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弃妇掀桌:纨绔相公来种田

更新时间:2019-06-29 20:04:28

弃妇掀桌:纨绔相公来种田 已完结

弃妇掀桌:纨绔相公来种田

来源:落初 作者:落雪轻轻 分类:言情 主角:崔家崔 人气:

完结小说《弃妇掀桌:纨绔相公来种田》是落雪轻轻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崔家崔,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越成带着两个包子的弃妇,难免家长里短是非多。极品亲戚上门打秋风?滚开!乡土恶霸滋事占便宜?揍他!势单力薄无依靠可怜?胡说!奇葩女敢与她争相公?去死!俩宝宝幸灾乐祸:“爹,我娘让你去耕田。”推荐轻轻的新书《农门贵女:带着王爷去种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崔家人的丑态和狠毒,他也看得分明,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家啊?一个个的,老的小的都好歹不知不说,竟能做出无故替儿休妻,贩卖儿孙的丧尽天良的恶毒之事,这样的人家,世上罕有啊!

冯孝安坐在那儿,冷眼旁观,从心里万分地鄙视和不屑崔相山一家子!他对萧玉莲坚决要求和离的举动是非常地赞同!

虽然这年月女子和离或者被休,都会被人耻笑和唾弃,但是,不为了自己,就是为了自己的孩子,也应该早早地选择离开,还是有必要的!不然,崔闲云和崔香云这俩孩子早晚都得让崔家人给生生活香了!

所以,崔相山求他书写和离书的话一出口,冯孝安连推辞都没推辞,连劝萧玉莲都没劝,立马应承下来。

摆好纸张,研好墨,读过几天私塾的冯孝安提笔在手,唰唰唰……没用多大会儿功夫,就将和离书写好了。待墨水干透了,他这才拿起来给崔相山和萧玉莲细读了一遍。

“你们双方对这和离书可有什么不满意的赶紧说,这数九寒天的,我一大早到现在还没喝口热水,你们家闲得没事找事儿,可别麻烦我跟着受罪。”冯孝安从听到崔家要卖亲孙子亲孙女那一刻起,就已经不打算再给他们留什么脸面了,所以就没好气地道。

崔相山咬咬牙,将心里的恨意强压下去,不耐烦地摆摆手,“俺们没什么说得。只是,麻烦村正老哥你再写一份文书,萧氏女所生的孽子俺们崔家不要,让她一并带走,从此以后,就不再是俺崔家子孙,富贵贫贱都与俺们崔家无关!”

这么绝?!

冯孝安闻言,猛然抬头怒瞪着崔相山道,“你可想好了?嗯?小闲云和小香云可都是你崔相山的孙子孙女,你就这么忍心将他们逐出崔家,从此断了这血脉至亲?”

“是生是死,与俺们崔家无关!”崔相山此时恨不能亲手掐死萧玉莲母子三人,所以绝情地恨声道,“这俩孽子是萧氏女所生,将来随他们的母亲,也好不到哪里去。俺崔家不要这样忤逆不孝以下犯上不知廉耻的畜生子。”

冯孝安老眼翻了翻,暗自摇头,这崔相山白活了五十多岁,颠倒黑白是非不分,真真是畜生所托生出来的,那点良心都被狗吃了!

想到这儿,冯孝安也不再多言,而是拿起纸笔再次写了三份证明文书,证明从此萧玉莲所生的一双儿女崔闲云和崔香云,不再是崔继业的子女,更不是崔相山的孙子孙女,是生是死,富贵贫穷,一概与崔家无关!

也就是说,萧玉莲和崔闲云,崔香云母子三人,与崔家视如路人,没有任何关系了!

和离书和证明文书写好,崔相山与萧玉莲各自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冯孝安作为证人,也和儿子冯敬财签上了大名。

“和离书和证明文书都写好了,萧氏,你已经不是俺们崔家的人了,赶紧抱着你的孽子滚出崔家!”张氏憋了半天的火气,这会儿见村正把和离书和证明文书都弄妥了,就露出了凶残的神情,张牙舞爪地挥手赶人。

萧玉莲没理她,跟这个疯婆子浪费口舌没意思,所以她转头看着村正柔声道,“村正叔,和离书既然已经写了,那我就不是崔家的媳妇,所以,我的嫁妆还是要拿回来的。村正叔,和离的媳妇按照咱们大唐律例,拿回自己的嫁妆没犯法吧?”

“当然,当然!和离之后,作为和离妇,拿回自己的嫁妆是应该的,这一点,咱们律法是有规定的。若是夫家霸着不给,对簿公堂,县太爷也会给你做主的!”冯孝安反正是已经得罪了崔家,也就不差这几句话了,就面色严峻地点头道。

在古代,妇女一般是没有什么地位的,如果是被夫家休弃的,那娘家的陪嫁东西就甭想带着离开夫家,可要是和离的,那情形就大不相同,不但名声上损坏的程度上会相对减少,就是陪嫁东西都可以带走!

冯孝安一来是看不惯崔家行事龌蹉,二来他一心想要与萧玉莲交好。与萧氏女交好,那么,就等于与萧氏一族示好,所以他才仗义执言,说得毫不客气!

萧玉莲感激地冲着冯孝安微微点头,惨白的脸色浮起一丝不言而喻地笑意。

村正冯孝安的这个情,她萧玉莲记下了!

不过,有人欢喜有人恼恨,萧玉莲提到要带着嫁妆离开崔家,崔张氏和崔周氏就不干了,两个人嗷一声刚要撒泼,那崔相山听了冯孝安的这几句话,就熄了霸着萧玉莲嫁妆不给的心思,脸色如同考妣般丧气地挥挥手,“拿走,拿走,都拿走,赶紧拿了嫁妆滚出崔家!”

“哎哟俺的老天爷啊,这日子没法过了,俺老婆子没法活了啊,萧氏这贱人这是想要了俺老婆子的命啊。”张氏哪里舍得萧玉莲把三房屋里的那些陪嫁带走?可自家老爷发了话,她不敢反驳,只能坐在地上杀猪般地哭嚎不止。

天寒地冻,房门外还下着雪,可是崔家人恨极了萧玉莲,哪里还容得下她们母子三人再留在崔家片刻?张氏哭嚎着挥舞着手里的笤帚,一边朝萧玉莲身上打来,一边怒骂着赶人,“快滚,快滚,赶紧滚出崔家,滚!”

浑身是伤的萧玉莲虽然身上没有力气,但是,还是护着怀里的小香云退出了房间,来到屋外,一阵凛冽地寒风刀割似的刮来,冻得小香云缩在她怀里直打哆嗦,双手死死地抱紧了萧玉莲的脖子,小病猫一样的哼着。

“萧氏,你赶紧带着孩子先去我家吧,等会儿我找村里几个人帮你把东西抬出来,你就先到我家旧宅栖身。”冯孝安这么安排,并不是出于结好之意,而是真的从心里可怜起萧玉莲母子三人了。

这北风呼号的大冷天,萧氏母女又冻又饿,身上还有伤,若不给她们一个栖身的地方,非得冻死不可,所以冯孝安不忍心了,就一边对萧玉莲道,一边挥手示意自己的儿子冯敬财赶紧去村里喊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