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异能穿越之北境王妃

更新时间:2020-05-25 06:42:42

异能穿越之北境王妃 已完结

异能穿越之北境王妃

来源:落初 作者:莫染尘欢 分类:言情 主角:李饶凤凰 人气:

主角是李饶凤凰的小说《异能穿越之北境王妃》此文是莫染尘欢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未来末世,核战之后,环境污染,丧尸病毒蔓延,部分人类基因突变,成为强大的变异人。变异人瓜分世界,建立各大基地,控制资源。方柔,避护者基地的女王,双属性变异人。集结强者,建立基地,保护人类。挡住了嗜血疯狂的丧尸,躲过了阴险小人的暗箭,却独独逃不掉一个情字,被未婚夫和孪生妹妹双双背叛,推进丧尸群,遭万尸啃咬而死。死后变成丧尸,被宿敌抓去做实验,痛苦中激发异能升级。魂穿架空的古代天启王朝,成为最苦寒的流放之地北境,一个罪臣之后。天启兴元年间,地方割据势力严重,贪污腐败愈演愈烈,北方游牧民族来犯。然帝君昏聩,任用奸佞,听信谗言,对天启北方边境,寒王封地北境,抑制打压,导致天启王朝风雨飘摇、民不聊生。乱世之中,为守护萧家女扮男装的女主,和为保全寒王府的寒王世子,强强联合。修建水利工程,改造万亩良田,外御北方蛮夷,南通海上贸易,推翻昏君暴政,建立一个自由强大的新政权——北国。从草野到庙堂,从民间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为了躲避狼群云熙涉险闯入山洞深处,闯入地宫八卦阵中,击败守阵兽冰霜巨虎,破解八卦阵。进入夜明珠照耀的冰室中,见到了沉睡的绝世美人。

最后误将一滴血滴在美人手中异花上,鲜花盛开,地道出现。云熙顺着地道逃出生天,然后,然后她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一个大婶的储物地窖中。

回头除了一面墙,哪里还有什么地道,什么绝世美人沉睡的冰室。一切竟然像是做梦一样,美人的脸在记忆中渐渐模糊,越是努力回忆,越是难以辨认。

“孩子?孩子你没事吧?”

大婶带着厚茧、温热粗糙的手轻握自己的小手,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

云熙这才从似梦非梦的回忆中清醒过来。

“没事,被狼群追了一晚上,有点疲惫而已。”

“那你待会到婶子家里吃顿饭,再睡一觉,年轻人正长身体,可不能这么折腾。”

大婶蹲下来整理萝卜。

云熙帮着大婶把萝卜摆好,一边和她聊天:“婶子啊,我跟随师父隐居深山很多年,早已经不知如今世事了。婶子给我说说呗,免得我像个傻子一样。”

那婶子一看就是个淳朴的,怜悯的看着眼前的孩子。

“孩子啊,这里可是天启王朝最冷最苦的北境。你师父怎么领着你来这里啊,他人呢?”

云熙低下头,做出一副伤心模样。其实她在想,师父哪里去了呢?总不会是去西天取经了吧。

云熙抬头,悲伤的说:“家师仙逝了。”

大婶不太明白仙逝,但她从孩子的表情中猜出,这孩子的师父肯定是死了,就剩下他一个人了。

“孩子,你别难过,你在婶子家住下,想住多久都行。”

云熙心想古代人都像这位婶子这么淳朴吗?她甚至为自己之前的谎话而自责。

云熙把狼尸留冻在阴凉的地窖,跟着大婶出了地窖。

乍一见阳光,云熙眯了眯眼睛适应。接着出现在眼前的是三幢感觉风一吹就倒了的茅草屋。篱笆围成院子倒是不小,里边除了乱七八糟的木柴农具,连头猪也没有。

一阵风吹来,更觉得荒凉了。原来这就是大婶的家啊,她还好心的要收留自己。

“孩子,快进屋,和婶子客气啥。站在风里久了,会着凉的。”

大婶站在门口笑着朝云熙招手,云熙嘴角抽了一下,硬着头皮进了屋。

屋里没比外边暖和多少,外边大风里边小风,不知道下雨是不是也这样。

云熙被安排在简陋的木桌子前,说是桌子,其实就是木板搭在一块圆柱形的石头上。

云熙坐在瘸腿的椅子上,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清可照人的稀粥,还有一块拳头大小,类似饼子的黑色块状物。以及一盘翠绿色的腌萝卜。

