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秦先森的骄阳妻

更新时间:2020-03-25 20:23:01

秦先森的骄阳妻 连载中

秦先森的骄阳妻

来源:落初 作者:野色 分类:言情 主角:夏深雪吴鑫 人气:

野色新书《秦先森的骄阳妻》由野色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夏深雪吴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日突然回家,夏深雪才恍然大悟自己并非嫁给了爱情,而是嫁给了欺骗。急于离婚,她步入渣夫设下的陷阱,不料,竟遇见了他——秦皇。“皇皇,我饿了。”“皇皇,我想你了,你想我了吗?”人人都尊称秦皇一声秦爷,再不济也得叫声秦总或老大,某个小妮子倒好,胆子一天天大了,张口闭口,皇皇、小皇什么的,叫他叫得可欢了。听着电话里小妮子的软侬细语,秦皇挂断电话,立马严肃着俊脸装模作样的说两字,“散会。”声落,闪电般起身离开,留下满会议室的人一头雾水,面面相觑,会议不是才刚开始么?十来分钟后,某男风尘仆仆出现在某个小妮子面前,咧嘴一笑,急不可耐道,“宝贝儿,我回来了……”世上无奇不有,谁说小绵羊就不能吃掉大老虎呢?她曾说:“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倒霉的女人。”而他紧紧拥她入怀,深情无比的说:“宝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深雪是在石小琴那儿醒来的。

“小琴,这是哪儿啊?”

醒来,夏深雪迷迷糊糊的问,昨晚喝了有生以来最多的酒,她的头还有些昏沉。

石小琴早已起床,正坐在梳妆台前化妆,回头看她一眼,笑说,“醒了啊。你在我这儿呢,这是我租的房子,虽然不大,但也是两室一厅,够我们两人住,我抽空把另一间卧室整理出来。”

住宾馆的几日,夏深雪每天都有愁租房子的事。

石小琴的这番话无疑是雪中送炭,夏深雪听了,心里那叫一个感动,眼中闪过感动的泪光,即便头还昏沉着也立马从床上跳跃起来,跑过去从后把石小琴抱得紧紧的,“小琴,呵呵,你这么就这么的好呢,我真是爱死你了。”

石小琴露出受不了神色,憋笑道,“哎哟,真不习惯你说这样的话,我鸡皮疙瘩都起好厚一层了。”说到这儿,语一顿,忽想起什么,她转身看向夏深雪清纯如雪的苹果小脸,认真问,“深雪,那姓吴的骗婚渣男没碰过你,除了他,你也没和别人谈过恋爱,你还是处女吧?”

夏深雪的脸,立马就红了。

脑海顿时清晰如昨不断浮现出和某个男人在某间总统套房内的大床上翻云覆雨的激情画面,心底一时间五味杂陈,张开小嘴想说什么,可终是没说出半个字。

瞧她那样儿,石小琴放心了,“看你这样儿,肯定还是一块完璧了,别害羞,这是好事。对了,你还记得你昨晚做了些什么吗?”

夏深雪想了想,脸上露出畅快解气的笑容来,“记得啊,小琴,我第一次觉得,酒,有时候真是个好东西。”

石小琴大笑,“哈哈哈,昨晚你简直惊掉我的下巴,那渣男当时被气得脸都成鞋拔子脸了。”

“呵呵,是吗?”

“是啊。”

一番梳洗,两个女人手挽手有说有笑一起出了门。

石小琴接到经纪人张哥的电话赶去了公司。

夏深雪还记得和吴鑫说过这日去民政局离婚的事,打电话又向兰香画室的老板请了假,就坐公交车直接去了民政局。

到民政局一个小时了,也不见吴鑫身影,于是拿出手机给吴鑫打了电话过去。

“吴鑫,我现在在民政局,你马上来,我们今天就把婚离了。”

“哼,夏深雪,你昨晚跑来我家里把家具电器砸得稀巴烂,还想我去民政局和你离婚,做梦。”电话里,吴鑫语气愤怒恶劣,“我告诉你,想我和你离婚,就准备好五十万打我卡里,否则你休想和我把婚离掉。”

说完这话,吴鑫挂了电话。

啧啧啧,这是个无赖啊。

夏深雪拿着电话,久久站在原地,脸上灰白一片,摊上这样一个无耻到极点的骗婚渣男,她深深的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悲凉感。

