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盛宠之庶女香闺

更新时间:2020-08-04 22:52:15

盛宠之庶女香闺 连载中

盛宠之庶女香闺

来源:落初 作者:尘飞星 分类:言情 主角:夏福贵 人气:

经典小说《盛宠之庶女香闺》由尘飞星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福贵,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做为闺阁女子,最大的笑话莫过于议三次婚都黄了。夏秀安第一次议婚,男方忽然患了恶疾,差点一命呜呼,黄了。第二次议婚,男方突然疯了,满城皆知,人人笑话,黄了。第三次议婚,男方直接搬去道观要出家,强扭的瓜不甜,当然又黄了。穿越来的夏秀安实在头疼智商为负的原主留下的这堆烂摊子。为了像个人样的过活,她必须得挽回这不堪的生存环境。徐澜宁,德昌侯府二公子,听说书呆子一个。留着祖上的福荫不享,偏要拼了命的读书。可惜脑瓜又不甚灵光,左右打点下来,才算中了个两榜进士,做了个芝麻小官,欢天喜地。这小子家大业大,还文弱可欺,还被人一再确诊不能人道,夏秀安觉得这极为符合随她捏扁搓圆又没有攻击性的老公人选。却不知是有人识破她的弱点,一步步放着诱饵,一步步引她入套的障眼法。“你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吗?这是在干什么?”“我缚鸡是无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怎么就会剥了你的皮?这好歹也是我家的铺子,自家的生意照看打扫一下不是很正常么?”被小伙计推开,二少爷只好笑着将画册收好。

“小林子不知几辈子修来的福份,能遇上像二少爷这般体贴下人的主子。二少爷,像您脾性这么好又姿容出众的人,不知到时候哪家姑娘有福份嫁给您?”

“这个事我也不好说。像我这种一心只想读好圣贤书的人,无情无趣得很,哪家姑娘愿意嫁给我?”二少爷从内堂走出来,“等会我大哥来了你告诉他,说我有公务在身,晚上就不用等我回去吃饭了。”

说完,便出了回春堂。

小林子应了声,望着他的背影抱着扫帚傻笑,“这么好的德昌侯府二公子,即便是个书呆子,如果我是个女子的话,恐怕使尽十八般武艺也是要嫁的。”

聚香斋茶馆距回春堂不远,拐一条横街就可以到了。

徐澜宁徒步负手正要朝聚香斋走去,转眼瞥到对面茶叶行里一道有些眼熟的身影——刚刚才从回春堂买了毛葛藤粉的鲜妍小姑娘。

小姑娘接过掌柜地递过去的一包锡纸封装的茶叶,然后再将刚买的毛葛藤粉全给倒在了茶叶里,封住口,上下使劲的把粉末摇匀。

他看得直摇头,这姑娘简直是荒唐,如果这一包渗了料的茶叶喝完,不仅不会迷倒人,还会熏死人。

这时他见夏秀安提了茶叶出来,还正了正衣襟,挺了挺胸膛,随后一调转身,进了聚香斋茶馆。

他笑了笑,也跟着走了进去。

聚香斋只是个小茶馆,并不大,里面除了雅致,就剩一些真正来品茶的人。

进去后,徐澜宁一眼就瞅见夏秀安已经坐在了靠窗的一桌,同时那一桌上早等在那里的,却是京城少尹苏景轩和她的妹妹苏小满。偏偏今天约他出来喝茶谈事的,正是苏景轩。

他对迎门的伙计道:“我就坐这一桌,帮我把帘子拉一下。”

——

“夏五姑娘,特意让你爹给我捎了几次话,不知你又有何贵干要约我们来这里见面?”面前有热气腾腾的茶,苏景轩根本就不喝,一见夏秀安落座,就毫不客气地冷眼直怼。

夏秀安一点也不生气,“景轩哥哥别生气,我把你和小满姐姐约出来,还不是因为姐姐的事?”

