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七岁傻相公

更新时间:2019-07-01 10:58:47

七岁傻相公 已完结

七岁傻相公

来源:落初 作者:箫明明 分类:言情 主角:裴小姐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七岁傻相公》的小说,是作者箫明明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嫁个相公是傻子,她是又当娘又当娘子的伺候着,妖孽啊、极品啊、口水啊!让她只能看,不能吃,这让她情何以堪啊!不行,傻子相公是她的,先吃了再说吧,以后慢慢再调教,咩哈哈,姐来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裴多多也目不转睛地看着河面,皎洁的明月之下,华丽的彩灯在闪耀着。那笙乐齐响,琴声笛声琵琶声交集着,仿佛是乐器交响曲,但是众多的声音混在一起,却丝毫没有给人厌烦凌乱之感。

“这里倒是夜夜笙歌,欢乐不尽啊!”裴多多叹道,河面被花船照亮,让她感觉到像现代商业城市灯红酒绿之感,但这些繁华背后又意味着什么?

“如此美景之前,贤弟何故感叹?”雷尔听到了裴多多那几不可闻的叹气,平静的心湖上起了一丝波动。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裴多多咬着牙念着,今天青玉不就是这样的例子么?从来就是有钱人说了算的世界。

此话一出,雷尔与叶玉轩均身形一震,半眯着眼眸沉默地凝视着裴多多,眼眸里所发射出来的光芒几乎要把裴多多香噬。

“好犀利的讽刺……”叶玉轩喃喃道,神情迷茫而复杂。

“你就是这样理解这里的繁华盛世?”在灯火通明的汝烟河畔,几人的脸上都有着闪烁的火光,但是此时雷尔眼里的那抹晶亮似乎比汝烟河畔上的灯光还要亮。

“难道我有说错吗?”裴多多不畏雷尔那灼灼的目光,唇瓣勾起一抹冷笑,纵使倡导**至上的现代,也不乏冻死饿死的人,何况这里?

虽然裴多多兴致很高,但是仍不忘眼前这些繁华的背后是多少不知名的血肉堆砌的。

雷尔不在说话,俊脸浮起一抹错综复杂的神色,定定地望着裴多多,似有言却又无言。而裴多多也没有理会雷尔的目光,径自看着汝烟河,从侧面看去,神情有些许的落寞。

其实比起她们,她也好不到哪里去,现在是她依旧是让别人摆布着自己的人生,只是比起他们,她不会那么容易屈服而已。

皎洁的明月在浓稠如墨的夜空中闪亮着,此处跟花船有着一段距离,相对于那边的笙歌,这里倒显得有些静谧。

这时已有好几个黑影在渐渐靠近那汝烟河畔的凉亭。

裴多多三人坐在凉亭中,蓝儿与雷尔叶玉轩的家奴站在一旁,三人听着凉风,赏着明月,时而会谈笑风生几句,气氛平静祥和。

裴多多仰首望着那数亿年不变的明月出神,她今后的命运就要这样定下来了吗?就这样在这个地方嫁人,然后遵循着这里的礼教三纲五常?做一个出嫁从夫的女子?然后老死终老?

嫦娥,你在广寒宫中是否也是如此寂寞?你是否后悔当初偷吃不死药?裴多多不禁对着明月在心里暗暗问。

“贤弟何故直盯着明月出神?难道是看见了月中仙子?”叶玉轩见裴多多愣愣的样子,忍不住调侃着。

今天看来这个于铎似乎有很多样的情绪,时而痞痞的,时而有正义凛然,时而又愤世骇俗,时而又像现在这样忧郁惆怅,但是却牵动自己的心,叶玉轩不禁暗暗捏了一把汗,自己对这个同Xing是否太过关注了?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她裴多多是否也应悔那一时的意气?要是不是在学校那么的仗着年少轻狂,是否不会与那傲慢的女人杠上,自己现在的境遇是否不一样了?

那宛若夜莺般的悦耳忧伤的声音让雷尔两人心中激荡,两人看着裴多多那月光照耀下异常白皙柔和的脸孔,微蹙的月牙眉下幽黑灵动的双眸上泛着点点忧伤,叶玉轩的心疼之情溢于言表,就连雷尔那刚毅冷漠之人,竟也面露怜惜。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他为何会想到这句话?雷尔在心中疑惑着,但看向裴多多的眼神不再是冰冷,似乎掺杂了一些别的东西。

正当三人都在沉思中时,一阵急速的脚步声传进三人的耳里,顿时众人都面露危险之光,眼神凌厉地看着脚步声的方向。

待来人来到跟前,为首的男子身形肥大,脸颊的肉涨满,从穿着来看就知道一定是身份高贵之人,所有的人都纳闷,自己何时招惹到了这样的人?

只见蓝儿一看到为首之人,便吓得迅速转过了身,一干人只以为蓝儿是害怕,但裴多多却不是这样认为,看蓝儿的反应,那人难道是……

“裴家大公子好兴致啊,要不要一起喝杯水酒?但是这么多人,怕在下是招呼不到了!”裴多多坐回原位,拿起酒壶给自己倒满了一杯酒,看了一眼酒杯的玉液,然后一饮而尽,姿势却是肆意中带着优雅。

“既然知道是本公子,乖乖交出青玉,或许本公子可以留你个全尸!”裴思庸口气傲慢地说,脸上尽是得意的神色。

只是他发现眼前说话的这个人怎么有点眼熟,有点自己二弟的感觉,又有点三妹的神韵,只是自己的二弟明明不在京中,而自己那懦弱的三妹就更不可能了。

“我倒是很愿意合作,只是我早已把青玉姑娘放走,至于她现在身在何处,我也就不得而知!”裴多多口气淡淡,一脸无辜地说。

但是她还是挺讶异裴家的势力,没想到下午发生的事,晚上他们就追查到了,只是连他们都查到,青玉就不可能走远,但青玉那样的弱质女子为什么就没有查到呢?

雷尔和叶玉轩知道时裴思庸一干恶霸之后,也放下了戒备,一同坐下,三人有开始畅饮起来。本以为会是遇到什么暗杀,叶玉轩刚要传召暗卫,没想到竟只是裴思庸而已。

“该死,胆敢瞧不起你祖爷爷我,来人给我上,谁要是活捉了他们,本公子重重有赏!”裴思庸恼羞成怒,气呼呼地下着命令。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