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王爷他狂妄霸道

更新时间:2020-07-14 19:06:23

王爷他狂妄霸道 连载中

王爷他狂妄霸道

来源:落初 作者:姜兜兜 分类:言情 主角:姜蘅何氏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姜兜兜原创的言情小说《王爷他狂妄霸道》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姜蘅何氏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陆衍造反失败后,被幽禁祁王府。同床异梦的祁王妃姜蘅,因告状有功,父兄平乱得力,免除幽禁,带着王府的金银珠宝和离回家。听说,姜蘅吃香的,喝辣的,求娶之人排到了晟京城门外。陆衍:反贼的25岁老媳妇,何人敢要?是要打本王的脸?还是贪本王的钱?晟京一众纨绔公子哥:脸要打,钱要拿,人也要娶!于是,反派大佬陆衍一气之下重生了!……咦?重生后的陆衍发现一个秘密,这个姜蘅,好像哪里有些不一样了?——宠文,1v1,双重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要她扶着下马车?这么体贴入微?

莫不会是刚才被顾小侯爷气坏了脑子?

前世夫妻十年,从来没有过这么温柔的时刻。

姜蘅视线顿了顿,嘴巴都不自觉的鼓了起来,完全想不到陆衍会有此刻的行径。

而且,他目光故意斜视,没有聚焦,看上去也分明是有些别扭的。像想要求捋顺毛的老虎。

姜蘅视线侧疑,余光打量了一下身后的何氏。知道帘子将他们隔开的很好。她重重吸了一口气。下了决定。

两根手指悄咪咪,颤微微的伸出来,拎着陆衍身上质地颇硬的冰凉衣袖,提起来。她这才发现,陆衍身上还穿着营中的训练服,厚重,肃穆。冷硬的暗铜金色将他包裹着,显得更加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正欲讨好般道一声谢谢王爷。

奈何谢字才发出音,陆衍已经捷足先登。

“姜夫人,你先回府吧,晚些时候,本王会将亲自姜蘅送回去的。”

闻言,马车内,何氏表情犹如被馊了的隔夜菜堵了一嘴。一张脸蹭蹭蹭的黑沉下来。

这……是要赶她走,好强抢民女吗?

何氏有点想报官,可是她没得证据,更没得胆量。

然而,陆衍本身就不是要取得何氏同意的。极力将黏在姜蘅那两根提着他衣袖的葱白柔荑上的视线强行收回来,人已经动身要走。

心里,却翻起来了滔天巨浪。

娘的!

这是什么勾人的小可爱。将他当小兔子拎吗?那白皙柔嫩的两根小手指,看起来美味极了,想啃。不知道牵起来,是什么销魂的滋味。真想摁在地上亲。疯狂粗暴的那种,想看她褪去娇羞,想让她哭。

然而,转眼,多变的陆衍眸色就冷了下来。

是没见过女人吗!

是没娶过媳妇吗?

明明,刚重生醒过来的时候,是想报复折磨她的。怎么完全变了样?

怎么像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

陆衍,你要记住,你是王爷,是条成熟的32岁的老狗,是造过反的大佬。

于是,陆衍羞愧,愤怒的转过身去,抬起了脚。

可怜的姜蘅哪里能知道他变脸速度如此之快,手中的衣袖被他抽走,连带着下马车的步子都凌乱了,她一脚踩在马凳上,但重心不稳,整个人都往下倾。

“陆衍!”姜蘅下意识喊出来这个名字,手往前拽,拉住陆衍冰凉的衣袖。险险将自己身形稳住。

陆衍回过头,视线落在姜蘅拽着他衣袖的手上。

许是目光太冷厉?

怎么他视线刚扫过去,那细长的手指便松开了。仿若他衣袖很脏一般。

陆衍冷哼了一声。

“抱歉,王爷。”姜蘅只当是自己唤他名字又拉他衣袖,惹他不悦,赶紧低头先认错。

“叫我陆衍,比较悦耳。”

王爷什么的,生疏,难听。

“啊?”姜蘅微抬起头,望着身侧近在咫尺的男人,他俊朗冷硬的侧脸,轮廓分明。

可陆衍却没再理她,径自又往前走了。

狂妄,霸道。姜蘅小小声嘀咕了几声,只好加快步子跟在身后。

马车边,见陆衍走了,顾玉泽身边跟着的家奴这才敢上前将他扶起来,又拿了帕子给他擦脸上身上的残炙。

“嘶,你们这群狗东西,是想烫死爷爷我?”顾玉泽脸上因为被烫伤,红彤彤的一片,又被瓷片擦破了皮,更是疼痛难耐,帕子一覆上来,贴着伤处,撕扯着疼,他一手挥过去,打断他们的动作,视线落在前方一前一后一个六亲不认,一个娇小可爱的两个身影上,一股子嫉妒和怨恨涌上来,顾玉泽嘴里叫嚣着,骂骂咧咧。

