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网游之纱影云随

更新时间:2019-09-24 06:18:14

网游之纱影云随 已完结

网游之纱影云随

来源:落初 作者:秦月纱 分类:游戏 主角:霖唐雪 人气:

火爆新书《网游之纱影云随》是秦月纱所创作的一本游戏风格的小说,主角霖唐雪,书中主要讲述了:霖纱只是去做个任务,谁知道阴差阳错拣着一个游戏小白。  拣着就拣着吧,可为什么这个小白的运气比自己好?  神兵利器、绝世武功,怎么都是他的?  这小子开了主角模式了吗?  不行、不行,卖身!卖身!  一定要让这好运的小子给自己打工一辈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难道这一路跟着自己的竟然是个NPC而不是玩家?自己又送装备又送药的,好东西还全都给他了,岂不是亏大了?不知道能不能把他当宠物养起来然后一直带着?身边跟着这么个男宠想想也挺拉风的呀!阿呸!什么男宠!……纠结的霖纱看向野人的目光越来越飘忽,思绪早已不知飘向何处。

“我是玩家!”野人怔了怔,有些哭笑不得的解释道,“我不是说了我爸是游戏公司的工作人员嘛。他们在设计这个游戏的时候,为了这个游戏的什么IQ、EQ更高,这个游戏复制了员工还有一些志愿者的思维,其中有一些员工直接就被直接复制成NPC了,然后再通过游戏主体去运算什么的……反正就是特别特别麻烦,我也说不清楚。”

越解释越解释不清了,野人急的又挠了挠头,有些手足无措。

霖纱回过神,慢慢的消化着野人的话。要说一听就懂那是不可能的,毕竟野人都不清楚自己说的是什么。不过她还是大概明白了野人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这个云玄青其实是按照你父亲直接复制的,只不过一样的Xing情不一样的经历?”霖纱一手轻点着脸颊,思索道。

“恩恩,是啊是啊!”野人忙慌不迭的点头,接着他有些气呼呼道,“我听到那个村子的人这样说我爸……虽然我也知道他并不能算是我爸,但是还是忍不住会生气。”

霖纱抑郁的看着他,人家给自己亲爹的复制体出头,可不是占尽了理?

野人又偷偷瞄了霖纱几眼,小心翼翼的问道,“对不起啊菱花,我是不是又惹麻烦了?”

“算了算了!”霖纱郁闷的挥了挥手,表示自己不介意。说不介意那是假的,墓室的东西都分给野人了,任务的奖励也飞了,但是都已经这样了,就算真的弄死野人也于事无补啊?虽然理是这个理,可这一时半会儿的还是无法释怀。

霖纱看了看时间,今天一天都出师不利,她有些闷闷的说道,“我要下线了,你下不下?”

野人也看了下时间,今天跟着霖纱不知不觉竟然玩了这么久,已经这么晚了。“我也下了。”野人道。

“那行,一起下吧!”说着,霖纱眼疾手快的就点了退出游戏。

“哎哎哎!”野人急忙叫道,“明天我们几点见啊?!”一阵白光已将霖纱包围,野人着急的朝前一抓,却抓了个空。

“晚上7点吧……”霖纱趁着下线前的一瞬,朝着野人喊道。她的声音渐渐稀薄,话音刚落,人已完全消失不见。

“7点啊!”野人点了点头,开心的说道,“好!”他的举动,就好似菱花还在一样。

霖纱下了线,也不知道自己最后的那句话野人到底有没有听到。

要不要在上去看看?霖纱飞快的摇了摇头,算了,自己那么上心干嘛?

忽然想到野人问过排行榜第一是谁,她顺手打开论坛,找到排名的帖子。排行榜都是由一些玩家自行整理的,虽然有一定的准确Xing,但是玩家毕竟不是无所不知的系统,所以只能作为参考。

高高挂在第一名的是个叫做魔界至尊的玩家,他的等级已经到了40级,而排在第二的,也不过是38级。

虽然很想吐槽一下这个霸气侧漏的名字,但是霖纱忍不住闪过一丝好奇,他是怎么做到一下子甩开第二名那么多的?

不过她并没有纠结,接着打开了装备排行榜,排名第一的,是一把名为蒹葭的剑。好文艺的名字,霖纱忍不住想到。不知道这把剑的主人是谁呢?心生好奇的她接着看去,这把剑的主人是个名叫紫花花的玩家。紫花花?霖纱一怔,是个女孩子的名字吗?算了不想了,先看看这把剑到底有多好吧!

蒹葭剑的属Xing的确很**,比素舒剑还要稍好一些。但是从长远来看,素舒剑的可升级属Xing,就完全把蒹葭剑比下去了。总的来说,还是素舒更胜一筹。霖纱得意的想。可惜不能用啊!这个念头接着涌出,霖纱一阵郁闷,气的差点摔鼠标。

生了一通闷气,霖纱实在没心情看下去了,顺手关掉了网页去睡觉。

第二天,下了课的霖纱正在收拾着书本。

“今晚一起吃饭吧!”同在收拾着的唐雪突然说道。

“啥?”霖纱停下手中的动作,把手搭在她的额头上,狡黠的笑道,“你没发烧吧?你不是一下课就窜回宿舍玩游戏,晚饭不都是我带的吗?今天太阳怎么打西边出来了?”

