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穿越三国志免费阅读大结局小说】主角陶新陶

【穿越三国志免费阅读大结局小说】主角陶新陶

时间:2021-06-09 19:08:14编辑:笑笑猫 作者:穿越者 人气:

《穿越三国志》作者:穿越者,历史类型小说,主角:陶新陶,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徐军师,彝越大军来袭,可有良策退敌?”郡丞是群臣的代表,第一个询问。徐庶没有理会郡丞,反而问丁逊,“丁队长,敌人有多少人马?”丁逊

穿越三国志

推荐指数:10分

《穿越三国志》在线阅读

《穿越三国志》 第5章 徐庶用计 免费试读

徐军师,彝越大军来袭,可有良策退敌?”郡丞是群臣的代表,第一个询问。

徐庶没有理会郡丞,反而问丁逊,“丁队长,敌人有多少人马?”

丁逊道:“两万。”

徐庶听后看向陶新,两人相视一笑。在这个问题上,两人经过很多次讨论,已经有很好的对策应对。徐仲甘宁这些核心成员,自然知道陶新和徐庶商量出来的对策。只是苦了其他群臣,一个个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扒开徐庶的嘴。

陈应和包隆两人静静地站在一边,他们也想知道陶新有什么良策能够退敌。桂阳郡如今已经经不起任何打击,要知道彝越虽然只有两万人,但都是能征善战的主。就凭桂阳郡如今这点人数,该怎么防御呢。

他两人最近变得沉默少言,不向陶新提任何意见,也不和其他将领过多来往。两人没事的时候,喜欢在一起喝酒,也从来不请别人一起。对于他们的改变,陶新也没太在意。他两人虽然官职不低,但却没有实权。

徐庶不理会众人,接着道:“彝越多久可到桂阳?”

“全速前进,一日之内可到。”丁逊回道:“依现在这种速度,至多两日。”

“好,叫斥候多幸苦一些,随时报告彝越的位置。”徐庶点了点头。

丁逊领命而去。

“主公,请往军营点兵。”徐庶恭声道。陶新点点头,对群臣道:“诸卿勿忧,我与军师自有退敌良策,尔等各司其职不得擅离职守,退下吧。”

陶新带着一干武将来到军营,大战前的动员自然少不了,不过这些话现在由徐庶这个军师来说。

“诸将听令,甘将军周将军,你二人各代本部五百人,带上火器前往南平县与彝越必经之处埋伏。切忌,若无命令万不可轻举妄动。”徐庶拿出两个令牌,分别交给甘宁和周仓。

“得令。”徐庶的话就是陶新的话,两人爽快的接令。

“芝然,仲辛,你二人辅助二位将军。”甘宁和周仓两人勇有余而智不足,徐庶派徐仲和孙昱两人去辅助,也是为了更好的执行命令。

两人得令。

“陈将军,你随我和主公正面迎敌。裴将军,你协助包将军领兵一千防守城池。”徐庶接着道。

“正面迎敌!”陈应惊道:“军师,彝越之兵力大凶猛,且有两万之众。我等如何以两千人,迎击两万大军?”

徐庶微微一笑,道:“陈将军不必惊慌,我自有良策。”

见徐庶胸有成竹,陈应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更何况,还是和陶新在一起。要是有危险,陶新岂不是也处于危险之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陈应越来越不相信陶新了。

大军分做三路,其余由包隆带着新招募的一千人防守城池。有裴元绍辅助他。说是辅助,其实是监督。

对于陶新部下的分属,徐庶分析过。陈应和包隆在一派,其余的将领都是死心塌地跟随陶新的。徐庶作为一个新人,自然不好在陶新面前说三道四。但他又不得不防,所以才把陈应和包隆调开。

陈应跟着陶新,自然不怕他有异心。而包隆勇武有余,智不足,凭他一个人自然不敢造反。况且还有裴元绍在一旁监视。要按陶新安排,肯定会让陈应和包隆两人守城,自己带着最信任的人去前线打仗。不为别的,和信得过的人并肩作战,才更有信心杀敌。

甘宁和周仓在前面开路,避开彝越的眼线,专走山林僻野小路。走山路对近卫营来说,和走平坦大陆一样。而陶新带着两千人,大摇大摆不怕彝越探子发现,开向南平县。

第二日,两军相遇。陶新故意选在一个山谷中,两面都是高山。彝越欺陶新兵少,所以肆无忌惮丝毫不在意陶新会有伏兵。老沙早就打探过,陶新兵力加起来才不到四千。眼前就有两千,就算还埋伏了两千,他们也不在乎。

两军叫阵,氏金鲁拍马而出,上前搦战:“陶新小儿,前翻你用诡计,胜我一筹,今日特来寻你报仇。”

陶新不怒反笑:“手下败将,前翻看在蛮王之面饶你一命,今日又来送死否?”

