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旺夫九福晋

更新时间:2020-06-30 05:42:57

旺夫九福晋 连载中

旺夫九福晋

来源:落初 作者:幸福路人甲 分类:言情 主角:秋兰德妃 人气:

完结小说《旺夫九福晋》是幸福路人甲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秋兰德妃,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从穿书作者嘴中得知,她是脑残剧《清穿贵妃记》的炮灰四福晋,纯敏表示不服!得知自己有个聪慧可爱的儿子,很不错。奈何知晓太晚???孩子爹四阿哥娶了穿越女。原文女主都被炮灰了!吓死宝宝啦~~还好她早就找到如意郎君。胤禟指着自己: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格格,御膳房那边给您准备了,您爱吃的鸡丝面、果仁菠菜、还有几份小点心,”夏月带着一个小太监走进来。

小太监将两个餐盒一一打开,屋内刹那间满是食物的香气,让人口腔内满是分泌的唾液。

“辛苦公公,”纯敏客气的笑着,春桃走上前将几个琐碎的银两递给小太监。

小太监眉开眼笑的说:“多谢主子,皇贵妃娘娘吩咐了,您要什么想吃的,就直接吩咐两位姐姐道御膳房找奴才即可,奴才叫小德子。”

纯敏客气一番,待小太监离开后,对着春桃问道:“查清楚了么?”

春桃将调查出来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说皇贵妃怎会大动干戈,又是仗责三十大板,又是送去浣衣局,原来是想灭口啊!”纯敏坐在床上,看着受伤的脚踝。

不过皇贵妃到底怕乌拉那拉氏一族调查出事实真相,才有今日赏赐。

甚至在御膳房给她大开方便之门,就是为了万一乌拉那拉家查出来,也不好多加追究。

“除了那个丫鬟,还有人推了我,”虽然当时慌乱,但是纯敏感觉到此人是故意为之。

不过可惜当时人员密集,她无法判断是何人所为。

春桃继续说:“格格上次吩咐的熏香之事,乃是皇贵妃所用,用于安神的,”

还有一句话春桃没有告知纯敏,那就是这熏香对于子嗣有碍,而且还皇上赏赐给皇贵妃的。

傍晚,月亮高照,琴画满身疲惫走进屋内,刚刚躺下。

便发现枕头下一张小纸条,打开一看,脸色出现一丝厌恶之色,咬了一下嘴唇,匆匆忙忙地穿好衣服。

见四下无人,悄悄溜出承乾宫,来到一个偏僻的宫殿,却没有发现一双眼睛紧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我不是说过,没事不要找我吗?你既然想要我办事,就得考虑一下我的安全,

不然我就给你捅出去,别忘记你之前做了些什么?”琴画恶狠地看着假山阴影处的女人,质问道。

那女子冷哼一声,娇弱弱从假山后面传出来,“呦,还敢给我这么说话啦,你忘记你弟弟在谁手里面了?”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琴画想着早逝额娘留下的孩子,那个和她相依为命的弟弟,还是奔腾的怒吼,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怎么样?我让你办的事情,结果呢?那个贱人只是脚崴了。你说我该那你如何是好,”那女子说出来的话满满都是嘲讽,指责这琴画办事不利。

“那不是我弄得,”琴画头上的青筋狰狞着,一跳跳的,要不是为了她的弟弟,她的弟弟,她一定让这个女人死得很难看。

“是谁?”那女子顿了一下,诧异的问道。

琴画深吸一口气,冷冷的说:“我不知道,那宫女说是自己推的,老贱人在身边盯着,打了十大板都昏过去就送走了,我能怎么般?”

“你们也就这点手段,交出个替罪羔羊就得了”那女子讥讽一笑。

“那你为何看那小贱人不顺眼,”琴画好奇的问了一句

那女子避而不回,居高临下的吩咐道:“要是想你弟弟平安的,话做好你的本分,”说完便不理会琴画,直接走了。

“我早晚就让你后悔的!”琴画盯着那女子窈窕多姿的背景,隐藏在眼睛深处满是恶意。

。。。。。。

待七天后,纯敏觉得脚踝没有好利索,反而隐隐约约感觉到胸闷。

便让夏月去请示皇贵妃,想要一个太医诊治一二。

“拿着本宫的令牌去找太医吧,”皇贵妃紧蹙着眉头,满脸的不耐烦。

这个乌拉那拉的小姑娘怎么这么多事情,莫不是身体本身就有问题吧,改天让人查一下吧。

夏月心冷冷,暗自为格格委屈,屈身恭敬的说:“多谢娘娘。”

“行了下去吧,被耽误你家格格病情。”皇贵妃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对着宫女说道:“你来给我揉揉头,我这头怎么这么疼。”

待从奶嬷嬷手中拿到令牌,夏月福了福身,转身离开主殿内,一路快步走到太医院。

夏月推开门,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粗喘着气,喊道:“张太医,我家格格说是身体不舒服,麻烦您老给看看。”

张太医正在教导徒弟辨别稀有的药草,听到夏月的声音,放下手中姜黄色的草药,转过身,疑惑的问道:“哪里不舒服?”

“心脏不舒服,格格身体一直很好,您快点给看看吧,”说着走上前拉着张太医的手,往外走去。

张太医笑呵呵的摸着胡子,说:“你别着急啊,我得拿着药箱啊。”

“师傅,我给您拿。”小徒弟机灵的接话,待张太医侧眸往去,见他找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找到药箱放在肩膀上,嬉皮笑脸的说道。

“平常见不到你这么利索,”张太医摸着胡须说道,腿脚不慢地走出药房。

不过几分钟,三人一行人来到纯敏屋内,春桃连忙给张太医拿了一把椅子放在床边。

张太医坐下来,中指和食指搭上纯敏的手腕,片刻眉头皱起来,接着:“小丫头,换个手,老夫在诊脉一次。”

纯敏看了一眼张太医的面目表情,心存一丝疑惑,还是将左手缓缓伸了出来。

夏月上前给她整理一下衣袖,露出些许洁白的玉臂、纤细的手腕、纤细白净的玉手。

“太医爷爷,我没事吧?”纯敏露出标志性的小酒窝,捂着发痛的胸口,笑容中带着几分虚弱问道。

“没事,”张太医随口敷衍道,指尖轻轻地搭在她的手腕上,缓缓地闭上眼帘,认真的诊着脉搏。

众人皆不语。

待几分钟过去,张太医张开眼睛,眼底深处如寒潭一般冷厉:

见众人神色紧张,安抚道:“小丫头不要担心,我去找圣上讨上一份草药,再回来给你开方子。”

“我是不是得什么重病了?”纯敏眼底满是赫然。

张太医右手摸着长长的胡须,“你这丫头,真愿意胡思乱想,不是什么大问题。”

纯敏按下心中猜测,嘴角绽放如同花开般的笑容。

“你们现在这里等待片刻,老夫去找圣上讨上一份药材,”张太医转身朝着外面走去,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走到乾清宫。

“启禀圣上,张太医有急事禀告,”御前侍卫首领走进来,单膝跪在地上说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