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王妃难为:误入战王怀

更新时间:2020-01-14 16:44:17

王妃难为:误入战王怀 连载中

王妃难为:误入战王怀

来源:落初 作者:柳沁蕾 分类:言情 主角:王小霸王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王妃难为:误入战王怀》是柳沁蕾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王小霸王,书中主要讲述了:颜美情商高戏精女主pk多金计谋深薄情男主慕府嫡女以骄奢乖张、欺善凌弱的形象“美”名在外。却不知清然庵走一遭,真正的慕梵攸已经香消玉殒,取而代之的是千年后穿越而来的梁静涵!灵魂入异世,再次睁眼慕梵攸成了红袖楼里、赌坊酒肆间的常客……被嬷嬷逼着学习刺绣女红、女戒书画,抱歉!姐不知道那是什么!师太给她说“既来之则安之”,而她却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秉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信条,那些背地里使手段的牛鬼蛇神,可当真以为自己好欺负?不小心调戏的小心眼王爷整日给自己使绊子,某王断袖的癖好不过月余便在三国传出;想让她一碗燕窝再次魂归西天的亲娘,可第二日将军府却为命悬一线的主母广求名医;看似惺惺相惜的闺中姐妹,却转身扮柔弱败坏她的名声,很好!白莲花姐妹看重的漂亮脸蛋,竟在一夜间溃烂生疮。&n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呸呸呸,呕”!

彼时节气里,林间已是落叶满地,慕梵攸倒在地上时,意料中的疼痛并未袭来,可磕的身上脸上沾上的枯叶泥土,却令她心中直泛恶心。

如触电般的起身,借着惨淡的月色,她顾不上看令自己摔倒的是什么东西,而是满脸嫌弃的清理身上的枯叶泥土。

“唉,自作孽不可活,大半夜非要抽风似的逃出来。也不知道我这一走,桃蕊会受到什么惩罚。”慕梵攸整理好衣裙,弯下腰粗鲁的拿起包裹背在肩上,回头看了看走过的路,叹气道。

“呵呵,如今都自身难保了,还有心思想别人的事情。”紧接着又自嘲一笑,低头闭了闭眼睛,将那不安和迷茫隔在了眼帘深处。

“嘶,咳咳”。

正在思索间,带着痛苦的吸气声,打断了她的沉思。

人在陌生的环境里,就容易胡思乱想,更何况是刚穿越过来,此时孤身一人站在野外的慕梵攸。

“莫不是山野精怪!慕梵攸,你别怕!好歹还学过跆拳道呢!”

她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后退,恰巧一脚踩在了石头上,电光火石间,慕梵攸猛地蹲下身拿起石头,向着声源处扔了过去。

“你,哎呦,放肆,哪里来的刁民。”一声虚弱中带着怒气的声音适时响起。

慕梵攸强迫自己停住跑路的双脚,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双手紧了紧肩上包裹带子,看着前面黑漆漆的地面,干巴巴的开口:“你,是人是鬼呀?呸,你还好吧,那个石头,不好意思呀!”

许久,就在慕梵攸以为,刚才听到的声音是出现幻觉的时候,面前的落叶竟慢慢动了起来。

“还不扶本王起来。”

风灏熠强忍着晕眩起身,可身体轻轻一动,四肢就像是拼装在一起般,僵硬无力。无法,只得出声提醒那个用石头砸了自己的人。

毕竟是自己伤人在先,就算心中的不安再大,慕梵攸也不可能在此时撒手不管,直接跑路。

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个自认为和善的笑容,慕梵攸慢慢上前,在风灏熠身边蹲下。

她借着月色看了半天才发现,自己方才之所以摔到,是踩到了面前这人的腿,又加上慌乱之中扔的那块石头,竟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他额头上。