你丫的陆衍,狂妄至极,无法无天,一万两白银?老子再忍你一时,等圣上厌弃了你,老子第一个捅你一刀。

“滚!”心中戾气难消,顾玉泽伸腿就是两脚,将两个奴才踢倒在地。随手牵了马过来,一脚踩在跪到在地的家奴身上,翻身上马。

两个家奴惊恐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个赶紧跟在马后狂跑。一个赶紧往城郊军畿要地奔,赶紧去通知侯爷。

马车上,何氏亦是心慌意乱。

这大街上人来人往的。

她家小囡囡紧张着,亦步亦蹵跟在那残暴的王爷身后,那小身板一看就楚楚可怜。何氏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人揪起来般的疼痛,一想到方才陆衍的命令语气,冷酷面容,尤其朝中重臣顾候的儿子都被他踢来踢去,暴虐之极,何氏更加惊恐。

若不会生气起来,女人都打吧?

何氏赶忙将视线从前头越走越远的两个十分不契合的背影上收回来,端正着在马车内坐好。强制镇定吩咐道,“回府回府,翠珠,你下车去找个小厮,去六部给老爷传个话,让他马上回府,有要事相商。”

“是,夫人。”身侧的丫鬟领了命,赶紧下了马车。身形还未定,何氏已经指挥着车夫赶忙往家中跑。

而被人嫌弃若蛇蝎的陆衍完全不自知。

街道两侧灯火通明,欢声笑语,他将两只手背在身后,阔步走着。因着心里在思考着头一回与姜蘅逛花灯节,需要做些什么,说些什么,用不用买些小玩意儿,所以顾不及身后的人儿是否跟得上自己的脚步,须臾,他已经到了十字路口。

有售卖花灯的货郎,摆了一个木架子,挂了一排惟妙惟肖的动物花灯,横亘在身前。陆衍皱着眉,一眼看到有年轻的小姑娘,和俊俏的小生并排在花灯架子下,两只手掌若有若无的触碰到一起,然后马上分开。扭扭捏捏。

什么玩意,牵个手都没个胆子。丢人。

陆衍黑着脸,转身就要去拉姜蘅。

一回头,那玲珑身影,却没见了。

朱雀街中段。

什味阁糕点铺子前,姜蘅茫然四顾。

她不过是走路时望见最喜欢的糕点铺子刚好出了一笼新蒸糕,红的绿的黄的,花儿的,动物的,树叶儿状的……一时半会儿没忍耐住,多看了一会儿,怎么一回神,陆衍就不见了?

姜蘅一张脸皱成一团,怎么办……是先买点儿色泽鲜明,惟妙惟肖,芳香四溢的糕点?还是先往前走走去寻了人再说?

可是,糕点好香好好看呀!而且,买的人好多呀!一会儿回来,怕是没有了呢。

对于最馋口腹之欲的她来说,诱惑真的是太大了。

算了,反正也不是很想和陆衍逛花灯节。

半晌,姜蘅利落的做出了选择,步子方向一转,果断走向了糕点柜。

人有些多,姜蘅规规矩矩排在队伍后。

好在今日花灯节,店家早做了应对,安排了好些店小二备货,打包,收钱,步骤分明,速度亦不慢。姜蘅只略等了一小会儿,便排到了她。

什味阁的糕点极具特色。大部分糕点铺子只注重糕点的味道,大小。而什味阁是形味合一。毕竟,糕点这类甜食,采买的一般都是孩童以及女性,就图一个有趣和好看。于是,什味阁专门花了重金,找资深的木匠打造了一批精致生动的模子,又认真研究了糕点的口味,辅以各种黄金比例的蜜酱调配,又极为挑剔的精准控制了火候与时间,是以,即便价格十分不便宜,但在京中仍独树一帜,声名雀跃。

不过,为了保证经久不衰,客源不断,什味阁的糕点并不是全天供应,而且每种味道每种形状都有固定数量供应,卖完即止。

姜蘅运气还算好。排到她时,最喜欢的蜜桃味米糕还有两块。

美滋滋。

姜蘅从荷包里掏了二十文钱,正欲说话。

“小二,给我们家小姐打包这两个蜜桃味儿的。”身后,一道尖锐的声音捷足先登。随后,一个身着绿衣的丫鬟打扮的胖姑娘横冲直撞过来,一下子将站在第一个的姜蘅给撞开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