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荣门将女

更新时间:2019-06-24 10:48:19

荣门将女 已完结

荣门将女

来源:落初 作者:春梦关情 分类:言情 主角:荣姜荣敏 人气:

春梦关情新书《荣门将女》由春梦关情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荣姜荣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位尊人贵的女侯爷荣姜被卸了兵权困在京城了,一心只为国事好的皇叔英王殿下觉得,当今天子太小心眼了,对开国元勋的荣家尚且还如此呢,更不用说将来对别人了?于是他入京了。总的来说就是女侯爷被“逼上梁山”,与皇叔“十年一日”的发展感情......哦不掀翻天子的故事。本文男强+女强,非傻白甜玛丽苏文~不喜慎入么么哒。以夺位攻心谋略为主,所以不会有太多乱七八糟的男二男三喜欢女主,女二女三暗恋男主这种哦~(#▽#)实在是个简介废求见谅嘤( ̄︶ ̄)文没有细纲,只有大纲脉络在宝宝的脑子里面,CP是不会换的,男主女主的初衷也是不会随便改哒,基本上一开始定位过的,除了剧情需要,是不会更改的吼所以可以放心看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太后仪仗起驾,荣姜本该随行走在最前面,而此刻她却安然的坐在太后的銮驾之中。

韩太后是先帝发妻,因早年先丧一女,当年对荣臻便很是爱护,之后荣臻命丧江北一役中,她就对荣姜又多了几分怜爱。

“你回自己车上,我这里有姜姐儿,不用你服侍。”韩太后一边把碟子里的糖抓了一把给荣姜递过去,一边吩咐淑妃下车。

淑妃看了荣姜一眼,说了句“有劳侯爷”,便提着步子下了车去。

荣姜有些为难的看看韩太后递过来的糖,伸手接下却并不吃。韩太后却不高兴似的肃着面皮问她:“你怎么不吃?我特意叫崔给预备上的,你小时候不是最喜欢吃这些糖啊果啊的吗?”

我现在都十七了。当然,这句话荣姜只是在心里说了一遍。

她才往嘴里塞了颗糖,韩太后说了句“今次委屈你了”,唬的她险些叫呛住,憋得面皮通红,太后觉得她这幅模样才有些年轻女孩的俏皮,当下笑出声来,伸手把茶盏给她递过去:“这么大的人,吃个糖能叫呛住?亏你还是领兵的大元帅呢。”

我是叫糖呛住的吗?我是叫你吓住的。荣姜又在心里嘟囔了这么一句,却诚惶诚恐的接过茶盏,吃了几口茶水才顺下气来。复搁了茶盏才开口问:“太极殿的事,您都知道了?”

韩太后点点头,爱怜的拿手摸了摸荣姜头顶:“记不记得我给你取的小字?”荣姜虽不解她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却点点头,太后慈善的笑了,“瑛之一字指美玉,你是块美玉啊瑛娘。”韩太后看着她,似宽慰,却更像是叫她妥协,“不论是军中,还是在邺城,自然都是大邺最尊贵的姑娘。”

荣姜有些惶恐,她是最尊贵的姑娘,那公主们是什么?可她听的出来太后是叫她安生留在邺城,心道天家无情,纵使太后对她诸多怜爱,在这件事上,一向不问政事的太后,都变着法子想扣下她。

“您放心,今次是我做错了事,陛下未责罚已是天恩浩荡,”她笑一笑,适才面上的红晕皆已散去,只留下了一派柔和,“我就留在邺城,也好进宫多陪陪您呐?”

