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红妆纵妖娆:太子,请下嫁!

更新时间:2019-06-22 10:26:24

红妆纵妖娆:太子,请下嫁! 已完结

红妆纵妖娆:太子,请下嫁!

来源:落初 作者:鹦鹉晒月 分类:言情 主角:陆河继县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红妆纵妖娆:太子,请下嫁!》是鹦鹉晒月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河继县,书中主要讲述了:高数专家穿越而来,该死的,怎么就成了杀人剖腹为趣,揽各色美男入怀为爱的焰国太子!尼玛啊,还是个女扮男装!强国环伺下的弱国,政事糜烂,忠臣稀缺的穷国,哪怕她设计震天下,也只能可怜地拆自己的金像造大坝,“来吧,谁助我,我给你一个金手指!”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天打发走怀里的人,却见他身体紧绷的坐在距离她最远的角落,不禁苦笑,她有那么可怕?

队伍很快停了下来。河水冲击着山石发出巨大的轰鸣,沙河翻滚中水势滔天,一尊巨大的足有二十层楼高的金像在水浪和阳光的照射下下熠熠生辉。

周天惊叹的站在它脚下,仰望着刺目如日的巨大雕塑,早已无话可说,这,这……

聂大人推着一个人过来,紧张的双腿颤抖:“太……太子,金像铸造完毕,五年来共动用工匠一千六百多人,征调黄金一亿八千万两,地基深万丈,可毅力世间千年之久。”

周天早已无话可说,如果来之前她还鄙视这位太子,那么现在她不得不承认这位太子能流芳百世。

暴君固然可恶,但暴君也是创造顶级文明的罪魁祸首,秦始皇的万里长城、北魏时期的两大石窟、隋朝的京杭大运河,但凡以壮观著称的都是昏君们创造的奇迹。

但摆在周天面前的问题出现了,太子为了铸造这尊雕像似乎用完了所有铸堤的银子?

河堤怎么办?周天的印象里焰宙天都把银子给了什么欧阳了。

“微臣见过太子。”声音不冷不热,不见周天听惯的胆怯。

周天不自觉的看过去,在看到轮椅上的人时,不自觉的皱眉,袭庐?!他竟然在这里?问题是,他还敢出来。

袭庐看也不看太子,冷傲的指指金像:“此金身地基深达万余丈,可毅力河岸数千年,震慑水患于百里之外,不会因地动、山崩、石流毁灭,耗资数亿万两黄金,另外……”袭庐忍着心里的恨意道:“金身有八百八十八位童男童女血浇铸,其头,按太子所言用了活佛Xing命开光,其臂……”

周天有些晕,再顺着他的手看向金光闪闪的金像顿时觉的食不下咽,八百八十八位童男童女……周天嘴角有些中风Xing抽搐。

“太子!太子!您怎么了?”

“没事,风大风大。”周天嘴角要抽不抽的望着‘血光森森’的雕塑,觉的此太子不死,对不起天下苍生呀!

袭庐撇太子一眼,鼓吹着这座举世无双的‘雕塑’,从建材、施工到人力无一步步详细介绍,从用料、杀生到修复无一步尽情鼓吹,最后才不冷不热的问:“敢问太子是否满意了?”

周天才恍然大悟,如果她不满意,这里所有人是要陪葬的,哎,尽管她是抱着欣赏的目光在看一座会留名千古的艺术品,可当务之急却不是金身,而是河继县的河道。

据宙天所知,河继县的这条古道十几年前就该修整但所有银子都被太子扣下了挪为私用,如今看在欧阳什么的面子上过来看,也没指望修,所以银子都铸造金身了。

周天立于万人之中看着前方山林壮阔的景色和下方储水的湿地,心里有了计较,或许她可以去看看河道,治水方面她还有些研究,先看看在做打算:“来人,把河道修史找来。”

袭庐闻言顿时炸毛道:“不行!”他绝不会让太子动河道史一根头发,费了这么多功夫绝不能前功尽弃。

前些年太子为修太子殿的水池机关淹死了焰国一千多名河道史,如今苏水渠是焰国河道界唯一的存留,绝对不能重蹈覆辙:“太子!河道史与金身无光,请太子收回成命!”

周天皱眉!有他说话的份吗!“来人!把河道史找来!”

袭庐闻言气愤的握紧轮椅扶手,恨的眼睛发红,早知道昨天就该毒死太子!

众人见太子不悦,吓的噗通跪了一地!

陆公公高声道:“还不把苏水渠拉出来!”

苏水渠先一步从人群中走来,他的长相并不出众,乍一看也没什么优点,皮肤有些黑,但神色异常镇定,从万人中走出依然器宇不凡。

众人倒抽口气,不知太子要做什么?

苏水渠示意袭庐不要担心,然后拱手道:“太子,微臣乃河继县河道史苏水渠,微臣恳请太子修筑堤坝!太子,河继县‘继存河道’乃焰国十大河道之一,若是水患不除,必将殃及焰国根本,微臣知道太子坚信有太子的金身在此定能保河继县太平百年,可太子,所谓保障越多越好,微臣恳请太子修堤铸堤,保河继县子民昌平!”

袭庐瞬间提了一口气,苏水渠不想活了!?修河道等于说太子的金身不保!不行,他一定要拦住水渠。

牧非烟快速拦住他,脖子上的咬伤还没有痊愈,一动之下又出了血迹,可脸色却不见三天前被辱的不甘,牧非烟低声道:“别动,刚才天竹说太没有中毒的迹象,你现在出去等于是送死,放心,水渠有能力自保。”

袭庐后悔的想掐死自己,他已经是没用的人,千万不能让水渠陷入危险,否则焰国就没人了!

牧非烟何尝不知道后果,他这几天不惜以身饲毒引诱太子,本以为太子会在这两天散功身亡,想不到刚才天竹竟然说太子脉象无异,莫非是哪里出了问题?

周天的目光落在苏水渠身上,像很多风吹日晒的人一样,苏水渠肤色暗沉、无出彩的地方,她刚结束河道上的数据解析,对这类人很熟悉:“你是河继县的河道史?”

“正是微臣。”

“你认为河道该修?”

“是,河继县河道年久失修,太子应立即主持修筑事宜。”

众人再次倒抽口气,苏水渠真敢说呀,死定了,死定了!

苏水渠没有动,河道是他唯一的坚持,就算把身骨埋葬在这里他也会说此道该修!“下官乃河继县河道史,愿死谏河继水道。”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