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穿越三国志》主角陶新陶在线试读精彩章节

《穿越三国志》主角陶新陶在线试读精彩章节

时间:2021-06-09 19:08:15编辑:我们都有错 作者:穿越者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穿越者原创的历史小说《穿越三国志》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陶新陶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沙摩柯带着部队退出桂阳郡,来的时候信心十足,走的时候却垂头丧气。部下问沙摩柯为什么退兵,尤其是氏金鲁反应最激烈。但沙摩柯却一言不发

穿越三国志

推荐指数:10分

《穿越三国志》在线阅读

《穿越三国志》 第6章 再抓沙摩柯 免费试读

沙摩柯带着部队退出桂阳郡,来的时候信心十足,走的时候却垂头丧气。部下问沙摩柯为什么退兵,尤其是氏金鲁反应最激烈。但沙摩柯却一言不发,对部下的质疑置之不理。

他虽然败的不甘心,蛮族汉子性直,打仗不讲阴谋诡计,这也是千百年来他们在中国之地为什么占不了主导地位的原因。沙摩柯打起架来,头脑容易发热,想问题爱走极端。

但现在冷静下来,仔细回想和陶新交战过程,他不难发现陶新的武艺绝对不比他低。若不是陶新年幼,力气不如他,自己根本占不了上风。

“此人真乃世之虎将也!”想起甘宁,他由衷赞叹。

虽然交手只有短短几个回合,但高手过招走的是精妙招式,每一招都是自己看家本领。即使这样,沙摩柯用尽自己的保命本领,却被甘宁破的一干二净。这样考虑,自己被俘就没有客观理由可以找了。

“有如此虎将相助,陶新也算一方枭雄也!”沙摩柯对自己是否还要战下去,有些疑惑。

他才任蛮王不久,虽然大家敬佩他的勇武,但他也不能把自己的士兵往死亡线上推。

“主公,为何将蛮王放走?蛮兵群龙无首,正是歼灭最佳时机,此是为百姓除一大害也。”见陶新放了沙摩柯,陈应大急。以他的智商,搞不懂陶新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陶新也不隐瞒,道:“沙摩柯乃一员虎将,若能收服此人,于桂阳郡百利而无一害。你只需按命令行事,不可多虑。”

“是。”陈应心中虽然不满,但对陶新的话,他不敢不从。

回到郴县,陶新将徐庶,甘宁等人请到自己府上,商议接下来的对策。对于怎么收服人心,陶新不如徐庶。

问道:“元直,接下来该如何?”

徐庶微微一笑,道:“主公之需耐心等待,等彝越再次来犯。”买了个关子接着道:“我观沙摩柯勇则勇矣,不善用计。为人急躁刚直,若要降服此人,必须打的他心服口服方可。”

蛮人都佩服比自己强的人,强者永远都值得尊敬。按徐庶的说法,就是等蛮兵再来的时候,必须重挫他们。这虽然不难,但却不是陶新的本意。陶新看重的不关是沙摩柯这个人,也希望得到他的部落,得到他的军队。

如今桂阳郡兵源极度匮乏,人口十分稀少。若是有两万蛮兵,内可以防止匪患,外可以威慑其他势力。而有蛮族人入住桂阳郡的话,正好弥补人口不足的缺陷。记得历史上,孙权这丫就是这样增加自己人口的。

徐仲听后皱起眉头,他有个问题,问道:“若是沙摩柯不再前来,主公一番苦心岂不付之东流?”

徐庶微微笑道:“芝然不必担忧,彝越之众都是刚性耿直的汉子,为人最重声誉。其数次败于主公之手,心中必然不服。我料定,不出七日沙摩柯必然卷土重来。”

“如今我们只需时刻派人打探消息,随时主意彝越动向,在第一时间掌握战斗的主动权。此战我等不需外出迎敌,只坚守城池,另派近卫营带上火器,埋伏在四周山林之中,只要战斗一响,便以火攻之,必然大获全胜……”

陶新一直皱着眉头,徐庶的计策虽然好,但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徐庶显然也发现了陶新表情异样,于是问道:“主公为何蹙眉不展,莫丰心中还有疑虑?”

陶新点了点头,道:“元直啊,火器威力极强,用之必然生灵涂炭,此非仁君之所为。沙摩柯爱其将士,见我等残杀其部下,如何还能归降?有没有折中之法,既不过多杀伤蛮兵,又能叫沙摩柯心悦诚服?”

