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渣年记事

更新时间:2020-06-30 05:35:58

渣年记事 连载中

渣年记事

来源:落初 作者:二两桃蹊 分类:言情 主角:慕金橙青藤 人气:

《渣年记事》作者:二两桃蹊,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慕金橙青藤,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我从不认为这世间有多美也不认为这世人有多善更无从得知这轮回有多苦我望见你望见九世之前那时天高云阔月朗星稀那时意气风发我还善心未泯只是后来后来一切都变了模样波诡风云自你而始天命之望滚滚轮回深渊里的呐喊终将拉偏轨道而你我都逃脱不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父皇,第三,儿臣排第三”

“第二是谁,你哪里比不上人家?”

“回父皇,第二位是常羊山上的慕青藤”

“你竟然连个人家的养子都不如!好出息呀!”房屋的门突然被打开,一只水墨搪瓷茶杯就正中了长孙连城的额头,应声而裂的瓷片顺理成章的割伤了肌肤,渗出的血珠一滴一滴,仍旧没有人上得前来,为他们年轻的陛下整理一番。

“儿臣有错!”还得诚惶诚恐的匍匐在地。

“滚!”

寻常百姓人家的孩子大部分都是用来疼爱的,乃至饥荒的年代易子而食也是少见,独独这政权,独独这天家,人子如棋子,棋子是弃子。

直至轿撵抬了年轻的陛下回了皇宫,才有御医急急而来,可笑的是,那伤疤都要结了痂,唯独淤青与红肿消不了。

长孙连城挥手屏退了御医,大刺刺的从书房走了出来,毫不介意奴婢们希琐的目光,一路走到了承明殿,这是他每日卯时上朝的地方,站在殿下,向上望去,每日他就坐在那里,笔直而又恭正,看着下方群魔乱舞。

望着望着,他就笑了,顺手摸了摸自己受伤的额头,就笑的更为厉害,笑着笑着,便跪了下来,朝着上方的椅座行了一个匍匐大礼“父皇,儿臣有罪,没能给咱们大金挣的这回脸面呢!”

承明殿还未关的紧的门外,三五太监,肃穆垂首,未曾交头接耳,未曾小笔记事。

第二日,依了约来请清河公主参观马场,进门的时候,慕金橙一抬头就望见了他额头上的还是鼓起的伤,原本清晨起来还有些慵懒的闲适,渐渐的烟消云散。

“长孙陛下,这是要化身成龙了吗?一夜未见倒还是长个犄角出来。”

“公主莫要取笑了,若您收拾妥当了,我们这就可以出发了。”

“长孙陛下来的这么早,恐是今日的早朝还未上吧,本宫闲玩急个什么,您还是先处理政务要紧”本来真真打算是要走的,可是好戏先开了场,再多走一步都是浪费。

“公主……”声音略带了些委屈,又拱双手行了一个大礼,叫了一声公主,便不在肯多言,活脱脱一幅受了气的小媳妇的模样,站在原地也不肯离开。

人有时候的记忆会出现偏差,而慕金橙的偏差,就差在了,鲜衣怒马的少年与带着小丑面具的懦弱里面。

眼睛略过外面的晨曦,迷雾似的山峦那边,看不清的是走兽与游鱼,我握人心多年,我赌天意多年,分的清黑白,辨的了假意,连城呀,连城……

初世见时的清澈,都将被掩盖,扬沙与尘土溅起,本想给你的明珠,都失了颜色,你可曾知晓,可即便是这样,我伸出的手,也没想过收回,如同往事,我在仇恨里见过你扬鞭而来的模样。

轻叹了一口气,收回了目光,转过身,桌子上的小匣子被轻巧的拉开,瓷瓶里无色微黏的液体就被纤纤玉指覆上了额头。

贴近的温软暖香,与入额的冰凉,一时间就长孙连城猝不及防,便生了闪躲之意。

“别动”娇脆的轻呵,及时止住了想要后退的脚步,慕金橙饶有耐心的一点点将药揉进肌肤“这是我们常羊山上特有的药草,敷上后不出半柱香就能消肿。”抹完了还轻轻的吹上一吹,让药干的快一点“檀儿小的时候,可没少让我母亲上药,所以药效陛下就不必担心了”说着还把桌上剩下的那大半瓶放到了长孙连城的手里。

看着摊开的手掌上,娇小的瓷瓶,长孙连城竟然一时间的无语——这是不是演过头了,走岔了路可就不好看了。

惶恐至急的将瓷瓶放回原处“可不敢收,可不敢收,您这都是神仙物品,哪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拥有的,能够用上一次已经是天神赐福了,可不敢多要,还是多谢公主殿下了。”

看着被推回来的瓷瓶,也略微的了然,怎么样的都好,反正你划下的这条路,我终归是要踏上去,不管以什么样的姿态,也权且还了往世你护我之意。

“长孙陛下好不识货,我们常羊山这些物件……”气不过自家公主的一片心意被拒,愤愤的将瓷瓶收进匣子里。

慕金橙淡漠的回头看了她一眼,瞬间还未说完的话就闭上了嘴巴。

“可以的话,公主我们就启程吧,马场可是在黄金城的外面,离这里隔着好远的路呢。”

“有劳了,陛下。”

遥遥的车马,挂上了冗厚的门帘,秋天的风总是偏大些,出门时,连大氅都需要披上,阔大的马车里,茶水点心一样也少不得,一路上大叫都默默无语,只有时间过长的时候,偶尔的慕金橙拿起一片香糕打发打发时间。

一直到了马场,那片被拿起的香糕,也终究是没有吃得下,像个被观赏的物件一般,又被放回了远处。

望着那满盘满碟未曾动过的水果糕点,长孙连城不由的问道“公主这是不喜?”

门帘被掀开,突兀的声音从外面进来,伸出的手还要搀扶着慕金橙下车“我们公主向来是不喜零食瓜果的。”

此时昨天被邀约的神木定国候苏陌遗,也早早的被人带路,等在了马场的外面,听着婢女的说词,恍然的想起初世见时那个什么都好奇,什么都要尝一口的小姑娘,再后来转了世,也却是什么都不肯吃上一口了。

变化那么大,再也没有听过一句不喜欢,再也没见吃过一口琐碎零食,往世伤她那么深,一次次再见面,终还是到了现在,思绪越扯越远,飘飘荡荡的拉不回来.

“看起来,定国候来的比我们早呀”老远的,长孙连城就先打了招呼。

听了人的呼唤,才勉强的回过神来,微笑的请着早安,背着光,模糊的叫人看不清脸面,影子在身旁拉的老长,活脱脱的似两个人,慕金橙一步一步的走进,那些曾经成土飞扬的青春,都是变旧了的模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