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对爱情如对自己

更新时间:2019-11-19 10:59:23

对爱情如对自己 已完结

对爱情如对自己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管香丹 分类:言情 主角:赫斯特司 人气:

《对爱情如对自己》由网络作家管香丹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赫斯特司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巴扎尔苏青离的脸更奇妙了,她压低了声音结结巴巴地讲:“我……我有了……” “什么!!”赫斯特乐上官司司惊天动地大声叫喊叫了出来,一边还没有归家的同学一个接一个地用吃惊的目光投向她们。巴扎尔苏青离急了,赶忙用手捂紧赫斯特乐上官司司张大的嘴巴,这一回摊上她脾气不好了:“我的赫斯特乐上官司司大姑娘,麻烦你耐性将话听完整吧……我有了喜欢的人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扎西明布雨子凡的声音慢慢地呜咽了,这一个高大男孩子竟然眼睛泛红的想掉眼泪,赫斯特乐上官司司的心强烈地痛楚起来。她轻微替他抚掉目眶的边角闪烁着的泪水,一样呜咽着讲:“不是这个样子的,真的不是这个样子……”除了这个之外她再也不知该讲些物品了,哪怕她非常清晰事实真的不是这个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学校的上课铃声向来也非常近突然地响彻而起,把赫斯特乐上官司司吓了一跳。她顾不上感触什么了,急连忙忙地讲:“大大哥咱们归家再说吧……此时此刻赶快归家上课!”

“我都快离校了。”又是这一种漫不经心的口亲,和这一种玩世不恭的表情。扎西明布雨子凡永久都是赫斯特乐上官司司内心深处最柔弱的一个伤口,轻而易举将会令她痛楚万分。

“当我拜托你了。”赫斯特乐上官司司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瞧见她这个样子,他原来坚固得像化石一个样子心一刹那间绵软了起来,无情的面庞上后来露出一缕笑容。他和气地讲:“妹妹你快点去上课吧,大哥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呢。”分明是亲如一家的大哥妹妹的称呼,在扎西明布雨子凡话中有话的强调下显然地拉开了俩个人的间距,令她不由地再一次颓废。

赫斯特乐上官司司听话地点点头,扭过头去就离开。她遽然回过头去叫道:“扎西明布雨子凡!不要离校,不论怎么样你有多大的苦衷,都不可以用离校来处理事情!”

他笑了,笑容有那么一点邪气,却非常漂亮。在那个事情往后他扭过头去,一直向前地走了。

当赫斯特乐上官司司跑回课堂时已上课好一点钟了,她焦急地在门口喊了声“报告!”,哪个知她的出现把都同学包含讲台上的导师都吓了一跳。赫斯特乐上官司司自小到大都是一个学习纪律都顶呱呱的非常好学员,一直以来没有出现过晚到早退的现象——这一回确确实实是头一回。这已让同学们感觉到不可思议了。最最让他们目瞪口呆的,却让人没有办法漠视掉的细小的地方。

站立课堂门口的赫斯特乐上官司司,身上竟然身穿魔头扎西明布雨子凡的米奇褐色衣服。确实是他的衣服!没错,非常是女同学们绝不会认错的!

一些夸大的女同学乃至尖叫起来了,连一直极爱怜赫斯特乐上官司司的钱导师也情不自禁的皱起双眉梢来。他不便直截了当的训斥她跟扎西明布雨子凡来往,仅仅是有那么一点不开心地讲:“咋连课也不如期上了?”

“导师不好意思……”赫斯特乐上官司司胆怯起来。

“立刻就期末测试了,接下去要上高级中学六年级了,你是班级里的语文课代表,应该做好模范给同学们带头才是。不论怎么样是哪里原因,晚到都是不对的。”钱导师严厉地告诫着她,一点儿不由于前面站立的是全学校学习最好的学员而感觉到心软。事实上平时他是非常心痛赫斯特乐上官司司的,她学习那么专心那么坚持,一个姑娘的分数竟然比所有的男同学都要好,这就真的是非常难得的。因此钱导师时常骄傲地对工作伙伴讲,我最自得的徒弟是赫斯特乐上官司司。

而此刻,让钱导师自己都感觉到意外的是,他竟然会这个样子不留情面地告诫赫斯特乐上官司司,仅仅是由于她不留意晚到了一点钟罢了。连他都感觉到自己过于分了。于是,在瞧见赫斯特乐上官司司垂下头,颓废地摆弄着衣摆的样子后,他后来叹语气讲:“没有忘记往后不要再犯了。进去吧。好动听课。”

于是赫斯特乐上官司司眼泛泪花地走了进去,样子有那么一点委屈茫然。看着她瘦弱瘦弱的身影,钱导师有那么一点心痛。事实上都是由于她披了混账学员扎西明布雨子凡的衣服,他才能禁不住大发火的。他从内心里厌烦扎西明布雨子凡,平时不好好读书,净喜欢惹是生非,让爸妈让导师都一点都没办法。

所以,赫斯特乐上官司司,你千万不要跟那一种人有什么交集!钱导师隐隐地抑郁着。

一下课归家,那一些讨人嫌的长舌妇轰地围住了赫斯特乐上官司司。“哇,帅!你穿了扎西明布雨子凡的黑衣服!”“你们是哪里关系啊?”“什么时候开始的?做什么不告知咱们?”“赫斯特乐上官司司,我好羡慕你……”“我好忌妒你呢……”她们八嘴九舌地在赫斯特乐上官司司耳朵边讲着喊着,时偶尔冒出一两声夸大的起哄尖叫,令她快要支持不住了。