氏金鲁本来就是个暴脾气,受不了语言讥讽,又被陶新揭了丑,顿时怒声喝道:“陶新小儿,敢前来领死否?”

以来就叫陶新出战,完全没有把陶新的将领放在眼里,部下顿时有人大怒,上前请战:“主公,待末将去取此人首级。”

来人乃是步兵校尉庞宪,虽有一腔热血,但武艺确实平平。只不过陶新不忍打击他的积极性,微微点头:“不可轻敌。”

庞宪使一杆短锥枪,而氏金鲁却是九环大刀这类重武器。不出二十回合,庞宪力怯,拨马跑回本阵。氏金鲁赢了一筹,讥笑道:“陶新小儿,你手下只有此等劣将吗。”

这一激,陈应立即不答应了。他和陶新的矛盾是内部矛盾,而氏金鲁这么蔑视桂阳郡的不将,则是外部矛盾。当内部矛盾大于外部矛盾的时候,就会一致对外。

陈应也不请命,拍马便出,和氏金鲁交战在一起。两人你来我往打了三四十个回合,终于还是陈应技高一筹,一枪挑落了氏金鲁的头盔。氏金鲁心怯,连忙跑回本阵。

陈应挺枪喝道:“还有谁敢前来送死。”一脸正气,威风凛凛。

老沙瞪了氏金鲁一眼,抡起铁蒺藜骨朵便朝陈应跑去。他坐下一匹红云马,速度极快,眨眼便到了陈应跟前。陈应见沙摩柯霸气侧露,从气势上就输给了沙摩柯。没交战几个回合,就败退了,肩膀还不小心被砸了一下,顿时失去了知觉。

陶新见沙摩柯这么威风,心中大喜。轻声对徐庶说道:“若是能的此人,大事成矣。元直可有良策?”

徐庶想了想,对着陶新耳朵轻声道:“主公只需如此……”

陶新闻计大喜,拍马而出接住沙摩柯。

两大主帅对决,无疑是最精彩的战斗。双方的士兵,不约而同停止了喊叫,屏住呼吸看着场中的战斗。

“你便是陶新?如此年轻便前来送死。”沙摩柯骑着红云马,昂首瞥视陶新。心想果然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样。

“我便是陶新,久闻蛮王沙摩柯大名,今日得见甚感荣幸。你我即为邻邦,本应和平共处。前翻你派人前来抢掠,我以饶过一次,今日为何又来侵犯我境?”陶新冷然面对,看着比自己还搞一个头的沙摩柯,丝毫不惧。

“抢掠他人财物,天怒人怨,落个万世骂名。不如带着部队降我,将你的子民迁入桂阳,我保证他们可以得到公平的对待。”陶新抛出诱饵。

他们抢掠财物,无非就是因为自己没有生产能力,没有生产技巧,吃不上饭罢了。陶新承诺给他地,给他房,对他们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在那个汉族人为正统的时代,少数名族都是蛮夷。而陶新答应,只要沙摩柯带着自己的子民投靠自己,就能和汉朝百姓一样得到公正的待遇,甚至还有一些优待政策。

但沙摩柯显然没有把这个比小许多的少年放在眼里,对他的话自然不屑。道:“我大军压境,攻占桂阳尚且轻而易举,你却劝我归降,岂不笑死人也。闲话少说,你若胜的过我手中的铁蒺藜骨朵,我便考虑归降。若是胜不过,休怪我手下无情。”

说罢,抡起铁蒺藜骨朵就砸来。

陶新微微侧身,使出白龙亮银枪和沙摩柯扭战在一起。沙摩柯这丫力气还真不小,即使陶新巧妙的卸去了大部分力量,却依旧震得自己手臂发麻。若不是甘宁教过陶新用枪的一些技巧,恐怕陶新早就被沙摩柯打败了。

沙摩柯虽然年轻,但征战沙场的时间却比陶新长很多,战斗经验也比陶新多得多。像铁蒺藜骨朵这样的非主流武器,在他手里舞的根花一样,看的人眼花缭乱。陶新也只能依仗六合枪法,和沙摩柯僵持。不过想要胜过他,还得寻找机会。

