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逍遥农妇:调教夫君养养娃

更新时间:2019-11-19 10:57:26

逍遥农妇:调教夫君养养娃 已完结

逍遥农妇:调教夫君养养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安年 分类:言情 主角:沈翠花李二狗 人气:

火爆新书《逍遥农妇:调教夫君养养娃》是安年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翠花李二狗,书中主要讲述了:据说沈翠花是被李氏买来给儿子冲喜的,却在新婚之夜克死丈夫!丈夫死后,还莫名其妙的有了身孕! 啧啧,名声不好,却有一张祸水脸,引来不少男人的觊觎!没关系,咱上辈子是杀手,咱不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进了地府,见到一个死鬼,他一直唤我娘子,知我被害顿时色变,说要派出鬼差将害我之人绳之以法,我一想到我可怜的小崽子,就跟他说我要还阳将小崽子抚养成人。

那死鬼就说,小崽子甚是可怜,自一出生他就不在世上,没能尽为父之责,此刻连我也被人害死,着实可怜,让我还阳将孩子抚养长大。

还说他现在已经在地府做了官,若是日后再有人欺负我,他便会找那人下地府喝喝茶谈谈人生聊聊梦想。”

罂粟似真非假的说了一堆,面色平静看不出是在说瞎话,还是确有其事。

“你说的那死鬼可是我家二郎?”李氏眼圈一红,紧紧的抓住了罂粟的手,不敢置信的问道。

“容我想想,那死鬼年约二十二、三,身着青衫,脸我倒是没有瞧清楚……”

“二郎死的时候是二十二,身着青衫……对上了,对上了!是俺家二郎,是二郎!”李氏激动的不知怎么表达,抓着罂粟的手不停的发抖。

连李金兰都一脸喜悦,抱着小包子凑到罂粟跟前,“你真的见到二哥了?他还说啥?”

罂粟做出思考的样子,“我也记不清了……奥,对了,他还说李二狗害了我,势必要给他些教训,打断李二狗手脚,掐他脖子的……不是我,我一个妇人,哪里来的力气,方才我突然就不受控制,清醒时他的手脚就断了……”

罂粟一脸无辜状,低下了头,垂下的眸子却有诡异的亮光一闪而逝,为了我们娘俩以后的日子更好过,李二郎你就在底下多担待点吧!何况,我也没说见到的死鬼就是你啊,是他们说的……

李氏和李金兰开心的很,其他村民却都面面相觑,看着沈翠花的目光都多了几分顾忌。

山村里的人对还是有鬼神敬畏之心的,再说连李二狗都亲口承认将沈翠花掐死又扔进了河里,可现在沈翠花完好无缺的站在那里,鲜活的很,死而复生,不得不叫人相信。

张里正知道罂粟嘴里说的话信不得,却又无法,他以前还真是小瞧了这娘们,日后行事还需顾忌上几分,想了想,才道:“今日二狗做的恶事,按理说是该严惩不贷,但是福祸相依,翠花你也算是因祸得福,疯症好了,二狗他手脚都被打断,也算是得到了教训,这事就这样算了如何?”

“依里正所说,我是不是还应该谢谢李二狗?”罂粟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

“这……这倒是不用了。”张里正脸色微微难看。

“我知道我不是东峻村的人,里正您偏袒李二狗也是应该的,可是……我们娘俩真是可怜,孩他爹啊……你咋那么早就走了?留下我们孤儿寡母在世上受人欺负……”罂粟用手捂住脸,嘤嘤哭了起来。

李氏牵着小包子,大声道:“谁说你不是咱们东峻村的人?当年你是跟我家二郎拜过堂的,你是二郎的妻子,是咱们东峻村的人!”

张里正脸色铁青,明知道罂粟是在装模作样,可又没有办法,只能气道:“那你说,还要怎么惩处李二狗?”

“我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让他们夫妻两人恭恭敬敬的给我磕头道歉,这事就算完了。”罂粟轻飘飘的道。

“丧天良的小娼妇,你这还算是得理不饶人?你……你要我跟二狗给你磕头道歉!呸!一脸狐媚相,你就不怕不得好死!”

“李二狗做下了这般丧天良的事,他都不怕不得好死,我又有什么好怕的?这五年来发生的一切我都历历在目,人在做天在看,莫欺我沈翠花傻!”罂粟眉目清冷,凤眸闪烁着濯濯光华,眉眼中的娇媚之气少了许多,添了几分清丽。

东峻村的村民瞧着她这一番变化,心中皆是一个想法,眼前的沈翠花再也不是原来那个疯傻的婆子了!

张里正猴精,做了这么些年的里正,眼光自然还是有些的,他心中虽然不信沈翠花真的见了李二郎,可一想沈翠花既然死而复生,连疯病都好了,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沈翠花以后说不定还真有什么大造化。

想到此,张里正一下子惊觉,不能跟沈翠花交恶,于是换了一副笑脸:“翠花这个提议甚好,二狗此番确实犯下大错,就依你所言。”

张朵梅一听,顿时气急,张口就嚷嚷道:“大伯你怎能帮着这小娼妇……”

“闭嘴!”张里正脸色一沉,自家这个侄女他了解得很,眼皮子浅又爱贪便宜,当着村里人跟他嚷嚷,让他心头生出不喜。

“我是一村里正,自然不能偏颇,二狗今日犯下的罪行,若是进了县衙,由县令大人来判的话,他这辈子都得蹲在大牢里!翠花大度,只要你们夫妻二人磕头道歉,梅子你还嚷嚷什么?”

罂粟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对于张里正突然帮她说起话来,在心底归结为一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

张朵梅被张里正一喝,心里虽然不满,却不敢再嚷嚷,她在家做姑娘的时候,就有些畏惧大伯,知道大伯一旦动真格,那就没有反对的余地了。

可是一想到要给罂粟下跪道歉,血就直往脑门上冲,要是给那个小娼妇下了跪,这以后在村里可怎么做人啊?狠狠瞪了一眼跪坐在地上半死不活面无人色的李二狗,张朵梅只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

今日是什么都没有捞着,还沾了一身腥!李二狗算是把她们家的脸全都给丢光了,这般一想,张朵梅索性豁出去了,顶着张里正威慑的目光,她十分不情愿的走到罂粟跟前,咬牙朝地上跪了下去,心里直恨得要死,咬牙切齿的道:“给你赔不是了。”

罂粟嘴角笑意转深,凤眸黑如点漆,笑的娇媚,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哎呀,你怎么真给我跪下了?咱们都乡里乡亲的,我就是开个玩笑,再说了,你这一跪,我可受不起,要折寿的,快快起来吧!”

张朵梅听到这话,只觉得血突突的往脑门冲,肺差点没有被气炸,只气的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