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怏怏须臾

更新时间:2020-07-13 13:58:28

怏怏须臾 已完结

怏怏须臾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凌霄 分类:言情 主角:雷旭方华笙 人气:

火爆新书《怏怏须臾》是凌霄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雷旭方华笙,书中主要讲述了:咦?这彷佛电影明星的外国人中文说得一级棒,还是难得一见的正人君子,而且──为了她和同桌友人闹翻!糟了,都怪她一时沉不住气得罪客人,看来她在酒店的前途堪虑哪……名扬国际的雷迅集团的副总栽──雷,拥有英格兰血统,英俊出众、运筹帷幄,唯独不爱涉足声色场所,如今,八卦杂志却披露他与一名酒店公关有不可告人的暧昧关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头好晕、身子好热、喉咙好干。

此刻伊澄心所想得到的,只有水。

她想喝水。

但是身体竟然不听使唤,动也不动。

她怎么了?为什么身体这么沉重呢?

她不是在泡澡吗?而且一边泡一边哀悼自己逝去的初恋……然后呢?她离开浴室了吗?

没印象了,她真的没有任何印象。

她的眼前为何一片黑暗呢?半点光都没有……

她到底在什么地方?

不……她讨厌黑漆漆的地方,她要离开这里!

哪里有光?她需要光线,她忍受不了独自处在漆黑的地方那种寂寞感!

父母去世后,她经常是一个人开灯直到天亮,因为一旦关上灯,就彷佛全世界都暗了下来,而她则被锁在无尽的幽暗之中。

“不要。”伊澄心伸出双手在半空中挥舞着,期盼能摸索到出口。

“澄心?你醒了吗?”雷旭见她伸出双手,还以为她终于醒来,但没想到她却只是不断地梦呓,像是做了什么可怕的恶梦。

“救我……”找不到足以依赖的东西,伊澄心失望地放下手臂,眼泪不自觉地落下。

“澄心……”雷旭走近床边在床沿坐下,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水,心中有无限的不舍。

她平时都把这副柔弱的模样隐藏在欢笑背后吗?所以她才保持着笑口常开的开朗个性,为的不是开心,而是想忘却悲伤。

因为只要常笑,就会感到自己是幸福的,是被爱的。

伊澄心是否抱持如此想法?所以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她依然笑脸迎人。

“澄心,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才好?”轻声低喃,雷旭头一次真实的感觉到自己的脆弱。

在公事上,他从未害怕过,不论是谈生意还是平抚闹事员工,再危险的状况他都遇过;但是从来没有一次像今天一样,令他只能退缩,不敢向前。

他害怕被澄心拒绝。

他想永远保有与澄心之间的美好回忆,所以,原本在得知她年龄之际,他是打算与她保持距离的。

只要当朋友就好,那么澄心会一直持续那样幸福的笑容到永远。

可是今天……若是他说出口,而澄心对他并没有情人的感觉,那该怎么辨?

他们还能是朋友吗?

他没有自信、没有把握。

就算继续当朋友,他也必须面对澄心将来会与其他男人结婚生子的残酷事实,而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挨过那样的心痛情况。

结果,他也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男人,会和平常人一样恐惧爱情的到来,也会为了爱情的实现与否感到苦恼不已。

“澄心……你会喜欢我吗?喜欢一个年龄与你相差如此之大的男人?适合你的,应该是像柏生那样的年轻男孩而不是我,可是,我喜欢你……澄心。”

头一回正视自己真正的感情,雷旭俯身靠近伊澄心,轻轻柔柔地在她额上烙了一个吻。

“雷旭。”像是要回应他的感情般,伊澄心的口中逸出浅声低喃,数度轻唤他的名字。

不再是具有疏离感的“雷先生”……,而是直呼他名字“雷旭”……。

“澄心?”雷旭抚着她光滑的脸颊,低声轻唤。

“救我……雷旭。”伊澄心摸索着寻找可供依靠的东西,因而抓住了雷旭的衬衫。

“澄心?醒醒,澄心。”知道伊澄心尚处于恶梦中,不忍她受苦,雷旭轻拍着她的脸颊想唤醒她。

“雷旭……”几度呼唤却得不到回应,伊澄心的泪再度泛滥。

“澄心,快醒醒,那只是恶梦罢了!”雷旭摇摇她的身子,企图叫醒她。

“对不起。”令人不解的词语再度从伊澄心口中逸出,令雷旭微愣。

她到底在做什么梦?又是在向谁说对不起?

