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乐裳

更新时间:2019-06-25 10:12:45

乐裳 已完结

乐裳

来源:落初 作者:乐裳儿 分类:言情 主角:刘三明白 人气:

《乐裳》由网络作家乐裳儿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刘三明白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女频第二编辑组签约作品  明朗国际继承人夏伤,一起车祸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时代,与命运做斗争,坚持用自己的能力去保护身边的所有人,找到自己的爱情后,原本以为会是幸福一生,没想到,尚未圆房,老公却意外死亡......  看我一个小小寡妇,如何在穿越后,面对重重疑惑风雨......  用点击收藏狠狠砸向我吧,乐乐的皮比较厚,(*^__^*)嘻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牧家的比赛完结以后,夏伤和大哥就老是在一起,常常在后面看着他们的背影,感受着自己的凄凉,牧家在君心比试输掉以后虽然没有光明正大的打压,但是在生意暗暗的做了很多手脚,也幸亏有夏伤先前提出的品牌和会员制,牧府的生意并没有多大的波动,转眼,年底就到了,除夕那晚,在夏伤那里吃了一顿饭,夏伤叫它是火锅,看着她教我们怎么怎么吃,那样明艳的小脸让我有点迷醉,让我想不到的是她竟然没有酒量,几杯果子酒下去,脸已经红的仿佛熟透的苹果了,她的双眼逐渐迷离起来,嚷嚷着要给我们弹筝,阻拦不住,只能看着她晃悠晃悠的拿下了古筝,轻柔的拨弄起来,可能因为酒精的刺激,今晚的她没有了任何的顾虑,对着大哥柔情脉脉的唱了一首曲子,虽然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曲子,但是简单的旋律,大胆的词,和她微笑的脸庞,含着水雾的眸子,竟然无比动人,只是这样的动人不属于我,因为她的双眼一直在看着大哥,而大哥原本沉闷的脸上竟然有流露出一点微笑,留给我的只有黯然。那是他们的无与伦比,和我无关......

转天是初一,大哥和夏伤出了门,应该是带着夏伤去看呈的景色了,我独自留在房间里,看着窗外的风景,如此凄凉,我在书桌上面,一副一副的画着夏伤的样子,但是为了防止被人看见,一些地方还是改动了很多,在我眼里,却是她,一颦一笑,一怒一喜,让我心动,也心碎。

晚上的时候,小福来喊我,说夏伤找我,来到大哥的院落,看见她们兴冲冲的拿着几个孔明灯,夏伤说要把自己的愿望画到上面,于是各自拿起了笔,而我的笔下,除了一个女子的身姿,已经完全画不去别的,即使知道这就像是愿望一般,只能给人一丝希望,实现却没有什么可能Xing,夏伤画的同样是两个小人,但是和我的一点都不一样,两个小小的孩童手拉手的站在一起,旁边印着一句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啊,夏伤的愿望就是如此简单的,看着五个大大的孔明灯缓慢上天,我们都注视着它,越来越远,仿佛一个星星一般,发出它一生的光芒。

上巳节那天,是夏伤的及笄礼,因为她没有亲人,只有我们几个人参加,看着她一身一身衣服换下来,一件一件饰品换下来,就仿佛在参观一个她的成长过程,虽然欣悦,但是忍不住还是会有点伤心,因为随着她Cheng人礼的完结,她和大哥的婚礼也讲到来了,即使想祝福他们,但是还是忍不住心底的难过。

随着及笄礼的完结,大婚的日子很快就到了,我为她们准备了所有能想到的一些装饰,希望让他们有一个开心快乐永远值得纪念的日子,同时为了抵制心底的悲伤,不得不让自己每天都忙乱起来。

婚礼那天,我代替大哥要把夏伤背到轿门口,走进屋子的时候,她已经蒙上了盖头,所以我没有看到她最美丽的时刻,我轻轻的蹲在她面前,她用双手微微的搭上了我的肩膀,尽管厚厚的衣服阻挡住她的温度,但是我仍然止不住的颤抖了一下,背起她慢慢的走出房门,好希望这一段路可以长一些,然而不属于自己的幸福总是结束的很快,大红色的轿子已经到了眼前,我把她放到里面,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从此她将是我的嫂子,而我会是她的小叔,身份有了差距,不知道和她还能否像曾经一般那样没大没小,无拘无束。

婚礼很热闹,呈的大部分有权有势的都来恭贺,甚至连那个云翔的君王都送来了贺礼,一身大红色喜服的大哥洋溢着满身的幸福,我陪着他行完三拜,把夏伤送回到房间,然后就开始了一下午的热闹,熙熙攘攘的人群,到处都是恭喜贺喜的声音,晚上的时候,宴席刚刚开始不到一会,我陪着大哥开始敬酒,而二哥则陪着一个尊贵的客人——昊王,虽然不明白他和大哥的关系,但是看着他黑沉沉的一张脸,只能小心伺候,也终于体会到大哥当初的不容易啊。

忽然一声惊呼传来,转头看去,只看到大哥喷出来的鲜血和倒下的身体,刹那间,整个牧府都静了下来,直到有人又喊出来,我才着急的蹲了过去,然后触摸到大哥的身体,摸到他的鼻翼,才发现已经没有了呼吸,而我有点不知所措,大脑里面一片空白,直到夏伤的影子扑到了大哥的身体上面,不断的做着亲吻的姿势,双手狠狠的压着大哥的前胸,即使身边有无数人的不耻,但是那些又有什么,只要她可以让大哥重新站起来。

然而过去了很长时间,大哥仍然还是那个样子,苍白的脸色,嘴角残留了血丝,夏伤的声音已经完全改变了,嘶哑而决绝,我看着她逐渐涣散的双眼,狠下心来,冲她的脑后狠狠的砍了过去,她昏倒在我的怀中,原本化好的妆容已经毁掉了,但是还是阻碍不住她绝色的姿容,然而此刻一切都苍白起来,连同我的心,剩下的只有冰冷。

让人把夏伤送回房,看着二哥惨白的双脸,我只能安抚走宾客,让他们先行离开,然后走到了昊王的身边,他简短嘱咐了几句,当我看到大夫来了的时候,就在他的示意上又回到了大哥旁边,然后所有的希望都在大夫的摇头中崩塌了......

这一天,牧府的上空阴云笼罩,就仿佛我们所有的内心一般。

转天,我和二哥着急准备了棺木等物品,正在灵堂的时候,夏伤从外面走了进来,素袍裹在身上,一张素颜上面一双坚定的眼睛,淡然的和我们打过招呼以后,就到了大哥的棺木旁边,她呢喃着一些话,正当我们都被她凄凉的表情勾起伤痛的时候,她忽然转头,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在地上变成妖异的花,而她愣愣的看着,仿佛并不是从她身体出来一般,心狠狠的痛了起来。

七天守孝过去后,安葬大哥在翠屏山,夏伤在大哥的坟墓前,一遍一遍的弹着除夕那晚的曲子,我们不敢打断她,也不想,就让夏伤送大哥最后一程吧,直到小喜的惊呼传来,我们奔上前,看到的又是一口鲜血在琴弦上跳动着,我叫着她的名字,看到她缓缓转头,冲我们笑了一笑,然后起身说走。

这一年我们送走了最爱的大哥,也封闭了夏伤的心,从此笑容很少在她脸上出现,总是一副淡淡的样子,即使看着难过,而我们却注定是无可奈何。

三年后,夏伤向我提出了她的梦想,而我无法拒绝她,因为我希望快乐能再次围在她身边。

溪水注定是要独流,而我,注定无法再像爱她一般爱上别的女子了。

世界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

而是

我站在你的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