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我的诡异老婆大结局精彩试读 宋玉小姐在线试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我的诡异老婆大结局精彩试读 宋玉小姐在线试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时间:2021-04-05 22:21:02编辑:罗进 作者:流浪的法神 人气:

火爆新书《我的诡异老婆》是流浪的法神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宋玉小姐,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三章 陈家铺闹鬼出门,我直奔原来的老厂子。门卫室的门虚掩着,我推门走进去,一个面生的年青人正趴在桌子上犯瞌睡,我敲了敲桌子,喊醒

《我的诡异老婆》 第三章 陈家铺闹鬼 免费试读

第三章 陈家铺闹鬼

出门,我直奔原来的老厂子。

门卫室的门虚掩着,我推门走进去,一个面生的年青人正趴在桌子上犯瞌睡,我敲了敲桌子,喊醒了他。

他有些不爽的问我找谁,我说找抠脚陈。

他没好气说:你找的是陈德胜吧,他上个礼拜就辞工了。

辞工了?我颇为诧异。

以抠脚陈的年纪,当门卫简直是黄金职业,除非老板开掉他,不然老东西能赖到躺进棺材那天。

他突然辞职,难道是家里出了急事?

抠脚陈是本地人,家在市郊燕子岭的陈家铺村。

我在厂门口拦了辆的士,说去陈家铺。

的士司机吐了一嘴槟榔渣说:“老弟,陈家铺那边最近不太平,闹鬼闹的厉害,你去那干嘛?”

闹鬼?抠脚陈这时候回去,会不会跟这事有关?昨晚上,我无缘无故跟他在燕子岭坟头下了一夜棋,这事不解开,我寝食难安。

“去看个朋友,老哥就帮忙走一趟吧。”我说。

“成,你要不怕,我就拉一趟。”毕竟是大白天,司机大哥很爽快的答应了。

到了陈家铺村口,我下车徒步走进村里。

村子里很安静,村道上随处可见纷飞的纸钱,家家户户门前贴着符纸,门口用红绳吊着五彩斑斓的活公鸡,狗见了生人也不叫,焉吧叽叽的躺在窝里,一动也不动。更奇怪的是,大白天的,村里竟然一个人都见不着。

我去,还真闹鬼啊!

抠脚陈家在村子西头,独门大院,里边是几间的平房。

院门虚掩着,门口挂着一根红绳,上面黏贴着一连串的朱砂符纸,门把手的环扣上还系着精致的小铜铃,整的跟道观开道场一样。

我走进院子里,喊了几声:“是老陈家吗?”

过了片刻,屋里走出来一个面色憔悴、惨白的中年人,咬着香烟,问我找谁。

我说是陈德胜的同事,找他有点事。

抠脚陈的儿子叫陈彪,一听说是他爸的同事,把我领进屋里,指着屋堂中间挂的一张大黑白照,目光黯然说:你来晚了,我爸七天前走了,昨晚刚过的头七!

“老,老陈,走……走了?”我浑身发抖,说话直打哆嗦。

抠脚陈死了,那昨晚与我下棋的岂不是个鬼?

陈彪见我神情怪异,让我进里屋说话。

你是不是见过到我爸,还跟他下棋了?我还没开口,他先声问道。

我点了点头,他双手掩面,用力的搓了搓脸,摇头苦叹了一声:造孽啊!

他这一吆喝,我心里就更慌了,问他到底咋了。

他拍拍我的手背,从柜子里拿了瓶白酒,喝了一口,然后递给了我,一抹嘴说:“老弟,我说出来,你别怕啊。”

“我们村里闹鬼你也看到了,我就不瞒你了,这鬼就是我家老头子。”他说。

我最害怕的就是听到这句话,老子还真是撞鬼了。

怕也没辙了,我硬着头皮,灌了两口酒,这酒入喉有一股酸泥酱子味道,而且苦涩无比。我心想,难不成酒变质了?

不过,我此刻早已经身心俱惊,有口酒喝就不错了,就催他赶紧给说说。

陈彪在屋子里四下扫了一眼,压低声音说:我爸生前爱下棋,七天前他辞工了,说是在厂子里呆腻了,没人陪他下棋。回来的当天晚上,家里来了个客人,跟老爷子下了盘棋,然而老爷子就是死在这盘棋上……

陈彪神情阴鸷,阴沉的声音拖的很长,气氛很是诡异。

我没说话,只是喝酒。他接着说:那天晚上,老爷子没吃饭,房间里的灯一直亮着,并不允许我们去打扰他。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我去给他送饭,发现他倒在地上已经没气了,桌子上还留着一个棋盘……

抠脚陈的棋艺很高,什么人下棋能把他给活活逼死?我心中很是诧异。

陈彪说到这,声音愈发的低了:我爸死后,陈家铺就开始闹鬼,村里跟我爸下过棋的五个老头全都死了,大家都说是我爸的鬼魂把他们带走了,兄弟,你昨晚真见着我爸了?那你得小心了。

我问老爷子是不是葬在燕子岭上,墓碑上还没刻名字?

陈彪说,是的,闹的太厉害,刻碑的人都跑了,连名字都没刻,就立了个寡碑。

他这么一说,我心揪成了一团,疼的全身发颤。昨晚跟我下棋的是抠脚陈无疑了,跟他下过棋的人都死了,下一个岂不是就轮到我了?