“对不起,雷旭。”

疑惑很快就得到答案,伊澄心道歉的对象是他。

这下子雷旭更加迷糊了,澄心为何要向他道歉?

“请你不要生气……”断断续续的话语迸出,令雷旭顿悟。

澄心以为他在生她的气!

是刚才在餐厅里,他冷漠对待她的关系吗?

当时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整理自己混乱的思绪,加上她未成年的冲击性事实震惊了他,所以逼得他只能如此回应。

一切都是他的错!

“醒醒,澄心,我没有生气,快醒醒。”雷旭用力握紧伊澄心的双手,彷佛要给她对抗恶梦的力量般紧紧的握住。

或许是得到安心的依靠,伊澄心缓缓睁开双眼,迷蒙的视线没有焦距,只是不停梭巡面前的事物。

“澄心,你醒了?”雷旭欣喜地挨近她,“没事吧?有没有哪里感到不舒服?”

“雷旭?”她的黑瞳透着空洞,不似先前那般有神。

“是我。”雷旭柔声应道。

金发在日光灯的映射下闪着灿烂光芒,令伊澄心看得入迷。

她在作梦,由恶梦脱离,跌入了一个她不想醒来的美梦。

雷旭又笑了,而且是笑着唤她的名字。

好甜的梦,她不想离开。

而且,她好想对雷旭说……

“我喜欢你。”樱唇划出美丽的弧形,诉说着心里的小小秘密。

雷旭瞪大了蓝眸。

他刚才听见了什么?

“我好喜欢你,雷旭。”柔笑在伊澄心美丽的脸庞上扩散,如同涟漪一圈圈地荡漾开来,轻轻地震荡着雷旭的心。

“澄心……”雷旭此刻巴不得自己有五弟的好口才,可以立刻贴切地表现自己那激动不已的心情,让伊澄心知道他此时感到多么的幸福。

但是在他还未来得及开口之前,伊澄心又合眸沉睡,香甜的睡脸与平顺的呼吸,安静得彷佛刚才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瞬间的转变令雷旭错愕不已。

刚才伊澄心所说的话到底是梦话,还是出自于真心?

她是对着他说,还是误以为她自己置身梦境当中?

沉思半晌,雷旭禁不住摇头苦笑。

罢了!是什么都无所谓,他知道了澄心的真心,这已经足够了。

既然他知道了,也得到证明,那么不管明天澄心如何抵赖,她都别想从他身边溜走!

“我说炽哥……”雷柏生端起面前的牛奶叹了口气,“你回来得太晚了。”

“对呀!早知道可以看见二哥的扑克脸变调,我应该火速赶回家才是。”雷炽跟着叉起一块咖啡口味的松糕往嘴里送。

“你就算回来也没什么帮助。”温仲熙端来咖啡放到雷柏生面前,又将温热的绿茶递到雷少陵手上。“少陵,你好些了吗?”

“嗯,我已经没事了,谢谢你。”雷少陵的脚上还裹着绷带,昨夜从小弟口中得知旭的事情之后,他今天特地起了个大早想等旭的回答。

旭到底要不要娶伊澄心小姐?

想来,这个问题今天就会有答案了。

“陵哥,你确定不用回房休息吗?等二哥离开房间我会去叫你的。”雷柏生担心的瞄着雷少陵的脚。

“放心吧,不会有事。”雷炽把刚才从温仲熙手上接过来的毛毯盖上雷少陵的身子,“保持温暖别感冒就行了。”

“早知道我也拿一件过来,早上毕竟还是比中午冷了点。”雷柏生说着,搁下餐具便要起身。

“我去帮你拿吧。”温仲熙收起只剩松糕碎屑的空盘子,“你要外套还是毛毯?”

雷柏生偏着头想了想,“嗯,我想还是外套好了,裹着毛毯看起来好像小孩子哦!”

“你本来就是小孩。”雷炽在……一旁窃笑。

“炽哥!”雷柏生跳了起来,“我已经二十四岁了耶!”

