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琴媒

更新时间:2019-11-29 11:32:51

琴媒 已完结

琴媒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熊猫吃竹子 分类:言情 主角:楚楚洛言 人气:

主角是楚楚洛言的小说《琴媒》此文是熊猫吃竹子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吾乃媒卿为何为卿?为何为媒?奈何为梅是世人常道:吾令鸩为媒兮,鸩告余以不好理弱而媒拙兮,恐导言之不固;匪我愆期,子无良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姑娘,您才善良呢!您是灵儿至今为止伺候过的最好的主子了,其他主子对奴才不是打就是骂,只有您才会把我们当人看!”灵儿有些感慨地说道。

“傻灵儿,去歇息吧!”慕婉馨笑着拍拍灵儿的肩膀,灵儿施了一礼,继而退下。

原来如此,身为皇子却还不如平常百姓家,连父母的亲情都感受不到,慕婉馨幽幽地望着窗外,没有想到这一直笑吟吟的六皇子竟是这样的悲惨,真不明白他是以什么支撑自己展开笑颜的,是那份期盼?亦或是自欺欺人!

腊月时节,天冻得厉害,一连几天都是大雪纷飞的,慕婉馨打着伞披着狐裘走在昨日还热闹的市集上,即便是下着雪,街道上还是如同昨日一般热闹。

“早知道这六王府这么难找,昨晚就问一下灵儿了!”慕婉馨懊恼地踢着脚下的白雪,她问遍了这里的小贩以及店铺老板,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王府怎么去,看来这六皇子不受宠的程度比灵儿说得还要大,否则怎么可能都没有人认识王府的路。

“这到底怎么去啊?唉……”慕婉馨泄气地随便找了个方向走去。

“王爷!你说你昨晚遇上的姑娘会不会再有机会见面啊?”李烈调侃地说道。

“就你话多!”楚洛言一脸严肃地望着李烈,但是眼中却没有半点不悦。

“王爷,你这严肃样一看就是硬绷出来的的!没有说服力!”李烈毫不在意地哈哈大笑。

“唉!我说别人不惧怕你主子我,你再不惧怕我一下,你王爷我还哪来的面子呀!”楚洛言皱眉望着一点也不惧怕自己的李烈。

“是!属下这就闭嘴!”一听楚洛言的话,李烈立马变得正儿八经地低头说道。

李烈说完话后悄悄抬起头来,和楚洛言四目相对,两人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声回荡在空旷的院子里。

过了晌午,慕婉馨才找着了楚洛言的住处

“叩叩叩!”敲门的声音在空旷安静的庭院里响起。

李烈从房内走出来到门口开门。

门打开,露出来的是一张精致调皮的脸蛋,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滴溜滴溜地在眼眶中打转。

“请问这是六王府吗?”慕婉馨边问眼睛边往府里看去。

“是的,你……”李烈疑惑地问道,这些年除了皇宫宣指的公公还有太子有关的人从来不会有人来王府,而这姑娘穿着不凡,应该不会是替别人跑腿的,所以李烈这才心生疑惑。

“我找你家王爷!我和他昨晚认识的!能让我进去吗?”慕婉馨礼貌地说道。

“啊,您就是那位使者大人啊!”李烈恍然大悟地指着慕婉馨说道。

“不要叫我使者大人了,这个称呼怪怪的,叫我婉馨吧!”慕婉馨嘴角绽开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婉馨姑娘!我叫李烈,是王爷的侍卫!”李烈挠挠头然后领着慕婉馨进来。

“你家王爷在后院?”慕婉馨见李烈没有带她去往厢房而是去往后院的路,猜想问道。

“恩,王爷喜欢在后院弹琴!”李烈领着慕婉馨到了后院的门口停下了脚步,回头望着慕婉馨,“姑娘,我家王爷就在里面,您去找他吧,李烈就不打扰你们了!”

“谢谢!”慕婉馨轻声道谢,声音甜美动人。

一踏进后院,扑鼻而来的是淡淡的竹香味,很淡,却很好闻,使人的心里一下子变得舒畅宁静。慕婉馨这才发现后院种了一大片的竹子,风轻轻吹拂着竹子上的竹叶,发出‘索索索’的声音,很动听就像是一首浑然天成的曲子一般。

仔细听来,竹林中还传来悠扬的琴声,琴声婉转,时而像是一湾停滞不前的水流一般了无生气,时而像是冬日里万物凋零的悲伤,时而像是顽皮的孩童般的嬉戏!慕婉馨一愣,这首曲子中竟有着这么多种情绪,有失望,有忧伤,还有一抹希冀!

慕婉馨提起裙摆,踏步往竹林更深处走去,直到尽头才停下脚步,静静地望着不远处静坐弹琴的男子。

楚洛言一身月白色的衣衫,一头青丝垂散在脑后,也不束起,十指灵活地在琴弦上来回拨动,刚才那多变的琴声就这样顺着风传遍了整片竹林。

慕婉馨并没有贸然上前打断楚洛言,而是找了块比较高的石头就地坐下,雪已经停了,地上有着些许的积雪,楚洛言的肩上发丝上还有着些许的小雪花,这男人长得可真好看,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还有那双澄澈透明的眼睛里就像是有流水在流淌一般,流淌着无尽的悲伤!他的心里一定很苦吧,却还要笑脸对人,是在故作坚强吧,真令人心疼!

