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女帝归来:暴君榻上宠

更新时间:2020-03-25 19:33:02

女帝归来:暴君榻上宠 连载中

女帝归来:暴君榻上宠

来源:落初 作者:顾轻狂 分类:言情 主角:苏少轩暴君 人气:

《女帝归来:暴君榻上宠》是顾轻狂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女帝归来:暴君榻上宠》精彩章节节选:一朝穿越,她成了残暴好色的一国女帝,附带三千美男供她享用。  黄真真以为,她走了桃花运。  不曾想,人生如戏,全特么的靠演技,这些美男一个个都不是简单的主儿。  “陛下,这是您今晚翻的牌子。”太监双腿颤抖。  “靠,怎么又变成他了。”  一个风华绝代,俊美绝伦的男子推门而进,勾唇一笑,“我翻的。”  “……”  人前,他杀伐果断,残忍冷血,人人战栗。  人后,他宠妻如魔,护短专情,不容许任何人伤她分毫。  白天,他温润如玉,谪仙出尘,一本正经。  夜晚,他化身为狼,一遍遍索取,不知疲惫。  黄真真怒吼,“你到底要怎样?”  男子长臂一揽,宠溺道,“要你。”  推荐《女帝归来:暴君榻上宠》系列文第一部,《毒后归来之家有暴君》  推荐完结文,《女皇陛下的绝色男妃》美男多多,穿越女暴君。  推荐完结文,《医女当家:带着萌娃去种田》种田文甜宠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清和一怔,“小内内?”

“就是你的内裤,赶紧脱下,让朕瞧一眼。”黄真真说着,伸手就想去扒他的裤子。

许清和后退一步,脸色一红,娇嗔了她一眼,羞涩道,“陛下,这里来来往往的很多人呢,要不,您到臣侍的宫里,臣侍再脱……脱给您看。”

黄真真压根不想那么麻烦,她只是想看看他穿的是不是那条绣有梅花的小内内罢了。

可她驾不住他的软言细语,更驾不住他狂抛媚眼,只能跟他去了寝宫。

谁知,一到寝宫,这个男人柔弱无骨的身子使劲朝着她挨来,手上更是不规矩的摸向她敏感的地方。

黄真真打了一个激灵,这个男人不会是想霸王硬上弓吧?

她赶紧闪开,正色道,“朕是想让你脱掉小内内,你给朕老实点。”

许清和哀怨的撒娇,“陛下,咱们慢慢来,岂不更有情趣。”

去他的情趣,她又不是浪荡的女人,这男人把她当成什么了?

“朕命令你,马上把小内内脱了。”

许清和好似没有听到她的话,柔软的身子再次扑向黄真真,伸出青葱如玉般的手,解开她的玉扣,魅惑道,

“陛下别心急,臣侍今晚一定会使尽浑身解数,好好伺候陛下的。”

黄真真明显感觉他的身子有些颤抖,眼里闪过一丝恐惧,可他的动作却又那么奔放,甚至……还真敢动手动脚的。

黄真真一个用力,推开他的身子,整了整自己凌乱的衣服,不悦的瞪着他。

“谁许你动朕的?”

刚刚还热情奔放的人见她发怒,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惶恐道,“臣侍该死,求陛下恕罪。”

“朕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臣侍知错了,臣侍只是想讨陛下欢心,没想到还惹陛下厌烦了,臣侍以后再也不敢了,陛下原谅臣侍这次好吗?”

黄真真能说些什么?

他还是不是男人?

说话就说话,咋还落泪了呢?他可是一个大男人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对他怎么着了。

“你自己乖乖把小内内脱了,要是再敢多说一句废话或者敢再动手动脚,朕马上砍了你。”

许清和满脸委屈,却不敢不从,只能颤抖的解开自己的外衣。

见黄真真一脸正派,没有半点邪恶,心里又是放松,又是害怕。

“咝……”腰带解开,许清和里衣也解了,露出精壮的腰身。

初秋的天,晚风一吹,冻得他打了一个哆嗦。

黄真真是惊讶的。

里衣脱开,她第一反应是这男人身材比女人还棒,第二反应则被他身上密密麻麻的伤痕给吓到了。

这一身的伤痕,有鞭伤,有烙伤,有砍伤,都快赶得上苏少轩了。

唯一不同的是,他身上大部份都是陈年旧伤,而苏少轩则是新伤旧伤加在一起。

这一身的伤,不会是原身的杰作吧?