我心里又堵又慌,哪里还敢听下去,眼瞅着天快黑了,我连忙找个借口,起身与陈彪告别,临走的时候,顺便把那瓶白酒给带走了。

他把我送出院子,在出门那刻,他在我背后大喊道:“喂,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来找我爸下棋的是一个女人……”

女人?

我没再多想,匆匆忙忙走了出去,深秋天黑的早,还不到五点,村里已经起了雾气,秋风卷起纸钱,呼呼打着卷儿,阴森恐怖。

快要走到村口的时候,我听到有人身后喊了一声:秦冲!

声音有些熟,我下意识的应了,紧接着肩头莫名一寒,我一看,肩上的衬衣湿了大块,湿漉漉、黏糊糊的,弥漫着一股子臭脚丫子味道。

这种气味,好像是是抠脚陈的臭脚丫子味,那刚刚喊我的人……

我头皮快要炸了,慌慌张张的往村口跑去。

到了村口我有些傻眼了,天昏沉沉的,陈家铺来的容易,回去就难了,没有公交,没有的士,我只能靠两条腿。

我给宋玉打了电话,跟往常一样,不到晚上十一点,她的手机永远无法接通。

妈的!

我心里又惊又乱,我怀疑很可能被鬼缠上了,因为在打电话的时候,我发现肩头上那摊湿漉漉的东西,竟然是一个清晰的手掌印。

也就是说,刚刚有东西,把他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身边很可能就有一只鬼,而且八成是抠脚陈,他已经害死了好几个棋友,现在准是想要我的命,怕是难逃一劫啊。

天越来越黑,阴沉、寒冷的暮气笼罩在陈家铺的上空,我后背一阵发凉,黑暗中像是一双阴邪的眼睛在死死盯着我。

我又冷又饿,原本就有些发虚的身体,开始有些头晕发飘。看了一下表,已经快五点半了,一旦完全天黑,我想走出去,就更难了。

我想抽烟,烟盒里香烟早就空了,正焦躁不安,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头,吓的我一哆嗦。

我回头一看,是陈彪,“小秦,天色晚了,这里也打不着车,正好我要出村办点事,一起顺道搭个伴。”

我缓了一口气说,你吓死我了。心想正好,有个人搭伴壮胆,老实说,在这村子里多呆一秒钟,对我都是一种煎熬。

我说好啊,求之不得。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盒香烟,问我来一根不?

我这时候烟瘾正犯了,连忙答应了。

他拿了一根递给我,憨厚笑了笑说:不是什么好烟,将就着抽吧。

我感谢了一句,点上吸了一口,那烟有一股土腥味,刺鼻的厉害,有点像寺庙里的那种贡香,入口很不好咽。

不过我此刻烟瘾当头,也就不讲究那么多了,呼呼的抽了起来。

两人走了一段路,微信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

我一看,是菜鸟小米,她给我发了一连串的消息:秦冲,你是不是在陈家铺?

下面是一连串焦急、愤怒的表情,“傻蛋,快回话!”

我就纳闷了,明明把她给拉黑了,咋还能发消息。

我说,我就在陈家铺,咋了?

她沉默片刻,问我:你喝酒、抽烟了吗?

我说跟朋友在一起,自然得喝酒、抽烟。

她又问我,我身边现在有人吗?

我有些不耐烦了,说,我一个朋友就在身边!你问这么多干嘛?

她发出一连串危险的表情,焦急说:你要小心,他很可能不是人。

我往陈彪看去,他正笑眯眯的看着我,有鼻子有脸的,哪里不是人了?

我本来就挺害怕,被她这么一咋呼,心里难免有些窝火,就说你这丫头,咋看谁都不是人。

傻蛋,你信我,他是鬼,要抓你做替身,菜鸟小米说。

你真无聊!我懒的再搭理她。  

我和陈彪走了一路,我突然他提起过,跟抠脚陈下棋的是个女人,就问他,还有印象吗?

陈彪眸子里闪过一丝惶恐,转而又冷哼了一声,阴沉说: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她,小秦,我怀疑那女的根本不是人。因为整整一晚上,我都在门外守着,但只见她进去,不曾见她出来过,你想她要是人,还能长翅膀飞了不成?

我打了个寒颤,咋又冒出个不是人的玩意,不过他说的确实够玄的。

我让他说说那女人的样子,陈彪说,有点像前段时间电视里很火的花千骨,小圆脸、穿白裙子,手里拿着一把粉红色的雨伞,你见了她可一定得小心了。

我微微有些错愕,长的像小骨,那得是多可爱的丫头,会是厉鬼吗?她为什么偏偏要害死一个刚辞职回来的老头?

我又问,这村里的人都去哪了?

我的诡异老婆

我的诡异老婆

作者:流浪的法神 类型:灵异 状态:已完结

《我的诡异老婆》作者对读着情绪把控很到位,情感和文笔可以再细腻一些,虽然偶尔一章拖节奏。但是在目前小说界烂文居多的环境下,本文也算得上值得一看的好文章。灵异小说,一定要带好剧情,带好节奏,带好观众情绪。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