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王者之传承

更新时间:2021-01-07 17:23:02

王者之传承 连载中

王者之传承

来源:落初 作者:河飞鱼 分类:游戏 主角:沙丘通亮 人气:

河飞鱼新书《王者之传承》由河飞鱼所编写的游戏风格的小说,主角沙丘通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失去了记忆的铠从沙漠走出,开启了一段寻找记忆的旅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士兵长没等花木兰说完,就跑到了队伍后头,打量着那多出的一人。

当见到一身乞丐装备满脸络腮胡子的铠时,那士兵长明显楞了一下,揉了揉眼睛。

“额……,看起来……确实……像个高手!”

秦汉看出来守门人的疑惑立马解释道:“哈,兄弟说笑了,这小子是个傻乞丐,我们见他拿个破碗在沙漠要饭,怕他死在那荒郊野漠的就带回来了。”

“要饭!在沙漠里?”守门人惊讶的看着铠。

“是啊,我们也吓了一跳。不说了兄弟,我们得赶紧进城了,你们也赶紧关了城门歇着吧!我们今晚上就不出城回营了。”

“哦,那你们慢走。”

看着一行远去,守门的兵长就将城门关了去,嘟囔了句:“真是人活久了,什么都能见到,沙漠里要饭……没饿死真是奇迹。”

……

由于刚刚入夜,温度降下了许多,微凉的夜风吹散了白天的闷热,城内的街道上的行人也比白天多了许多,街道两边还有不少的商贩挂起了灯笼售卖商品,夜晚的上郡城反倒比白天热闹。

熙攘的人群透出这座城的活力,在他们脸上几乎看不到之前被恐惧笼罩的影子。

花木兰一行人穿着整齐,带着军人特有的英姿走在街上,自然成了人群中的焦点,街上熙攘的行人见到花木兰一行人连忙让开了一条小路供其通过,眼神里有着敬畏。

来到上郡城的这几年,花木兰带的兵不紧紧是守卫边疆,扰城的山贼马匪她也帮助清理了不少,按理说城市治安是由地方官的府兵来管,可这边疆城市,贼匪猖獗,加上两国交恶流民乱串,光靠城里的捕快杯水车薪。而自从花木兰来到守军上任,便着手治理了不少的匪寇,因此上郡城里的治安比起头几年好上了几倍不止,再加上几个月前的妖兽屠城也是她带着士兵染红了身躯解决,所以即使被视为英雄也不为过。

望着瞬间出现的一条小路,还有两旁敬畏的眼神,花木兰心中涌出了一股暖意,随即向着人群拱了拱手,带着队伍通过。

队伍两旁的不少男子,看到花木兰时眼睛里都充满着炙热的憧憬,让人感觉高贵又充满野性的身躯已经引得无数男人咽下口水,更何况花木兰还有着沉鱼落雁的美貌。

虽然垂涎花木兰的美貌,但却没人敢贸然追求,因为其骁勇的战绩可不是一方美貌便能抵消的了的。

眼前的漂亮姑娘可是能和那些恐怖妖兽相抗衡的人,甚至还将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妖兽撵回了沙漠,周围大部分人的眼里除了憧憬,还有畏惧。

而行于队尾的铠并没有对周围人眼神有着太多关注,此刻正兴奋的左顾右盼,就像刚刚进城的乡下人那般对周围充满好奇。

熙攘的人群,嘈杂的人声…是在那寂静的沙漠永远也看不到听不到的,还有路边那蒸着包子的笼屉,此刻还散发着饭香…

咕…

听着肚子的哀嚎,铠咽了咽口水,丝毫不在意人群中见到他时那种厌恶的感觉。

和前面的队伍相比,铠的打扮穿着只能用寒酸来形容。

身上的铠甲残缺不全,像是被大象碾过了多遍;光着的脚连着瘦弱的腿,腿上甚至可以看见骨头的形状,上面的稀疏的腿毛随风摆动;两只胳膊看起来像根竹杆,拎着的破剑像一把锯子,如果只看那剑可能会被当成一个木匠也说不定;头上的胡子和头发连成一片,因为刚才在河里扑腾现在仍然湿漉漉的,下巴上还有不断流下来的水滴滴在了地上;唯一有神的就是那双眼睛了,此刻正带着期盼和兴奋望着周围,像是离家许久受尽欺负的孩子终于找到了母亲那般。

“这人怎么跟着花将军的队伍走?”