“我和扎西明布雨子凡仅仅是地道的好朋友关系!完全不是你们预想中那么样!巴扎尔苏青离!巴扎尔苏青离过来!我有事和你讲!”在这一种让人怜悯的状况下,赫斯特乐上官司司只有又搬出巴扎尔苏青离来,替她挡住这一些口水轰炸。她和巴扎尔苏青离一直像亲姐妹一个样子,从初级中学起就真的是最好的朋友了,就真的是:有福同享有麻烦同当。

可这一回,呼唤了许多声巴扎尔苏青离都像凡尘间蒸发了一个样子根本没反应,赫斯特乐上官司司只有透过人墙的裂缝去瞧她,意图向她求助。可一看向巴扎尔苏青离赫斯特乐上官司司就傻了,她正傻傻地做到座位上一动不动也不一声不吭呢,这是出人意料的事情了!巴扎尔苏青离一直都爱蹦爱跳,若罕见地有冷静下来的一刻那绝对是她得病了。并且病得不轻。初级中学时的好友蒋盛文就曾非常确信地讲,我敢打赌,巴扎尔苏青离童年绝对是得了孩童多动症!,巴扎尔苏青离气急损害地追逐着蒋盛文劈头就打。

事实上每个人都知道,巴扎尔苏青离的好动坦率正是她的招人喜欢之处,自小就已经有许多男孩子讲过喜欢她。蒋盛文就真的是这里面之一。

赫斯特乐上官司司突然担忧起来,她用劲地拔开拥挤过来的人流,一个快步跑到巴扎尔苏青离面前。出了料想地,巴扎尔苏青离竟然一改常态地依旧冷静着,连瞧都没瞧赫斯特乐上官司司。赫斯特乐上官司司急了,慌忙摸一摸她的脑门,肯定体温平时后又查瞧了她的眼睛,以确信她没翻白眼。

“巴扎尔苏青离你得了什么病啊?”赫斯特乐上官司司半说着玩地嚷道。

“你走开!”突然,巴扎尔苏青离大声叫喊叫出来,把赫斯特乐上官司司确确实实地吓了一跳。不仅仅是赫斯特乐上官司司,班级里都同学——男孩子和女孩都傻了,哪个也不相信巴扎尔苏青离竟然会向赫斯特乐上官司司大吼。

赫斯特乐上官司司不好相信地看着巴扎尔苏青离,但巴扎尔苏青离却连目眶的边角都没瞄她,表情冷冰得像极了全天飘舞的飞雪。她有那么一点蒙了,努力忍着就要汹涌喷出的眼泪,装作非常放松说着玩似地拍了一下巴扎尔苏青离的后脑勺,叫道:“丫头片子做什么了,更年期提前走到了啊!这样燥!”

几十一双眼睛同一时间凝视着巴扎尔苏青离,大家都认为她绝对像平时一样嬉皮开心脸地站起来,托起赫斯特乐上官司司尖尖的下巴挑逗她:小美女,后来没有忘记我的存在了吧。赫斯特乐上官司司也在屏住呼吸等候她这样做。像曾经一样。

但是,没有。巴扎尔苏青离突然变了,没有像曾经一样呵呵的跟赫斯特乐上官司司笑得没心没肺,一脸的冷漠到极点的神情。她讲:“赫斯特乐上官司司你不要烦我,由于你真的非常厌烦。”

就这个样子,赫斯特乐上官司司的眼泪就刷地掉了下来,落下在扎西明布雨子凡褐色的衣服上。在那个事情往后巴扎尔苏青离也流眼泪了,骂道:“赫斯特乐上官司司我厌烦你!你分明知道我喜欢扎西明布雨子凡却自己跑上前招他,还穿了他的衣裳!…我再也不和你做朋友了!”

我再也,不和你,做好友了。

赫斯特乐上官司司泣不声成,连说明的气力都消逝了。

时间不紧不慢地消逝着,由于把都精力都投搁在用心温习中去,因此赫斯特乐上官司司也没把不开心的事瞧得太重。她相信自己跟巴扎尔苏青离的情感,几年的好姐妹不是讲了结就能了结的。哪怕巴扎尔苏青离一直没跟她讲话,但她已感觉不到巴扎尔苏青离原先的怒气了。待测试一了结,我就立刻去跟她表达抱歉。赫斯特乐上官司司这个样子理解。

仅仅是还有一个人让赫斯特乐上官司司放下心来不下。

那一个人就真的是扎西明布雨子凡。她的街坊小大哥。扎西明布雨子凡。

自从那次跟巴扎尔苏青离闹翻了往后,赫斯特乐上官司司再也没有胆量自动去找扎西明布雨子凡了。她认为,连最好的朋友都可以误会他们的关系,因此那一些无聊透顶的局外人绝对会认为他们都XXX了才能穿上对方的衣裳。于是赫斯特乐上官司司铁下心肠少理他了,免得遭人误会。

赫斯特乐上官司司感觉到快要测试了,如果在其他的事情上晃神就不好。爸爸妈妈对她的期盼非常高,她不可以白白浪费他们。赫斯特乐上官司司感觉到她才念高级中学三年级,太小了,应该听话听话地做个开心读书人,被人误会了有那么一点不好经受。赫斯特乐上官司司感觉到巴扎尔苏青离太喜欢扎西明布雨子凡了,如果她跟他走得太近绝对会伤害到巴扎尔苏青离,她不要这个样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