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农女有福:带着相公来种田

更新时间:2020-06-30 05:46:35

农女有福:带着相公来种田 连载中

农女有福:带着相公来种田

来源:落初 作者:主公姓苏 分类:言情 主角:姚薇符氏 人气:

经典小说《农女有福:带着相公来种田》由主公姓苏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姚薇符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有时命运真滴很不友好,姚薇,本是现代农学博士,天之骄女,谁知一觉醒来,成了古代某不知名朝代的商门弃女客仙仙,这姑娘,除了长得好看一些,再无优点,亲戚眼中,她有勇无谋,只管闯祸,爹嫌娘骂,天怒人怨,三天两头起幺蛾子,关键时刻掉链子!姚薇面对这个烂摊子,叹一口气,只能拍拍手从头开始干!父亲是个白眼狼,母亲是个软骨头,亲戚们又怂又鸡贼,方圆十里,只有她腰杆儿挺直,说话响亮!不用急,暗夜之后就是黎明,打猎种粮种蔬菜,先温饱后小康,继而开商铺做买卖,发家致富,重振门楣,顺带斗斗极品亲戚、纨绔子弟,跟六块腹肌的大狼狗夫君谈谈恋爱,再烂的牌她也能连庄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姚薇乖觉的在岑三边上的位置坐下,脸上带着某种动容的神情,口吻低醇,乃至带着轻缓的抽噎说:“这些个日子以来,仙仙跟娘多亏了大舅跟妗子以及表兄们的照料,不然早即化为一抔黄土了。而经过一回地狱门口往后,仙仙也应当算大彻大悟,知晓了自个儿先前着实是过于糊涂了。仙仙自知所犯过的错误已然没法挽回,但从今往后仙仙必然会好生做人。”

姚薇一对眸眼明澈无两,里边闪动着真挚的光芒。符巩跟耿氏瞧着心下就信了七分了,而余下的二分当然是等着看后边事儿的发展了。而迟氏还有盼娣等人虽然心下仍旧觉的有些个没法置信,但究竟是血浓于水的亲人。即便曾经再混账,如今既然有了痛改前非的顿悟,那么作为亲人都应当在背后静悄生生的支持着。并且,大家心中头都莫明的觉的这回的仙仙着实是跟先前不同的。

“好,大舅信你。”

符巩脸上愈发宽慰了,并且由于仙仙此番表现,反倒是让原本极为沉重的气氛冲淡了一些个。姚薇瞧着大家稍微松快一些个的脸色,雅致的眸眼眸眼中闪烁过清浅的无可奈何。

而坐在她身旁的岑三,在姚薇说那番感人肺腑的言语之际,却是一声不吭,至始至终是垂着头的。岑三至始至终坐在那中,但却是从未融入进来过。他无时无刻不都好像一道座高山似的,幽沉厚重,面颜严穆到古板,令人不可忽略。

接下来,大家虽然心中头仍旧忧心忡忡,但好赖算是开始用饭了。特别是3岁的墩妞儿,小孩儿尚不知愁滋味,这餐饭吃的非常欢实。特别是那可爱精美的兔子干粮,令小妮子吃的眉开眼笑的。餐桌上的诸人,瞧着这天真无暇,无忧无虑的笑颜,脸上也都是显露出了几许笑容。

对于这古时候的饭食,姚薇没啥尤其感觉,虽然调料不足,但无污染的古时候蔬菜好赖弥补了一些个。

姚薇虽然没觉的如何,但符家的人在吃了饭食往后,还是悄然的掠了姚薇好几眼,眼眸眼中全是惊异。

饭后,姚薇原本想洗碗来着,仅是却是被迟氏给抢着干了。姚薇瞧着迟氏坚持,就留在正堂中跟大家一块等候符文回来啦。

随着夜色愈来愈深,正堂当中的气氛也变的愈发的寂静无声了。此时大家的眼眸眼中跟脸上都是布满了焦虑跟不安。姚薇不着痕迹的端详了诸人一眼,末了把眼神落在了岑三的身体上。