“那又如何?我大你四岁,所以在我看来,你永远都像小孩。”雷炽向来以取笑这几个小弟为乐,看他们为了年纪差距争得面红耳赤着实有趣。

“炽哥!”雷柏生忍不住气得大叫。

“柏生,先坐下,万一吵醒了旭就不好了。”雷少陵苦笑着劝道。

“是呀!昨晚他一定累惨了。”雷炽意有所指地暗示。

“炽哥,你好像话中有话。”雷柏生斜眼瞄向雷炽。

“唷!没想到你也到了听得懂暗示的年纪呀?”雷炽顺手拉过雷柏生,把他按进怀里使劲地揉他的金发。

“炽哥,快住手啦!”雷柏生忘了雷少陵的叮咛,拼命地挣扎大叫。

“炽,你就别再开柏生的玩笑了。”雷少陵试图阻止,但雷炽玩兴正起,哪舍得放开小玩具?

“炽,放手吧。”刚拿来外套的温仲熙顺势将外套罩上雷炽的头,逼得他不得不放手。

“是呀,你们俩会吵醒旭的。”

雷少陵话声刚落,头顶上已经传来蕴含怒气的质问声。

“你们几个!”

雷旭火冒三丈地瞪着眼前的自家兄弟。

“啊,早安哪!旭。”雷少陵笑着递上茶杯,“要不要喝点茶暖暖身子?”

“二哥早安!”雷柏生才刚自雷炽的魔掌脱离,顶着一头乱发十分心虚地打了招呼。

“二哥早,昨晚睡得好不好?”雷炽堆起满脸笑容,看起来却令人毛骨悚然。

“旭,你早餐想吃什么?”温仲熙跟着出声问道。

“你们……”雷旭无力地靠在门板上。

“怎么啦?二哥,你脸色不好呢!”雷柏生装出一脸无辜相。

“是呀,该不是太累了,还是昨晚根本没睡?”雷炽跟着插话。

“旭,你要不要回房先补足睡眠,今天下午还有会议要开不是吗?”雷少陵好心地提醒。

“需要我替你放热水,先洗个澡吗?”温仲熙提出中肯的建议。

“不、必、了!”雷旭咬牙切齿地瞪着眼前四个人和乐融融的景象,彷佛听见自己的理智神经断线的声音。

“你们几个,为什么大清早的坐在客房门口的地板上吃早餐?”

“我们在等你呀!”雷炽笑道,“偏偏你又迟迟不起床。”

“对呀!我们有把你和澄心的份都留下来哟!”雷柏生举高手,把装着三明治的盘子送到雷旭面前。

“旭,伊小姐还没醒吗?”雷少陵语出惊人地问。

问题的核心被提起,大伙儿有着瞬间的沉默。

紧跟着,雷炽突然迸出爆炸性的问句:“二哥,你昨晚没让伊小姐休息吗?这样是不行的,她还是个未成年的少女,和你这个体力过剩的中年人是不一样的,你应该多体谅她才是。”

“而且二哥和澄心还没有正式结婚不是吗?”雷柏生皱了皱眉头,“二哥,这样是不行的。”

“旭,需不需要我替你找举办婚礼的场地?”雷少陵小心翼翼地问。

“在那之前……”雷旭根本招架不住兄弟们你一言、我一句的连续攻击,觉得此刻的自己好像是被枪打得体无完肤的尸体。

“在那之前?”大伙儿竖起耳朵,“怎么样?”

“我跟澄心……”雷旭作了个深呼吸,“根本什么事都没、发、生!别瞎操心、多管闲事。”

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相信雷旭竟然正人君子到这种地步。

“说得也是,旭怎么可能还没结婚就……”雷少陵连连点头。

“如果旭动了伊小姐,那就该改名叫炽了。”温仲熙笑着接下去。

雷炽白了温仲熙一眼,“喂!仲熙,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说得好像我是个色狼一样。”

“你不是吗?”温仲熙挑了挑眉反问。

“仲熙,我告诉你,我这个人向来只跟心甘情愿与我上床的女人发生关系,强迫女人这种事我做不来。”雷炽得意洋洋地应道。

“这种事不该得意洋洋吧?”雷旭瞪了雷炽一眼。

“啊!”雷柏生突然冒出叫声。

“怎么了?”大伙儿同时将视线移到他身上去。

雷柏生透过挡在客房门口的雷旭身后的空隙朝房内挥手笑道:“澄心,早安哪!”

