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江南锦绣

更新时间:2019-11-29 11:50:05

江南锦绣 已完结

江南锦绣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辣椒女王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黄毛丫头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江南锦绣》是辣椒女王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姐黄毛丫头,书中主要讲述了:“小姐,这个狗洞太小了,你钻不过去怎么办?” 锦萱:“再不你朝着我的屁股上踹一脚试试?” 民国时期,让人闻风丧胆的少帅冷北辰第一次去看望他的未婚妻时,听到的就是这样一句话,可他记得这个女人好像是江南第一美人,还有着知书达理,温柔娴静的美名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三姨娘原本是大夫人身边的一个丫鬟,大夫人怀麟儿的时候,王鼎天常去大夫人房里探望,时间久了,便和三姨娘眉来眼去的有了私情,这事被大夫人知道了,她怕还是丫鬟的三姨娘会受了委屈,于是便做主让王鼎天收了她。

刚开始的几年,三姨娘对大夫人可以说是感恩戴德的,她每天都会去给大夫人请安,还经常抽空亲自去服侍她,所以锦萱和她的感情也比别人亲近些,只是没想到……

想到这,锦萱叹息了一口,这世间总有那么一些人是你无论如何用心待她,她都会在某个特定的时候踩你一脚,这或许就是人生的无奈吧!

“三姨娘不会是主谋,但她一定参与了这件事,不过我不知道她在这件事情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锦萱看着冬儿期盼的眼神,淡淡的说道。

冬儿一听,脸立马急的红了,她一边气愤的在屋里走来走去,一边愤愤不平道,“早知道现在,当初夫人就不该管她,如果夫人没有出手管她,以二夫人的性格,定会让她死的不明不白的,可怜夫人一副好心肠竟然白白的喂了狼。”

锦萱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看着窗外刚刚升起的满天繁星,心里默默道,娘,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我一定会让那些害你的人遭到应有的报应。

江南向来被人们称之为水墨江南,风景自是不差,作为江南首富,王家大宅的风景就如同一个小江南,只不过要比那更精致一些。

吃过早饭之后,锦萱便让翠竹和秋菊搬了一个小方桌和一把藤椅放在月桂树下面,每次有微风吹过的时候,浓郁的桂花香味便会飘满整个王家大宅。

锦萱则手里拿着一本书,坐在藤椅上,随便的翻看着。

翠竹和秋菊拿着两把扇子,站在锦萱身后轻轻的扇着。

冬儿则毫不客气的吃着摆在桌子上的各种糕点,偶尔吃的噎着了,也会指挥秋菊给她倒杯茶冲一冲。

秋菊倒也十分乖巧,便会立马给她倒一杯,嘴里还说着,“冬儿姐小心,这茶刚沏的,烫的很呢!”

冬儿看她一眼,也不搭腔,不过手上的动作却慢了下来,只等着茶凉了一些,才会火急火燎的往嘴里送。

“没人和你抢,你就不能慢一些?”锦萱无奈的说道,照这样下去,估计再过个一年半载,冬儿就成了这江南最胖的丫鬟了。

“小姐,主要是这糕点太好吃了。”冬儿满嘴噙着糕点,含糊不清的说道。

锦萱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转眼间几天过去了。

这天,锦萱正坐在藤椅上漫步目的的翻着一本书,王鼎天突然走了过来。

锦萱看了看天上还没有落山的太阳,又看了看它所在的方向,终于确定今天太阳是从东边升起的,而且它还没有下山,王鼎天就回来了,这才以前可是一点可能都没有的。

在她的记忆里,王鼎天向来就是一个工作狂,她从小到大,唯一一次看到他在天黑以前回到家,那就上次她从国外回来的那一次了,至于这次……

想到这,锦萱连忙起身,“爹!”

王鼎天给了她一个坐下的动作,然后又漫不经心的看了冬儿她们一眼。

冬天愣了有三秒,才反应过来这是让她们离开,于是她连忙想着王鼎天行了个礼,匆忙带着翠竹和秋菊离开了。

唉!这小姐和老爷可真不愧为父女,都爱拿眼神说话,只是害苦了她这个直肠子的人。

锦萱看见王鼎天把冬儿她们遣走,就知道他有话跟自己说,可是她们现在的关系这样的尴尬,也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王鼎天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坐在离锦萱不远的石凳上,盯着锦萱突然开口道,“萱儿,你就没有什么话问爹吗?”

自从他知道锦萱要回来的消息后,心里就设想了一万种锦萱向自己发难的场面,甚至想过锦萱会为了她娘跟自己大动干戈,可是没想到锦萱回来后,不但绝口不提那件事,甚至更加懂事了,这让他一度以为自己出了错觉,直到看见她日日都在这月桂花下看书时,才敢相信他的萱儿是真的变了。

锦萱看着王鼎天那张略显苍老的脸,心狠狠的揪着,上次她离开时,他的脸上还有没有岁月的痕迹,没想到才过了短短三四年,他看起来就这么老了,看来他这几年也是在备受煎熬中度过的,只不过一想到娘和麟儿的惨死,她心中对他仅存的那些怜悯也瞬间便消失了。

“爹指的是什么事情?”锦萱笑的巧笑倩兮,仿佛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

“萱儿,爹知道你的心里一定很难过,可你娘这件事情确实是她背叛了爹。”

锦萱抬头看了看天空,努力将自己的愤怒逼回去,也只有这样,她才不会在这一刻说出一个女儿不该说的话,况且,现在还没有到翻脸的时候。

“爹可是亲眼看见的?”锦萱浅笑,眉目间流转着王鼎天看不懂的情绪。

王鼎天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夹着几分尴尬和不齿。

“爹可知道要嫁祸一个女子有多容易?只要将她下药,再将一个陌生男子放在她的床上,便可以定了这女子的罪。爹经商多年,应该知道这后宅也和你们的商场一样,藏着许多让人不寒而颤的手段吧!”锦萱将手中的书放在小方桌子上,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王鼎天,脸上的表情变化莫测。

王鼎天吃惊的看着锦萱,在他的记忆里,这个女儿向来都是有仇即报之人,何时变的这么有气量了?

“萱儿,你这次回来是专门为你母亲报仇的吗?”

锦萱笑了笑,脸上的表情转眼间就恢复到了往日的平静宁和,她轻声道,“爹多虑了,女儿这次只是回家了。女儿相信,若我娘是冤枉的,事情便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爹说是吗?”

王鼎天点了点头,良久才犹豫的说道,“萱儿,明日冷元帅的公子会来府上拜访,你看……”

王鼎天边说边看着锦萱的脸色,他和这个女儿生活了十几年,得出的经验是若是他这个女儿不想做的事情,千万别逼她,否则会适得其反。

“爹放心,明日我定会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见他。”不等王鼎天把话说完,锦萱就接话道。

她刚才还在想,她爹怎么会突然跑来向她解释她娘的事情,原来是在试探她,若是她表现的激烈一点,是不是就没有后来的话了?或许他还会提防她,或许……

一个仇视他,且还有仇必报的女儿,像王鼎天那样精明的商人性格,定不会任由她逐渐壮大吧!

“萱儿,有你这句话,爹就放心了,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跟你娘说。”王鼎天站起来,脸上的表情比刚来时多了几分轻松之色。

锦萱朝他笑了笑,轻声道,“多谢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