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庶女慧娘

更新时间:2019-08-01 22:45:33

庶女慧娘 已完结

庶女慧娘

来源:落初 作者:人王日月 分类:言情 主角:慧娘小姐 人气:

主角叫慧娘小姐的小说是《庶女慧娘》,它的作者是人王日月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异世重生,小小庶女一枚  嫡母强势,父亲漠视,姨娘懦弱,姐妹争宠  没关系,慧娘有颗七窍玲珑心  看她如何在这充满桎梏的世界,活出属于自己的精彩。  *********************************  步步为营,创造出一份充满希望的未来  守心守情,经营出一个温馨甜美的家  付了情,交了心,他也不能独善其身  用温柔包容慢慢融化他心底的暗伤  用心守住这份温暖,视为一生所愿。  新书《名门闺事》开坑了,坑品有保证,欢迎大家跳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这个声音,屋里的众人都是一震,无论是好几年没见过的大夫人她们,还是张姨娘都盼着大老爷赶紧回来,结束这痛苦的折磨。

话音一落,门帘被掀开,进来了三个身影,后面两个是钱裴熹和钱裴祁。

慧娘把视线移到打头的人身上,不用说这就是钱家大老爷,钱志辉。

认真打量了一下,有两三年没见过的父亲,慧娘不得不感叹,钱家的基因真的很好,已到不惑之年的钱家大老爷看起来仍是三十出头,穿了件石青色团花束腰裰衣,乌黑的头发,白皙的皮肤,目光清亮,身材挺拔,正眼看去,气宇轩昂,非常的俊朗。

怪不得让一屋子女人们魂不守舍的,这副皮囊应该功不可没。

大老爷首先看到了大夫人,清亮的眼神里并没有闪过太多的情绪,冲着大夫人点了点头,

“来了”。

大夫人目光一凝,看着大老爷,缓缓向前两步,曲膝给大老爷行了个礼,喊了声“老爷”。

屋里的众人都紧跟曲膝行礼,“老爷”,“父亲”

“嗯,都起来吧”说着大老爷的眼神扫过段姨娘,看了看琦娘、薇娘、慧娘、尧娘几人,没有多说什么,很淡漠的收回了目光。

“一路上可平安?”大老爷视线又回到大太身上。

“请了程远镖局的镖师,而且还有那么多护卫,一路上都没出什么岔子”大老爷听了点了点头,像是想起了什么来,回头对着张姨娘道:“晚膳准备好了吗?”

这话一出,屋里的气压一低。

大夫人眼神一冷,王妈妈看在眼里,心里暗道“不好”,就赶紧上前行礼道:“回老爷,晚膳已经差不多了,好了马上就让丫鬟们端上来,您看晚膳在青松堂用可以吗?”

把目光吸引了过来。

大老爷看了她一眼,微微点头“嗯”了一声,就在主位上坐下来,对众人道:“都坐吧”。

大家依主次坐好,慧娘稍松口气,这才打量起屋里的摆设来。

黑红色的家具,鹅黄色幔帐,雕花的圆桌上摆着红水晶花瓶,花瓶里是几支娇艳欲滴的梅花,墙角素雅的青花瓷瓶和晶莹剔透的白瓷瓶,窗边的锦杌上摆着几颗富贵竹盆栽,还有一颗紫罗兰分外抢眼,衬得屋里多了点生机和情趣。

这个季节的富贵竹和紫罗兰可真心的不好找啊。

“老爷,喝茶......”娇媚细柔的声音打断了慧娘的思绪。

大夫人泛着冷光的眼刷的就刺了过去,张姨娘不自觉得都抖了过去,

眼睛又死死的盯着大老爷。

慧娘朝声音的来源看去,秀眉一挑,感叹真是个不怕死的。

端着杯茶,一双杏眼水润润的看着大老爷,好像要把人的心融化了。

可不是张姨娘吗!

也不知道这张姨娘是脑袋搭错了哪根筋,竟然当着大夫人的面就敢耍心眼儿。

刚才还知道示弱、避其锋芒,大老爷来了,就敢挑战大夫人的权威。

是太相信大老爷的宠,以为大老爷肯为他得罪自己的妻子呢,还是以为大夫人可以容忍有人挑战她的权威,还是在大老爷面前。

果然,大老爷看了一眼张姨娘,面无表情不轻不重地说道:“这是丫头干的活,哪用得着你动手,怎么越活越没规矩了”

听了大老爷的话,张姨娘身子一僵。

那张娇媚的脸憋得通红,杏眼含满了委屈的眼泪,硬生生的忍着不让掉下来,整个人显得楚楚可怜,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抱在怀里好好的疼惜,真是个美人儿啊!

不过张姨娘还是没敢再有动作,颤着身子低着头退到吕姨娘后面。

看到大老爷没有扫了她的面子,维护那个狐狸精,大夫人的脸色微霁。

在这个失了男人宠爱的钱家后宅,她有的仅是权利,紧紧的把钱家后院抓在手里的权利,她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挑战她的权威,任何人!

看着这场现场版的‘金枝欲孽’,慧娘双眼闪闪发亮,真精彩呀!

