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青藏帮公主

更新时间:2019-11-29 11:26:55

青藏帮公主 已完结

青藏帮公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颖梦 分类:言情 主角:唐凡华吕彻 人气:

经典小说《青藏帮公主》由颖梦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凡华吕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传言,这几年江湖上出现了一男一女,男子邪魅俊逸,杀人救人全看心情;女子清丽绝伦,只要看到不平,必定拔刀相助。谁曾想过这女子就是公主殿下卫依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卫依白主动提出要他送回去,唐凡华的心好像被人提了一下,复又放下,却一直“咕咚咕咚”跳得厉害。

见唐凡华迟疑,卫依白心头一喜,以为唐凡华有事走不开,立刻冷声开口:“既然齐王有事……”

唐凡华打断卫依白的话:“我没事,走吧,我送你们回宫。”

说话间已经往前走了两步。

卫依白没有忽略唐凡华的话,唐凡华刚才的话里,用的是“我”,而不是本王。

看着唐凡华在自己面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卫依白突然有种自己做错事的错觉。

做错事?做什么错事?

唐凡华走在卫依白身边,凤眸半睁着,长睫半耷。明明看起来是没什么精神,却被高挺的鼻梁衬得有些慵懒。从唐凡华身上散出的酒香,让卫依白只以为唐凡华喝醉了。

刚走不远,唐凡华突然开口,唇线上扬:“依白,以后要出宫可以找我。”

声音温漠,像是熟悉的老友,却又好像是陌生人。

依白?

卫依白轻轻蹙眉,不赞同这个称呼。

这个称呼,太过亲昵。即便唐凡华是她的皇兄,可是说到底他们两个人也只是刚刚见面,他们,并不熟。况且,她和吕彻之间的称呼,也只是“皇上”与“皇妹”。

更重要的是,她还不知道,他出现的原因。他们,是不是一条道上的?

先帝只有两个儿子,在过去的十五年里,只有吕彻一个皇子,所以吕彻登基为帝,是理所当然的,可是现在,唐凡华出现了。作为被忽视了十五年的皇子,唐凡华会接受现实吗?对那把龙椅,会不会有什么想法?

一抬头,却发现自己已经在唐凡华高大的身影里,被罩了个严实,卫依白的脸上闪过一丝窘迫,随即眉宇间尽是冷然。精致的下颚轻扬,高傲得如同身在宫里:“齐王,这个称呼不合适,我们……”

卫依白的话,再次被唐凡华打断。

唐凡华侧过头,俊逸的侧脸正对着卫依白。

“那么我应该叫你什么,依白?”依旧是“我”,依旧是“依白”。

唐凡华狭长的凤眸,俯视着卫依白,那微翘的眼角,染上笑意,那眼眸不再朦胧,清澈得让卫依白一眼就看到底。

是啊,他们是兄妹,哥哥叫妹妹的名字,没有什么不对,可是为什么她就是觉得不舒服呢?好像心里又支毛笔,唐凡华每叫一声,那毛笔就轻轻地撩拨一下,痒得抓不着挠不着,难受。

卫依白一抬头,望进唐凡华深邃的眸子里,那眼里的漆黑,几乎要将卫依白整个人的心神都吸进去!

看着两个互相凝视的人,被忽略的殷小谷登时抗议起来:“爷!”

这两兄妹是怎么回事,就算十几年不见,也没有必要一见面就看个不停吧?

被殷小谷喊回神智的卫依白,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手心!

这唐凡华,一定是练过江湖上传闻的魅惑之术!不然她怎么就看他的眼睛看得失神?

唐凡华在宫外这么多年,练过什么邪门歪道的武功也不足为奇!他一定是想从她身上打听什么秘密!

这么想的卫依白,微微收紧下颚,躲开唐凡华的视线,漠然回答:“我还有其他事情,不用齐王送了,就此告辞。小谷,我们走。”

殷小谷低头从唐凡华面前越过,跟着卫依白回宫。

这卫依白,他出手救了她的贴身宫女,她居然连句谢都没有。

唐凡华颀长挺拔的身姿立在巷子里,久久都没有离开。

刚回到宫里,卫依白就听说吕彻打算给柔妃盖一座宫殿!实在太难以置信!

幻夜国刚刚大旱,老百姓的粮食都还不够吃,如今正是休养生息的时候,在这个节骨眼上,吕彻居然要劳师动众地建宫殿!一旦大兴土木,必定要从各地征苦力。眼下全国的河道水渠刚刚修整完毕,青壮年都在家中帮忙农事,现在要抽调苦力,会有不少人家赶不上种庄稼。种不上庄稼,就等于逼死老百姓,吕彻这种做法,必定会因为犯众怒而招人诟病,如果处理不好,说不定还会被有心人利用。

况且,吕彻自己也是知道的,之前在大旱的时候,有几个郡县已经出现百姓暴动的情况,要是现在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出这种岔子,说不准就是江山易主。

“盖宫殿?”冰冷的眸光落在柔妃的洗尘殿方向。

“是呀,公主!”殷小谷说着刚打听来的消息,“早上上朝的时候,文武百官没一个同意的,皇上一怒之下退了朝。现在朝中的老臣都跪在御书房门口,皇上龙颜大怒,说要罢免百官!”

在早朝的时候,群臣谏言,求皇上将柔妃打入冷宫,吕彻差点将提出这个条件的谏官拖出午门斩首。如果不是其他臣子力保,估计现在已经有一个为皇上建宫殿而死的谏官了!

柔妃自打进宫,因为天生带着沉香的香味,一举俘获君心,日日得吕彻宠爱。

只是建宫殿这事,怎么被提起来的呢?

