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用命

更新时间:2020-08-06 01:08:54

用命 连载中

用命

来源:落初 作者:听茶月书声 分类:言情 主角:柳牧孙女 人气:

《用命》是听茶月书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用命》精彩章节节选:一生一次服输,用命。柳牧让苏谙第一次嗅到爱情是何滋味,但是好景不长,还没来得及谱写自己唯美的恋爱史,就要换成自己励志的抗癌史。一路走,一路遇见,苏谙也曾迷失在泡影里,但最终还是被孟钦拉回来。他用一把手术刀,替苏谙斩断了前尘。苏谙躺在手术床上,麻醉渐渐起了作用,直到闭上眼的最后一刻,苏谙还是记得孟钦对自己说的话。“那我就把它找回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宴会已经快到最后一项章程了,苏谙不能缺席。两人一路慢悠悠到了大厅,时间刚刚好。刚进去,就看到老爷子在上首致词。

“承蒙各位愿意给我这老爷子的脸,来参加我那不成器的孙女的生日宴会......”一番话下来,众人也大致明白今天这老爷子的意思了:我老了,我孙女又还年轻,希望大家看在我的面子上,平时多照拂点。

处在话题中心的苏谙倒没什么感觉,心态是一部份,主要是苏谙最近老觉得容易累,自从几个月前跟着测绘队出去勘测了一处地形回来后,身子就不太对劲。

看老爷子还有一段时间结束,苏谙也不干巴巴站着,和柳牧就近坐了下来。聊起了各自的职业。

“听苏爷爷说,你是做测量的?”苏谙皮肤不算白,但胜在健康,一看就是在太阳底下打拼出来的。

“嗯,大学时候被调剂,就做了这方面的工作。”苏谙也不隐瞒,虽然苏家家大业大,按照标准的言情套路,苏谙该是按照继承人来培养的。但是老一辈一个比一个放心,挂在口头的一句:儿孙自有儿孙福。倒给了苏谙一个相对轻松自由的环境。

两人闲闲聊着,上头老爷子说到苏谙。苏谙这边心领神会,止住了话。

猛地站起来估计是力道太大,苏谙脑子一蒙,险些站不住。好在柳牧在旁扶着,问了声:还好吗。看到苏谙摆了摆手,才放开手坐回原位。

这边苏谙已经站到中央,扶着麦克风准备开口。忽然一记强光扫过来,苏谙侧头避了避,缓了几秒钟又看回去。但是光打的实在厉害,又热。照的她脑子一蒙,只觉得一股气冲向脑袋。听到下方的惊呼声,又感觉到嘴角有了湿漉漉的粘稠感,抿了点进嘴,啧,铁锈味的。是血。

柳牧坐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台上的苏谙,看到苏谙上台不说话,站在上面摇摇晃晃。刚想站起来看仔细,就听到周围人的惊呼声。

“来人啊,有人晕倒了!”

“这,这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麻烦各位让一让,让一让,让空气流通。”家庭医生赶过来。

柳牧赶过去,看到周围乱哄哄的,直接走到苏谙身边,抱起苏谙,看着医生:“她的房间在哪里。”

“二楼,左手边。”事急从权,医生也顾不得对方的动作,背着药箱跟着柳牧上去。

独留下众人:“......”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刚才那人好像是柳牧吧。”

“我看没错,原来柳牧和苏家的孙女关系那么好啊。”

“依我看,十有八九是认识。你们想啊,今天那苏家孙女也成年了......”后半句话众人心照不宣。

有苏式集团继承权的苏谙和职场新贵柳牧。自然配得上一句:郎才女貌。

###

二楼这边。

柳牧抱苏谙到床上月之后,就离开房间了。

留下苏老爷子两夫妻安抚好客人后也赶过来,对门口的柳牧点头示意后就急匆匆进去了。

柳牧知趣下楼,问了管家洗手间的位置,处理了外套上的血迹,搭在手上出来。看到多数人已经离开,便随着大家一起告辞。

刚坐上车,就看到车窗有一个人影,是管家。摇下车窗后,管家客套了一番就给柳牧递上一个请帖,柳牧眼尾一扫,一个投标的请帖。是自己近期的项目,眉毛一挑,含笑看着管家。

管家也不虚,大大方方复述苏老爷子的传话。

“长者赐,不可辞。晚辈就此谢过了。”柳牧含笑接过请帖,绝尘而去。

——————

苏谙睁开眼,看到是自己熟悉的房间,放心:“还好还好,没穿越没穿越。”

