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BOSS是妖孽

更新时间:2019-11-19 11:00:35

BOSS是妖孽 已完结

BOSS是妖孽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四叶花 分类:言情 主角:蓝欣沈易晟 人气:

完结小说《BOSS是妖孽》是四叶花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蓝欣沈易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为黑猫取名为毛球,因蓝欣还真是不后悔捡到了毛球,因为她现在,此时此刻住的地方真是她做梦都不敢想的,豪华的别墅,无数的佣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润明擦了汗,喝着下属递上来的水,目光悠悠的向着蓝欣的方向飘。

沈易晟注意到了他的侧眼,低下头擦汗的动作极好的掩饰了他嘴角勾起的微笑。

最后,张润明还是没有忍住,走了过来。

语气礼貌,张润明淡笑着看着蓝欣,可话却是对沈易晟说的。

“不知道现在沈总愿不愿意让带伤工作的‘好员工’一个休息时间呢?”

全场之后蓝欣一个人是有伤的,张润明的话是再明显不过了,大胆直白,却又不是婉转。

蓝欣感觉到来自于四周的目光,有调侃有羡慕,这些都让她难以接受。

她低下了头,让人以为她是在害羞,但是只有沈易晟是看见了她脸侧的尴尬和隐忍。

沈易晟淡淡的笑着,“当然……蓝秘书是个好员工,这点时间我自然不会吝啬……”沈易晟话音一顿,蓝欣的眼角就看见沈易晟向着自己走来,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轻声说道。

“蓝秘书,好好休息会儿吧。”

蓝欣抬起头,双眼里带着几分朦胧不解,而沈易晟双眸中的情绪,也是她猜测不出的深沉。

她并没有来得及深究,沈易晟就已经转过了脸,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得到了同意,张润明就不在于立在一边,而是走过来,在保姆的搀扶下接过了蓝欣的身子。

将她的手带到了自己的脖子后,让她的身子能够依附着他的身子,他微微侧头,对着蓝欣说道,“欣欣,靠着我没那么难受。”

蓝欣垂下了脸,在别人眼里那就是羞涩。

她淡淡的回答了一句。“嗯。”那放在自己身侧的一只手,已经死死的攥紧了自己的衣服下摆,小手上的骨节显露出节节的白色张润明对着自己的下属吩咐了几句,便带着行动不便的蓝欣出了高尔夫球场,他不知道蓝欣伤的有多重,也不敢贸贸然的将她往太远或者人太杂的地方带,直接半搂着她来了高尔夫球场旁边的小酒店里。

既然能在南庄立足,就算是一个小酒店,也必须要有自己的风格和独具匠心的一点,否则也难以在竞争激烈的南庄里存活下去。

这个小酒店虽然规模不大,但是装潢很精致,细枝末节没有一点的松懈,就算是墙角的一个小地方,都能看见设计者的用心和细心。

张润明开了一个安静的小房间,这里的格调精致,环境也是优雅,最重要的是沙发旁边还有个红木贵妃椅,完全适合现在带伤的蓝欣。

张润明扶着蓝欣,让她在贵妃椅上舒服的躺下,转身帮她倒了杯清茶,递给她。

目光灼灼的盯着蓝欣,张润明看着蓝欣,细致的没有遗漏过每一寸肌肤。

蓝欣被他盯得不自在,不自禁的低下了头。

这时候,张润明也才重新将目光放在了蓝欣的脚伤,看着那肿起的一块,甚是担忧。

“欣欣,当时很痛吧?”

蓝欣皱着眉头,回想着那时候的痛楚,点头,没有隐瞒她的软弱,因为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她不需要假装坚强。

“嗯,疼。”

张润明勾起唇角,带着几分心疼。

“欣欣……”他话音哽咽了一下,回想着那时候车上的陆皓天对他说的话,他的心里就多痛一分。

他不想去追究,更不想去清查,是否真如陆皓天所说,蓝欣已经跟他同居很久,所以他才有机会在蓝欣的小公寓里入住。

可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需要证明,证明蓝欣只喜欢他一个人,心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存在。

这样就够了。

蓝欣歪着头,瞪着眼睛,等待着张润明的后文。

张润明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在蓝欣呆滞的时候,一把握住了她的手,不敢太用力,可是却带着不容蓝欣挣脱和拒绝的力气。

“欣欣,搬回来好吗?让我和你一起住,我想要照顾你,只是很单纯的想要和你在一起……欣欣,这是我又一个第二次对你的请求,你答应我,好不好?”张润明默默的说着。

蓝欣眼睛一闪,有些酸涩在里面流转。

张润明看着她,多多少少感觉到挫败。

想着他在被人面前何时有如此多的低声下气过?

而他对着蓝欣呢?

表白也是重复了两次,就连同居……他也要向蓝欣请求两次。

可是这样怎么样,谁让他栽在了蓝欣的身上,谁让他舍不下蓝欣,谁让他舍不得蓝欣给他的温暖呢?