云熙在大婶殷切的眼神下,喝了一口粥,出气的带着麦子的清香,味道比卖相好。

她朝大婶笑笑,接着咬了一口黑色物,是谷物做的饼子,里边还夹杂着谷物壳。她想吐出来,可是看着大婶殷切的眼神,只好强忍着咽了下去。揦的嗓子生疼。

云熙放下饼子,看着翠绿色的萝卜,很让人有食欲。一筷子入口,云熙还是想吐出来。什么味道也没有,只有那淡的几乎尝不出来的咸味。

云熙顿时没了食欲,不是她矫情,是她已经习惯了现代社会丰富的饮食了,一时间很难接受古人的清汤寡水。

见她不吃了,大婶把饼子和咸菜往她眼前推了推。“孩子,别客气,把这里当自己的家就好了。”

云熙只好端起味道尚可的粥,一饮而尽,里边只有碗底一层米。

放下碗,笑着说“婶子,我好几天没吃饭了,不适合一下子进食太多。喝点粥暖暖胃就好。”

大婶觉得俗话是这个礼,饿久了不能吃糙面饼子。

“吸溜!”

一声很大的口水声从身后响起。云熙回头一看,一个面容枯黄的小女孩躲在里屋的门帘后。眼睛盯着桌子上的食物,咬着手指吸口水。

云熙朝小女孩招手,指了指桌子上的饼。小女孩可怜巴巴的瞅着饼子,又看了看旁边的婶子。

婶子脸上堆起了笑容,“丫丫,快过来。”

小女孩这才跑得过来,依偎在身子在怀里。婶子把那块黑面饼子给了她。她像小老鼠一样的啃着饼子,一边偷偷的打量对面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陌生小孩。

云熙心理猜测,难道这一家人平时连饼子都吃不上吗?不得不说她真相了。

婶子拿起云熙用过的筷子,夹起萝卜喂给小女孩。小女孩一口萝卜一口饼的,吃得香甜。

一股酸涩笼罩了云熙的双眼,她借机和婶子唠嗑,想要把那种酸涩甩出脑袋。

“婶子,你知道卧龙村吗?”

“卧龙村,知道啊,距离这里也不算太远,翻过两座大山就是了。”

婶子不以为意的说。

两座大山,还不算远,云熙表示入乡随俗吧。

婶子放下碗“娃子,你叫什么名字?”

什么名字?云熙不想把自己的真实姓名告诉对方,毕竟对对方还不了解。

“无心。”

婶子皱着眉,似乎对这个名字不满意。

“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叫这么绝情的名字。你是要去卧龙村找人吗?”

“对,我师父的一个故人。”

小女孩吃饱喝足,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对于她来说,也许吃饱穿暖就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了。

“吱呀——”

门开了,一股寒风夹杂着雪花吹了进来,众人冻的缩了一下脖子。

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走了进来,小女孩立刻冲了过去,扑到那个人的怀里。

“爷爷。”

“哎,爷爷的乖丫丫。”那个身上附着一层雪花的人影,把小女孩举了起来,坐到自己的脖子上。小女孩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时候那个身影才发现屋子里多了一个小孩。

“丫丫,你爷爷打猎那么辛苦了,你都长这么大了,快点下来。”

大婶上前把小女孩抱了下来,虽然小女孩不乐意,但是她还是懂事的乖乖下来了。

“这个是孩子是山里隐士的徒弟,他师父不在了,一个人从山里被狼群逼出来了。多好的孩子,咱先留在家里养着,总不能让他饿死冻死吧。”

那个人听了婶子的话,说了声行,就开始拍掉身上的积雪,收拾身上的打猎工具。

婶子给她搭把手“今天还是什么收获都没有吗?”

“哎。”男人叹了一口气。“这个季节,猎物不好打。”

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脸上带着淡淡的愁苦。

“对了,老头子,这个孩子叫无心。找个时间,你帮忙把他送到卧龙村吧。他师父在那里有位故人,等晚上再去,那时候人少。”

“晓得了。”

他们说话并没有避讳云熙,也许是因为他是一个小孩的缘故吧。可是为什么要晚上送她回去呢?看样子他们是在避着某些人或者是事物。

男人拿着猎具出去了,婶子开始收拾饭桌。一边和云熙说“无心啊,你不要担心,等吃了晚饭,让叔送你过去。俺家老头子姓董,你就叫他董大叔就行了。”

云熙笑着应是,然后就开始逗弄好奇的盯着自己看的丫丫。

“哐当!”

董大叔一把推开了房门,冲进来。

“地窖里的白狼王是哪里来的?”

