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重案S组》主角陈暖阳小丑精彩章节精彩阅读

《重案S组》主角陈暖阳小丑精彩章节精彩阅读

时间:2021-04-13 00:39:56编辑:王琪琪 作者:霂Sir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霂Sir原创的都市小说《重案S组》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陈暖阳小丑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痕迹检验员在外头说现场报告完毕时,陈暖阳独自走过去问他们,这些血手印是否都为韩老画家的血迹,最主要,血手印的指纹是否也对应。现在,

重案S组

推荐指数:10分

《重案S组》在线阅读

《重案S组》 第6章 推论 免费试读

痕迹检验员在外头说现场报告完毕时,陈暖阳独自走过去问他们,这些血手印是否都为韩老画家的血迹,最主要,血手印的指纹是否也对应。现在,她实在想不明白这些是怎么搞上去,所以她怀疑这些手印是否为艺术家故意搞出来的噱头,本来就存在?

这个问题,她可以问孙霞,可她废话太多,不如问自己人。

痕迹检验员摇了头说:“指纹暂时还不能完全确定,不过,这满屋血迹,经验证后,确定都属于死者。”

话音还没落,那边儿楼梯口的武小昭上来,听到这话,一下收起笑:“满屋子血迹?快让我去看看!”

新入的警探都是这样,巴不得赶紧看案。

“季嘉阳怎么说?”陈暖阳没回答他的话,反问他。武小昭边走边回答道:“是个好学生呢,还特爱国,知道雷雨天专门跑去收了国旗,挺不错的孩子!”

武小昭夸赞时,陈暖阳想到他出门的白手套,嘴角抿了抿,记得她当年也是国旗手,也和他一般,升降国旗都必须戴上手套。

“那暖……队长,我能进去了吗?”武小昭险些又喊了暖阳姐,迅速改口时,听屋内的法医在喊,“陈队、可以来看尸体了。”

这时候,陈暖阳才递给武小昭一个可以的眼神,她转身走着,武小昭赶紧跟上。

“怎样,有什么现场结论?”陈暖阳询问时,经验老道的法医站直了身子,声音苍老而缓和:“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夜里一点钟左右;死亡原因——”他说的时候,直接用染血的手套点出来:“是死者后脑勺撞在隔音玻璃上引起的剧烈撞击造成的颅受损,脑死亡。其余伤痕,一是死者脖子上的血管被割破,看伤痕推测凶器应是钢丝或者铁丝铜丝等绳索。”

法医说时,手也逐渐的往下滑,滑到死者的手上又捏起:“第二点,从外相看只找到这双手。你们看,死者的十指血肉模糊指甲翻起,我想,他当时一定是穷途末路的挣扎过,或许他是扣脖子上的致命钢丝绳索导致……可奇怪的事情也在这里,我在死者的脖颈上,并未发现太多手指抓挠的痕迹,所以,具体我需带回所里再分析。你们现在继续看?”

听他一口一个“你们”,陈暖阳挺不悦,往日里,法医说的都是——那陈队你看着我出去走走,无疑,现在是因为多了江煜城。

那边儿江煜城又替她点头,“嗯”了一声,说句多谢。陈暖阳瞄他一眼,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了白口罩,只露出一双眼,样子有些说不出的阴沉。

“那好,我先出去走走。”法医说完后就出去了,留下陈暖阳冷冷看着江煜城,只一眼就又低头迅速看死者,目光自上到下,再从下到上——

死者身穿着一件质地精良的真丝睡袍,这袍子已经全部被颈部伤痕的血染红,拖鞋没看见在哪里,脚上倒没什么伤痕……倏地,陈暖阳呼吸一顿,因为尸体居然动了!那瞬间,陈暖阳身子一僵,随之抬眸就看到江煜城正把尸体缓缓扶起,然后,她蹙眉看见死者脖颈后侧的血肉模糊,那皮肉外翻令人看了作呕。

可这伤口……

陈暖阳目光一紧,按理说,如果是从前往后的勒死,应该会前侧重些、后侧轻些才对?可面前死者并非如此,他的伤痕……

陈暖阳的目光还未看清楚,江煜城已经放下了,她没有乱动,只把那三处伤痕再度扫一次,最终,把视线落在法医的疑点。也就是死者的手上……

在她拿起来左手时,那侧,江煜城刚巧拿起右手——

这伤痕是如何造成?

这只手,当时是在抓什么?

并且,这双手又是怎么在天花板按下掌印的痕迹?