韩太后因见她一副乖巧姿态,心中便很是受用,把她留在车上陪着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才放她下去,令叫人招了韦淑妃来侍奉,便后话不提。一行人就这样走了大约两个时辰,便抵达了昌隆行宫处。

此时的江州官道上,一架马车徐徐行进,那帷帐选的都是最上等的料,车顶上还嵌着颗琉璃珠子,叫人看了便知车内人的身份贵重。

远处有快马急而来,在马车前停下,与马车左侧骑着马的魏鸣低语了一阵,复又策马扬长而去。

魏鸣下了马,令车夫停下,自己翻身上车,因见车内的人正闭目养神,忖了忖仍低声开口:“殿下,邺城有变。”

赵倧身上套的是宝蓝色长衫,玉冠束发,他生的俊美,如今有些睡眼惺忪的样子更平添几分别样的风姿。斜飞入鬓的剑眉微拧了一把,一双极好看的桃花眼中流露出些许不悦,斜睨了魏鸣一回,示意他说下去。

“适才得的信,固宁侯今早的朝会中先被谈御史弹劾纵弟逞凶,后虽被郑阁老化解开,却反叫郑阁老参她先斩后奏,”说着话顿了顿,轻咳一声,“她自去了兵权,把令符缴了回去,陛下发了旨意,卸了侯爷军中一切职务,令她留守邺城,无皇命不可外出。”

赵倧却像并不意外,只是哦了一声,许久之后反倒笑了。他这一笑眼波横流,魏鸣看的一怔,忙把头低了下去,却听赵倧开了口:“荣姜果然是个聪明的。这个丫头的本事,比之当年的荣臻,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只可惜了她生不逢时,若她生在皇兄在位时……”

魏鸣这头正想问“若生在那时又当如何”,赵倧却已坐直了身子,魏鸣没顾得上问什么,上前了两步把服侍他吃茶,才听得赵倧又说道:“荣臻十七岁的时候,尚不知‘退’字如何写。她有那样好的本事,那样好的出身,又生在战乱年间,自然只知进,所仗的不过是皇兄信她重她。可是魏鸣啊,我来问你,若一味激进会如何?”

“败。”魏鸣堂而皇之的随着赵倧评价荣臻,却没有一丝不敬,只是平静的说出这样一个事实。

赵倧敛了笑,长叹一声:“荣臻当年若懂得这个道理,就不会也不该跟皇兄提借道,害的皇帝远赴西戎,当了五年的质子,还险些丢了这个皇位。朝中那么多人,难道就她想得出这个法子?那兵部一干人早就该卸职回家养老去了,可是只有她啊……傻子一样的。”他转着手上满翠祖母绿的扳指,沉思了片刻,“荣姜知道分寸不假,可依今日情形看来,只怕她纵一味退让,皇帝也不会容她了。”

魏鸣一惊,有些磕磕巴巴的问了句:“前头不是给荣二姑娘……指了婚吗?”

“荣二的太子妃位,保得住荣家,保不住荣姜。”他伸手在魏鸣额上弹了个一下,“跟着我这么久,还是没长进。”调侃过一回,又摇摇头,无不惋惜地开口,“没了荣姜的荣家,还能有什么风光好景呢。”

“奴才不懂,”魏鸣吃痛的缩了缩脖子,跪坐在赵倧脚边,做了个深思状,开口去问,“侯爷兵权也卸了,今后既被拘在邺城中,陛下怎么会还不容她呢?”

赵倧看他的做派,笑骂了一句“杀才”,虽忧心京中局势,却有了些喜色,捡了颗果子丢给魏鸣,才道:“谁叫她是荣臻的闺女呢。皇帝……总要报仇的。”

魏鸣接下果子,听他这么说没敢再接话,再说下去就是诽谤天子了,他主子敢,他可没那个胆子。却又听了赵倧吩咐他:“叫你弟弟先入京,把我的帖子送到太傅府上,就说传我的话,叫他把先帝那道遗诏,备好了等我入京。”

“殿下想好了吗?奴才虽不知道遗诏上写了什么,可这道遗诏一出,势必要惹得陛下猜忌您……”他渐渐收了声。这话说的糊涂极了,难道没有遗诏,天子就不猜忌英王殿下了吗?

赵倧知道他一心是为自己好,拍拍他肩头示意他宽心:“不妨事,我不是荣姜,难道任凭他揉搓拿捏吗?他将帝王权术玩的得心应手是好事,我却不能眼见他一味的打压忠良,寒了朝臣的心。对荣家,他做的太过了。”

其后有吩咐他指派个机灵的小子进宫去回赵珩,只说明日便可抵达邺城,便再没别的话。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