一旁的削苹果小林笑了:“小姐,你还是那么都逗啊。”

“世界太苦,只好让自己甜一点喽~”苏谙随意搭话,坐起来。

“昨天的吓坏你们了吧。”用牙签插了个苹果,边嚼边开口。

小林把果皮丢到垃圾桶里,又拿起一个苹果坐到床边继续:“可不是......”削到要紧处,话也停下来。“昨天那么多人,看到你晕倒,一群人全在哪里叽叽喳喳的,说的一个比一个小严重。”

“嗯......老爷子和奶奶没事吧。”苏谙拿着牙签在水果盘里挑挑拣拣。

“一开始也是吓坏了,后来......”

苏谙等着下文,抬眼一看,得,又到要紧处了。

“......”苏谙耐心极好。

“呀!差一点啊,一心二用还是不行。”小林懊悔。

苏谙笑:“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啊,来了个小伙子,那姿态,雷厉风行啊,上来就给你来了个公主抱,转头就问医生:‘你家小姐的房间在哪?’完了以后刷刷地往楼上赶,别说,我在旁边看着,真飒!”说完还怕苏谙不相信,一个劲地翘着大拇指表示赞扬。

听完小林的演绎,苏谙呆在床上,好半天才回过味:“......啥?”

倒不是介意身体接触,只是昨晚苏谙晕倒前还是有印象的,满鼻子的血,实在是有碍观瞻。听完小林说的,苏谙也知道昨晚那人是柳牧,一时间对他好感更甚。只不过自己接二连三在他面前丢人实在有点打击苏谙的心态。

调整好心态,找出柳牧的联系方式,昨晚要的。

“昨晚谢谢你。”

那边很快回复:“昨晚那阵仗,还以为你要原地表演一个英年早逝呢。”

苏谙气笑:“死也拉个垫背。”

“女侠饶命。”

“不贫嘴了,什么时候有时间,请你出来吃一顿。”看着信息送达,苏谙等着,心跳有点快。

“你请?”柳牧逗她。

“破财免灾,该我。”苏谙爽快回复。

那边等了一会儿才回复:“过几天我来接你。”

又一会儿补充道:“顺便拜访一下苏爷爷。”

“好!”苏谙心情愉快。

距离约定的日子还有几天,这几天苏谙也没有闲着,整理好手里的测绘数据后,就发给负责人审核。苏谙自小耳濡目染,对这方面了解的多,所以进大学后,就跟着做了项目。核心内容自然轮不到她,不过出工测量收集整理数据这些就免不了了。平时打打下手,跟着积累经验。

整理好数据出来已经到饭点了,下楼正好看到家庭医生过来复查。

“苏小姐,目前看来你的身体是负荷过重才导致晕厥的,平时少熬夜,注意休息,吃食方面多注意点就可以了,慢慢改善吧。”

“好的,谢谢医生,我会注意的。”送医生到大门,医生似乎还有话说。

“怎么了医生?”

“苏小姐,昨天设备不够,我还是建议你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医生看到昨天苏谙的症状,有点担心。

“那行,我这几天就去,到时候就挂医生您的号。”苏谙轻松回复。

第二天苏谙起了个大早,洗漱完毕后就去市医院了,毕竟小命还是很重要的啊~

来到医院后,按部就班挂号就等在原地。全身检查的人很少,而且苏谙来到早,很快就到了苏谙的号。进去后和医生打了个招呼,做了几项常规检查,正要带苏谙去血检,就来了一个小护士,急匆匆在医生耳边说了几句后,明显看到医生脸色不太对。

苏谙福至心灵,立马明白过来有急事:“没事,您去吧,我这边也快好了。”

