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新欢有点儿帅

更新时间:2020-07-13 13:45:16

新欢有点儿帅 连载中

新欢有点儿帅

来源:落初 作者:公子齐 分类:言情 主角:傅林景笙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公子齐的原创小说《新欢有点儿帅》,主角傅林景笙,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傅清浅深爱的男友宋楚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了,几年后,在她的生命里又出现了一个酷似宋楚的男人,沈叶白。她控制不住自己飞蛾扑火一样扑向他。一张桃花面,满身灵韵骨,比女人还妖艳的沈叶白听闻自己被当成了替身。他一把捏紧她的下颌,冷冷道:“从此旧爱是我,新欢是我,活着是我,死了是我,通通都得是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傅清浅才恍然,原来有记者。她又问:“你要抱我去哪儿?”

沈叶白直接将人抱到停车场,然后手一松,傅清浅就从他的臂弯里滑了下来,她一只手扶着车身站稳。

沈叶白已经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上去。”

傅清浅站立不动。

沈叶白问她:“身为员工,一点儿服从意识都没有吗?”

傅清浅吃惊的看着他。

“你同意了?”

沈叶白忽然好整以暇的凑近她:“你这个既惊又喜的模样,让我怀疑你到底是想借助我的力量留在夏城?还是,你就是想靠近我,另有所图?”

“当然是想借助沈总的力量留在夏城,我知道沈总身边一定不乏漂亮又有能力的女人,怎么可能看得上我。”

沈叶白点头:“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他接着又说:“先上车吧。”

傅清浅矮身坐进去。

沈叶白很快发动车子离开。

午后的阳光烘烤着大地,眼前一条发白的路,向遥远的前方无限铺陈。

沈叶白沉默的驾着车,到现在一句话也没说。

傅清浅发现他很喜欢堂而皇之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不顾及旁人的感受。而且,因为他权高位重的悬殊地位,所以,给人的感觉就不单是漫不经心,还有紧张和压迫。那种惴惴不安,谁知道他是真的精神恍惚,还是暗地里运用聪明才智打什么鬼主意。

跟这种人相处全力以赴尚且觉得吃力,再准许他深思熟虑,那就不要活了。

傅清浅率先打破沉默:“沈总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沈叶白困奄似的慢了两秒钟:“还没想好。”

傅清浅说:“传闻您才思敏捷。”所以,这种事情不该早有打算?

沈叶白懒洋洋的瞥了她一眼:“言情小说看多了吧?”

“什么意思?”

“中了霸道总裁的毒。”沈叶白耐心的告诉她:“而现实是,他们不仅不会个个雷厉风行,极个别还有可能像我一样不成气候。”

傅清浅笑了笑:“沈总对这个还有研究吗?”

“傅小姐能研究别人是否欲求不满,我为什么不能打破别人的心中幻象。”

傅清浅苦着脸:“沈总一向这么记仇?”

“当然,而且有仇必报。”沈叶白侧首看了她一眼,正当傅清浅为现在的聊天氛围感到轻松的时候,他接着问她:“昨天的支票是怎么回事?”

傅清浅措手不及,再不觉得节奏缓慢了。相反,这样的沈叶白更让人捉摸不透。

她暗自打起精神:“沈总没先问问沈夫人吗?”

“问她,她肯定说是在三打白骨精。”

傅清浅说:“大概就是那样,沈夫人看来是听了什么谣传,误会了我和沈总的关系。以为我是在恬不知耻的纠缠沈总,所以,给了我一笔钱让我离得你远远的。”

“最后你为什么把钱捐了?”

“既然已经被认为恬不知耻了,所以,我就索性恬不知耻的把钱收下了。不瞒沈总说,那个项目真的非常需要钱。快节奏的时代,受心理问题困扰的人很多,我们日常见到的正常人,或许就默默承受着内心的煎熬,很多濒临崩溃的患者,更是水深火热。所以,我们需要很多钱,给无助的人一些慰藉,同时更想唤起整个社会的关注。只是,擅作主张收下沈夫人的钱,我很抱歉。”

沈叶白已经将车打到路边停下。

他桃花蓁蓁眼眸盯紧她,半晌没有说话。

傅清浅望着他的漆黑眼眸,渐渐如坐针毡。

凝滞的氛围忽然被撕破,沈叶白将一侧车门打开了。热风加机动车声纷涌而至。

凡尘之气让人心安。

沈叶白侧身向外,点着一根烟,接着说:“我母亲的行为有些唐突,很抱歉。”

傅清浅的神经松弛下来:“没关系,人之常情嘛。”

“人之常情?”

傅清浅说:“是啊,刚刚就连沈总都怀疑我是否图谋不轨,何况在别人看来。肯定有人看到我们有接触后,认定我们的关系不一般,才会将这样的意念传达给沈夫人,而沈夫人也才会因此深信不疑。”

不然怎么肯拿几十万来打发她。

她说话太有技巧了,以至于沈叶白已经不由自主顺着她的思路想下去。

谁会将这种意念传递给伊青,而且又能让伊青在听后深信不疑呢?

这就不能不将这个人和拍那些照片发给报社的人联系在一起了。

这样一想,对方做这些的目的就昭然若揭了。

沈叶白掐灭手里的烟,带上车门说:“那些记者肯定已经走了,我送你回医院。”

车子将转过头,傅清浅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她拿出来看了眼,是林景笙打来的。她没有接,就直接按掉了。

沈叶白将车开回医院。

傅清浅说:“沈总先回去吧,我自己慢慢上楼。”

“单腿蹦回去吗?”沈叶白拆掉安全带,绕过来说:“有碍观瞻,还是算了。”

他轻轻一下抱起她。

傅清浅虽然高,但不算重,沈叶白抱她并不花费多少力气。

许是心中坦荡,看起来自然而然。

难耐的只有傅清浅,这个男人的体温,心跳,还有身上散发出的香水味,都在一定程度上蛊惑着她的心绪,像魔咒一样,想要逃离,又忍不住被紧紧束缚。

傅清浅屏住呼吸,控制自己的复杂情绪。

出了电梯,沈叶白的步伐忽然顿住。

前面不远处站着林景笙,神色复杂的看着两人。

傅清浅忙说:“沈总,你把我放在这里吧。”

林景笙无声的上前扶住她。

沈叶白看了林景笙一眼离开。

听秘书说沈叶白来了,安悦如本想填充一下红口,转而一想,又收了起来。就任喝过咖啡的残红示人。再加上安少凡去世这段时间,她消瘦了不少,腰管纤细空荡,足像一缕幽魂。

安悦如的秘书最畏惧沈叶白了,一脸清欢,两眼却深邃不见底。

她见人上来,替他打开门:“安总,沈总来了。”

沈叶白迈着大长腿晃进来。

安悦如一边察言观色,一边请他坐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