虽然大老爷不太喜欢这个严肃无趣的妻子,更是厌恶她对他的各种‘看管’。

对,就是看管,在大老爷看来,大夫人对他各种限制,就跟看管犯人一样。

但是大老爷也不会干宠妾灭妻的糊涂事儿,不说杨家不会饶了他,就是那些天天没事干就等着抓他们小辫子的御使们,也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就在大家盼着这压抑的气氛赶紧结束的时候,小丫鬟打帘进来,低头曲膝道:“老爷,夫人晚膳准备好了”。

屋里的气氛骤然一松,王妈妈反应过来,赞赏的看了小丫鬟一眼,然后对大老爷、大夫人曲膝道:“请老爷、夫人、各位姑娘、姨娘移步青松堂用膳吧”

大老爷率先起身往青松堂走去,大夫人随后,然后众人分主次跟上。

看来青松堂就是以后家宴的地方了。

钱府虽然不是每天都聚在一起用膳,但是每逢初一、十五还有过年过节的时候,都是要聚在一起家宴的。

青松堂不远,出了荣曦堂,右拐,穿过游廊就是青松堂,慧娘抬头看了看和荣曦堂一样的牌匾,嵌着赤金色大字,字体遒劲有力,慧娘猜这不会是大老爷的字迹吧。

大老爷一行人进了青松堂,依主次围着那张红木雕花大圆桌坐下。

张姨娘主动站在大老爷的身后,吕姨娘偷偷看了看大老爷和大夫人,挪到了大夫人的另一边,段姨娘看了张姨娘一眼,就站到了大老爷的另一边。

好泾渭分明的一家呀!

看到人都坐好了,大老爷拿起筷箸夹了面前的菜吃了一口,大夫人才开始用膳。其他人陆陆续续的开始吃饭。

秉持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古训,这三年来的第一顿团圆饭吃的很安静,只有张姨娘看着大老爷眼睛扫哪儿,她飞哪儿的身影,还有大夫人泛着冷光,噙着怒火的眼神。

感受到大夫人看张姨娘的眼神,尧娘吃的战战兢兢。

偶尔偷看一眼大夫人,又担心的看一眼自己姨娘。

而吃了大半个月客栈餐和糕点的慧娘吃的很欢畅。

吃的差不多了,大老爷放下筷箸,看了看大夫人“晚上我有些公务要处理,你累了可以先休息,不用等我”。

然后又看了看其他人:“没什么事儿,也都回吧”

说着转身出了青松堂。

大夫人领着众人起身曲膝行礼,看着大老爷的身影消失。

回过头,眼睛在张姨娘的身上顿了顿,也出声道:“从明天起,咱家要把规矩立起来,谁都不能迟了,没事就回吧。”

一行人鱼贯而出,往各自的住处走去。

在游廊的岔口处,吕姨娘凑到慧娘身边,支支吾吾说了句“慧姑娘,方便去我那里坐坐吗?”

看着姨娘那一脸的期盼,眼里全是渴望,慧娘无法拒绝,也不想拒绝。

缕清阁,吕姨娘现在的住处。

院里墙角梅花正娇,一缕清风吹过,梅花香拂过心头,神清气爽。

院里中间是堂屋,东西两个厢房,住着吕姨娘和张姨娘。

跟随吕姨娘进了西厢房,入眼淡粉色幔帐,墙上梅花映雪屏风,墙角高凳上素色翠竹瓷瓶,中间圆桌上的淡黄色迎Chun花让人眼前一亮,仿佛充满了活力与生机。

暖暖的格调充满了温馨,不自觉的就感觉到舒适放松。

看到慧娘正打量自己的闺房,吕姨娘回身对贴身丫鬟道:“Chun芽,你去准备点儿热茶和糕点,给慧姑娘去去寒,也带碧苏去外间烤烤炉火,暖和暖和”。

说完,牵着慧娘的手来到榻边,按着她坐下,来来回回打量了她好多遍。

看着看着,眼里了含泪,脸上却是笑着,手颤抖的抚摸上慧娘的脸,嘴里念着:“大了,大了,慧姑娘长这么大了”。

“怎么这么瘦,这几年是不是受委屈了”

“薇娘是不是又找你麻烦了,大夫人有没有罚你”

“给你的玉佩还在吗,有没有用上”

“姨娘,我很好,正抽条儿呢,个儿高了,人当然瘦了”。

“也没受委屈,我乖乖听大夫人的话,也碍不着薇娘,她们不会为难我的,您给的玉佩也一直贴身带着呢,您放心吧”

慧娘听着柔柔的念叨声,心里比炉火都暖。

好久没有感受到一个人全心全意的关爱了。

眼睛涩涩的,心里暖暖涨涨的,这感觉真不赖!

娘俩絮叨着这几年都怎么过的,一般都是吕姨娘问,慧娘慢慢安抚着回答,给吕姨娘擦擦眼泪,就这样过了大半个时辰。

Chun芽打帘进来曲膝行礼,朝吕姨娘问道:“主子,再过半个时辰院里就该落锁了,是不是先让慧姑娘回去,明个儿再叙”

抬头看了看外面,天开始黑蒙蒙了,吕姨娘一脸歉意的对慧娘道:“哎呀,看我拉着你竟然说了这么久,天儿不早了,你也赶了一天的路,想必累坏了吧,赶紧回吧,我以后有机会再去看你”。

“没事,姨娘,我在马车上睡了一觉,不累,您别担心;今儿我先回去了,改天我再来看您”

时辰确实不早了,慧娘又安抚了几句吕姨娘,就带着碧苏回了自己的慧筠院。

从早到晚折腾了一天,慧娘确实累的够呛,感觉骨头里都酸疼,现在只想赶紧把自己扔到床上,好好的睡一觉。

半个时辰后,慧娘如愿的躺在软软的床上,沾枕就睡着了。

一夜好眠,自是不提。

初来乍到,不光慧娘,所有人都在适应自己的新家,大夫人忙着梳理掌控自己的天地,其他人也暗自摸索拉拢自己的新势力,生活忙碌而平静。

除了每天问安时都可以看到被变着法的立规矩的张姨娘,刚开始时还可以看到她忍着眼泪委委屈屈的低声啜泣,现在整个人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把所有的脾气都收敛了起来。

就这样过了大半个月,这天未时初,正是慧娘练字的时候,墨菊进来报说:“姑娘,大夫人身边的平溪来了”

求收藏,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