唐雪郁闷把她的手拨落,闷闷不乐道,“你以为我不想?”

“怎么了?”霖纱见她似乎有心事,好奇的问道。

唐雪可不是个能藏住事的人,她又是敲桌子、又是叹气的,一阵叽里呱啦就把事情全说了。

她在游戏里接到一个任务,要帮掌门找到他丢失海棠红的紫砂壶。唐雪找了好久,终于在一个玩家手里见到那个紫砂壶。她出高价向那个玩家收购,可不论唐雪怎么加价,那个人说什么都不肯卖,除非唐雪肯跟他吃顿饭。这是一个很重要连环的剧情任务,她实在不想在这个环节断了,最后只好答应。

一旁的霖纱早已听的目瞪口呆,“难道他认识你?该不会那人也是咱们学校吧?”

唐雪阴沉着整张脸,点了点头。

“可是他只请你一个人,我去不太合适吧?”霖纱有些犹豫道。

“你忍心看着我这么柔弱的女孩子羊入虎口吗?万一我被坏人卖到哪个穷山沟了,嘤嘤嘤,你就一辈子都见不到我了!”唐雪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一边卖萌一边撒娇。

“行行行,我陪你去,你赶紧变回来行不?”霖纱看着与平时判若两人的唐雪,鸡皮疙瘩不由的掉了一地,只得无奈的答应。

“嘿嘿!”唐雪转眼得意的一笑,恶狠狠的说道,“待会什么贵点什么,千万别客气!我就不信了,看他还敢不敢缠着我!”

霖纱一阵无语,不由的在心底替那个还未见面的男生默哀。

这顿饭吃的时间可有点长。

霖纱见到了那个男生,竟然是学校经管系的景瑱大校草。他之前约了唐雪好多次,都被无情的拒绝了。怎么他这么巧会有唐雪需要的紫砂壶?霖纱看了看一直开怀笑着的景瑱,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

唐雪可真没跟他客气,三个人吃饭,她竟然点了一桌子的特贵的菜。吃饭的时候,她一改常态,怎么粗鲁怎么来,存心恶心景瑱来着。可景瑱却一脸宠溺的看着她,一点都不介意的摸样,反而霖纱被她给恶心坏了。

这艰难的一餐总算是结束了,唐雪无情的拒绝了景瑱的护送请求,和霖纱一起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在Cao场上转了好几圈。终于在确定消化的差不多的时候,两个人才慢慢的踱着步子,往宿舍挪去。

到了宿舍大门口,忽然一个人影抱着一束花朵幽灵般窜到两人面前。

“呀——”两人吃了一吓,好不容易放进肚子里的食物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她们胃里一阵翻腾,差点吐了出来。

霖纱强压下不适的感觉,仔细看去。一个红着脸的男生站在自己面前,看上去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他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我……”

“你怎么了?”一旁的唐雪好奇的问道。

霖纱脑中灵光一闪,恍然道,“你不是那个大一的新生,叫谢……谢什么桥来着?”

“是、是!学、学姐!”面前的男生激动的点了点头,接着他二话不说就把花塞到霖纱手里。

霖纱还未反应过来,那个男生早已远远的跑开了。“送、送给你!”已经跑远的他停下脚步,转身大声的喊道。话一喊完,他一溜烟的跑没影了。霖纱有些无语的看着怀里的花朵,刚才那个人叫谢什么桥来着?算了不想了,想不起来。

“不错啊!霖纱你的桃花运一直这么旺!”唐雪鬼鬼的笑着。

“你也不差啊!”霖纱忽然语重心长的说道,“那今晚都快把我恶心死了,但人家景瑱竟然一点都不嫌弃,这么好的男人,我看你还是嫁了吧!”

唐雪的脸一下子黑了,她郁闷的说道,“你真想让我吐出来?”

霖纱悄悄的吐了吐舌头,一脸正色的说,“我是认真的!”

“啊啊啊!你这个墙头草!这么快就被收买了啊!”唐雪夸张的大声叫着,一脸抓狂的模样。可下一秒她表情一转,一脸严肃的说,“但我坚决不同意你跟刚才那个男生在一起!”

“喂喂喂,你也转的太硬了吧!不过为啥?给个理由先!”

“因为他结巴啊!你没听出来?”

“口胡!你咋知道人家结巴?万一他只是紧张呢?”

“霖纱你难道真看上那个小男生了?怎么老帮他说话?”

“你才看上你全家都看上!”

……

在一阵吵吵闹闹中,两个叽叽喳喳的女生终于回到宿舍。肚子还撑的狠,霖纱实在不想动弹了。打开电脑,习惯的进入游戏。

“菱花菱花!”一个激动的身影上蹿下跳的靠了过来。

霖纱又吃了一吓,她定睛一看,不由长舒了一口气,原来是野人啊。

“菱花你怎么上来的这么晚?”野人高兴的凑了过来,一脸欣喜的问道。

霖纱一阵错愕,忽然想起昨天跟野人约过了。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她完全把这回事给忘了!

她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间,已经9点了。野人竟然在这里等了她两个小时吗?霖纱的心里,忽然一阵愧疚,一阵感动。

“菱花我好想你!”正欲跟野人解释,忽然野人一句话没头没尾的喊出。

霖纱心底大惊!这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不科学!是谁按了快进么?!还是她错过了什么?!野人那一副深情的模样是在闹哪样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