“小美人醒啦?让我看看。”雷炽挤开雷柏生,想仔细瞧瞧勾走雷旭的女人长得什么样子。

“你们几个统统给我回房里去!”雷旭火冒三丈地关上了门。

开玩笑!澄心身上什么都没穿,怎能让这群家伙看见她!

“你没事吧?感觉好些了吗?”雷旭抱起昨天半夜刚洗好的衣服走近床边,

“先把衣服换上。”

“衣服?”伊澄心有些茫然地看了一眼雷旭手上的衣服,那是自己的没错,昨天因为沾到冰淇淋,所以她才接受雷柏生的好意先洗个澡,但是,后来的事为什么她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隐约之中,她只记得自己做了个很甜的梦——梦里的雷旭笑得极为温柔……

而她也对他说出自己的心意。

“你在浴室里昏倒了。”雷旭将衣物放到床边,试着用平缓一点的方式说明事情的经过。“所以我只好撞开门把你救出来。”

“我在浴室昏倒?”难怪后来的事她记忆全无。

等等,浴室?那时候她不是什么都没穿吗?那进来救人的雷旭……

天哪!雷旭一定什么都看到了。

此刻的伊澄心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呃……为了救你,所以这也是不得已的事,请你原谅我……”雷旭走近门口,背对着伊澄心说:“我先离开,你换好衣服再叫我。”

“谢谢你。”伊澄心除了这句话,已想不到第二句。

“那么我在外头等你。”

看着门板被合上,伊澄心虚弱地倒回床上,纷乱混杂的思绪在脑海里交织而过,好半晌,她的脑袋里几乎是呈现空白状态。

“不换衣服不行!”伊澄心喃喃自语着,掀开身上的浴巾与毛毯,看见自己光裸的身子,不禁又想起雷旭把她从浴室里抱出来的样子,瞬间热气再度冲上脸颊,让她只能捧住脸拼命摇头,想把过于激烈的画面甩掉。

“如果生在古代多好。”伊澄心苦笑着。

那样的话,被雷旭看过身子的她,就可以打定主意非他莫嫁,而雷旭也必须负起责任。

多可笑的想法。

若是雷旭对她无意,她嫁给他也不会真正幸福的。

好不容易从床上爬起来换好衣服,伊澄心轻轻打开门,看见雷旭正站在走廊外。

“那个……我……”她匆匆低下头,因为现在的她根本没办法直视雷旭的脸孔。

“你还好吗?”

雷旭明白她在难为情,明了她的心意之后,她的一切反应变得清晰易懂,不再令他费疑猜。

“呃,我很好。”伊澄心点点头。

“那么到饭厅去吧,我想仲熙应该把我们的早餐留下来了。”雷旭朝伊澄心伸出手,“来吧!”

“呃?”伊澄心呆呆地看着雷旭的大手,还弄不清眼前是什么样的状况。

“我牵着你走比较安全。”雷旭微笑道。

他的笑容令伊澄心看傻了眼。

昨天他不是还怒气冲冲的模样?

怎么一转眼就变得这么温柔了?

“来吧。”雷旭上前拉过伊澄心,扶着她往楼下走去,否则依她现在的迟钝反应,只怕会在原地站上一个下午不止。

“澄心,在这边!”雷柏生看见雷旭牵着伊澄心的手缓缓下楼,连忙起身朝她挥手。

嘿嘿……看来计划奏效了,二哥和伊澄心果然因此擦出火花,这下子他的红包是讨定了!

“在想什么,笑得那么贼?”雷炽敲敲雷柏生的头。

“才没有哪!我只是很高兴二哥找到好对象,哪像炽哥你,成天伤女人的心。”雷柏生闪开雷炽的下一波攻击,免得他又拿自己的脑袋当玩具。

“啧啧……听听看,这是什么话呀!好歹我也是你五哥,尊敬点行不行?”雷炽不赞同地摇头。

“这是道地的实话。”雷柏生反驳:“当然啦!如果你承认自己是老人,那么我以后一定会记得‘敬老’尊贤的。”

“小鬼!”雷炽决定不与他一般见识,直接走近伊澄心同她打招呼。

“初次见面,伊小姐。”雷炽露出专门用来骗女人的迷人笑脸,“我是雷炽,你好!很荣幸能认识像你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姐。”

“啊!炽哥在勾引未来二嫂!”雷柏生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大嚷。

“柏生、炽,别胡闹了,澄心还没完全恢复精神。”雷旭出声制止,并将伊澄心带进饭厅里。

伊澄心傻愣愣地被推进饭厅,脑子里混沌一片,像团黏答答的浆糊。

她刚才听见什么?