陈暖阳脑袋里什么答案也想不到,放下手时,选择去死者脑后玻璃的开裂处……暗红的血迹将玻璃的开裂之处染红,就像是一大朵红色的窗花,她的脑袋里关于嫌疑人撒谎的事已抛之脑后,现在,她只想知道凶犯是如何犯罪,又如何逃脱,而忽的,她听到武小昭声音,那声音从口罩下传来,不再充满稚气,反而有些闷沉,“你们说,会不会是这样?凶犯是从背后用绳索勒紧死者后,自己倒退到窗户口,跳窗逃离?”

一瞬间,沉默又血腥的案发现场同时响起两声“不可能”。

江煜城和陈暖阳的声音再度完美重叠时,谁也没看谁,不过,这一次江煜城不语,陈暖阳直接提出了反推理道——

“假设若凶犯如此逃脱,那他是怎么做到,跳离这厚厚的玻璃后,又让死者的后脑勺、重重撞上玻璃?”

“他可以先把死者推到玻璃上!等撞死后,再勒紧嘛!咦……”武小昭说完后,自己都觉得不对,“也不对,那他是怎么出去的?玻璃上都没有死者摩擦的痕迹嘛。”

这个时候,法医刚巧回来,顺带也回答了一句:“不会的,年轻人,我在死者面上,没有发现任何压过的痕迹。”

“呃……那好吧。”武小昭说完,转了转眼睛后又挑眉道:“哎,你们说,会不会有人做了模型,把他的手给一个个按上去?”

“也不会。”这次,不等法医开口,陈暖阳已给出自己的答案,她看向地面上的血迹对武小昭道:“小昭,你注意地上的血,人的血液是所有物种中最为特殊,在不同高度往下落时,溅射出的血液圆弧面积也不同。这地上的血液大小不一,却很有规律,从这里足以看出,死者是自己上去按的手印。”她说完后,也不管武小昭是否听懂,就往外走,边走边喊门外的痕迹检验组:“现场指纹采集怎样。”

法医已经回来,她猜想尸体得现在带走,果不所料,她的话音才落,法医就走过去对江煜城道:“那个……江督察,不好意思了,不知是哪家透露的消息,现在不少新闻媒体赶过来,所以……尸体我得先带走了。”

江煜城早站起来,淡漠嗯了一声,走出来。出来时,他听痕迹组的人员正回答陈暖阳:“陈队,现场的指纹暂时没有陌生指纹,但具体我们得继续比对。”

“所以说,嫌疑人就在他们四个中间咯?其实依我看,应该是欧阳海明,儿子谋杀父亲夺取家财……”武小昭一直是福尔摩斯的粉丝,梦想就是当个大侦探,他比较活跃的说时,忽然就得到了另一方的肯定:“嗯,从体力而言,欧阳海明的确有嫌疑……”

从进案发现场后始终不怎么出声的江煜城难得开口,武小昭的眼睛一亮,险些要跳起来:“对啊对啊!我也这么想的!”

他们对话间,里面正搬运尸体出来,一行人纷纷让开时,江煜城又说了一句:“或许不是为财,是为女儿。”一句话炸了一窝人,众人跟着陈暖阳久了,都习惯了不说话,只有武小昭开口追问:“什么女儿?”

“房内有欧阳筱颖的杂技证书。”他说话间,武小昭还没想明白,陈暖阳却迅速想到了什么,“你是说杂技……走钢丝吗?”

她也看过那证书,却没多联想,让江煜城一说,记起死者是被钢丝勒死,几乎是迅速下达指令,让众人在别墅内寻找铁丝类的绳索凶器,眨眼间就看走廊里,人去廊空,而她一回头连江煜城都下了楼。

陈暖阳站在走廊里再看一眼屋内,屋内死者带走方才躺下的地方已经被画上白线……

陈暖阳走回一楼时,江煜城已询问起欧阳筱颖的职业问题,可欧阳筱颖还未回答,就见欧阳海明忽然站起来,“此事和筱颖无关,筱颖虽是个走钢丝的杂技演员,但她绝不可能做出来,因为她的爷爷很疼爱她,她……”

陈暖阳一边走过来一边声音冰冷的打断他:“欧阳先生有些太过激动了吧?激动的连药名都分不清了,请你再说一次,你吃的安眠药是什么。”

冰冷的女音传来时,客厅里人几乎都看过去,尤其是张骞!

要开始了吗?!陈队长最擅长的攻心术!

