道破,陶新干脆连尴尬都省了。哥们是什么,堪比城墙的脸皮,还在乎这?

这次,他不得不为自己开个小差。若是不见到这个绝世女子,他恐怕会日日思念,吃嘛嘛没胃口,做什么都没有动力。

“这么漂亮的女孩,在历史上会不出名?”陶新暗暗想道。他从来没有对一件事情这么认真过,也从来没有对一个女孩子有这么强烈的渴望过。

陶新找女孩,从来都是第一感觉良好之后,在看其内心。即使是见到田琴,也是先一时兴起去追求,越到后来发现田琴确实是个好女孩,才真心真意的去追求她。还有樊依,也是了解过后,才心有眷恋。

但眼前这个女孩,完全不需要了解,只看一眼便叫人忘不了。恐怕就算她是灭世大魔头,都没有人有办法拒绝她的美貌吧?一个女孩,只因为外表便叫人恋恋不忘,那是何等的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若是有这种女子终日为伴,恐怕“烽火戏诸侯”这种事情人人都愿意干吧。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陶新终于能理解,唐玄宗为博佳人一笑而不惜千里运荔枝。不能怪他们昏庸,只能说明这样的女子值得为他们放弃江山。

宁愿做一个多情的枭雄,也不做一个无情的君主。

项羽,吴三桂,只爱美女不爱江山。比起嗜杀成性的朱元璋,恐怕后人更乐意崇拜前者吧。

随着女孩的脚迹,陶新带着马秀等人追随而去。没走几步,见到一家村店。见兄弟们赶路也幸苦,于是带着他们来到村店休息。

只是村店太小,只有三张桌子,一次性只能容纳十来个人。原本店内就有两个客人,陶新这一伙呼啦一下近来这么多,却还少两个位置。店家见这些人衣着不凡,面色不善,个个都带着武器,顿时不知道怎么处置。原本那两个客人,可是十里八乡的名人,自然不能赶他们出去。

陶新倒是不在乎,来到那两个中年书生前面,客气地道:“两位先生,店中已无座位,小子可否坐这里?”两人虽然一身布衣朴素,却掩盖不了他们不凡的气度。

两人看了看周围,见这么大一群人,确实没有位置了。又看着陶新,过了一会,长一点的才点头同意,“请坐。”

陶新和马秀叫其他人分开坐下,自己和马秀和两位书生打扮的中年同坐。要了点牛肉,烫了些酒,叫大家吃好喝好。

两位中年因为陶新的介入,也停止了原本的高谈雅论,反而好奇的打量起陶新来了。

被两个父亲辈的大树盯着看,陶新纵然脸皮再厚,也不由有些不自在,问道:“二位为何如此看着小子?”

年长一点的道:“吾二人在猜,汝是何人?欲去何处?”

陶新眉头一挑,莫非遇到高人了?问道:“哦,不知二位可有答案?”

年长者笑而不语,年轻一些的那人答道:“年纪轻轻却有大将风度,当世只有三人尔。此处为荆州,汝必是桂阳太守陶新陶云龙,对也不是?”

听了此人的话,陶新等人不由一惊!这家伙如果不是一路跟随自己,就是真的是世外那个啥牛人。

陶新虽惊讶,却面无表露。只不过旁边的马秀的神情早已告诉了两人答案,他们同时笑了起来。

陶新也不否认,接着问道:“听先生之言,其他两人谓之何人?”

那人瞥了陶新一眼,将一粒花生米扔进嘴里接着道:“江东小霸王孙策孙伯符谓之一人,西凉小将马超马孟起谓之一人也。”

原来是这两个,孙策自然不用说,比自己大不了几岁,马超还比自己小一点。他已经把两人的位置说的很清楚了,这里是荆州,不是自己还会是谁呢。

陶新微微一笑,端起一杯酒道:“二位先生真乃高人也,小子敬二位一盏。”

两人很随性,也不认真,端起自己跟前的酒微微示意了一下。

陶新又问:“二位既知我名,想必也知道我欲往何处?”

“豫州颍川否?”年轻者凑前问道,见马秀呆滞的目光,他忽然爽性笑了起来,“呵呵……”

两人一人沽了一壶酒,携手高歌离去,歌曰:“高官厚爵兮,与我奈之何……”

穿越三国志

穿越三国志

作者:穿越者 类型:历史 状态:已完结

不错,写的很好看,故事很精彩,支持作者大大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