“八成……是个俘虏吧。”

“你见过俘虏自己跟着军队后面走的?我要是俘虏早跑了。我觉得那应该个乞丐,你看,他这扮相可比街口那崔麻子凄惨多了。”

“可能是吧,不过看完花将军,再看到他…总觉得心口堵得慌!”

“废话,你看完鲜花再看牛粪,不吐就不错了。”

似乎听见了两人的嘲笑,铠突然停在了两人的面前,引得两人一愣,两人随即紧张的握紧了拳头,向后退了一步,谨慎的盯着眼前的乞丐。

而铠的眼睛却没有看眼前的两人,而是将瞳孔上的焦点对准了两人身后的一处冒着热气的蒸屉,那白腾腾的热气夹杂着肉香缓缓从锅沿冒出,缓缓的飘向四周,如同赤身裸体的妖异少女,正对着禁欲许久的大汉媚笑勾着手指,那手指勾的铠口水直流,像一个刚挖出细缝的泉眼。

走在铠身前的秦汉发觉身后的脚步声消失,猛的回头,发现铠居然站着路中央对着一处望的出神,顺着其视线而去,只见两个年轻人握紧了拳头正紧张的看着铠。

怎么,难道这小子刚进城就遇到仇家了吗?秦汉心里嘀咕了句,便走到了铠的身边看着两人,想要询问一下情况,毕竟人是他们带回来的,如果出现什么意外,他们还是需要付一点责任。

“两位兄弟,可是有什么事情?”

两人见秦汉过来,心中的紧张瞬间放松了不少。秦汉毕竟是守军的副将,城里的人大部分都认得他,虽然平时有些出跳,做起事来却从不含糊,眼前这邋遢乞丐突然停在他们不动,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感觉。

虽然嘴碎,可两人真真实实的只是平头百姓,真对起兵将来,就跟幼童一样。

虽然嘴上判定眼前的人是个乞丐,但当他距离近了,两人心中涌出了一股寒意,不由的各自向后退了一步。

铠因为长时间与妖兽厮杀,身上充满了杀戮的戾气,当目光选中猎物的时候,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就连沙漠中那狰狞的妖兽都有所顾忌,所以当铠一靠近,两人就感觉浑身的汗毛倒竖,心中暗凉。

“没…没什么!我突然想起来有事,先回家了。秦副将军,告辞。”其中一人说完便紧忙离开了人群。

“啊…等等我……抱歉秦将军,我也有事,先走了,告辞。”

看着迅速离开的两人,秦汉感到莫名其妙,转身看了看发愣的铠,发现他正一脸的艳羡的瞅着冒着热气的蒸屉,嘴角的口水已经流出了下巴。

“你看什么呢?”秦汉顺着铠的目光望过去,就只看见冒着热气的蒸屉,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差点忘记眼前这人是个乞丐了。

“原来是想吃包子,我还以为是遇到仇家了!嘁,你要不是傻子,我才懒着管你。”说罢,秦汉转头走到卖包子的大娘那买了半屉包子,回来递给了铠。

见到包子递来的铠眼神一滞,随即双手有些颤抖的接过包子,睁大了眼睛盯着包子看了许久,好像生怕包子会飞走了一样。对于在沙漠生活了许久只能靠吃兽肉维持活路的铠来说,那包子就如同漆黑夜里的满月一般璀璨。

止住了颤抖双手咽了一口口水,抬起头来,满是感激的望着秦汉,铠觉得此刻眼前的秦汉就如同行走于人间的神明一样。

看着那眼睛都起了了一层雾气的铠,秦汉有些无语。

“不就是几个破包子么!看你这没出息的熊样,痛快吃了,一会还得跟上队伍呢。”

听得秦汉发令,铠双手一抖,眼睛迸发出幽蓝的光芒,眨眼间就将那六个包子吃了。看着铠吃完包子,周围不少人都投来了诧异的目光,秦汉也惊得嘴巴张的老大。

那包子可是有砂锅般的大小啊…

“谢…谢。”铠感激的道了声谢,一脸满足。

“咳…你这家伙,属河马的,吃东西真他娘的快。走了!”回过神的秦汉数落了一句,转身就奔着前方的队伍撵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