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锦绣行

更新时间:2019-06-25 10:16:42

锦绣行 已完结

锦绣行

来源:落初 作者:南宫小灯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小丫头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锦绣行》是南宫小灯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姐小丫头,书中主要讲述了: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啊啊啊……救命啊……”

“小姐您就饶了我吧……”

一大早锦绣园传来凄惨的呼救声,间或夹杂几声严厉的训斥声。

院子外面听到声音的丫头仆役听到声音俱皆胆寒!

丫头甲:“好可怕啊!大小姐又在虐待下人了……”

丫头乙:“大小姐以前不是Xing子最好的吗?”

仆役甲:“这你们就不懂了,这些富贵人家的小姐少爷们,Xing情最是喜怒无常,况且,人,总是会变的!”

仆役甲一脸深沉。

“我呸!大字不识两个,你在这装什么大学士!”仆役乙一脸鄙视。

丫头甲:“这都多少天了,天天这么折磨,锦绣园里还能剩几个人啊?”

丫头乙拍着小胸脯满脸惊惧:“幸好我没分派在锦绣园里,感谢我娘啊,明儿请假回家给我娘烧注高香去……”

锦绣园内。

文绣穿着一身浅紫色短打,腰间束着深紫色锦带,脚上套着小蛮靴,全身上下一丝饰物也无,利落娇俏。

这身衣物是文绣凭着记忆中电视上武侠片中的打扮画下来的。这里平时长的衣服都是宽袍长裙绣花鞋,穿起来倒是飘飘欲仙,却不适合平时训练。

于是文绣画了大概的样子,叫花枝拿出去给匠人制作试试,不求精致,只要方便利索就行。

没想到这里的裁缝手艺高超,做出来的衣服像模像样,绣花、颜色搭配一样不落。几个小丫头拿到衣服后爱不释手。

“就是样子怪了些。”花枝抿嘴笑。

“奴婢就是爱这种利利落落的,做起事来也清爽!”小菊粗声大气道。

这边文绣没工夫理会她们对制服的评价,她正压着小桃的腿,刚才杀猪般的惨叫声就是小桃发出来的。

小桃泪流满面中……

“哟,姐姐这是做什么呢?丫头犯了错,也用不着这样惩罚,忒残忍了些,传出去对姐姐的名声可不好。”

人未见,声先到,文静摇着手帕悠闲的走进院子里,身后照例跟着几个丫头婆子。

花枝绿儿不动声色的护在文绣两边,生怕二小姐又发疯。

偏今天少爷跟着爵爷外出了,花枝心中焦急。

文绣瞟了文静一眼,暗道小丫头又来找茬了,自己实在是不想欺负未成年啊。

“你有事没有?没看姐姐我正忙着?”文绣不耐烦道。

“先前听下人说大姐转了Xing子,我还不信,今儿一瞧果然如此”,文静居高临下道,“瞧姐姐这身打扮,哪里有一点大家小姐的风范,真是给咱们子爵府丢人!”

“是是是,文二小姐您是大姐闺秀,您出去玩成不?”在文绣二十多岁成年人的心里,文静就是个十来岁的半大孩子,实在懒得跟她废话。

对于文绣态度和言语上的巨大转变,文静一时适应不过来。

“我,我来拿东西!”文静嘴硬道。

“什么东西?我这里可没什么值钱玩意,有也都被你拿光了。”文绣讥讽道。

“平西侯府赏花会的请帖!”

“什么请帖?”文绣疑惑道,转脸看向花枝,这些杂物一向都是由细心沉稳的花枝保管。

“回小姐,是平西侯府安平郡主的请帖,这个月初八邀请您去参加赏花游园会。”花枝忙道。

估计是古代小姐的party之类的,文绣心想,问道“你要我的请帖?你自己没有?”

早已自顾自坐在凉亭里的文静,听到这话面色一红,羞恼道:“文绣!你竟然故意羞辱我,我要叫父亲来评理!“

文绣:“……这丫头什么脑回路?”

一旁的花枝忙低声道:“小姐,请帖只邀请了你,二小姐是庶女,除非夫人在世的话,主动带着她去,否则侯府是不会发请帖给她的。”

文绣恍然大悟,万恶的旧社会啊!

“去,拿来给本小姐看看。”花枝忙小跑回房内。

这丫头,训练了一段时间,跑步都虎虎生风了。文绣心想。

不一会,花枝拿着一张帖子出来,文绣接过一看,果然是平西侯府的请帖,请帖上别着一枝花,带着特殊的清香,一看就是出自女儿之手。

“贵族小姐的party啊,必须去见识一下。”文绣嘀咕道。

“小姐,您……您打算去?”花枝结巴道。

“怎么?这不是邀请我去的吗?”文绣奇怪的看着花枝。

“您从未参加过各家郡主小姐的花会呢,柳姨娘说您身子不好,不宜出门……”花枝的声音越说越低。

按照大景朝的风俗来说,贵族女子十四岁便可参与社交,出门走动,以便让各家的夫人知晓其外貌品Xing,十五岁便可议亲。民间的女子也有十三四岁就嫁人的,但是贵族女子身份娇贵,不愿女儿过早的嫁人受累,即使早早的把亲事定了下来,也大多十八岁以后才舍得女儿出嫁。