岑三此时却是倚在正堂中的梁柱上,浸染在悉微油灯下的眉目,愈发显的线条刚毅。仿佛在这儿样朦胧的光线之下,那张过分严穆古板的面颜,亦是悄然的柔侬下来。此时,他稍微敛着眸眼,勾画出一副孤单清绝的曲线出来。姚薇的瞳光轻缓的闪了一下,她知道这娶了声名狼藉的客仙仙的男子背后必然是有着不可言讲的故事的。

在她稍微有些个失神时,一直开着的大门边却是响起了响动。

那是小推车的木轮摩擦地面而产生的声响,听在诸人耳中,却是犹如仙乐似的。符巩还好,虽然脸上有些个急切,但还是端坐在正堂当中。岑三则是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似的,眉目都未动分毫,仍旧安然自若。姚薇亦是安谧的待在原处,她知道符文铁定会第一时当中进来告诉大舅具体状况的。

虽然大家都晓得必定是如此的结果,但个顶个还是急切的走出了正堂,疾步走至了大门。

一阵嘈杂的步伐声逐渐远去,但非常快的一个急切的步伐声却在迅疾的接近着。

“砰!”

忽然,一个巨大的响声传来,大家循着声响望去,便看见符文已然跪倒在了地上。一看见如此的状况,大家的心都跟着提起,已然知道这回去取回符家的杏花酿造酒水必然不是非常顺利了。

“父亲,孩儿有负大家所托。”符文脸色带着某种隐约的忿怒,眸眼中全是自责。

符巩的身体轻缓的颤栗了下,而后重重的闭了闭眸眼,说:“说罢。”

言语当中,隐约的有了一些个无力的感觉。

符文抬眸瞧着父亲异常疲惫的背影儿,喉头抽噎了下,而后说:“孩儿找到轻风楼的老板谢军,要他归还我们的杏花酿造酒水。那谢军初时非常不悦,狠狠的怒斥了孩儿一通。孩儿一直谨记父亲的言语,因此自是半步不让,令谢军要交还我们的酒水。而谢军末了却是忽然转变态度,同意把杏花酿转还。仅是,当孩儿看见还回来的杏花酿时,却是有一多半已然被打碎了。原本送去时,是整整50坛,而如今只余下23坛了。”

符文讲完话,就垂下了头去。这当中差的27坛,都是符家诸人的心血。这些个杏花酿每一坛皆是符家人一个月的血汗凝汇而成,而如今却是被如此糟践,当真真是个个心中头不舍惋惜。

“好了,大家都去睡罢,所有明日再议。”

符文言语落下,符巩深切的呼息了一通往后,却是无比稳静的讲了如此一句。话落,他便起身,步履有些个蹒跚的走出了正堂。

姚薇瞧着符巩离去的身影儿,心中头忽然就涌升了一股悲凉。

而其余诸人,则是相顾无言,终究都静悄生生离去了。

当正堂当中只余下姚薇跟岑三俩人之际,姚薇不经意侧脸望向边上的岑三,却是发觉他也恰好瞧着自个儿。

她心中头一动,问:“你可有法子帮助符家度过这难关?”

不是她自我否定,反倒是初来乍到,她心中头犹自彷徨,因此对于处置符家目前的困境尚且有些个拿不准。而对于岑三,她心中头至始至终觉的他非常不简单。特别是岑三不经意当中流显露出来的那类清傲的气质,决对不是普通的农户所可以培养的。

岑三的眸眼好像墨玉似的,幽黑如墨,莹润似玉,在夜色之下,弥散着灼灼的光芒。那对着姚薇的侧脸,仿若神斧雕成,坚实如山石,却又带着某种难言的成熟吸引力,令姚薇的眸眼亦是禁不住轻微一闪。这男子,这一身锦绸,当是一个功勋大家的少爷。

岑三瞧着姚薇的眸眼,色泽淡微微,脸上的神情仍旧淡漠疏离。原本倚靠在梁柱上的身体,缓慢的直起,而后不发一语的便出了正堂。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