不过陶新不着急,沙摩柯想快速拿下自己,没那么容易。反而他越心急,破绽就越多。陶新轻松之余,还不忘挖苦两句:“你虽勇武,但想胜我却不容易。不如早降,以免后悔莫及啊。”

沙摩柯久攻不下,早就大怒,如何还忍得了陶新的言语相激。铁蒺藜骨朵疯狂的表达了他此时的愤怒,看的周围的人一阵心惊肉跳。

别说士兵了,就连徐庶陈应这样的大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稍有不慎,陶新恐怕就要被砸成肉泥。主意是徐庶出的,若是陶新有什么差池,他对桂阳郡没法交代,对这些将领也没有办法交代。

不过陶新虽然看起来险象环生,招招惊心。但从他轻松的表情上不难看出,应付起来轻松自如。倒是把沙摩柯激的一怒再怒,已经怒不可遏了。

“杀!杀!杀!”蛮兵见自己敬若神明的大王久战不下,不由为自己大王打气。沙摩柯也打红了眼,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誓要去陶新的性命。

陶新见火候差不多了,买出一个破绽,被沙摩柯一招占了主动。接着,他装作不敌,拨马便逃。他不往自己本阵逃跑,却独自一人朝南面山林跑去。

沙摩柯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哪里肯轻易放弃,根本不怀疑有诈对陶新紧追不舍。其实他和陶新也就是半斤八两,分不出胜负。若是他清醒状态,不难看出这个道理。只不过今天他在部下面前丢了这么大的面子,已经近乎疯狂了,哪里还会去考虑那么多。

蛮兵见沙摩柯占了上风,立即为沙摩柯喝彩加油,直到陶新和沙摩柯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他们还天真的以为陶新死定了。

陶新表演的很逼真,连陈应和庞宪等人都以为陶新是真的不敌,还要去帮忙。但被徐庶按住。他们的任务,就是拖住这些蛮兵。至于剩下的事情,就交给陶新解决就可以了。

陶新的马跑的没有沙摩柯的快,所以他基本上是且战且走,不知不觉来到一个山坳坳,前方已无路可退。见陶新不跑了,沙摩柯大喜,只要抓住陶新,就算胜利了。

然而他没有想到,陶新早就在这里埋伏了人马。

在阵前交战的时候,埋伏在两边的甘宁和周仓都看的一清二楚。至于陶新和沙摩柯交战,甘宁看的那叫一个着急。若不是徐仲死死拉住他,恐怕甘宁早就冲了下来,一枪把沙摩柯挑了。

没有人怀疑他没有这个能力,但这样却违背了陶新的初衷。陶新是个爱才之人,沙摩柯无疑是一个得力先锋。更何况,陶新不仅仅只要沙摩柯这个人,而是他的部落。桂阳郡缺人口,刚好可以从蛮族哪里得到补充。

徐仲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见陶新将沙摩柯往自己这边引,立即明白了陶新的意思。于是叫甘宁带着二十人去那边山坳埋伏,还叮嘱甘宁不可伤了沙摩柯。

甘宁早就迫不及待,见到沙摩柯来了,招呼也不打直接朝沙摩柯冲去。

沙摩柯不愧是猛将,即使中了埋伏也丝毫不在乎,把甘宁只当平常武将对待。但他怎么会是甘宁的对手呢,即使全盛状态,在甘宁手下也走不过五十招,况且和陶新打了一百多回合,早就没有力气了。不出二十回合,便被甘宁生擒活捉。

“沙摩柯,此时可降否?”陶新微微笑道,但在沙摩柯眼前,他的微笑无疑是最欠扁的。

头一偏,赖皮道:“设计埋伏并非君子所为,况且败我之人又不是你。如何肯降。”

“你——”甘宁见沙摩柯都已经成为阶下囚了,居然还这么狂傲,不由大怒,陶新摆手示意甘宁别急,接着问道:“既然如此,我便放你回去,若是你再败于我手,肯降否?”

沙摩柯一愣,他已经抱着必死的信心了,没想到陶新居然提出放了他。当即想都没想,连连点头:“若肯放我,在被你抓住必然肯降。”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将沙摩柯将军放了。”陶新道。想要招揽沙摩柯,必须让他心服口服才行。

甘宁还想劝陶新杀了他,但看着陶新不容质疑的目光,便只好放了沙摩柯。

沙摩柯跨上马,奔回自己的阵营,带着人暂时退出桂阳。

穿越三国志

穿越三国志

作者:穿越者 类型:历史 状态:已完结

《穿越三国志》不错的,文笔舒畅细腻,引人入胜,情节也是波三折让人忍不住又买几篇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