雷柏生喊她是未来二嫂?她什么时候答应过这种事情了?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请坐,伊小姐。”温仲熙温和的笑容一如以往,让伊澄心很想将刚才的话当成错觉。

“想吃什么?”雷旭靠近她耳边问道。

“啊?我、我什么都都可以。”伊澄心吓了一大跳,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

“那么我准备一份煎蛋三明治配玉米浓汤好了!旭,你想吃什么?”

“一样就好。”

雷旭拉开椅子,在伊澄心身旁坐下。

伊澄心偷偷瞄着雷旭,不懂他的态度为何与昨夜有天差地远的分别。

她是很喜欢目前的状况啦!但是……太奇怪了,就好像跌进了梦里一样。

梦?

她记得她做了个梦,梦里雷旭笑得极为温柔。

莫非她还在作梦?所以这个是温柔版的雷旭,而不是生气的雷旭。

“原来如此。”伊澄心忍不住自言自语起来。

“什么东西原来如此?”雷旭看了她一眼。

“我在作梦对不对?”伊澄心抬头问道。因为是作梦,所以她才会觉得轻飘飘的,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反正是作梦,说什么应该都无所谓吧?

雷旭、雷炽及雷柏生三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作梦?伊澄心在想什么呀?

为什么会有这种怪异的想法?

“因为我在作梦,所以你才会用这么温柔的眼神看我。”伊澄心目不转睛地盯着雷旭的蓝眸,那是她向往许久的。一直想近距离地看清楚那透明的色调,如同蓝天晴空般的美丽。

“澄心,我……”

雷旭叹了口气,正想开口解释时,雷炽却突然冒了出来,一手捂住他的嘴,冲着伊澄心笑道:“没错!你现在在作梦,所以想说什么都可以,就算想把二哥打包带走都行。”

“炽,你在胡说些什么!”

雷旭好不容易挣脱五弟,正想出口反驳,冷不防的雷炽再度捂住他的嘴,这次他可是双手并用。

“你是说真的吗?雷炽先生?”良久,伊澄心像是下定决心似地抬起头正视雷炽。

“当然是真的,想对二哥做什么请说,我保证他配合到底。”雷炽不顾兄弟情谊地擅自发言。

“那么……”伊澄心偏着头瞧着雷旭那惊愕的表情,突然露出甜笑,“我只是想说一句话。”

“嗄?”雷炽愣住了,连带困住雷旭的双手也跟着松脱。“你想对二哥说什么?”

“我喜欢你,雷旭。”伊澄心的表情带着微酸的幸福,“我真的……好喜欢你,只是我们两个的身分终究不合,而且……我只是个小孩,我想你是一定不会看上我的。”

“澄心!”雷旭幽蓝的瞳眸在瞬间放大。

“我不知道你为了什么在生我的气,但是,我好希望看见你的笑容,所以……我会离开的,请你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伊澄心苦涩地扯动唇角,神情似笑非笑。

“澄心!”雷旭站了起来,顾不得身旁的兄弟们开始吹起口哨,他一把将伊澄心拥入怀里。

“我没有在生你气,也没有打算放你走,以后你只许留在我身边,哪里都不许去,听见没有!”

雷旭将她搂得死紧,害怕一个松手,她便跑得无影无踪。

“雷旭,谢谢你,这真的是……我有生以来……最甜美的梦……”晶莹泪珠自伊澄心的眼角滑落,滴在颊上、落在唇上。

“这个梦会永远持续下去的……”

没有想到澄心会如此误解眼前的情况,更没料到会这么快就得到她的亲口承诺,雷旭不自觉地露出满足的微笑,“我向你保证,澄心,你将永远、永远没有醒来的机会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