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七把油纸伞

更新时间:2019-11-29 11:31:27

七把油纸伞 已完结

七把油纸伞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齐彩露 分类:言情 主角:蘸上水蒙蒙 人气:

经典小说《七把油纸伞》由齐彩露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蘸上水蒙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对莫名其妙的东西许愿,水蓝色的星星,被云遮住的月亮,篱笆上会开出的花朵数,雪花融化的时间,鱼跃出水面的次数,伞状的云朵,飞进手心的蒲公英,落到樱花上的蝴蝶,只是为了让你为我回眸。我一直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你幸福,让你记得我。多年以后我才明白,烟花簿上所述,都不是你我。 主角:青牙阿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梦醒来,窗外刚下过雨,一道彩虹高挂东檐,引来啼哭的孩童破涕而笑。不敢想像,青牙就这么来到了我的世界,而不是继续跟我在梦里对话。

一时之间我竟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竟十分忧心自己永远活在那个梦里,心里委屈之极,面色沉郁,皱眉苦脸,不发一言。倒不是觉得那个梦不好,只是就算是个美梦,那也是个梦境,总不比现实里热闹繁华,车水马龙,一场烟花可以有千万人看,而在梦里,只有我们二人,想来也是十分的伶仃憔悴。一想到这些都不复存在,我的心就隐隐作痛,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让我十分惧怕,我此刻,也是战战兢兢,怕一不小心,我的推测便成真。

梦里的花虽会反复绽落,使人目不暇接,但缺乏等待,仿佛看起来也没有兴致了。也许世上有花可开千度万朵,但已落的花,已不可再寻,即使在众人眼中并无不同,勉强留住,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青牙后来说起,说我当时像极了一朵被霜打了的棉花,或者说我比霜打的棉花还要蔫上几分。

“阿念,见到我怎么如此不开心?”

“青牙,我们此刻仍在梦中吗?为何这次我在梦里待了这么久?不会要在这个梦里度过一生吧?可我记得在梦里你在修伞,我也不曾沉睡过啊。”

“你这是什么话?阿念。同我一起在这个梦里度过一生不好吗?”

“不好,十分不好。忘记了等待,那我认真过每一天都没有意义。”

“不能退而求其次吗?”

“我从未这么想过。当你退而求其次的时候,那个次的也已经离开你了。”

“傻丫头,这不是梦。瞧你这样,你莫不是灵魂出窍了吧,不是你在梦中说要我跟你走吗,我就随你来了。”

“这里没有霞风吹过,也没有日日绽落的缤纷花木,也没有湖状若莲叶,更没有能让人飞升成仙的彩虹...…他日你若想仰看流云,怕是也不能尽如你意。人间三月的桃花,你也已经错过了。如果你在这里待上一年,就能等到下一个人间三月了,就能等到它的盛放了。”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我也只是想记住你的盛放罢了。”

“那你不等她了吗?”

“没有,我只是换一种方式等她罢了。”

“你不怕再次错过她吗?”

“我不恐惧,因为我相信生命里,终有彩虹。我知道,我总会等到她。”

“我也相信,只是能不能看到,全看缘分。”

“阿念,你说,如果我想强求一段缘分,是不是就是注定的错误?”

“如果缘分能强求的话,就不是错误,如果不能强求的话,时光就会告诉你对错。”

“阿念,那缘分能强求吗?”

“应该不能吧,时光已经给你答案,你等了这么多年,依旧没有一个结果,恰恰就告诉了你,缘分无法强求,你这样耗费自己的时光,只是苦了你自己罢了。”

“可我只是不愿错过她。”

“如果是注定的错过,不管多么粉饰,多么纠缠,也是注定的分崩离析。”

“我始终不愿相信,我们的相恋只是为了错过彼此。”

“再等等吧,花还会开。”