天啊,原身是不是有虐待心理啊,把好好的一个人折磨成这样,难怪她刚刚感觉到他在害怕。

许清和委屈的嘟囔一声,“陛下……”

她这么光明正大的看着他,他很不自在,特别是她一直紧盯着他外露的身体……

黄真真猛然回过神来,轻咳一声,“继续,把裤子脱了。”

只要再脱一条裤子,她就知道小内内是不是在他的身上了。

许清和见她眼里没有半丝情欲,只能咬牙,将外裤也给脱了,露出里面一条白色的亵裤。

他的亵裤很简单,是纯白的,并没有任何图案,布料也不是丝绸的。

黄真真有些失望。

小内内不在他的身上啊,害她浪费了这么长多时间,哎……

“陛下,臣侍继续脱了,您晚上可得温柔一点儿,臣侍很怕疼的。”

许清和脸色一红,羞涩的抛了一个媚眼,手上动作继续,只是双手微微有些颤抖,仔细看,还是可以看得出来,他在害怕的。

黄真真赶紧阻止,“别脱了,赶紧把衣服穿起来。”

许清和一怔,不明所以。

“朕今天有些累了,改天朕再找你。”

错愕。

黄真真感觉到他错愕。

叹了口气,看在他一身都是旧伤的份上,她弯腰,捡起地上散乱的衣裳,披在他身上,叮嘱道,“天冷,注意保暖啊。”

咝……

许清和更加不解了。

印像中,陛下从不会这么温柔的,更不可能亲自帮他披衣。

陛下的温柔,只有对着玉清凡的时候才会有,对着他们的时候,哪肯施舍半分,不往死里打就不错了。

许清和懦懦的喊道,“陛下……”

“你的小内内都放在哪里?”

“什……什么……”许清和有些转不过弯来。

“就是你平常换洗的内裤,都放在哪里?有多少条?”

许清和虽不明白她到底想做些什么,脸上还是一红。

“陛下,臣侍的换洗内裤都在那里。”

他随手一指,没想到,陛下竟然纡尊降贵,将他的衣柜翻得乱七八糟,一个劲儿的搜查他的亵裤。

许清和懵圈了。

“陛下,您这是在做什么?”

“你的小内内全部都在这里了吗?”

“差……差不多了……”陛下找亵裤做什么?

“哦,那朕走了。”

真是失望,清一色的全是白色的亵裤,别说绣有梅花了,连个花瓣都没绣。

许清和一急,握住她的手,委屈的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陛下,您好久没来臣侍这里了,如今好不容易来了一趟,您要是现在马上走,臣侍以后在后宫,也没脸见人了。”

呃……

这算什么情况?

争宠吗?

“陛下,您是不是嫌弃臣侍身份低微,所以不待见臣侍?”

“哪……哪有的事儿……”

“那陛下今晚留下可好,臣侍绝不会让陛下失望的。”

留下?

她哪能留下,她还得赶紧去找小内内,她要回现代啊。

黄真真要离开,奈何被人死死缠住,甚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使劲哭诉。

她的心顿时一软,疲惫的坐在凳子上。

“行了,你别哭了好不好,你哭得朕都心烦了,朕的心里一直都有你,你放心好了。”

她就没见过哪个男人像一个女人一样哭诉,早知道就不该来这里。

“那为什么臣侍到现在还是一个君,陛下也不肯册封臣侍为贵君,君跟贵君,虽然只差一字,但是身份可是天差地别的,臣侍在后宫处处受人白眼,也被四位贵君压了一头,日子别提多难过了。”

黄真真身子一震,“四位贵君?”

除了姓玉的,还有姓易的外,还有哪两个?

贵君是不是相当于贵妃,是重量级的人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