陶新管燃烧弹叫火器,就是用一个啤酒瓶大的椭球形的陶罐,装半瓶经过简单提纯的石油。瓶口用布絮塞住,用时将布絮点着,然后朝着目标扔出去。油罐爆炸,石油附着之处燃烧温度极高,伤害性很强。陶新带着他们做过这个实验,若是扔一两千个这玩意在战场上,那两万蛮兵还能有几个存活呢?

陶新第一次放了氏金鲁,其实就是不想和彝越结仇太深。他们属于可以拉拢的人群,即使不能成为盟友,也不要成为死敌。

听了陶新的话,还真有点为难徐庶了。他想了很久,才缓缓吐了口气,道:“那便不真伤其兵,只需震慑既可。”

咽了口口水,接着道:“待交战之时,主公可派人吸引沙摩柯,而甘将军带一小部分人则在其尾部放火器。周将军与芝然带大部队多制旌旗插在山林显眼之处,以为疑兵。以此震慑沙摩柯部众。其后军起火,四面被围,必然军心涣散,主公再以好言相劝,言以利害,或可劝其归降。”

不出徐庶所料,沙摩柯拗不过部下的联名请战,带着大部队又开进了桂阳郡。这不过这次他走的很小心,几乎每走一里路就会派出去一个探子,所以大军行军速度十分缓慢。

来到桂阳城下,排阵列好队,到城下搦战。沙摩柯亲自出马,点名要陶新出城一战。陶新带着陈应包隆等人出城迎敌,大军一字排开。

两军对阵,主将上前答话。

沙摩柯看了看陶新身边的人,没有见到甘宁,不由一惊。上次就是甘宁埋伏的,莫非这次……

沙摩柯看了看周围的地势,前面是城墙,后面是高山,只有左右两条道,正是伏兵的绝佳地势。想到这里,他顿时有些后悔自己太过冒进了。只不过箭以在弦上,这个时候想退回去已经不可能了,只好硬着头皮上吧。

陶新驱马上前,脸上依旧挂着若有若无的邪笑,沙摩柯的举动他都看在眼里,不由大喜:“沙将军,此时若降还为时不晚,千万不要拿自己士兵的性命做赌注啊。”

听着陶新的话,沙摩柯心中更加没底。是啊,部下嚷着要来报仇,他们哪里知道身为主帅的担子有多重,责任有多大呢。

沙摩柯没有答话,他不是害怕陶新,不是害怕死亡。身后的士兵在为他呐喊,所有的部将都期待的看着他。他,不得不战。

“你已死到临头,休要再逞口舌之快。看招。”说罢,铁蒺藜骨朵风也似得抡向陶新。

陶新挺枪格挡,脸上依旧挂着自信的笑容,看起来轻松自如。沙摩柯以为陶新并没有用全力,而是处处让着自己。但若是甘宁在这里,便会发现陶新脸上的笑容是装出来的。沙摩柯的武艺和陶新不分高低,但他毕竟是能征惯战的老将,战斗经验比陶新丰富许多。而且手下力气也不陶新大,耐久力强。陶新看似轻松的每一招,都是用了全力。

这样打下去,一百回合之内或许分不出胜负,但沙摩柯要是不出现失误的话,过了一百回合便能胜陶新。

只不过陶新扮猪吃老虎太像了,一下子将沙摩柯唬住了。沙摩柯每一招都用全力,招招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他这样消耗很大,即使力气再多,也经不起这么消耗啊。

反观陶新,用巧力避开,每次让沙摩柯攻击不到。依照这种打法,一百回合之后谁胜谁负就只有天知道了。

两人斗了二十回合,蛮兵背后忽然燃起了大火。只见天空忽然飞来二十几个火球,落在人群中间忽然炸开。火花四溅,瞬间燃起一片赤焰火海。处于火海中的人,立即被大火吞噬,不见其人,只闻凄惨痛苦的叫声。

有少许外围的士兵衣甲上溅上火星,拍打不掉,瞬间烧出个洞。

蛮兵大乱,没有人去救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火人发出痛苦绝望的惨叫声,没走几步便倒下去。前方战斗的沙摩柯心一慌,手下招式乱了,被陶新一枪搠下马。

陶新没有伤他性命,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此时,周仓带领的一千号人忽然高插旌旗,擂鼓呐喊。在丛林之中,只觉四周尽是陶新的兵,不计其数。

