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末世猎人玩网游

更新时间:2019-07-03 01:39:30

末世猎人玩网游 已完结

末世猎人玩网游

来源:落初 作者:邪恶的猎人 分类:游戏 主角:文明连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末世猎人玩网游》的小说,是作者邪恶的猎人创作的游戏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想要杀死我,那么就从我战友的尸体上踏过来!”我高昂着脑袋骄傲地喊出这番话。  “你的羞耻心呢?”众队友齐吼。  “那是啥东西?和我有关系吗?”我转了转眼珠子,别过脑袋。  我是末日幸存者之一,但是我和大部分幸存者一样得了末日精神疾病,说简单点儿,就是精神病。  为了治疗这种精神疾病,政府开发了一款叫《新世界》的仿真游戏,让众精神病进入游戏治疗。  在森林里独自生活了三年的我,病症很严重。进入游戏之后我遇到了一群二货。这让我的治疗旅途充满了乐趣,至于这游戏到底对我的病情有没有帮助,那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的我还不清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哈,蜂王刺匕首,原来是因为这事情,我说他怎么会这么好心救我。我瞥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道:“是的,我是打到了一把叫蜂王刺的匕首。怎么你想要?”我看了一眼,他们总共五个人,标准副本搭档,里面有一个矮人盗贼。

血色地狱很是有素质地说道:“泉泉,我没有想要抢夺的意思,反正蜂王刺是盗贼的武器,你拿了也没用,不如卖给我们。”

“100万金!你要不要?”我看到那个精灵基督教徒用她的胸紧紧着贴着血色地狱的胳膊,不知道哪根神经抽了居然很是不开心,甚至比血色地狱提到蜂王刺还要不开心。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们血老大……”一个牛头人战士站了出来,一副要用他手里的斧子劈死我的表情。

“龙棍,别乱来!”血色地狱制止道:“她是我的朋友,如果她不愿意卖,谁都不能对她用强。”

我不说话,只是安静地观察着这五个人的表情,他们似乎都挺尊重血色地狱的。但这样的血色地狱和我所认识的血色地狱并不一样,在我的心中血色地狱不过是个欠揍惹人嫌的家伙,并不是一个可靠的领导者。

血色地狱控制住自己的人之后,才对我说道:“泉泉,我这里有你需要的十五级猎人装,非常适合打副本,而且还有20%的经验加成,有了它你会升得很快。”

“你是要用一套绿装换一件蓝装备吗?”

“不,你知道告诉我是在哪里打到的就可以了。”

“血老大!”丰胸肥臀的精灵妩媚儿似乎有些不满意。

“我自有主张。”血色地狱并没有让妩媚儿说下去。妩媚儿只能撅嘴表示抗议。

我犹豫了一下,并看了一眼血色地狱,心底居然浮出了哀伤,那种感觉几乎要让我昏厥过去。我脸上的冷酷变得很虚弱,我的声音也变得很虚浮:“在前面的桃树林,里头有一只**蜂王,具体坐标我不记得了,大概就在桃树林的正中央。”

“谢谢。”

“不必,你刚刚复活我,我也没有和你说谢谢。”说完,我回头走了。

在我回头的时候,听到妩媚儿问血色地狱:“血老大,你怎么会认识那个吊车尾的女猪人是谁?”

“新手村遇到的……”

至于之后他们说了些什么,我听不清了,我也不想听。我行走在荒凉的棕树林之中,很是失魂落魄。直到疲惫度到达90%,走不到了才坐到了地上。

我就那么坐在地上发起了呆。我不知道我发了多久的呆,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仿佛回到了两个月前,还在山林里的日子。

那种可怕的孤独感和绝望感重新涌到了我的心头,自从和老村长对话之后,这种症状就没有再出现过。因为游戏之中有好多任务让我忙起来,让我都没有空发呆。

我甚至都搞不清楚自己怎么就会突然发病,坐在地上发起呆来。我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坐了多久,直到花盗贼和好美美找到了我。

好美美狠狠地摇着我的肩膀,我才猛地回过神来。我过了十多秒才认出了好美美,问道:“美美,我终于找到你们了。”

好美美坐在我的面前,一脸担忧地说道:“你怎么了?不是你找到我们,是我们找到你好吧。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走偏了。”

我想起了之前和血色地狱见面的事情,非常勉强地笑了笑,说道:“没什么,我一直在找你们,但是一直没找着。哎哟,好饿啊。”我掏出干饼和水。

“不要吃干饼了,我和盗贼在林子里遇到了一个杂货商,他那里有卖饭团,今天晚上我们吃饭团吧。”好美美递给我一组饭团。

我取出一个放在手里,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我的跟前还点着一堆篝火。

“阿明,这个篝火也是在杂货商那里买来的,在篝火的10码范围内,我们不再会受到任何攻击,行走的怪,会绕开这里。别的玩家也不能对我们动手。”好美美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我的变化,和我讲着这些琐事。

我低头将饭团放到嘴里,咬了一口,眼泪哗地就流了出来,根本不受控制。好美美让我想起了我的好朋友,她以前也老喜欢对着我唠叨生活中的琐事,但她永远地离开了,永远不可能出现在我的世界,她完全消失了。我永远也不可能听到她的唠叨,以及凶狠的关怀。

好美美并没有问我怎么了,只是抱住了我,让我在她的肩膀上痛哭流涕。

整个的棕树林回荡着我的哭泣声。我不知道我哭了多久,我只知道我的嗓子因为大声嘶嚎而嘶哑。哭够了之后,我擦干眼泪,对着摇曳的篝火吃着饭团,整整吃了三个才让我的饥饿度恢复到0%。

我静对着篝火好长时间,才缓缓说道:“和你们走散的那段时间里,我遇到了一支二十级以上的五人队伍,他们问我蜂王刺的事情,我把蜂王刺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好美美紧张地问道:“他们有伤害你吗?”