那在国外的几年,每每想着在学校时期的那个‘隐形小尾巴’,想着蓝欣给自己的每一点呵护和认真,那就像是一道暖流在他的心田浇灌着。

一天一天的,周而复始。

现在,张润明越觉得孤独,越觉得难受,越觉得蓝欣是他最想要的温暖,最想拥有的追求。

所以,他已经舍不得放手了。

蓝欣低下头,张润明的软弱呓语,让她不忍心拒绝。

可是她要怎么开口?不管是对陆皓天,还是张润明,她都不忍心!

陆皓天还在医院里躺着,那是为她受的伤,当时的悸动她还在心里存着,蓝欣不明白自己对陆皓天是什么感觉,可是她知道,陆皓天那个人,已经在她心里扎根了,有个位置,可是不知名。

而张润明,她苦苦追恋了几年的梦中情人,现在对她一句句哀求,说不难受,都是假的。

这样的两难,她早就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

就好像是一个泥潭,让人一脚踩空,令人措手不及,可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无法挣脱了。

蓝欣皱紧了眉头,低下头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张润明看着她一副为难的模样,心里的危机感更重了。

他以为,陆皓天对蓝欣只是单方面的霸道而已,他太过笃定了蓝欣对自己的感情,可是没有想过,也许会有意外的出现。

现在,陆皓天就是这个意外。

他现在无法拒绝又无法挣脱的意外。

“阿明,其实我……”

张润明没有给蓝欣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来说的话的时间,一把截断了她的话。

“先吃东西吧,我想你也饿了,是吗?”

蓝欣松了口气,也笑着点头,顺着他的意思,“嗯。”

张润明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蓝欣确切的回答。

在送蓝欣回去的路上,张润明的脸上虽然在笑,可是蓝欣看得出来,其实他已经不高兴了。

蓝欣叹了口气,感激张润明没有太过逼着她,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张润明把蓝欣送回了沈易晟的身边,便不再多留,离开了。

沈易晟看着张润明离去的身影,淡漠的笑容里有着几分狐疑和好奇。

他不禁偏头看着默默不语的蓝欣,眼里的光亮闪烁的更加明显了蓝欣陪着沈易晟处理了合作的一些手尾,便拜托那保姆,麻烦她带自己重新回了医院。

这次在她不放弃的询问下,终于问出了陆皓天居住的病房,竟然是住院部的最顶楼,也是最昂贵的高干病房。

蓝欣敲了门,听见里面响起熟悉的男声,心跳蓦地被挑动了一下,小声的吩咐保姆不用跟着过来,她屏住了呼吸,缓缓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陆皓天正坐在床上,这病房清雅的好看,淡青色的窗帘,被大开的窗吹来的凉风吹起飘洒的好看弧度,顶楼的阳光正好,穿过层层的镂空花纹窗台,照射在光洁可鉴的地板上,投影下好看的花纹风景,为这个病房增添了几分温馨感。

蓝欣步伐轻动,缓缓的走进,而后在看清楚陆皓天那张脸的时候,猛然一惊。

蓝欣不敢置信的伸手捂住嘴吗、,盖住了自己快要破出喉咙的惊讶尖叫,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敢置信的看着陆皓天的脸上,那缠绕住陆皓天原本好看到电人的眼睛上的一层白布上。

蓝欣的呼吸变得更加轻了,脚步顿在了病床边,颤抖着伸出另一只放在身边几近麻木的手,缓缓的向着陆皓天靠近就当她快要碰到那层白布的时候,陆皓天倏地抬起手,一把,准确无误却又用力轻巧的抓住了她的手,稳稳的控住,但没有伤及她半分。

陆皓天侧了下脸,蓝欣似乎看见他耳朵动了一下。

“蓝欣?”

蓝欣吞了口唾沫,将喉咙里哽咽的不知名东西都吞回腹中。

她知道他看不见,所以没想着要隐藏自己脸上的情绪,可是话音里的轻松,还是在故作轻巧。

“嗯,陆皓天,我是蓝欣……”

陆皓天好像在皱着眉头,将蓝欣的手放开,转过了头。“你怎么会过来。”

蓝欣看了一眼他的侧脸,即使是一层白布,也不能够破坏他的美感。

“我……我是专门过来谢谢你的。”

蓝欣在床边缓缓的坐下,看见了床头上放置的玻璃杯,便不经意的问道,“要喝水吗?”

陆皓天抿紧了唇,轻轻点头。“好。”

蓝欣微微露出了点笑,帮陆皓天倒了杯水,便举着杯子站起了身,将杯子的边沿凑到了他的嘴边。

她低声开口,“来,张开嘴,喝吧。”

陆皓天的神情似乎有片刻的怔愣,而后他才微微的点头,缓缓的低下头颅,顺着蓝欣倾斜杯子的弧度,喝下了一口。

蓝欣不确定的问着他,“还要吗?”

陆皓天摇头,蓝欣便把杯子放下。

整个过程,都是蓝欣主动,陆皓天被动。

蓝欣坐回了原位,感觉这样的气氛很是可怕。

在她的记忆力,她从没有试过这样和陆皓天这样相处过,因为陆皓天是一个强势的男人,他不会轻易的将主动权交给别人,让别人来主动他的言行举止。

可是现在,蓝欣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脆弱,感觉到他并非全能,还感觉到……自己竟意外的会感到心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