卫依白本是躺在贵妃塌上的,听到皇上要罢免百官的时候,缓缓起身,轻轻蹙眉:“柔妃的洗尘殿不是挺好,为什么要建新宫殿?”冰冷的音调,已经说明她现在有些不悦。

殷小谷侧目偷瞧了眼卫依白,小心地回道:“柔妃说,先帝的柳妃就是在洗尘殿里丢的皇子,所以洗尘殿不吉利,要新建个宫殿。”

拿皇子说事?

卫依白轻挑眉梢,又慢慢躺下,不打算费力气去劝吕彻。

这么多年了,后宫还没有子嗣,吕彻不急,她这个做妹妹的都急了。建宫殿这事,里面夹着皇子的事情,她这个公主,也不好说话。

怎么说?说不建宫殿?那皇子的事情怎么办?柔妃都说了,洗尘殿不吉利。这后宫里,说起来那个宫里没有死过人?难不成让柔妃去睡皇上的龙塌?那可不更了不得了!如果柔妃搬进吕彻的宫殿,估计当天晚上,文武百官就会闯进后宫,打着清君侧的名头,废了柔妃。

所以,这事,退一步,进一步,都不是个事。

卫依白想到这些,眉宇一挑,对吕彻新建宫殿的事情,是执意不会去说的。

殷小谷急得不行。

新建宫殿事情,并不是不对,只是时机不对。现在整个幻夜国都还在抗旱,地里的农活比平时还要重,现在根本抽调不出苦力来新建宫殿,如果吕彻执意建宫殿,那么到最后,只可能是官逼民反啊!

殷小谷上前给卫依白沏茶,刻意讨好卫依白,却又不敢做得太明显。

“公主,您不去劝吗?”公主公主,快去劝劝皇上吧!

吕彻有些事情,会找卫依白商量,说明在吕彻心里,卫依白的分量还是挺重的,卫依白说的话,吕彻未必不听。

“劝什么?不去。”

冷眸扫过殷小谷,卫依白眉头几不可查地轻轻皱了一下,头都没抬,伸手取过茶几上看到一半的书,结束对话。

凡事卫依白下了定论的,便不可能再改变。

卫依白刚才说了“不去”,那便是不去!

殷小谷抿着唇,不敢再打扰卫依白。

望着御书房方向,殷小谷默默祈祷,求佛主保佑吕彻,不要做出错误的决定。

御书房里,吕彻咬牙,坐在桌边。屋子中间的九龙香炉缓缓地冒着青烟,可宁神的香味,丝毫不能平定吕彻的怒火!

他身为一国之君,想为自己的宠妃建一座宫殿,竟然招致满朝文武大臣的反对!被群臣胁迫!

昨夜柔妃从梦中惊醒,满面清泪,本来娇媚的面容,因为噩梦而变得苍白。柔妃枕在他怀里,哭着和他说,她梦见她怀不上子嗣,就是因为先帝的柳妃就是在洗尘殿里丢的孩子。柔妃说着这件事情的时候,几乎泣不成声,谁知道他心里是多难受?他只是想给自己的宠妃一个安眠好梦的地方,谁想到竟然招致群臣拼死来反对!

想到今天早朝上,谏官宁死也要阻止他建宫殿的事情,吕彻一个恼怒,突然伸手!

“哗啦——”

桌上所有的东西都被摔落在地上!

门外的大臣们噤若寒蝉,唯有一名三朝老臣依旧不怕死地站出来,跪在众位大臣面前,铿锵谏言。

“柔妃妖媚惑主,恳请皇上将柔妃打入冷宫,或者逐出宫外!”

吕彻沉默,眸子里的怒意已经藏不住。

他想要建宫殿,柔妃没有提过半句,这些大臣,因为他的决定,就要给柔妃定罪!好啊!太好了!之前举国大旱的时候,怎么不见这些人所谓的忠臣站出来想解决办法?现在一口一个忠君,一口一个国家社稷!

“打入冷宫?逐出宫外?”吕彻气得利眸里满是怒火!“好!好啊!爱卿果然为我幻夜国着想!来人!除去爱卿的顶戴花翎!让爱卿好好做一名我幻夜国的百姓!也让爱情尝尝那柴米油盐的滋味!”

“皇上!”三朝老臣伏地,哭得老泪纵横。

本来是想劝谏皇上,却不想不仅丢了官,还见到吕彻死不悔改的一面。这位三朝老臣只觉得幻夜国日后无望了!

亲眼看着谏官被罢官,众位大臣趴在地上,谁都不敢上前求情。

庄严肃穆的御书房里,只剩下谏官极度悲戚的哭声,如带刺的藤蔓,缠绕上在场的每个人,直到谏官被拖走,众人还是觉得透不过气。

吕彻似乎听见被拖下去的谏官的哭声远远地传来,心里烦躁,剑眉紧蹙,豁然起身,责令文武百官:“建宫殿一事,今后不许再提,违者,立斩!”

“立斩”二字一出口,偌大的一个宫殿,连一丝声音都没有了,冷风吹过珠帘的声音,此刻都被千百倍地放大。

因为建宫殿的事情,吕彻龙颜大怒。身在后宫的柔妃听了,倒是满心欢喜。

其实柔妃并不在意有没有新宫殿,只是进宫久了,她这肚子一直没能怀上龙种,她怕如果再这么下去,她怕失了龙心。这宫殿建了,没有一年半载是建不好的,有一年半载的功夫,指不定她就怀上龙种了呢!而且,就算宫殿建不成,那她也已经有了怀不上的借口!

柔妃抱着自己喜欢的布料,仔细看了着,问身边的太监小杜子。

“小杜子,这匹料子是皇上昨日赏赐的,你觉得这料子配本宫吗?”

“当然!”小杜子上前,帮忙展开布料,手指若有无地擦过柔妃的手背,柔妃唇边娇柔的笑意,似是更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