作为庶女的文静,如果不被邀请参加这种变相的高级相亲会,嫁到好人家的几率就大大降低了。

按花枝的说法,去年即可参与社交的文绣,竟然被柳姨娘阻在了家里,当时的文绣Xing子温顺懦弱,不敢违背姨娘的意思,不知故意还有有意,文爵爷竟然也没过问文绣的及笄之礼和社交事宜。

文绣在家里的地位当真是低的可以。

这时文静已经走到了花枝身边,伸手就要拿帖子,文绣眼疾手快一把让过,文静扑了个空,恼怒道:“把帖子给我,刚才的事情就算了,否则过一会父亲来了,你这好好的院子遭了殃,可别怪妹妹我没提醒你!”

“那就等着父亲来评评理吧。”文绣举着帖子笑眯眯道。

文静一向在文绣面前骄横惯了,想要的东西,还没开口,文绣就需乖乖送上门。这时如何能忍得了?

转身对着跟着来的丫头婆子怒吼:“你们几个瞎了眼?主子被狗咬了,还站着装死啊?”

几个婆子身子壮实,一看就是当惯了恶奴,扑上来就要抢文绣手里的请帖。花枝和绿儿紧紧护在文绣面前,小桃那四个小丫头仗着跟着文绣学了两手,早就手心痒痒,这刻见对方几个婆子扑了上来,哪里还会还跟她们客气?

院子里瞬间形成混战之势。

“瞎了眼的恶婆子,竟敢对大小姐动手,我打死你这个狗仗人势的!”牙尖嘴利的小桃迎面给了婆子甲一拳。

“唉哟,你这作死的小娼妇哟,打死你娘了……”婆子甲坐地上嚎。

孔武有力的女汉子小菊早就忍不住了,对着主子不敢大声,对这几个跟自己一样的奴才还手软的话,那就不是小菊!

左踢右打,瞬间撂倒了两个,顺脚给地上的婆子甲补了一脚,直打的婆子甲咕噜咕噜滚出去几丈远。

鼻青眼肿,惨不忍睹。

“哈哈哈……哈哈哈……”观战的文绣笑的直跌脚。

没心没肺的绿儿也跟着笑,只有花枝满面忧色。

对面的文二小姐早就坐不住了,气的直跺脚,一叠声的催促丫头去请柳姨娘和文爵爷过来。

“住手!”一声男子的怒吼声传来。

混战的丫头婆子一机灵,忙住了手,乖乖的低头站着,面色苍白。

文绣朝声音来源处一看,果然是文爵爷带着柳姨娘和文琪快步走了进来。

文琪跑到文绣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番,看她没有受伤,这才放下了心,机灵鬼般悄声笑道:“跟着大姐学了几天功夫,这些丫头果然厉害了。”

文绣嘿嘿笑了两声,盯着对面的文爵爷和柳姨娘没说话。

文丰督面色阴沉,“说!怎么回事?”

文绣一看文静又有告状的趋势,先发制人道:“回父亲的话,女儿在院子里和丫头们玩耍,不知怎么,妹妹竟然带着下人来抢东西,您要是晚来了一会,女儿这院子都要被妹妹给砸了呢!”

柳氏和文静一听此话,暗道这小娼妇的嘴皮子何时变得如此利索了?

文静忙抱着文丰督的胳膊不放,委屈道:“父亲大人,静儿只是想向姐姐借一样东西,哪知道这里的丫头们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您看把妈妈们打的……”

泪泫欲滴,好像被打的是她自己似的……

文丰督软声安慰道:“静儿莫怕,父亲给你做主,你想要什么?父亲命人去给你买来就是了,何必来跟你姐姐要?”

文绣心中默默吐槽,这爹当的,心眼子真是偏到太平洋去了。

文绣举起手里的请帖道:“妹妹想要的是这个,侯府的花帖。父亲,您到哪儿买去呀?”

文丰督面色一僵,对文绣的不喜之心又重了几分。因文绣的模样长得太像夫人了,看到她这张脸,就会想起夫人,夫人去世后,文丰督连看都不愿意看文绣一眼。

文静急道:“姐姐的身体不好,去年就没有参加花会,静儿想着今年姐姐定也不参加,何必浪费了郡主的一番心意……”

“胡闹!”文丰督怒喝,“为了张帖子,纵容下人在此打架,成何体统?!”

“父亲,这次可是妹妹先来挑衅,怪不得下人。”文绣眼珠子一转,又道:“妹妹若是这么想去的话,早点讲啊,姐姐我带你去嘛。都说长姐如母,如今咱们没有母亲,自然是我这个做姐姐的来照顾妹妹,父亲,您说是吗?”

听到文绣说没有母亲,柳氏面色发青,牙都要咬碎了。恨不得立即冲过去扇文绣两个大嘴巴!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