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暴宠小毒妃

更新时间:2020-08-06 00:39:58

暴宠小毒妃 连载中

暴宠小毒妃

来源:落初 作者:罗幕遮香 分类:言情 主角:王苏薇 人气:

主角是王苏薇的小说《暴宠小毒妃》此文是罗幕遮香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药灵谷毒医苏小沫隐藏毒医身份选秀入宫,被皇上送给翊王,入翊王府第一天就被翊王送给府里的侍卫和暗卫。特么的老娘是好心来给你解毒的,你就这样对我?苏小沫只好联手和姐妹一起杀了侍卫,为自己争出一条生路。苏小沫费劲千辛万苦的给翊王解毒,却只被册为侍妾,见谁都要矮三分?不可能!连王妃都要绕着她走。解完毒,翊王深情款款:“沫儿,留下来做本王的王妃吧,与本王一生一世一双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将一大堆的食物放到桌上,饿狠了的碧荷和红英,眼冒金光,大有饿虎扑食之势,使劲闻了闻:“好香啊!”

苏小沫豪爽的说:“吃吧吃吧。”

两个婢女狼吞虎咽的吃了好大一会儿,才感恩戴德的感谢主子救命之恩。

“主子,要不是你们两个,奴婢就饿死了。日后,奴婢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主子。”红英打了个饱嗝,感激的看着苏小沫。

“快收拾了”

苏小沫一声令下,两个婢女一同动手,很快就收拾干净了。

翊王的药浴要仔细些,不能出错,不行得告诉他们一声,走到书桌前:“红英,磨墨。”

红英嗯了一声,开始磨墨,歪着头看苏小沫写字。

苏小沫把药浴的方法和药材的用法和顺序,详细写下来,吹干墨迹,叠好交给了红英:“不许看,去给王爷。”

红英抿抿唇,她看了也白看,不认识字啊。

书房,翊王悠悠醒来。

“王爷,您醒啦?”李岩扶着翊王坐起来,睡了一大觉,神清气爽,前所未有的舒适。

“本王睡了多长时间?”寝殿燃起烛火,外面天已全黑,翊王恍如隔世,盯着眼前的李岩。

“五个时辰。”

“摆膳,本王饿了。”

李岩一边服侍翊王穿衣一边试探性的问:“王爷,她开了方子,药熬好了,要喝吗?”

“端过来吧。”

“药浴呢?”

“按她说的做。”

“是”

“本王说的话可执行了?”

李岩心虚的低下头,一日三餐按时供应,李岩并没有吩咐下去,收到主子微怒的目光,李岩后退一步:“属下这就去办。”

服侍翊王穿好衣服,坐到轮椅上,又推着翊王去了膳堂,李岩才去了厨房吩咐。

卫漓收到翊王醒来的消息赶了过来。

“陆刻回来了,要不要见?”卫漓坐到翊王对面,毫不客气的一起吃饭。

“还有,今日下午,两个丫头翻墙出去了,在旺德酒楼饱餐一顿,还带了好多吃食回来。”

翊王不紧不慢的夹菜,吃的很有优雅。

不说话?到底几个意思?

卫漓继续滔滔不绝的说了暗卫报告两个丫头的情况。

“还有一件事,就是苏姑娘开的方子,三日的药,花了两千两银子,薛道最贵的一剂药不过三十多两,这丫头不会是趁火打劫吧?”

翊王依旧不慌不忙的吃饭,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不过我看过拿回来的那些草药了,和府里的药确实不同,色泽艳丽,味道也更加浓郁。就是太贵了,一剂药两三百两银子。”

“能治病就行。”

“王爷”门口侍卫手里拿着一张纸进来。

“何事?”

“迎春苑的红英姑娘送来的。”

卫漓接过,看了一遍:“药浴要注意的事情,不算太复杂。”看完递给了对面的翊王。

翊王只扫了一眼,便放下了,对这个只认识一天多的小姑娘莫名的信任,她那双眼睛明明狡猾的像只狐狸,却让没让翊王反感:“让她来伺候药浴。”

一个药浴搞这么复杂,有熬药做汤汁用的,有先加进去的药材,还有后加进去的药材,错一步,药效完全不同,不是大夫的话,怎么分得清那些长得差不多的烂树根子!

“……”

翊王完全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君扬,你确定?”

“本王何时打过诳语?”

卫漓一挥手:“去,让苏姑娘来伺候药浴。”

很快,办差的侍卫回来了:“王爷,苏姑娘说……”

“她不来?”卫漓猜到了。

“苏姑娘说,本姑娘还饿着呢,没力气伺候王爷药浴。”

其实苏小沫说的是,没力气伺候你们那个什么狗屁王爷药浴!

狗屁这样的话,侍卫可没胆子原话禀报过来,说不定苏小沫还没遭殃,他就遭殃了。

翊王微微扯了扯唇角:“既然你说不太复杂,那你就来伺候药浴吧。”

卫漓:“……”

让你以后还装大尾巴狼!

吃饱喝足的日子不要太舒服,苏小沫依旧睡到日上三竿。

依旧没有早饭可吃。

好在昨日买回来的吃食还很多,果腹没有问题。

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总是让人充满危机感。苏小沫借口消食,溜出了迎春苑,按照提前打问好的路线来到厨房。

炉火贪婪的舔着药锅锅底,厨房没人!

苏小沫掀开盖子瞧了一眼,是解毒的药,哈,一定是给那个翊王喝的。

苏小沫灵机一动,从飞船空间调出一个小瓷瓶,倒进锅里少许药粉,转了一圈,什么食材也没有,为了对付几个弱女子,翊王也是用心良苦,连厨房都收拾的这么干净。

走吧!

让你裹这么严实!这回非得让你露点肉不可!

若无其事的离开厨房,走了没多远就碰到一个一袭鹅黄衣裙的窈窕女子,弱柳扶风的身段,好像一阵风就能刮走似的。

年轻女子面色暗沉,看上去就像是中毒一般,嘴唇稍显乌紫,眼皮泛着青色,跟个妖怪似的,是毒谷之毒的典型症状。

这府里怎么有两个中毒的人?

“站住。”

苏小沫刚刚走过年轻女子,就被人家叫住了,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吗?

“站住!”年轻女子提高声音呵斥,在这府里她的话比王妃的话威信可高多了,敢不听她命令的人可不多,就连王爷都敬她三分,提高了声音冲着苏小沫:“我叫你呢。”

苏沫对这样没有礼貌的病人很反感,威胁的话谁不会说,当我是吓大的吗?翊王我都不怕,会怕你一个病恹恹的小小女子?

这样想着苏小沫加快脚步离去了。

王芷云愤愤的跺了跺脚,敢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有你好看:“你等着一会儿让表哥收拾你!”

今日身边没有跟着婢女,不然非把你踩到泥里不可!

府里的女眷和婢女本就不多,不认识她还不把她放在眼里的,除了刚来的那两个人,还能有谁?

“一会儿给表哥送了药再收拾你。”

还未走太远的苏小沫微微回头:“这药果然是给他喝的。”脑补着翊王浑身痒的滑稽画面,活该!

王芷云忙着给表哥送药,把炉火上的药锅端下来,药倒进碗里,端着就去了书房。

“表哥该喝药了。”王芷云每日都会把翊王的药煎好送进书房,李岩没有通报,直接推开门放她进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