走到一半的医生似乎觉得愧疚,叫停了苏谙,又对身边的护士说了几句,走到苏谙这边:“苏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我这边确实有急事,事发突然,我让其他人带你过去吧。”看到苏谙想要拒绝,医生继续:“这边血检出不好找,有个人方便点。”

事已至此,苏谙便道了声:“好”。

苏谙等在原地,没过多久,刚才离开的小护士就回来了,后边跟着个医生样子的年轻人。

“医生吗?好年轻啊,估计是助手之类的吧。”苏谙排腹。

等到走进,苏谙还没开口。那个年轻人就抽出插在白大褂的手,朝着苏谙的面门,打了个响指。

“......?”这啥?

对上小护士一脸抱歉的表情,苏谙隐隐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还有意识,看到我没发呆,说明人还算正常。”那男人自在侃着话题,没有丝毫尴尬。话毕,还谨慎地把苏谙全身上下扫描一遍,确定她不是为了见他装病的花痴少女后,颇为正经地介绍了自己。

“你好,我是这栋院的院草,你也看到了,平时我是很忙的,不过今天看在咱们有缘的份上,我姑且抽出一点时间来替你检查一下。”端的就是骄傲矜贵!

“......额,麻烦你带一下路,血检处的。”苏谙小心开口。

“带路?”男人一脸难以置信看向身边的小护士,那眼神就像是在说:咋回事?什么带路?我出场费很贵的好不好!

小护士还是一脸尴尬,杵在两人中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苏谙也明白过来了,大概是小护士没说清楚。

苏谙心下笑了笑,也学着那男人对他的的面门一个响指,看到对方懵、逼的眼神,开口:“我俩也算有缘,就当送我一程呗。”

“......”趁着男人发愣,苏谙已经转身走了。

“......嘿,倒是胆大。”男人跟上去,走进了又继续问:“不怕我把不带丢?”

“......你几岁?”苏谙无语,看着身后大男孩一样的生物,最终问出来。

“干嘛,觊觎我啊,那可不行,我可是为了未来老婆守身如玉的,在说了,作为医生不和患者发生私人感情可是我的第一要义绝对不允许破坏的,你要是对我有意思现在可以死心了,我是觉得不会给你任何机会的......”

苏谙被吵地头疼,回过头,懒懒开口:“还没完了是不是。”

“......”啥意思,嫌我吵?!

“白瞎你这张脸,放心,我也是心有所属了,这样说你可以放心了吧。”

“......行啊!怎么不行,简直太行了!”

两人一路吵吵闹闹到了血检处,苏谙看了一下人数,就转头对身边的男人说:“谢了,我看着还有一会儿,不然你先走吧。”

“......那怎么行呢。”那男人不知道想到什么,看着苏谙的眼神阴恻恻的,估计要作妖。

苏谙也和他对望。

他似乎笑开了,敲了敲玻璃问护士要了抽血的工具,这下苏谙算是明白了。合着,在这等我呢。

“走吧,现在人多,到你了就下班了。”男人说完还满意点了点头,真是个合理的理由啊。

“......”苏谙咬牙,跟着男人走进一个房间。

“没事,你们不用管我俩,我借个地儿抽个血就好。”说完又像门口的苏谙,催促道:“进来啊。”一副正经样。

见招拆招,苏谙坐在一处沙发上,撩开袖子,一旁的男人已经准备好了,举着绑带和针头。

幸好过程中这人没作妖,苏谙递手过去,绑好绑带,他拍了拍,只是几个瞬间,苏谙就感受到他的体温,热。通过皮肤陆陆续续扩散,还带着医生惯有的福尔马林的味道。

炽热又禁欲。

和柳牧是不一样的男人。

这会儿他解了外套,露出里面的牌照。

孟钦。

抽完了血出来,孟钦又恢复原样,把苏谙送到了医院门口。

苏谙道谢后便转身离开。

“苏谙。”身后响起男人的声音。“记得三天后来拿报告。”

苏谙回头,孟钦勾唇转身。

“......好,我记住了。孟医生。”这回变成孟医生发愣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