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我来了

更新时间:2019-08-01 22:52:10

重生之我来了 已完结

重生之我来了

来源:落初 作者:两个宝贝 分类:言情 主角:张元芹长青 人气:

两个宝贝新书《重生之我来了》由两个宝贝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张元芹长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上一世,浑浑噩噩,夫妻异梦,儿女缘薄,娘家弟妹霸占家产;  这一世,看我斗小三,夫妻能否破镜重圆?聚家财,圆圆满满,狗血悲剧变喜剧,亲爱的孩子们,我来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潘长兴推着自行车走进院子里,还没进屋就闻到了炖菜的香气,心里不免腹诽道“张元芹今天这是咋了,不同寻常啊,平时自己回到家一般都是冰锅冷灶的,想吃点东西啥都没有,等到饿得不行了她才回来,不是买了点熟食就是熬一锅菜粥,简直是糊弄假洋鬼子。今天不芹做饭了还是很早就回家了,这女人真是没准,想起一出是一出。”张元琴并不知道老潘心中的想法,迎上去接了他手中的手套:“冷不冷?赶紧进屋暖和暖和。”老潘答应一声,撩开棉布帘,一股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两个孩子正坐在饭桌前等他,不知怎么竟然觉得这样的场景好久不见了。明明和继通叫喊着“爸爸”,老潘进屋脱掉棉大衣,洗了洗手转身坐到孩子中间,问起孩子学校的事来了。

一家人吃完晚饭,两个孩子进屋去做作业,张元芹一边收拾桌子,一边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话。老潘早就开始看新闻联播了,对她的话也是敷衍了事。老潘一般都在看完天气预报后,出去锻炼,所谓的锻炼就是出去快步走。自己以前嫌累,从没有跟他出去过,今天突然就起了警觉的心。上一世,张元芹对他有怀疑,但是从未抓到过证据,所以就自欺欺人的认为自己多心了,因为他的生活习惯从没改变,晚上几乎不在外面过夜,那他哪有时间去发展一段地下情呢?

张元芹一边刷碗,一边不经意的问正要出门的老潘“长兴,以后我也跟你去锻炼吧,你看我***身体早早就病歪歪的,我得注意了以后。”“行啊,只要你不拖我后腿就行,我每天都走俩小时,你能坚持吗?”话音刚落,大门一响,他已经走了。张元芹平静地归置着屋里的杂活,脑海里却是百转千回,“不急,我有的是时间,我迟早都是要把你揪出来的!”

两个孩子写完了作业凑在电视机跟前正为看什么而拌嘴,张元芹让他俩去闹,自己坐在他们身边,想着体检的事。要是记得不错的话,张元芹这周还有一天休息,明天去上班看看是哪天,要把体检的日子赶紧定下来。张元芹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父亲在中医院是司药,母亲就是家庭主妇。虽然她大大咧咧的,但是身为家里的老大,她对弟妹颇为照顾,总觉得这样是自己的责任,同时也可以减轻父母的负担。大妹妹张艳芹,小时候得了小儿麻痹症,也就是学名脊髓灰质炎的病。身体落下了残疾,一只眼睛是浑浊的,同一侧的一条腿是瘸的,走起路来全身使劲,就因为这父亲在有人提亲的时候没有考虑太多就答应了。那家人姓黄,介绍说孩子有轻微智障,艳芹嫁过去后不会受苦。婚后才发现那孩子不是轻微智障,是生活都不能自理的那种。可怜那时艳芹已经怀孕,坚持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很快就离了婚,孩子也随自己的姓,叫张晓薇,比继通还大一岁。大弟弟张建业,在纺纱厂上班,也已经结婚生子。二弟弟张建茂从小最受宠爱,他接了父亲的班,到医院后勤当了一名工人。他前两年结的婚,妻子是个武术教练的女儿.去年生了孩子,可惜生下来就有脑积水,好不容易治好了病,孩子也落下了智力发育缓慢的毛病。最小的妹妹去年结的婚,现在肚子里的宝宝已经六个月了。

张元芹知道就因为自己对他们的纵容,几个弟妹都依赖她,最终害人害己,一处房产被建茂和建业霸占,艳芹后来只要到自己家就顺手牵羊,宝芹对自己的资助坦然接受,从来不知道她这姐姐的良苦用心。这都是孽债啊。所以,以后行事要注意,千万不能犯老毛病。很快孩子们就困了,九点之前张元芹就让他们睡了。张元芹要赶紧看看自己的“小金库”。卧室里的大衣柜里,有一个鞋盒,里边静静的躺着一张存折,一张存单,还有一块手表。这就是她的全部家当了。打开存折,张元芹好奇的很想知道当时自己有多少钱,上面还是手写的余额:2000.00元。在这个人们平均月收入一二百的水平下,自己这相当于是个小富婆了。张元芹记得,这两年老潘的分红应该不止这些。拿过存单一看,果然,上面是10000元。张元芹的嘴巴都要合不拢了。自己曾经这莫有钱吗?怪不得自己一直大手大脚,贴补这个那个。可惜金山也让自己败光了,最后孩子结婚时手头竟然没有积蓄。张元芹在心里又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下,幸亏自己知道的不晚,她要赶紧看看有什么好的投资。

躺在床上,张元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以后会发生的事,自己心里总是很痛心,最后一翻身钻到了枕头底下,不想了,没有好的身体,想啥都没有用,等体检过了再计划也不迟。迷迷糊糊中,老潘回家,看电视,进屋,张元芹都记不太清了。

很快,张元芹跟同事周宝芬换好了班,第二天就去体检。

骑着那辆二八自行车,穿过熟悉的街道,90年的大街上还很冷清,两边的楼房大多是两三层的,就像是2000年之后的小城镇。国营的百货商店门前倒是比较热闹,人来人往的。

医院门口,二弟建茂等着她呢,看见张元芹帮她把自行车放到院子里。张元芹跟他上了一楼的内科诊室。接诊的是一位老中医,号脉,看舌苔,问诊,体检,得出的结论是一切正常,只是有些肝火旺盛,让她注意修身养Xing。张元芹心里不太确信,又不好说什么。出了诊室的门,建茂问她“大姐,你真奇怪,人家听说没事时一脸的高兴,你倒好一脸的怀疑,你还盼着自己的病呢?”张元芹嗔怪的拍了他一下,说“走,带我去看看西医。”他无奈的看着我“好吧,我的大姐。”

上了二楼诊室,是一位年轻的女大夫,知道张元芹没有感觉不舒服就想体检一下,她也怪怪的看着张元芹,毕竟那个年代自己体检的人还真是不多。建茂赶紧说:“王大夫,我大姐吧,平时比较注意养生,您要不给做个检查吧?”她见是本院职工,就没有多说,开了血液检查单和胸透单子,又抬头问张元芹说“如果想做ct可是做不了,你还得去省医院,不过我觉得你用不着。”谢过了医生,张元芹去抽了血,拍了胸透。化验和检查结果要明天才能出来,所以她有一下午的时间是空出来的。中医院旁边现在是一片民居,张元芹知道,过不了几年,这片民居就会被一间百货大楼覆盖,成为保定市最高端的消费场所,并且经久不衰,成为一张名片式的建筑。她想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机会,顺便了解一下房产市场。张元芹不想让自己的钱躺在折子上无所事事,也不想把钱借出去,费力还不讨好。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