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域乱情迷:超时空恋爱

更新时间:2019-07-10 11:01:11

域乱情迷:超时空恋爱 已完结

域乱情迷:超时空恋爱

来源:落初 作者:烟雨崆峒 分类:言情 主角:唐辕王 人气:

完结小说《域乱情迷:超时空恋爱》是烟雨崆峒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辕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异域帝国曾经有个传说,当天极星日现时,国王的使者会打开魔域之门,拥有魔域的人会拥有一切。帝国破裂,狼烟四起,群雄逐鹿,江湖儿女卷入国恨家仇。一个为传说而生的懵懂少女,足及异域,赴一场腥风血雨宴,恰逢异域的王子,生命的轨迹从此改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山门里一切静寂,她擦擦额上汗渍,长吁一口气,这般清冷的早上,想来师叔也不会早起,也好,省得自己巧言令色,笑靥如花般,猫了腰回自己的房间。

这前脚刚踏着房门,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刺骨的冷意瞬时透遍四肢百骸。她瞪大眼眸看着安坐在屋中的师叔。

“昨夜酉时我便在此了”

戎稚吃了一惊,想要解释,不成想眼前一黑,歪倒在地……

阵阵饭香味,满桌的佳肴映在戎稚眼帘内,呵,还有师叔最爱的红烧猪手,左右不见师叔,偷偷拿起,狠狠一口咬下去。

一声惨呼,惊醒了她,睁开眼瞧见自已正捧着母亲侍女姚兰的胳膊,啃得起劲。若是再用一分力,那粉藕般的胳膊怕是要掉块肉下来了。

“小姐,你可算醒过来了。”姚兰忍痛问道

“什么时辰了?”

“第二日辰时了”

原来她已睡过一天一夜了。饿得前胸贴后背,怪不得都能梦酥猪手。

姚兰用丝帕擦掉留在胳膊上的口水,悠悠道:“饭啊,我已备好了。”

戎稚难堪地对着她笑笑,跳下床后,简单梳洗,直奔前厅。

不知三师哥情况有无好转,师父师叔也未在问起她下山之事。

“稚儿,一会你到师父房中来。”

“嗯”

匆匆吃完,赶去师父房中

师父立于书桌前,因长年病痛折磨,身形愈加削瘦。灰色衣衫使得师父更加苍白,心中酸楚,眼眸湿潮,轻轻唤道:“师父”

芮鸣并未回头,一声长叹,异常的沉重。

“你三师兄可有消息?”

“石遥师哥在青城大师哥处,有事在议,估计过两日会回来。”戎稚未敢隐瞒,只是将时间推后,如果她未诊错,这两日三师哥肯定能回山。

“你母亲有信传来,命你和姚兰一同下山,你且先去收拾东西吧!”

“下山一两日便回,何故要收拾东西?”戎稚不明白,张口就问了出来,平日里母亲有事传她下山,也未叫她带东西去的。

“这封信你拿回房去看。”

接过信,扫了一眼,确是母亲的字迹,嘟起嘴,一脸不悦,不就封信,何故要她回自己房中去看!

稚儿

前日接到你父家书一封,因逢巨变,身体抱漾,派人前来接你回去,母亲已命人准备妥当,你下山后即刻启程。

母亲

父亲?

十六年来,她是今天才知道自己的还父亲在世,幼时,每每问起,母亲只是流泪,默不作声,她总认为父亲已不在人世,多问,只是让母亲徒添伤悲,怎地突然间又有的父亲?

父亲到底是何模样?

会不会跟师父一样严厉,整天板着脸。不善言语。

不会的,母亲不喜欢那样的人,父亲肯定是个温儒的中年男子,而且也是风度翩翩。

也从商么?

他会不会喜欢自己?

他在哪里?

江南亦或是北国?

很想飞奔下山,问个明白,但又想,下山便要起程,何是能回来还未知,三师哥这两日内可能回山,于是决定先打发姚兰下山。

“小姐,夫人再三叮嘱,要我同你一起回去,说是老爷病重,得赶紧走,再冷几日道可就不好走了。”

“你先回去,我山上还有事,你跟我娘说清楚,事情办完,我立刻下山”

一路又是推,又是拉,好歹才把她拖到山道口,带她出阵后就径自回去

姚兰走后,戎稚一路心事重重,冥冥之中,像是发生过许多事情,而自己却还一无所知。这么多年,早已习惯这与人无忧的生活,私下里也想过,如果三师哥愿意,她想陪着他,读书习武,抑或是云游四方。不问世事,为何偏不能如人愿?

暂时离开肯定是会的,必竟十六年未见的父亲还是有很大吸引力,且不说别的,父亲病重,做女儿的也该侍汤俸药,以尽孝道。

只是,真舍不得,好不容易才相聚,如果石遥哥伤好后又离开,她该如何是好?

师姐嫁人之后,她与三师哥一起在这山上度过了四年,为了缓解师父病痛,她学习药理,三师哥则担当起试药重任,多少次三师哥被她的药折腾的上吐下泻,过后只是说她学艺不精,却未曾对自己的辛苦有过丝毫的抱怨,尽心陪她研读医书。下次还是义无返顾的以身试药。为了采药,他二人几乎踏遍整个双雁山涧,其间多少风吹雨打,严霜厉雪,都是牵着手一起走过。似这山中的每条道,都映着他们的故事。想到此,心头涌上阵阵甜意,脸上笑容似晕开的花一般,让人心神荡漾,意起波澜。

“何事让小师妹如此开心?”

蓦然抬首,看见石遥立于前方,身姿俊朗,脸色略显苍白,但笑得却是那样真切,风吹起他的衣袂,飘飘然似仙人一般,不知何时,她的心已开始迷蒙了。

“三师哥,好,好些了?”话一出口,便懊悔不迭,她应该像三年前一样,扑过去抱着他,狠狠咬一口才对。

“师妹妙手回Chun,好多了。”他走前两步,轻轻揽着她的肩,这举动令戎稚一阵莫名的轻颤,心里窃喜不已,都不知该如何抬脚,幸福的直想时光不在流,最好就这样死死定格。

石遥的手臂稍稍用力,她不由得跟着向前迈出一小步,回山门路上,石遥不停地讲些各地的奇闻趣事,尽兴处还时不时伸手比拟,逗得她哈哈大笑,那种感觉似乎是回到了从前,从前她心情不好时,石遥也会讲些好笑的故事给她听,那个时候,他们经常坐在山门外的圆石上,彼此倚着,做些简单可笑的梦。

真的好希望这手不要再放开。

三年未见,师父竟也有许多话要问,戎稚在房中等候,心中埋怨师父长话不短说,不知何时,竟睡着了,蒙蒙胧胧,耳边传来一阵如凄如诉的埙声。埙是一种最古老的音器,它不比琴,笛,笙等,音色悠扬动听。埙声永远是低沉,空灵,孤寂,哀婉的。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