“如今你已被我团团包围,莫说你两万人,就算十万人也瞬间葬于火海。后军便是例子,也是对你的警告。如今,肯归降我否?”陶新一扫笑容,目光变得冷厉,看着沙摩柯。

沙摩柯看见后面一片火海,才知道自己又上了陶新的当了。士兵凄惨的叫声传到他的耳朵里,沙摩柯顿时后悔不迭,也无心再战。

“若是不服,我还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再放你一次。你若觉得能战胜我,尽可再来。”陶新见沙摩柯沉思不语,于是乘热打铁。

古人不是说: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吗。把他打怕不难,但陶新要从心里感动沙摩柯。只有他心存感激,才能死心塌地效忠自己。否则就算他投靠了,也心存怨恨,指不定那天就从背后来一刀。

沙摩柯听了陶新的话,满面羞愧。与陶新的大度比较起来,他简直是小人中的小人。感激地看着陶新,终于低下了他高贵的头颅,单膝跪下,道:“汝真仁君也,如若不弃,沙摩柯牵马执镫,效犬马之劳。”

陶新大喜,连忙翻身下马,小心的扶起沙摩柯,“若的沙将军相助,大事定成矣。”原以为自己要上演一出七擒沙摩柯,没想到沙摩柯是个重感情的汉子,只两回合就真心归降了。

沙摩柯见陶新这么看重自己,也死心塌地,为陶新效力。至于他的部下,和陶新也没有深仇大恨,人家两次放过自己,哪个还敢反抗。陶新对他们自然待若上宾,他们见陶新这么谦谦仁爱,也心悦诚服。

陶新拉着沙摩柯的手,关心他的伤势,“沙将军,适才多有得罪,请勿见怪,快快进城叫军医包扎。我设酒宴,给沙将军赔礼道歉。”

沙摩柯惶恐,道:“哎,主公此言差矣,该道歉的乃是我沙摩柯。沙摩柯惭愧,屡犯虎威。沙摩柯感谢主公数次宽恕。”说着,又跪了下来。陶新连忙把他扶起来。

甘宁和周仓得到命令,也收兵回城。沙摩柯带着他的部下,一起跟着回城内。

百姓见彝越居然被陶新收服了,不由皆大欢喜,全城百姓载歌载舞,庆祝胜利。

回到太守府,陶新将自己的部下一一介绍给沙摩柯。别人沙摩柯不在乎,不过介绍甘宁时,沙摩柯却是一脸敬佩:“甘将军真乃世之虎将也。我沙摩柯生平很少佩服他人,主公算一个,甘将军也算一个。”

甘宁难得谦虚,拱手回礼:“沙将军过奖。”

酒宴过后,陶新在太守府挑了一处偏院给沙摩柯做住处。太守府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房间。陶新将这些最喜爱信奈的将领放在自己身边,这也是对他们的看重。至于其他的蛮将,陶新也分别给他们安排了住处。

至于蛮兵,陶新将他们安排在兵营。他们毕竟和汉人有差别,不论是理解能力还是处事方式,都有所出入。所以陶新将这些蛮兵新编成一个独立的编制,名叫虎卫营。沙摩柯就是他们的直接领导。

陶新任沙摩柯为虎威校尉,统领虎卫营。至于他的部下,就交给沙摩柯自己安排。蛮兵还得蛮人自己来管束,交给别人,他们未必会听从命令。

蛮兵有了着落,每天跟着其他士兵一起训练。他们基础都很好,格斗什么的都不用重新训练,每天要学的就是军队纪律。这下可苦了这些蛮族汉子了,一下子多了这么多条条框框的东西来管束他们,叫他们怎么受得了。

另一方面,陶新亲自和沙摩柯去他的部落,将那些蛮族接到桂阳郡。有沙摩柯做思想工作,蛮族人基本上没有人反对。他们向来都很羡慕汉族人的生活,只因汉族排外,他们不得已才过上这种强盗般的日子。

陶新给他们分地分田,将这三万户蛮族分插在各个县。他们都是以一个小部落为单位分开,所以并没有反对声。这样以来,既可以接受汉族的同化,也不会闹出太大的矛盾。

桂阳郡一下子多了三万多户人,顿时热闹了起来。

穿越三国志

穿越三国志

作者:穿越者 类型:历史 状态:已完结

《穿越三国志》剧情比较勾动人的心弦,总体较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