也不知道此人在这里待了多久,落叶都将他遮住了。头发因玉冠丢失而铺散在地上,乍一看竟像是落叶中生出的一堆杂草。

额头的伤口正往外冒着血,顺着右眼慢慢的往下流,混着脸上的泥土,在惨淡的月色下,竟有着说不出的诡异。

而身上的深蓝色锦衣,也看不出原来的样子,破破烂烂的,上边沾满了泥土和血迹,乍一看,竟像是逃难出来的难民一样。

“喂,你还好吧。”慕梵攸将包裹放在一旁,用手轻轻的将他身上的落叶取下来,扶着他胳膊慢慢坐了起来,“不好意思,我刚才以为是什么野兽之类的动物,没看准用石头砸伤了你,你头疼不疼?我这里有些金疮药,先给你止止血。”

看着那人一副乞丐模样,双眼却满是隐忍和冷漠,慕梵攸的声音竟不自觉的弱了下来。

风灏熠强忍着想要将慕梵攸一巴掌拍飞的冲动,暗中调动内力,等四肢僵硬感变淡后,猛地抽回胳膊,冷声道:“不用。”

“这怎么行呢,你受伤也有一部分我的原因。”慕梵攸尴尬的收回手,半蹲起来,开始翻包裹里的东西,“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收你治伤钱的,看你这么可怜,我……”。

听着面前那人的话,风灏熠额角上青筋暴起,右掌起落间,一个轻飘飘的巴掌落了下来,打断了慕梵攸的话。

“你这人有病呢是吧,就算我不小心伤了你,但也道歉了,你的伤也会治好。”毕竟在重伤的情况下,慕梵攸轻松在那巴掌落在脸上之前,用左手轻松的挡住,可在开口,语气中带上了丝丝薄怒,“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一个乞丐而已,拽什么拽,老娘还不伺候了。”

风灏熠双眼微眯,一丝暗芒快速划过,心情莫名好了几分,轻移左腿将其曲起,左胳膊随意搭在腿上,定定的看着她,玩味的开口:“山野村妇的样子,本王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念在你将本王从昏迷中,用那么特别的方法唤醒,就允许你选一种死法吧。”

慕梵攸嘴角明显的抽搐两下,用同情的眼神看着他,一副我懂你的表情,道:“哎,看来你不仅是乞丐,还是一个有精神分裂的乞丐。放心吧,我不会去官府告密的,你今天也多亏碰上我了,不计较你冒充皇亲国戚,要是碰到别人,唉。”

风灏熠的表情就如同吃了苍蝇一般,难看的要命,此时他身体因重伤难以调动内力,看着面前喋喋不休的女子却无可奈何,心底早已给自己的暗卫记了一笔。

在遇刺那刻,因有监视之人混在其中,他不能将会武功的事暴露出来,才不小心在回紫川途中着了别人道,可自己的那些暗卫却连续几日,都未发现他的行踪。

风灏熠语塞:“你……”。

慕梵攸摆摆手,一个制止他说话的眼神甩过去,拿出水壶个干净的帕子,撇撇嘴,看了半晌,不舍道:“你呀运气好,我出来时带着水和金疮药,不然,你额上的伤口肯定化脓,来,我给你把脸上清理干净。”

风灏熠憋着一口气,看着面前蓝衣女子一边抱怨,一边给自己清理额上的伤口时,不知为何,竟想到了幼时训练受伤后,在宫中母妃照顾自己的场景。

“怎么这么容易发呆,难不成还是个傻子!”慕梵攸心中想着,竟不自觉的出声说了出来。

“本……,我不傻,滚!”

风灏熠尴尬的出声,思绪起心微沉,想他束发之年刚过,便到紫川当质子。十年间早已成为一个,在人前不会流露出半分真情绪的人,可今晚却因着面前的女子,而缕缕走神,思及此,袖中手握成拳,青筋暴起。

对他来说,只有权和当年的真相能令他心绪变动,其他人与事,凡是能影响到自己心绪判断的,便留不得。

想到这里,他脑海中杀机渐起。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