“我……我吃的药是……”欧阳海明说话间,有些惶恐似得,陈暖阳冷笑,步步走过去,声音也随着脚步变得愈加低沉:“说不出?还是撒了谎?为什么撒谎,如果你说不出来,就让我来替你把一切说了,包括……你的行凶、犯案过程。”陈暖阳说到最后已然走到桌边,张骞摩拳擦掌的期待时,面前的欧阳海明忽然就气喘几许,面色苍白的倒了下来!

“砰”的一声,伴随孙霞和欧阳筱颖的尖叫,陈暖阳飞快的走过去,“你这是做什么。”

陈暖阳本以为他是装病,在审案中屡见不鲜的“保外就医”现象,结果却是——

“你!我爸有心脏病、你要是害死我爸,我就让你偿命、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打120!”

顿了半秒,陈暖阳在欧阳筱颖的声音中回过神,她看着欧阳海明面色发青嘴唇发紫,迅速拿出手机,可她的胳膊忽然被一只手臂有力的拉住,“不用电话,直接用警车送。”

江煜城说话间,正巧听见外头有警察跑进来——

“陈队长、媒体已经到小区门口了,先把嫌疑人先带去警局吗?”

陈暖阳一把甩开江煜城的手,还没来得及开口,只听江煜城“嗯”了一声,沉声吩咐道:“不仅带走嫌疑人还要把媒体阻拦住,这件别墅,从现在起除了警察,不许任何人进入,违法者,以妨碍公务罪拘留!”

孤冷的男音一声令下,众人立刻齐声回应着“是”后,忙碌起来。张骞走到沙发旁侧说着“孙女士,欧阳小姐,这边请”时,陈暖阳这边,正和武小昭把欧阳海明用临时担架抬起,江煜城走过来,将陈暖阳手中的担架接了过去。

陈暖阳把笔录收起来时,听那边儿欧阳筱颖又大喊起来:“你们搞什么!那是我爸!我必须和我爸在一起!”在欧阳筱颖大喊时,陈暖阳听到张骞闷哼,他被挠花了脸。陈暖阳瞬间冷了脸,她快步走回去,咔的一声,银光一闪间,这一次,真把她拷上了!

“带走!”

冰冷的女警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完成后,利落转身,飞快的上车……后方,欧阳筱颖还未反应过来,陈暖阳已经关了车门。

车内竟不是武小昭,是江煜城在副驾坐着,她看了他一眼后,就面无表情的回头,踩下油门往外冲去!

……

二十分钟后,医院病房外,陈暖阳和江煜城一同听完了医生报告,待医生走后,又是异口同声道——

“欧阳海明,不是凶手。”

第三次,他们想到一起,说到一起。

大概是场景不同,地点不同,安静的病房里,他们声音和视线相对时,陈暖阳别开脸,漠然分析道——

“心脏病患者,犯案时会过于激动,会病发,但不排除他是帮凶。”陈暖阳说的时候,想到那份杂技证书道:“这样一来,欧阳筱颖,嫌疑最大……”她如是说时,江煜城没有反对,也没赞同,而她兀自陷入疑难,因为这起案件,疑点太多太多……

但现在可以排除的是欧阳海明了。

他的心脏病已经很久了,一旦病发起来就要住院的人,万万不可能去犯案,否则,昨夜他就在这里躺着才对,当然……他也可以设计案件!让别人完成。

沉寂思索之中,忽然传来了一声“咕噜噜”的声音,那是陈暖阳的肚子发出的饥饿声。一瞬间,她表情凝结,随即就面无表情的走出去,“我去吃饭,你留下看守。”她恍若无事的走出去,还没走两步,电话就刺耳的响起,是武小昭。

“队长!有重大发现!欧阳海明他撒谎,死者欧阳柯生前根本不疼爱他们,孙霞说,前两天在画室,欧阳海明还和老爷子出口成脏、争夺家产!咱们的推测是对的!肯定是儿子谋杀老子的案!哦对,还有,孙霞还说,最近学校的表演里,欧阳海明扮演的是蝙蝠侠!她说,楼梯里的怪影子,很可能就是欧阳海明扮演的!”

重案S组

重案S组

作者:霂Sir 类型:都市 状态:已完结

《重案S组》很喜欢这种不是很热血小白又不失装逼打脸的爽文,主角虽看似万能,但也付出了很多汗水,想得到什么东西也是自己努力,人物塑造也不错,作者加油写下去,支持!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