虽然我在极其清醒的时候说了这些话,但说完后,我还是分不清自己究竟身处梦境还是现实,十分犹疑,想来想去,只能找寻旧物,确认真假了。

我看到我房间里的陈设依旧。水蓝色的床纱,床纱的西南角处有我旧时所画的几根修竹,不过却是朱红色的,红蓝叠加,泛着微微的紫,笔锋凌乱无序,竹叶全都脱离竹节,似要凌空飞出。淡棕色的楠木古床,发暗的铜镜上还有我刻的清念二字,桌子是静静的暗紫色,放着一把檀木梳子,还有一支钗,是一只蝶的样子,中间以绿松石点缀,嵌有十颗碧海丹心,这是上次我生辰,与我从小一起长大的程修渊送给我的。枕头上绣了三朵喷雪花,床架也凋着镂空的喷雪花,衣柜箱子上面亦是。父亲说,我打小就极爱这种花,经过街头卖花的地方,总要缠着他和娘亲买上一两枝喷雪花,见我如此喜欢,他便在家里为我种了几树,花开时,仿佛夏日飘雪。所以,他请木匠的时候,特意把我的东西都多多少少雕上了喷雪花,和父亲的初衷一样,这些东西都很得我的欢心,不甚细心的我,对它们却极是爱护。有一株恰好种在我的窗外,我避开青牙的目光走到窗边,打开窗户,此时喷雪花开的正好,一朵一朵挤作一团,好不热闹,记得前几日,就有花朵陆续开放。我想,青牙就算再想为自己造梦,大概也料想不到这么多细节吧,便确认我已回到现实无疑。

我看到青牙慢慢向窗户走过来,随即开口问他:“你可知,我最喜欢什么花?青牙。”

“莫不是这花吧?为何?”

“这花本不是雪,只是一场圆不了的梦。你又怎么分清看的是雪还是花,心这样不诚实,臆想成了雪,也便是看雪吧。”

“那你分得清自己是在看雪还是看花吗?”

“其实我一直都不想分清楚。若是有一天我当真分清了,也许也就丧失了看下去的理由。我心里这样欢喜,不过也是因为分不清。”

“对不起,是我失言了。”

“无妨,青牙。我会顺我心意,你也无须挂怀。”

更重要的是,我终于能仔细端详他,以前在梦里,我总是看不清他的脸,我想,这样更加证明不是梦了吧。

他的眼睛明亮而清澈,似是夜空中悄然升起的半弦月,带着淡淡的笑意,修眉善目,眉毛廓形十足英气,美中不足的是,整个眉带着略微的灰色,仿佛沉在大雾里太久,早已融为一体,不辨你我。鼻子挺立,嘴唇不厚不薄的恰如其分,墨染的长发被一支普通的簪子束起,簪子看似普通,却也不普通,凑近一看,才发现是莲叶湖旁边的奇木所制,通体晶莹。青牙曾说,这棵奇木叫“象牙树”,伴虹光而生,采仙露而食,枝叶晶莹剔透,清丽若象牙,花开时若粉云朵朵,每当霞风吹过时,便会新生一枝,他到这里时,奇木已有三丈有余,而如今,更是枝繁叶茂,若云头攒动,只是,他亦有许多年不曾见过这棵树开花了。簪头雕有一朵伞状的云,雕的十分精巧,想来便是青牙亲手所雕,我所识之人中,怕是只有他才会有此般慧心巧手了。他穿着一身青衣,丝绸质地,没有过多繁复的花纹,十分素净,令我惊讶的是,他的衣袖边,竟也绣了一朵喷雪花。整个人都带着一种明亮的感觉,翩翩公子如斯,竟让璞玉逊色几分。以他的遭遇,竟能有此般明和,实属难得。

“在看什么?阿念。”

“你的衣袖边,竟也绣着一朵喷雪花呢。”

“阿念,这是荼靡,并非是喷雪花。”

“花开荼蘼吗?”

“嗯。”

“是她绣的吧?”

“嗯。是我们当初相识之时,她亲手所绣,那个时候,她还是个绣娘。”

青牙似乎陷入了回忆,竟絮絮叨叨跟我说了不少,我只记住了这几句。

“荼靡,开到夏末,不过也是守望一个人罢了。我不是为了天下众生,我只是为了护你一人。”

“如何护我?”

“如果你愿意等我,我便愿意去毁灭这一切。”

“这是我的宿命,你没有办法替我改写。谢谢你,青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