“那倒没有。他们得到了他们想要得到的消息,所以并没有为难我。”

花盗贼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不要感到内疚,这不要紧的BOSS在那里呆着就是给人日的,我们可以在告示牌上贴**蜂王的坐标,这样他们就不会想着对你下手了对吧。”

“哟,”好美美对着花盗贼露出非常难得的微笑,说道:“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聪明了,不知道岩石山有没有告示牌,明天我们就把**蜂王的坐标发到告示牌上。”

“好勒,就这么干!”花盗贼摩拳擦掌。

“嗯。”我点了点头。

不久后,花盗贼和好美美躺下就睡了,而我仍旧坐着,抬头望着天。在这游戏里久了,我几乎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想我进入游戏快二十天了,我一次都没有离开过游戏舱,我清楚地知道游戏舱中的我,就那样像睡着了似的躺着。而我大脑所感受到的却是坐着,看着天上闪吧闪吧的明星,树木土地的触感都是那么真实,那么火的感觉会不会也是那么真实呢。

我将手放在篝火之中,火烧掉了我手上的皮,我能够感受到疼痛,但没有被真正被火烧到时那么痛。游戏中所受到的伤痛感只有现实的20%。

游戏终归是游戏,再怎么模拟现实也无法成为现实。

正当我脑子里出现这句非常有水准的话时,我的眼前一黑,篝火仿佛被蒙上了一层黑纱。我这才明白,原来我被我火烧死了。

太丢人了!我感觉很羞愧,幸好花盗贼和美美两个人睡着了,不然我可要糗死了。这是我第一次在夜晚的时候跑尸。

复活之后,我终于安份了下来。老老实实地躺下,我试图闭上眼睛睡觉。我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就睁眼仰望天上的星星,我想起了张衡,这家伙是怎么想起数星星,然后成为一个著名的天文学家。难道他也和我一样失眠了吗?

这时,天空之中亮起了几个字。血色地狱摸呀摸,摸到了蜂王刺。现在才打到蜂王刺?这也太慢了吧。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蓝色蜂王刺的掉落几率非常低,普通情况下只能掉出绿色的蜂王刺,我们能打出蓝色蜂王刺纯属踩了狗屎运。

难道血色地狱是想让别人的目光从我的身上移开,才问我要了**蜂王的坐标吗?怎么可能,他可不是这么温柔的人,少犯花痴了。我回想着今天遇到血色地狱的情形,他的变化很大,完全不像十级的样子。或许级数高了,就开始装逼了吧。

各种莫名其妙的想法出现在我的脑子里,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当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好美美和花盗贼已经醒了,两个直勾勾地看着我。

“你们怎么不叫醒我呢?”我揉了揉眼睛。

“吃点儿东西,我们上路吧,我们大概中午的时候就能到岩石山了。”好美美伸出手,拉我坐起来。

吃完早饭补充一下饥饿值之后,我们就上路了。正如好美美所说,到了中午的时候,我们到了岩石山,而这个时候的我们已经到达8级了,因为这一路上,我们一直杀怪杀过来。

光秃秃的岩石山在远处看,还挺可笑的,而在近处看,还蛮可怕的,到处都是嶙峋的怪石。在岩石山脚,有一个矮人村落,叫岩铁村。

矮人喜欢打铁制造武器,所以岩铁村之中,到处都是铁匠铺,充满了打铁的声音。

我们并没有关注岩铁村里的情形,而是将注意力放在岩铁村中部的那张告示牌上。在告示牌上的告示,所有玩家都会看到。花盗贼写了一张告示。内容是:想要蓝色强力匕首吗?桃树森林894:782**蜂王等你日!

我和好美美只是摇了摇头,却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我们不会写公告。

花盗贼见我们不说话还自以为自己写得公告还不错,得瑟地说道:“怎么样?哥哥我有才吧!”

“有才个毛啊,走吧,少在这儿得瑟了,这个任务都做了两三天了,连地方都没找着。再这么拖下去,花儿都谢了。”我不耐烦地说道。

“不要着急,不要着急,游戏娱乐最重要。”

“哼,”我冷眼瞅着他,说道:“别太悠闲了,到时候遇到强力党,我们就等着死吧。”

花盗贼十分坦然地耸耸肩道:“就算升到了10级遇到强力党,也只有死的份儿。反正都已经是吊车尾了。”

……

PS:在此祭奠明泉的第23次死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