董大婶吓了一跳,用手拍着胸口说“你个死老头子,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那狼是无心杀死的,他可是隐士高人的徒弟,杀只狼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然后接着抹桌子。

董大叔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个小胳膊小腿的孩子,他竟然把山里的老狼王给杀了。这只老狼王退下来之前,可是山里远近闻名的霸主。

“无心小子,你会功夫啊。”

云熙不知道自己前世的格斗技能算不算是古代的功夫,但是异能却是比一般武侠剧里的功夫要厉害多了。

云熙点头“家师尚在世的时候,学了一些。比起师父他老人家,差远了。”

董大叔却不这么认为,在这个王权至上,武力为尊的古代,会功夫的人都是了不得的人。

董大叔羡慕的说“在这个青黄不接的季节,你能猎到狼,这可不是一般的功夫能做到的。”

云熙不太了解这个时空的情况,不好妄作定论。但是一般的野兽,我怎么可能是异能女王的对手。

“大叔经常进山打猎吗?”

“那是当然,山里人如果不打猎我们吃什么呢。”

提起打猎,云熙想到大叔和大婶刚才的对话。估计他已经好几天没有收货了,即便如此,大神也慷慨的把家里的存粮拿给自己吃。也许刚才那个叫丫丫的小女孩,还没有吃早饭吧。

云熙前世就不喜欢欠别人的恩情,所以她打算趁着天黑董大叔送他去卧龙村之前,帮助他打一些猎物。你确实回报他们的收留之恩吧。

云熙随意的说到“那您带着我去见识见识吧,我和师父在山里的时候,没有别的本事,打猎就最在行了。”

这时候大神从屋里出来,掐了大叔胳膊一下。

“老头子,你可不能带着无心进深山啊。”

大叔被掐了一下,不但不生气,反而摸头黑黑的笑了。

“你说啥呢老婆子,我怎么能那么干呢。”

在无心反复的劝说之下,又加上董大叔对山里隐士的好奇,和对武功的向往。一老以上,带上工具、干粮和水,踏入了附近的大山。

山里的常青树密实的很,幸亏是初春,草木都已经枯萎了。要不然,一定非常的昏暗。

走到一个冰湖的旁边,云熙静静的倾听和辨别周围的声音。她好像听到了动物踏蹄子的声音。

她一挥手示意董大叔停下来。

“湖边有动物。”

董大叔紧张了一点不动,他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到。第一,他不会武功,耳力没有那么好,第二,他年纪大了,耳朵没有以前那么灵光了。

云熙做了一个手势,示意董大叔把她身后的弓箭给她。

董大叔小心翼翼的解下弓箭,递给云熙,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山里的动物耳朵灵着呢,一点点风吹草动,就会引起他们的惊厥。

进入大山的时候,云熙借记将之前消耗过度的木元素补充好。运气异能,身轻体灵,仿佛能够在草木上飞行。

云熙让董大叔在原地等候自己悄无声息的,快速朝着湖边潜伏。

很快,可这几十年便能看到,湖边有一群正在凿冰喝水的梅花鹿。为首的雄鹿,高大结束,脑袋上顶着一双巨大的鹿角,带了积分童话色彩。

若非万不得已,云熙真心不希望去伤害这些森林里的精灵。他避开了鹿王,避开了母鹿和小鹿,目标锁定一头老年雄鹿。

“嗖——”

利箭离弓,正中鹿脖子,老鹿哞的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也没了动静。

鹿群受惊,在鹿王的带领下,很快逃离湖边,向森林的深处奔逃。

两人看着地上一百多斤的雄鹿,非常高兴。

“无心,你的箭法真好,这么远,就能一箭毕命一只雄鹿。”

“用来打猎还行。”

两个人一边闲聊,一边把鹿的四蹄绑起来,董大叔把它扛在后背上,两人决定返回。

迎着阳光的照射,云熙发现河边有一块冰闪烁着异常好看的光芒。

她感兴趣的凑上前查看,这不是什么冰块,而是一块冰种的翡翠原石。云熙又在附近查看,果然又找到了几块翡翠原石,品质都是上成。

云熙根据上一世地质学的知识,推测出这个湖泊下面很可能隐藏着一个翡翠矿床。

我没有声张,不是她自私,不想告诉董大叔。她不知道在天启王朝,是否一切土地和矿藏都是属于朝廷的。

云熙身上穿着的衣服是三叔萧文彬倒下来的衣服改小的,她头上又扎着男女不辨的马尾。所以董大叔和董大婶一直以为他是一个男孩,她也不想多做解释。毕竟在封建的古代,男人在外面更利于行动。她把几块原始翡翠装在古装宽大的衣兜里。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