“你还好意思说你姐的事?如果不是你,她怎么会嫁给赵纭生那个浪荡子?不然她会被人欺负成那样,整日以泪洗面吗?”本就满身英气的苏小满恶狠狠地看着她。

好吧,看来原主的杀伤力确实大,已经让所有亲近的人都对她不满到了极点。

要说这苏家兄妹,身份也是不简单,不然,这次她也不会让夏忠良这个便宜爹出面把他们约出来。

苏景轩,南平侯府独子,曾经任过监门将军,后来被圣上任命为京城少尹一职。

其有一姐是圣上后宫昭仪,其妹苏小满比她长几月,与她年龄相仿。

当年原主生母胡芷烟似乎与侯夫人裴氏是手帕交,这些年来,即便原主生母过世,裴氏都会经常接夏平安和原主过府去坐坐。

后来原主性格娇纵不讨人喜,经常去侯府的,便成了夏平安一人。

这大半年来,原主一再闹出这么多事,侯府上下提到她就是咬牙切齿,一边骂她,一边又要骂夏胡氏宠坏了孩子。但毕竟是人家家事,他们又不能插手半分,也只能骂骂而已。

夏平安嫁给晟郡王后,侯夫人心疼她,也曾去探望过,夏平安却是强颜欢笑,是一个苦字都不肯说,侯夫人只能不着痕迹的接济些许银钱,叹然而归。

但,这次的事必须苏景轩出马,哪怕讨骂,她也只有硬着头皮上。

“小满姐姐就别骂我了,我也知道是我一时糊涂犯了大错。所以前几日我特意去晟郡王府看望了姐姐,姐姐满心欢喜。不仅给我做了好多好吃的,还让我给景轩哥哥带了一包今年茶庄新收的紫金云雾茶。”

夏秀安说着就把刚买的那包渗了料的茶叶拿出来,笑嘻嘻道:“要不我现在就给你泡一杯试试口感?”

坐于不远处的徐澜宁听得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为防不雅,赶紧平气将茶水吞了下去。

苏景轩一听是夏平安特意交待送他的茶叶,脸色稍霁,哼道:“你也知道错了?你去看平安,她可有对你说什么?”

夏秀安殷勤地将茶叶取出一撮放入干净茶杯,提起水壶冲泡,“姐姐说了,她说她过得还好。”

她把倒满水的茶杯盖上盖子端到苏景轩的面前。

“还好是怎么个好法?”苏景轩端起茶杯掀盖喝了一口。

“姐姐说,她每日能吃饱穿暖,还有一个能唱曲儿的歌姬陪她解闷儿,日子好打发得很。”

“夏秀安,你能不能不要蠢得像头猪?你姐说那花了大价钱买回去的周姬陪她解闷儿你就真当是解闷儿?”苏小满气得杏眼圆瞪,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猪脑子的人。

苏景轩将杯子重重往桌子上一放,长叹,“你娘一生心气高洁,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女儿?”

“你们为什么要生气?那周姬真的能解闷儿。”夏秀安懵懂无知地吃着桌上的千层糕,“那日我也跟着听她唱了不少曲,果然名不虚传,真的好听至极。后来她还给我说了怡红院好多的趣事儿。咦,对了,我今天出来的时候,看到满街贴着一个海捕公文。那公文画像上的人倒是与周姬几次提起的豪客有点像。”

苏景轩眉眼一凝,“海捕公文上的人?你是说在军机营杀了五人的郝大海?”

“那个人叫郝大海么?我只听周姬说,一个印堂中间和右脸都有一块胎记的豪客,每月初五都会上怡红院一掷千金。不过那客人不找花娘,却独独喜欢在她们妈***屋里过夜……”

苏景轩霍然站起,“她真这么说?”

夏秀安莫名,抬头望他,“怎么啦?是不是我又说错了话?”

苏小满知她哥最近就在办这件案子,忙道:“没有没有,你说得很好。你快点说,那个豪客在怡红院还会做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