慕婉馨如是发愣着,就连楚洛言的曲子结束来到了她的面前也没有察觉。

“回神了!天地鬼神速速还我魂来!”楚洛言蹲在慕婉馨的面前夸张地大喊着。

“干嘛呢?”慕婉馨疑惑地望着楚洛言一脸滑稽的模样,和之前那个安静弹曲的模样实在是天差地别,慕婉馨实在是忍不住地瞥了瞥嘴。

“看你这不是丢魂了嘛,我就试着帮你招魂呢!”楚洛言眯起眼睛笑得像个狡猾的狐狸。

“你……”慕婉馨忿忿地指着楚洛言说不出话来,下一刻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一脸亲昵地伸出手臂挽住楚洛言的手臂,“哎呀!婉馨的魂还不是被哥哥给勾走了嘛!”

撒娇而又腻味的语气让楚洛言身上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好了,你厉害!”楚洛言挫败地站起身来,慕婉馨得逞一笑。

“你也别叫我哥哥了,这称呼实在是别扭,要不就叫我洛言吧!”楚洛言想了想说道。

“好啊!那你就叫我婉馨吧!”慕婉馨也是同意地点头,然后拍拍手站起来,不料刚直起腰,腿就不自觉地重新弯下了,差点倒在地上,幸好一双温柔白皙的手接住了她。

“怎么了?”楚洛言两手扶着慕婉馨的腰问道。

“腿麻了!”慕婉馨扁扁嘴,委屈地望着楚洛言。

楚洛言沉默片刻,然后一手托着慕婉馨的肩膀,另一手托着慕婉馨的膝盖下方,将慕婉馨拦腰抱起,慕婉馨的脸上有些许的红晕。

另一处优美的庭院中,两个男子相对而坐。

“太子,你总对那个不受宠的六皇子上心做什么?”三皇子楚天阔脸上有些气愤。

“你不明白,虽然楚洛言并不受宠,但是他的母亲毕竟是最得父皇喜爱的,还是提防着好!”楚凛冽面色严肃,目光深邃地摇了摇头。

“即便父皇最宠那个女人又怎么样?人都已经死了,更何况那个女人到死心里念的都是另外一个男人!”楚天阔不屑地撇嘴。

“天阔,此话在我这说说便得了,可别给父皇听了去,他定会勃然大怒的!”楚凛冽怒瞪了楚天阔一眼,他这三弟什么时候可以聪明点,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唯一的优点就是对自己忠心耿耿。

“是,天阔明白,天阔也就是在皇兄你面前说说,在父皇面前绝不会提半个字的!”楚天阔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楚洛言的母妃一直都是楚啸云的硬伤。

“谨言慎行,天阔,你最好谨记这四个字!”楚凛冽严肃地警告道。

“是!”楚天阔也变得十分正经。

“哥哥,你要去哪里呀?”慕婉馨蹦蹦跳跳地望着背后背了一把琴的楚洛言,满脸好奇地开口问道。

“不是说了以后唤我名字的嘛!”楚洛言对于慕婉馨一时还不了的称呼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嘿嘿,我忘记了!”慕婉馨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一脸的俏皮模样,十分可爱调皮。

楚洛言轻轻地拍了拍慕婉馨的头,两人相处得没有一丝不愉快和尴尬。

“洛言,那你带着琴要去哪里?”慕婉馨没有忘记刚才自己问的问题。

“你先回去吧!”楚洛言并没有回答慕婉馨的问题,只是将话题移开了。

“为什么?”慕婉馨没有放弃地继续问道。

站在慕婉馨面前的楚洛言并没有说话,只是脚下的步伐没有停下,过了许久,楚洛言的话才从前面传了过来,“也许你和我去了以后你会看不起我的!”楚洛言的话里没有了刚才的那抹淡然镇定,相反多了一丝忧伤和自嘲。

“不会的!”慕婉馨没有半点犹豫地说道,眼中满是笃定。

楚洛言没有再说话,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一路上没有再多说话,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默,很快,两人就到了目的地。

“乐沁坊!”慕婉馨睁大眼睛望着面前门上的招牌读道,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家歌舞坊,贵家小姐都喜欢花钱来这个地方买享受,慕婉馨有些疑惑地皱着眉头,她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难道是楚洛言还有其他的话没说,慕婉馨下意识地瞥了眼楚洛言背上的古琴,难道说……

“要进来吗?”楚洛言转头望着慕婉馨问道,眼神一览无余,却偏偏叫人看不懂他的情绪。

“当然!”慕婉馨一蹦一跳地踏进了乐沁坊,并没有半分嫌弃之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