眼中泪光一闪而过,一声沉长叹息,她知道,要和吴鑫离婚就只能是走诉讼离婚这一条路了。

诉讼离婚,想要成功离婚,必然需要请个好的离婚律师。

而请好的离婚律师,又必定会花不少钱。

眼下,最要紧的事便是筹钱。

理清思绪,夏深雪打电话给兰香画室的老板取消请假的事,立马就赶去了兰香画室。

兰香画室主要是临摹世界名画,然后通过各种渠道把临摹的画卖出去。

夏深雪国画、油画都画得不错,但她最最擅长的则是人物肖像画。

兰香画室是下午五点下班,下班后,夏深雪并没有直接回石小琴租住的地方,而是拿上画具去了雾城最大、人流量最多,在全国都最出名的聚荣广场。

一根可折叠的板凳,一个画板,一叠素描纸,一只支画笔,夏深雪就这样在广场的一角摆起了小摊,给人画肖像画。

从此风雨无阻。

夏深雪肖像画画得极好,但她收取的费用并不高,一张肖像素描她只收取三十块。

物美价廉,一传十十传百,她的名气渐渐打开来,几乎每天都有许多人排着队要她花素描肖像画。

一日周末下午,风和日丽,广场周围鸟语花香。

在夏深雪摆摊画画那儿,依旧和往日一样,排着长队。

坐在板凳上的中年男子欣喜的拿过夏深雪画完的画,付了钱刚起身,一个十六七岁戴着茶色墨镜的花季少女便一屁股坐到了小板凳上。

见状,后面排队的人立马咋呼起来。

“嘿,这小姑娘怎么插队啊。”

“就是就是,这也太没素质了,真气人。”

那少女也不理会,一手撑着下巴,只隔着墨镜笑盈盈的看着面前一米之隔的夏深雪,对夏深雪雀跃而傲气十足的说,“别理会他们,从此以后,你这位画画的师傅,本小姐承包了。”

呵,好大的口气。

闻言,夏深雪先是一愣,随即疑惑的蹙眉微笑,“小妹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要……承包我?”

“对啊。”少女响亮的声音透着浓烈的自信,在她和夏深雪说话间,在她身后排队的人居然都闭了嘴。

夏深雪抬头看去,见两个身穿西装保镖似的魁梧男人手里大包小包的提着各种奢侈品,还腾出手来给每个排队等画画的人发几百块钱让他们离开,心里不由笃定,眼前的少女定是某个豪门的千金小姐。

想到自己眼下最需要的就是钱,有了足够的钱才能请最好的离婚律师成功和吴鑫把婚离掉,再和眼前的少女说话,便更加客气友好了些。

“小妹妹,你想怎样承包我呢?”她问。

“每周星期六星期天到我家教我画肖像画,其他时间,我什么时候想学,我打电话给你,你要随时来教我。”

“那……学费怎么算?”

“这个好说,你自己说个数吧。”

啧,这少女还真是大方啊。

听到这儿,夏深雪心里还蛮激动的,想了想,有那么点不好意思的开口,“星期六和星期天,我就按一天八百块来算吧,其余时间,你打电话叫我一次,就一小时三十块好了,你看怎样?”

少女抬起一手揉揉脑袋,小嘴微嘟,竟露出困惑的模样,忽而道,“哎,我数学不好,我给你个整数,一个月十万,就这样了,我们下个星期六见。”说完,少女立马起身,一边离开,一边吩咐随身的一名保镖,“小万,把地址和电话给她。”

“好的小姐。”

夏深雪呆坐在原地,少女说出的那个数字,把她弄蒙了……

十万?一个月十万?这、这是不是太多了?

清醒过来,她赶忙起身搜寻少女的身影,扬声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只是教你画画而已,我名不转经传,一个月你给我十万太多了,其实一个月一万就可以了……”

她夏深雪,真不是个贪心的人啊。

一个月一万,她便觉得很不错了,加上每月兰香画室那儿的工资,她能肯定自己很快就能筹齐找离婚律师的钱。

然而少女已经走远,她的话,也不知少女有没有听到。

——

回到住处,夏深雪自是把这件事说给了石小琴听。

石小琴打趣的说,她这是遇到不知钱为何物的富二代了,那每月十万的钱,傻子才不赚。

她想想,也是。

转眼,到了星期六。

夏深雪拿着地址和联系电话,一早就打车到去了天月山半山腰那一排顶级的中式风格豪华别墅区。

那儿住的都不是一般人,安保极为森严。

夏深雪打了电话,门卫又接了一个电话这才允许夏深雪进入别墅区。

别墅区里花红柳绿,花香鸟语,时而可见小桥流水,行走其中,夏深雪莫名觉得自己是步入了书中的桃花源。

找到准确地址,夏深雪看到,眼前一栋外围以汉代四神瓦当建造的三层楼别墅大门外,已有一个管家模样的老者带着数名仆人在门口等着她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